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修仙,无尽轮回在线阅读 - 第86章 筑基、又哭?

第86章 筑基、又哭?

        赵用齐看向大长老,缓缓道:“如果......如果有筑基丹呢?”

        “有筑基丹,怎么可......”

        大长老下意识的不相信,赵家的情况他也很清楚,有没有筑基丹哪能不知道。

        但是。

        看到赵用齐平静的脸色,大长老话音突然戛然而止。

        他知道,赵用齐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更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沉默......

        大长老看着赵用齐,怔了许久,才道:“果真......”

        “果真有?”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大长老虽看似中年,但实际年龄和三长老其实差不了几岁,已是知天命的年纪。若修为不能再进一步,哪怕中间不出意外,剩下的时间估计也就只有十来年。

        赵用齐没有说话。

        翻手将装着筑基丹的木盒拿出,放到对方面前。

        大长老深深望了赵用齐一眼。

        接过木盒,缓缓打开,浓郁的药香当即飘出。

        “啪!”

        只是看了一眼,大长老便立刻将木盒盖住。

        顿了顿。

        他深吸口气,似乎做出某种重大决定,将木盒退到赵用齐面前:“族长,虽不知这枚筑基丹从何而来,但一定来之不易,放到我身上浪费了,以我之年龄、资质,哪怕有筑基丹,恐怕突破概率也不大,族长还是自己留着为好。”

        能在突破机缘下止住欲望,可谓极为难得的事情,这也是赵用齐愿将筑基丹给大长老使用的原因。

        “这枚筑基丹本该属于大叔伯。”他一语双关。

        赵用齐缓缓道:“赵家内,没有哪个修士比大叔伯更适合服用筑基丹;大长老肯定清楚,如今赵家之形势,看似安稳,实则内忧外患,暗中不知多少狼子野心的修士觊觎,若再无筑基修士坐镇,恐怕不日就有大祸临门。”

        “时不我待,还望大叔伯莫要推辞。”

        “既然如此,叔伯先多谢族长。”大长老猛然起身,向赵用齐深深施礼。

        要说大长老不想要筑基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生命本质进化的诱惑下,哪怕是百分之一的概率,也会有无数生命甘愿前赴后继、飞蛾扑火。

        赵用齐侧过身子,避开大长老施礼,口中说着:“筑基所需之物我都带有,大长老准备好后,我在外为你护法。”

        突破筑基除需要筑基丹外。

        还要许多灵药辅助,这种辅助的灵药,基本每个宗族都会常备;赵家也是如此,早在洛国时,哪怕没有筑基丹,但其它辅助灵药却是一样不缺。

        ......

        十天后。

        大长老的院落内,赵用齐盘膝而坐,闭目调养身体。

        大长老筑基的事情,除了他们两人知道外,并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这种事情知道的人不宜过多。

        按照诸多典籍记载,突破筑基需要的时间因人而异,顺利的一两个月就能突破成功,还有的甚至要半年之久。

        此段时间内。

        便是赵用齐日夜护法,防止外人打扰。

        想了想。

        赵用齐轻轻在储物袋内一拍,招出数张赤黄色传音符。

        他低语几句,施法掐诀,传音符当即飞赵家各个实权人物。

        为保证这段时间绝对安稳,在赵用齐指示下,商队暂不外出,先分流到巡山修士之中。只要外界修士没侵犯渭山,便不得产生冲突,一切以防守为主。另要严防东渭山散修,不可让他们频繁下山,已经下山的修士暂时不允许归来。

        反复思量。

        尽量保证没有遗漏。

        半晌。

        赵用齐转头看了眼身后,便再次陷入浅层入定。

        尽人事、听天命。

        他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便是要看大长老那边。

        ......

        日夜交替、秋去冬来。

        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南疆的冬天异常冷冽。

        天寒地冻,大雪纷飞,鹅毛般的大雪连绵飘洒了三天,密密麻麻的雪花飘下来,渭山被被白皑皑的雪厚厚覆盖着,远远看去宛如座雪山。

        赵用齐搭建了个小亭,在里面盘膝打坐。

        以他修仙者的身躯,身上也不由裹了件柔软的白色豹皮大衣。

        练气三层修为。

        虽已掌握许多常人所不能之事,但是远没达到寒暑不侵的体质。纵然比寻常人更抗寒耐热,可也没人不愿意更舒适些。

        赵用齐睁开双眸,长身而立,走到小亭边缘,仰头看着天空雪景。

        “过几天雪如果还是不停,恐怕就要开启烈火八阵,强行将积雪清理掉,否则会耽搁下一批灵谷的种植时间。听说南疆有种专门保护灵谷的阵法,让其不被大雪等外界环境影响,回头让三长老打听下价格。”

        赵用齐心中思索着。

        若是有人在他附近,便会发现,赵用齐眼眸深处,有着微不可查的担忧之色。

        大长老闭关三月由余,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

        赵用齐也只在典籍上看到过筑基的心得,也把握不准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正常。

        纵使赵用齐对自己占卜之术有自信,此时也不免有些疑惑,会不会是什么环节出了差池?

        “咦,她怎么来了?”

        突然,赵用齐心神一动。

        翻手拿出黄色椭圆阵盘,只见阵盘闪烁着暗黄灵光。

        赵用齐一道法力打在阵盘上。

        阵盘正面当即开始变幻,犹如面镜子般,显露出外界景象。

        赵用雯穿着红色皮袄,脸蛋红彤彤的,挂着晶莹泪珠,在阵法外来回徘徊,看其神色似乎颇为慌张,头发也没有来的整理,仿佛荒废的杂草,乱糟糟的。

        大长老居住之地布置的阵法,名为小元五象阵,主要特性为守御、困敌。

        包括小如意铃铛阵、小千机百幻阵在内,类似这等九品阵法,都是高级阵法简化而来,因为基本是低阶修士使用,无法用“神识”观察周遭,故而大都会添加类似“监控”的功能。

        就如现在,赵用齐仅仅通过阵盘就能观察外界景象。

        略一沉吟。

        赵用齐没有打开阵法,而是自己走了出去,语态温柔:“雯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这话让赵用齐感觉似曾相识。

        记得不久之前,他刚刚对另一个女孩,说过相同的话语。

        赵用齐有些头痛。

        为什么动不动就喜欢哭呢,哭能解决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