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修仙,无尽轮回在线阅读 - 第39章 议事、秘境

第39章 议事、秘境

        赵崇沽迈入大殿。

        施礼拜见后,大殿内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向他看来。

        想他赵某人在凡俗也是说一不二的存在,此时在如此多修仙者的注视下,额头也不禁渗出滴滴冷汗。

        他不禁开始反省自身。

        应该......

        没做什么错事吧。

        还是族长及时解开了他的囧境:“崇沽不必多礼,入座。”

        赵崇沽感觉族长的那双眼睛洞若观火,暗暗感叹不愧是筑基期的修仙者;他不敢和族长对视,瞅了眼大殿内,还剩下一个座位空着。

        是在右侧首位。

        这......

        肯定不是给他留的座位。

        赵崇沽果断走到三长老旁边,站在赵用齐身后。

        大殿内,鸦雀无声。

        静谧、压抑的气氛让赵崇沽有些紧张,尤其是随着他来到赵用齐身后,众修的目光也犹如附骨之疽、随之而至,更让他万分惶恐。

        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等规格的会议。

        若是在他没觉醒灵根之前,大殿内这些人随便出来一个,都是他遥不可及的大人物。

        赵崇沽也不知自己做究竟错了什么,让这么多双眼睛一起看向自己,只好垂下头颅,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

        “今日敲钟九响,想必大家都有疑问。”

        又等待片刻,三位“用”字辈族人讪讪来迟,族长赵守言终于不再等待,目光扫视全场,娓娓道来。

        伴随着族长说话。

        两位童子缓缓关闭渭山殿高大的黄铜门户。

        就算是再有人来,也只能等待在门外,无法自行入内。

        由于穹顶的半镂空设计,纵然关上大门,渭山殿内仍然如同白昼。

        “召集各位同族来此,实乃我们赵家迎来了百年未遇之大变,故请诸位同族一起商议共度难关。”

        族长的话语不疾不徐,从容自若。

        所以哪怕说是遭遇大变,大殿内众修也被族长的不急不躁的声音感染,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态。

        每个人都在认真倾听。

        不放过族长口中的每一个字眼。

        由此可见,族长对渭山赵家可怖的影响力。

        自赵守言当任族长以来,赵家在他的带领下度过无数难关;只要他坐在那里,哪怕什么话也不说,也是赵家众修的主心骨。

        这种氛围像是赵用雯这种年轻子弟或许感受不出来。

        但以赵用齐的阅历。

        仅凭族长的寥寥数语,加上大殿内赵家众修的反应,轻易便能判断出赵守言的感召力。

        顿了顿,族长继续说道:“过些时日,我就要离开洛国,前往某处秘境,此行吉凶未卜、生死难料,但多半......”

        赵守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没有半分起伏,仿佛他说的是一个外人,而不是自己。

        他话没有说完。

        但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这下。

        殿内众修当即就坐不住了。

        渭山赵家可是靠着赵守言筑基中期的修为,加上他长袖善舞的能力,才勉力支撑起来的,若是族长一去不复返,这渭山赵家不也就名存实亡。

        “族长,万万不可啊;若是您走了,我们赵家岌岌可危啊。”

        “族长,您看是不是可以让其它人代替您去秘境,老朽虽然修为不高,但愿以残躯代替族长前往秘境。”

        “族长,这秘境是非去不可吗?”

        渭山赵家发展到如今局面。

        得罪的修士自然不在少数,有族长赵守言筑基中期的修为镇压还好,但若是赵守言真的离开,那些赵家曾经得罪的修士,绝对不会放过反扑的机会。

        最后。

        还是三长老打断大殿内的嘈杂之音,他爆喝一声:“休得聒噪,且听族长说完。”

        赵家有四大长老。

        但其中只有大长老赵德广、三长老赵德青最为受人尊敬。

        大长老练气十二层修为,且长于斗法,多次击败过同阶修士,若是和外界产生纠纷,通常便是由大长老做主处理。

        三长老则是博学广闻,对炼气境界的修仙感悟颇深。

        自从二十五年前三长老掌管传法阁,所有后辈子弟觉醒灵根后,都要在三长老的传法阁走上一遭,因此也积累了深厚的威望。

        至于二长老和四长老。

        相比较而言就有些平平无奇。

        只是靠岁月熬到练气九层,勉强到达练气后期境界,算是靠着辈分混上长老之位,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

        在“崇”字辈中。

        修为比二长老、四长老高的也有数位。

        三长老开口之后,原本沸沸扬扬的渭山殿,顿时再次变得鸦雀无声。

        一个个眼巴巴的瞅着上首位置的族长。

        就连三长老也是如此。

        因为在内心深处。

        他也是不希望族长离开渭山、离开洛国,但是理智告诉他,族长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绝不会轻易置赵家于不顾。

        族长赵守言倒也不急。

        他知道自己说的话,会对在场众修造成多大的冲击。

        等到殿内平静下来,他才继续开口:“这次我是和九尧观的同道一起前往秘境,其中细节不便多言,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的秘境之行非去不可。”

        “且凶险万分,三五年内绝不可能归来。”

        最后一句话。

        族长特意加重语气。

        赵家众修总算是明白,族长去往秘境一事,不是在和众人商议,而是通知。

        一位筑基期修士决定的事情。

        自然是不容他们做任何反驳。

        而且。

        是和九尧观的修士同去。

        九尧观可是七品宗门,掌握着洛国的一草一木;有些心理阴暗的修士,已经脑补出九尧观威逼族长,所以族长才不得不答应。

        毕竟。

        谁闲的没事,明知凶险万分的秘境,还非得前往。

        三长老面带苦涩:“族长,你离开之后,我们赵家该何去何从。”

        他其实也是这样的想法,族长受九尧观威胁,才非去那处秘境不可。

        事已至此。

        他没再做无谓的劝说。

        族长既然已经做出决定,肯定是经过深谋远虑;召集众修来此,也必然不是听他们劝说的。

        族长目光扫过在场众人,将所有人的神态看在眼里。

        然后才说道:“我叫大家来这里,也是为了商议我们赵家的未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

        赵用齐再次感到,族长赵守言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