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唐僧得乌金木

第七十章 唐僧得乌金木

        陆压此人,心性狂妄,阴险好嫉,连圣人都不愿意轻易招惹,唐僧更不敢多说什么,以免露出什么马脚被陆压看了出来。现两人之间唯一的话题便是西行取经,于是唐僧再拜,问那西天大雷音寺如何。

        陆压虽然变成了乌巢,性格却是没有变,这乌巢最为自傲,唐僧一问,正是问到了乌巢得意的地方,乌巢当即说道:“远哩!远哩!只是路多虎豹难行。千山千水深,多瘴多魔处。若遇接天崖,放心休恐怖。行来摩耳岩,侧着脚踪步。仔细黑松林,妖狐多截路。精灵满国城,魔主盈山住。老虎坐琴堂,苍狼为主簿。狮象尽称王,虎豹皆作御。野猪挑担子,水怪前头遇。多年老石猴,那里怀嗔怒。你问那相识,他知西去路。”

        这一首谒语,乃是乌巢自己推演唐僧西行而出,想那天机已被通天教主蒙盖,如大日如来都不能窥探,而乌巢却能将唐僧的磨难推算一个大概,亦可见乌巢非凡法力。

        不过这些对于唐僧来说没用,别说这些天机可能乌巢自己都看不明白,哪怕就是通天教主给了唐僧的正版攻略,叫唐僧知晓了前后因果,就跟唐僧能直接飞到灵山去一样。不过开场白说完了,便到了唐僧哭穷求宝贝的时候,再看唐僧殷勤致意,问道:“路途如此艰险,我该如何渡过?”

        乌巢禅师专门在此开放了浮屠山的门户等着唐僧,自然是早有准备,不过乌巢自从封神之战以后为了躲那杀机,再没有出过浮屠山,更没有了什么宝贝,却是对唐僧说道:“此一去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乌巢禅师遂口诵传之。经云《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寂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唐僧本就不是和尚,对于这些咒语一样的经文哪里记得住,乌巢念了一遍,唐僧只听了和头晕脑胀,半字不识,唐僧却不知,这多心经乃是是修真之总经,做佛之慧门,乌巢禅师更是以大法力将这多心经印入了唐僧的心神,唐僧默诵一遍,这心经自会有神奇妙用护得唐僧无碍。

        如此神奇,唐僧不认识,系统早就看上了这一篇多心经,乌巢念诵完毕,系统便提示唐僧得到了《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篇,问唐僧卖是不卖,以唐僧的经验,但凡系统这么主动的时候,这东西肯定是宝贝无疑,眼看着系统已经连着长了四五回价码,唐僧更是不卖,随手把系统关了,小心应对眼前的乌巢禅师。

        这乌巢禅师心胸狭窄,看见悟空和八戒竟然凭空分的了取经的气运,就心中气恼,于是传给了唐僧多心经之后,便化作金光,径上乌巢而去,让唐僧后面准备的许多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悟空却是恼怒乌巢禅师的态度,心想这鸟人僧不僧道不道,我也没有听说过他是那一路的神仙,怎么有这么大的排场,再加上之前冷落了自己,心中不由得大怒,从耳朵里掏出了如意金箍棒望上乱捣,若那乌巢只是普通巢穴,哪怕是十个八个也早给捅坏了,可只见只见那乌巢变化出了莲花万朵,祥雾千层,任凭悟空有搅海翻江之力,金箍棒可随意变化长短,却莫想打着乌巢一丝。

        唐僧早知道这乌巢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若不是如今悟空有大气运在身,乌巢怕引起自身的杀劫,恐怕此刻悟空早死了十次八次,吓得唐僧急忙扯住悟空道:“悟空,这乌巢禅师传我多心经,想必也是一个有道德的老祖,你不可肆意妄为?”悟空道:“他传了你多心经,却把我们两个骂了一顿,他叫我多年老石猴,叫八戒是野猪,你不要拉着我,叫我打他一顿出气。”

        唐僧却说道:“乌巢禅师修为精深,怎么会和你们两个一般见识,他这是在担心咱们这一路之上遇到的艰难颇多,过不去呢,也不知道这禅师还有没有什么法宝传授给咱们,让咱们可以平安西行,取得真经。”

        唐僧说完,偷着抬眼扫了扫那乌巢,可那乌巢虽然没有了莲花祥云,但却纹丝未动,唐僧就不信了,以那乌巢的本事,恐怕这整个浮屠山都已经给炼化成了法宝,自己说话他会听不见?看乌巢不搭理自己,唐僧干脆对悟空说道:“你看今天天色已晚,这浮屠山山清水秀,咱们不如就在这里安歇吧。”说着,就指挥悟空八戒去打开行李,露宿扎营。

        这乌巢,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哪里留人在浮屠山上睡过觉,更何况现在日头正高,眼看着唐僧就是在耍赖要宝贝,气的乌巢吹胡子瞪眼,终于在唐僧掏出枕头,明显是要来真的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道:“你这一去虽有磨难,但是有惊无险,快些去吧,莫要耽误了时日。”

        唐僧仿佛没有听到,继续拿出了自己的被子,那乌巢无奈继续说道:“你莫要不信,但凡兵者,乃不详之器,用之有伤天和,我已多年不用,这里已经再无法宝给你,你快走吧。”

        唐僧想了想,问道:“一件法宝也没有吗?”乌巢说道:“一件也无。”唐僧点点头说道:“我看禅师头顶的簪子不错,禅师可否割爱送给贫僧当个念想?”

        此时唐僧看不见乌巢的反应如何,但是自己问完这一句后,乌巢禅师半天没有动静,正待唐僧要继续问时,只见那乌巢上直扔下了两根搭巢用的树枝,乌巢禅师说道:“此乃乌金木,水火不侵,刀斧难剁,我这些年来也只收集了这些,现在给你两根,拿上快些走吧。”

        唐僧过去捡起来拿在手上看了看,收了起来,对着乌巢又说道:“禅师慈悲,你看我师徒三人,还有一马,你才给我两根,实在是不够分的呀,你看……”

        唐僧话音未落,只见那乌巢上再飞下来两根乌金木,直飞到了唐僧的怀里,然后师徒几人只感觉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站立不住,等再睁开眼睛,却已经来到了那浮屠山下,再回头看那浮屠山,却被祥云笼罩,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