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六十二章 闺房讲来历
    悟空没有了唐僧的约束,便尽显出了齐天大圣的威风,好猴王,哪怕如今身穿佛衣,头戴禁箍,也挡不住那抖擞的精神,你看他拎着铁棒,扯着高太公道:“老高,你先引我去后宅子里,妖精关你女儿的住处看看。”高太公看悟空有心要去送死,心想这两个妖怪打起来,弄一个两败俱伤也好,于是也不阻拦,遂引他到后宅门口,悟空看那大门上着铁锁,说道:“老高你心也不诚,想要我降妖,怎么不把这门给打开,你去取钥匙来开门。”高太公却生气的说道:“你看,这锁头若是用钥匙能够打开,就不请你来了。”

    悟空笑道:“你那老儿,年纪虽大,却不识耍。我把这话儿哄你一哄,想让你高兴一下,你却当真的了。”悟空说完走上门前,用手摸了一摸,原来这锁被法术封住,寻常钥匙是开不得,不过悟空却是暗笑,这些法术实在太拙劣了些,哪怕以悟空这些日子学习那唐僧给的道术,也看不在眼里,只见悟空对着那锁头吹一口仙气,那法术便被破了,悟空再用金箍棒狠狠的一捣,锁头便成了稀巴烂,推开大门,却见那院子里的秀楼却是黑洞洞的一片。

    行者道:“老高,你去叫你女儿一声,看她可在里面。”那高太公见识了悟空的手段,有了些胆气,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排那秀楼的大门,叫道:“三女儿,你可在里面吗!”在那秀楼里没有声音,半天,那女儿才少气无力的应了一声道:“爹爹,是你吗,我在这里呢。”随后秀楼门开,那女儿走了出来。

    行者火眼金睛,向黑影里仔细观看,却看见了那女儿的模样好生俊俏,可比月中嫦娥,花中貂蝉,瘦怯怯,娇滴滴,叫人好生怜爱。女儿走出来,看见高老就在门前,不由得一把扯住,抱头大哭。

    悟空却是最看不得这种伤心的场景,急问道:“且莫哭!且莫哭!我问你,那妖怪往那里去了?”女儿道:“不知道,那人天明就去,入夜方来,腾云驾雾,来无影去无踪,我哪里知道他的去处。”悟空又问道:“那他可曾欺负你了?”女儿低声说道:“不曾,他来了便只在床边问我一句,若我不肯,便在桌边坐着,天明便走。”悟空笑道:“看来这还是一个痴情的妖怪,可爱,可爱。”高太公听见了气道:“你是来降妖的,还是来替妖怪说好话的。”

    悟空道:“不消说了,老高,你便带令爱往前边宅里,躲起来慢慢的叙阔,让老孙在此等他。他若不来,你却莫怪;他若来了,定与你把他拿住。”那老高闻言,欢欢喜喜的,翠兰却要回去收拾了些物品,再随高太公到前面去了。

    再看后宅只剩下悟空一人,悟空卖弄神通,摇身一变,变得就如那女子一般无二,扭一扭腰肢,迈着金莲小步,走进了那翠兰的闺房,独自个坐在房里等那妖精。不多时,一阵风来,直挂的飞沙走石,天地变色,待那狂风过后,只见半空里来了一个妖精,直落在了门前,在门前犹豫了一会儿,便推门进来,好妖精,黑脸短毛,长嘴大耳,穿一领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裰,系一条花布手巾,若把他当做个人当真难看,可若是放在妖怪堆里,便倒也显不出来了。

    悟空已经知道了那妖怪的手段,自然不怕他,看妖怪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敢靠前,行者暗笑道:“原来还是个妻管严的妖怪!”悟空一时兴起,想要与这妖怪闹上一闹,于是也不迎他,也不问他,只睡在床上推病,口里连嘘带喘,娇呼声的不绝,学的那叫一个真切,叫人听了心往神动。

    那怪不识真假,听到悟空娇喘,却是心疼,说道:“娘子这是病了吗,我也学了几招医术,给你看看。”说完便走上前来。行者暗笑道:“这妖怪,老夫老妻,想要亲热还要编一个理由呢,看我戏弄他一下!”

    再看悟空使了个身段,看准那妖怪过来的时机,从妖怪的肋下钻了过去,那那妖怪扑了一个空,摔倒在了床上,那怪爬起来,扶着床边道:“娘子,你怎么跑了?想是难受怪我来得迟了?”悟空说道:“不怪!不怪!”那妖道:“既不怪我,怎么就跑了,让我摔了一跤?”悟空道:“你那身量,压着我多沉,我因今日有些不自在,换一日再陪你,你可脱了衣服睡是。”

    那怪也不脱衣,便坐在了床边,问道:“娘子,你往那里去了。”悟空道:“你先睡,我马上便来。”那妖怪便躺了下去。悟空叹口气,说道:“我看咱们的缘分已经尽了!”那妖怪惊道:“你生我的气了吗,咱们平日里相敬如宾,我对你更是言听计从,怎么缘分就尽了?我到你家之后,虽是变化了形象,但是为你家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耕田耙地,种麦插秧,创家立业,用尽了力气,如今你身上穿的锦,戴的金,四时有花果享用,八节有蔬菜烹煎,你还有那些儿不趁心处,这般短叹长吁,说什么缘分尽了?”

    悟空道:“话不能这样说,你看我的父母,就不喜欢你呢,哪怕你把我锁起来,我总不能一辈子都住在这院子里吧。”那怪问道:“他如何说的?”行者道:“他说我和你做了夫妻,你是他门下一个女婿,长得这般难看,见不得亲戚,去不得街坊,要你何用,再说他们又不知你云来雾去,是哪里的人氏,姓甚名谁,万一是个奸佞小人,隐姓埋名跑到这里来了,岂不是败坏了他清德,玷辱了他的门风。”

    那妖怪道:“你那老父不讲道理,我虽是有些儿丑陋,可我一来时,曾与他讲过,他看我干活麻利方才招我,今日怎么又说起这话!再说,我可不是什么无名无姓之人,更不是什么奸佞小人,我家住在福陵山云栈洞。我以相貌为姓,故姓猪,官名叫做猪刚鬣。他若再来问你,你就以此话与他说便了。”

    悟空暗笑道:“这妖怪也太怕女人了一点,自己刚刚卖了个扣子,他就供得这等明白。既有了地方姓名,就算他跑了也能找的到他。”悟空看着妖怪虽然丑陋,但是好像却颇为清高,十分好玩,忍不住再说道:“听说我父亲他要请法师来拿你呢。”那妖怪笑道:“睡觉了!睡觉了!莫理睬他!我有天罡数的变化,九齿的钉钯,怕甚么法师、和尚、道士?就算他有虔心,请下九天荡魔祖师下界那降妖的祖宗,我也曾与他做过相识,他也不敢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