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一百一十六章 地理图
    镇元子既然说了这三日里会好好招待唐僧几人,自然不会食言,吩咐清风明月给唐僧献茶做饭,也不限制唐僧几人的自由,五庄观里任凭游玩,自己去偏殿打坐去了。这时候便看出唐僧三人的心性不同来了,八戒看见了桌子上的点心,哪里还想其他,拿起就吃,沙僧则好好的照料马匹行李,尽心尽责,而唐僧,则在五庄观里游玩起来,清风明月暗中皱眉,若不是知道镇元子法力无边,唐僧无论如何也跑不出去,这两人还以为唐僧是在找机会逃跑呢,于是清风明月商量一下,叫明月腾出手来,专门陪在唐僧身边,一来做一个向导,二来也不叫唐僧有什么诡计。

    唐僧在这五庄观里溜达,一来是自己无聊,二来也是想在这观里捡漏,毕竟怎么说镇元子也是将近圣人的人物,他的家里随便一个什么东西不就是法宝级别的,若是能找到一件看着好的,他们用不上的,自己随手帮他回收再利用一下多好。可是唐僧想的不错,但是明月跟上来之后便没有了机会,唐僧只能真当游玩一般,前前后后把五庄观走了一个遍。

    唐僧先到后院的人参果树处看了一眼,本来想要暗中用鉴定术看一下这人参果树的情况,可是这一次鉴定术所花费的气运实在让唐僧心疼,而且就算唐僧再怎么鉴定,哪怕这人参果树枯了死了烧了,也是人家镇元子的,唐僧可偷不走,于是唐僧感叹了一番便也走了,而后唐僧在左右的偏殿转了一下,净是一些亭台楼阁,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最后唐僧来到了在五庄观的一处藏经阁,据明月说这里放着许多道家典籍,仙人著作,都是镇元子宴请宾朋时候各路神仙所赠,唐僧当时便来了兴趣,要进去看看,明月却有些为难,心想这里面的东西虽然对于仙师来说不算贵重,但是随便拿一件放到外面,也算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了,自己若是让唐僧进去,他趁机偷上一两件如何是好,不过明月随后一想,这里的东西自己时常打扫,都是有数的,有仙师在此坐镇,谅这唐僧也不敢胡来,而且唐僧的徒弟推倒人参果树,恐怕这唐僧也活不长了,就让他看上一眼,也算是满足了他临死的心愿。

    想到这里,明月答应一声,上前开了阁楼的铜锁,引唐僧进去,唐僧还未进楼,便闻到一股檀木清香,沁人心脾,让人振奋,再向里看去,之间里面并排放着两列书箱,里面放着各式的书简,古色古香,而转过这两排书箱,抬头向左观看,便看到了墙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地图,地图上画着天下四大部洲,这地图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虽然大小只有一面墙的大小,可却画的细致入微,你向那图里看去,却能够从中看到各名山大川,山林走兽,甚至海浪鱼虾,精妙非常,唐僧一时间便被这图画吸引了过去。

    明月见唐僧看出了神,不由得笑道:“这幅画乃是听过仙师讲法的一个散仙所做的,可是仙师说,这不过是用了那入微的神通所画的,画的虽好,但是这画终究是死的,不能变化,比不得那天庭的山河社稷图,里面的图画能够跟随这大千世界变化而变化,你我如今也在其中呢。”

    唐僧听明月说话不禁有些无语,这镇元子的眼光也太高了一些,自己都还没有成圣,却要拿人家散修送的东西和圣人的宝物比,哪里有这么一个比法,不过听明月说了这画的来历,唐僧便也不再沉迷其中,而是在其中寻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地方观看。

    唐僧这样再看这画,便又看出了不足,因为这画虽然画的细致,可是画的都是平常百姓,山林走兽,一旦到了洞天福地,神仙庙宇,便忽略了过去,不过想想也是,那作者不过一介散修,走遍了这四大部洲尚且不易,哪里还能去过人家的府邸。

    唐僧看着好玩,于是便又看起了自己西行的路线,从长安出来,沿着自己所走之路,一一印证,不知道这幅画是何时所做,其中所画的地方,竟然与唐僧记忆中又七八分的相似,叫唐僧不由得再感叹惊奇,心想画这一幅画的散修定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就这样唐僧一直看到了万寿山,却看到了那万寿山上画的,却是一副热闹的景象,只见那镇元子高坐法台,仙衣飘飘,相貌威严,显出了那地仙之祖的气势,周围群仙围绕,心悦诚服,山中走兽静听,不见边际,天上流云停歇,仙气缭绕,竟然是一副镇元子开坛讲法的场景,大有万仙来朝的气势。

    唐僧惊叹道:“我只知道镇元大仙法力高强,却不知道还有开坛讲法的时候。”明月笑道:“这有什么稀奇的,你这是来的玩了些,前几百年里,仙师每隔数日就要讲法一次,引得三界神仙尽来听讲,哪怕有那妖怪魔王,也要找没人的地方聆听教诲,那时候的气势,可比画上热闹多了,哪怕这几年里,仙师讲法的次数没有那么多了,每隔几年也有一次呢。”

    唐僧暗自点头,想要再顺着自己的西行路线往下看,可是看了一会儿,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再反过来看那万寿山五庄观,忽然又退后几步仔细看看,然后大笑说道:“明月仙童,麻烦你去叫镇元子过来吧,我有话要对他说。”

    明月听唐僧忽然改口,竟然直呼镇元子的名讳,心中不喜道:“你竟敢直呼仙师名讳,仙师听到了怕不是要给你一点教训尝尝。”唐僧却不在乎,笑道:“快去快去,便说唐僧有事找他,此事事关重大,就仿佛那人参果树也差不多,他若来听完了,莫说我直呼他的名讳,就算是我和他称兄道弟,他也不会责怪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