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修仙,无尽轮回在线阅读 - 第28章 反目、厚土黄沙阵

第28章 反目、厚土黄沙阵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

        自然也在何忠的注视下,他暗暗庆幸,好在自己提前来到黄沙城,这次或许就是他的机会。

        同时又为何蓓捏了一把汗,可千万得坚持住,不要轻易被杀。

        他一把吞下数颗补充体力的丹丸,赶路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仅仅几个纵跃,便横跨了数十丈。

        ......

        “钱师兄,这是为何。”

        何蓓跳下白凤翎之后,为了以防万一,立刻收回“黑光箭矢”,绕着她的身体盘旋护身,并且想要继续拉开距离。

        却见。

        周围不知何时起了一层厚重的风沙墙,滚滚黄沙呈椭圆状,囊括了方圆半里范围,而何蓓所在的方位正处在风沙的中央。

        放眼望去。

        巨大的沙丘一下子被卷上天空,只能看到厚重风沙所形成的“天幕”,将包括何蓓在内的五人笼罩而下。

        一时之间。

        不分南北西东,飞沙走砾、遮天蔽地。

        赫然是不知什么时候布置的阵法,并且是借助此地风沙的困阵。

        何蓓哪曾看到过这般手段,她又惊又怒,脸色发白,双手各扣着一张符箓:“钱师兄,小妹应该没有得罪过你吧,何至于此。”

        “何师妹确实没得罪过在下。”

        钱飞白一边说着,脚下的白凤翎还在悄然移动,和吕同、刘文瀚三人互为犄角,将何蓓包围在中间。

        如此情形,不言自明。

        可见吕同也是和钱飞白、刘文瀚一伙的。

        “可惜。”

        “本来在下对师妹也是万分倾慕,没想到师妹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挑拨赵师妹与刘师弟的关系,你莫非真以为师兄们都是泥捏的不成?”

        钱飞白不知是因胜券在握,还是怕何蓓的临死反击,一时之间并没有直接动手。

        何蓓又看向刘文瀚。

        只见绿色树叶上,赵敏已经瘫软了下来不省人事,而刘文瀚则是正在冷冷注视着她。

        她心怀一丝侥幸:“刘师兄,小妹之前不知道您和赵师妹的关系,等到赵师妹醒来,我帮你劝劝赵师妹,她之前也经常和我说,对刘师兄非常有好感。”

        “再说,若是赵师妹醒来得知如今一幕,恐怕也对你们的关系不利。”

        何蓓现在只恨自己,没有将母亲的话听进去。

        若是她能早些时候回观。

        哪还会有这等事情。

        刘文瀚不苟言笑:“师妹的意思我也明白,可惜钱师兄从族里借出这套‘厚土黄沙阵’,可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师妹不如先想想,如何能让钱师兄满意。”

        听闻刘文瀚话语。

        何蓓终于明白了这次的主谋。

        她目光转移到钱飞白身上,努力露出诚恳的笑容:“钱师兄,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只要小妹能做得到,肯定会全力完成。”

        “识时务者为俊杰。”

        钱飞白露出似笑非笑之色,他拿出一张血色符箓,示意道:“只要何师妹愿意主动吞下这张符箓,在下便能保证师妹的安全。”

        血色符箓颜色异常邪异。

        仿佛真的有一团团鲜血在上面滚动。

        “控灵血符!”

        何蓓脸色惨白。

        控灵血符是修仙界大名鼎鼎的的邪道符箓,也是许多宗派严厉禁止炼制的符箓,控灵血符出世必然是一对,分为一主一副,主符持有者,可以掌控副符植入者的一切灵力。

        也就是相当于间接控制了副符植入者的生死。

        “没错,何师妹果然见多识广。”

        钱飞白也不避讳:“这是一张残破的控灵血符,所以只对炼气期有效,何师妹只要突破筑基,自然就能重获自由。”

        “筑基......”

        何蓓自嘲一笑:“钱师兄倒是看得起我。”

        “若是我不同意呢。”何蓓自然不希望,自己今后的自由,全部在别人的手上。

        事到如今。

        何蓓也明白了。

        钱飞白、刘文瀚二人,既然如此大费周章,勾结叛逃弟子吕同将她引到沙漠地区,还布置厚土黄沙阵把她困住,就说明对方没有直接取她性命的打算。

        “师妹先不要忙着拒绝。”

        钱飞白似乎早就料到何蓓不会同意,倒也不恼怒,他指了指吕同的方向:“你先看看那里是谁?”

        何蓓左眼皮猛地一跳。

        突然升起一股极度不妙的感觉。

        她顺着钱飞白的目光,看到吕同所在的葫芦上,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是刘夫人。

        她的母亲!

        何蓓下意识惊呼一声:“母亲!”

        却见,刘夫人被绳子绑得结结实实,根本动弹不得,见到何蓓看向她的目光后,立刻在疯狂的摇头,嘴中说着什么,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吕同将笼罩黄色葫芦的光幕撤下。

        终于可以听到刘夫人声音:“蓓儿,不用管我,你快......”

        话说一半。

        黄色葫芦上的光幕就又升了起来,便再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刘夫人疯狂摇头的动作,还有满怀担忧的眼神。

        “怎么样!”

        钱飞白看着何蓓,晃了晃手中的血色符箓:“是要置伯母的性命于不顾,还是要这张控灵血符,就看你的选择。”

        “母亲.....”

        何蓓看着黄色葫芦上被牢牢捆住的身影,脸色不由出现两道泪痕。

        她难以置信的问道:“我不是将母亲送回去了吗,你是如何找到的?”

        “说到这个。”

        钱飞白突然想起了什么,夸奖道:“不得不说何师妹还是聪明,连送伯母的人手都兵分两路、一明一暗,让这位吕师兄好一阵找,这不今天刚刚找到,马上就送过来和师妹见面。”

        “吕同!”

        何蓓咬牙切齿:“控灵盘不是显示,吕同没有出过沙漠吗?”

        钱飞白哈哈一笑。

        “师妹,控灵盘这种法器,你还是不要太过信任得好。”

        他话音一顿。

        收敛笑容:“怎么样,师妹想知道的都知道了,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我选......”

        何蓓手中紧紧扣着两张符箓,这是她的两张底牌;她当日给赵敏所讲,购买了两张神剑符,赵敏和她自己分别各一张。

        其实并没有说实话。

        暗地里。

        何蓓自己又购买了一张神剑符。

        这两张符箓只要使用,可以爆发相当于七品法器的威能,也是她逃出生天的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