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凶猛小仙官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故技重施(新书求收藏)

第二十六章 故技重施(新书求收藏)

        赵清风闷闷不乐的回到值室,赵清风感觉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看来,前世的一些东西,还真不能完全照抄照搬拿到这个世界。

        赵清风心中郁闷无比,那女人,还是卫正,那么笨,是猪吗?连作料都分不清楚。

        不过嘛,官家大小姐只上庭堂不下厨房分不清作料也很正常。还有,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至少梅花居士知我诗才。赵清风这样安慰着自己。

        今天早上卖给佘老板的二两多银子,算是狠狠赚了一笔。

        回到值室,又有些肉痛的从怀里掏出包得层层裹裹的味精。别看这么一包,按照早上卖给佘老板的价格来算,那可是二两银子……

        现在想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天魔案了无头绪,暗流涌动,这大腿还得继续抱着!

        只是不知梅花居士看到那首《梅》到底是什么反应?原本是充满着信心的,但从味精穿上事情上来看,很多事情或许和想像得不一样。

        但从梅花舞刚才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不错的。不过,她梅花舞个粗鄙的武人懂什么。

        她多半是嫉妒我的诗才!

        赵清风提起笔来,想想当年的九年义务教育,挥毫写道:

        “宝剑峰从磨砺来,梅花香自苦寒来。”

        只有两句。足矣。我就不信,那梅花居士能够忍得住?

        至于其他?到时再说……

        估计写全了,那梅花舞也不会让自己通过,也要另换包装。

        写了后,等墨稍干,然后,又像上次一样,如法炮制,用这张写字的纸将味精包好,然后又小心翼翼交到梅花舞手里。

        梅花舞拿着用纸包好的鸡精,看了看上面又是写着字的包装纸,疑惑道:“这上面又是你的习作?”

        赵清风淡然一笑,奉承道:“头儿,哪能呢?你是饱学之士,你看哪首诗只有两句呢?”

        梅花舞想了想,倒也是这个理。没吃过猪肉,倒也见过猪跑路。诗词歌赋,再怎么也得四句吧?于是,便放心收下。

        没文化,真可怕!赵清风见梅花舞小心翼翼而又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便笑着往值室而去……

        值室里,赵清风又翻出前身收藏的天魔卷宗,很快就陷入了沉思。

        二十年前,京都天魔案时,天安司侍郎李会山便猜测,天魔可通过符箓召唤,但随即意外身逝,并已盖棺定论。

        为什么李会山提出这个疑惑后,立马就炼丹死了?这天底下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还有,堂堂的一个侍郎,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了?是不是有人在刻意掩盖什么?

        李侍郎的死,绝对有古怪。

        还有,班头王横那符箓召唤出来的怪物,怎么看都不对劲,特别是李大壮这等二品高手都被吓得晕死过去,很明显,普通的招魂符,不可能召唤得出那些东西。

        王班头的符箓有问题!但问题是,这符箓时灵时不灵又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为什么能把李大壮这种二品高手吓晕的东西,自己却又能平安无事?难道自己比二品高手还要厉害?

        赵清风咧嘴一笑,随即自言自语道,想多了,这不科学,这不可能,一个二十岁都没有达到一品的菜鸟,怎么可能会比二品强?

        人嘛,不要老是幻想!特别是不要以为自己穿越后就立马会天下无敌!还是要脚踏实地,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当好小菜鸟。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头儿,你那符箓没用!还二两银子一张呢!”赵清风正在沉思间,李大壮又粗又大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过来。

        赵清风走了出来,李大壮正将王班头堵在门口,大声问道,也不管这人是他的直接上级,丝毫不留情面。

        见李大壮和赵清风两个活人再次出现在衙门,班头王横心情很不好,不明白一千两银子一张的天魔符,怎么会就没有作用呢?

        天魔符能够召唤出三品等级的天魔来到这世界,那符箓的能量能够维持召唤的天魔在这个世界存在一刻钟,从而反噬用符之人。

        同等级的天魔,修为要比人类修士强得多。按道理讲,一个三品修为的天魔,一刻时间来猎杀一个二品和一个不入品的人类武夫,怎么都是绰绰有余,怎么会老是出意外呢?至于午夜时分嘛,那自然是根据普通的召魂符来的,和这天魔符没有多大的关系。

        “你胡说!我那可是正宗的招魂符!”白白损失了三千两银子,王横有些气急败坏,直想当场印证。

        “我们昨晚又蹲守了一晚,两张符箓都用了,但什么都没有出现……”赵清风也走了出来火上浇油,想看看王班头的反应。

        “那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消极怠工!哼,我还听说了,你们去春光轩听曲儿了!”班头王横理直气壮。

        这厮竟然对动向掌握得如此清楚?赵清风心中一凛。

        “班头啊,你可不能冤枉我们,你那符箓使用后,连鬼影都没有一个,确实什么都没有出现啊!”李大壮据理力争,那理直气壮的拿出了音影符。

        “要不,再给我取个十张八张?我们再去试试?”赵清风接着道。天魔案了无头绪,破不了案子,先提升修为再说。虽说王班头这符箓可以时灵时不灵的召唤出怪物,但聊有胜无嘛。万一是那符有限制功能,一晚上只能召唤一次呢。

        “放屁,你知道那是什么符?怎么可能没用?还十张八张?”王横大怒。就是这个家伙,害我白白损失了三千两,现在居然还说符箓没有效果?

        这时,只听嘎吱一声房门打开的声音,梅花舞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见赵清风两人和王班头在那里吵得不可开交,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赵清风见梅花舞出现,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假装没有看见,大声道:“哼,有用没用,试过就知道。不信,我们现在就来试试?”

        “试就试!”这两个家伙竟使自己权威受到挑战,还在顶头上司面前出丑,王横更加怒不可遏。

        “好,那就试试!”赵清风激道,“谁不试谁是龟孙王八蛋!”

        “好!试就试!我马上给你试!”平时颇为沉稳的王横竟然就这样被一唱一合的赵清风和李大壮激怒,随手就从腰间取出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