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新纪元119年在线阅读 - 103 冬眠者的秘密(上架加更)

103 冬眠者的秘密(上架加更)

        洪涛是真想得开,也认命,一个人带着两台飞船主脑和几台实验室主脑在虫洞里整日里忙忙碌碌,转眼两个月过去了都没什么感觉。但在虫洞外面的新伊甸世界里,为他操碎了心、吵翻了天、愁白了头,甚至破家丧命的却大有人在。

        首当其冲的就是克莱尔,哪怕知道不祥者艾特钻进了吞噬虫洞依旧不死心,驾驶着执行官号在星系里转来转去,探针扔的到处都是,直到虫洞突然消失不见之后,依旧转了两天才被哥拉夫人强行带离。

        人是离开了,但心没走,克莱尔直接返回了联邦首都行星家中,付出了极大代价才获得父亲和哥哥的勉强同意,利用家族势力全面调查这次血袭者突然出现的背后真相。

        以克莱尔的脑子,她是真不相信这件事是偶然,更不相信桑格尔的说辞。这件事儿就是从桑格尔那儿泄露的,然后被有心人获知,这才有了血袭者设伏行动。真正的幕后指使并不是血袭者,而是在高安星系境内,甚至就在联邦内部!

        但这种事儿靠她一个人是查不出任何结果的,谁也不会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克隆飞行员去得罪那些不太好得罪的人和势力,除非能得到家族协助。

        事实证明,只要想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戴利很快就查到了统合部头上,从而得到了比哥拉夫人还多的情报,也把这位夫人牵扯了进来。

        佳瑞家族与哥拉家族一个自由主义一个利益至上,从来也不是敌人,更不是朋友,戴利自然不介意让妹妹出头先去搅合搅合,只有把水搅浑才能浑水摸鱼不是。

        “克莱尔,不要用这种方式质问我,你难道疯了吗!?”面对气势汹汹的克莱尔哥拉夫人面色严肃,同样厉声反问了回去。

        在这件事儿上她问心无愧,调查和女儿接触密切的陌生人有错吗?在得知此人来历蹊跷时派家族卫队赶来保护有错吗?获悉有人也在追查同样的事儿马上想办法摆脱并做出必要的安排有错吗?

        自己的所有举动都可以放到台面上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自然不怕任何人询问。当然了,和丈夫商议如何把这名活冬眠者隐藏起来的计划就别提了。

        “……夫人以为另一个暗中调查艾特的人是谁?”克莱尔也是人,也会情绪冲动,但她冷静的很快。

        哥拉夫人不是外人,从小待自己就像母亲一样,且说的情况确实合理。她如果想得到艾特,根本不用暗中勾结血袭者绑架,只需把空间站封闭起来就唾手可得,何必多此一举呢。

        “不清楚,即便找到戈登也得不到答案。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他们有自己的规矩,不会把主顾出卖给外人,说了就是背叛,死路一条。”

        其实哥拉夫人比克莱尔还想弄清这个隐藏在长老会里的人是谁,不知道的敌人才最可怕,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又张嘴咬一口呢。

        可惜她做不到,天使联合体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和他们的职业道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假如随随便便就把雇主卖了,以后谁还敢雇佣他们办事儿。

        不光不会出卖,更不会接受任何胁迫,也没人有这个能力。胁迫一个以雇佣兵为主业的集团难度可想而知,除非国家政府出面还有点可能性。

        “……如果夫人能出面作证,就可以向统合部提出申请,由他们出面以涉案为由抓捕戈登,我就不信他能不招供!”克莱尔自然清楚戈登是什么人,但她没有彻底死心,迟疑片刻之后又提出了一种可能。

        “傻孩子,统合部才不会管这件事儿,其实最想抓到艾特先生的就应该是他们……”哥拉夫人看着那双满怀期盼的眼神苦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摸着克莱尔的脑袋,长叹一声把她搂在怀中。

        “可他是克隆飞行员!”此时的克莱尔已经没有了精明凶悍的样子,完全像个无助的小女孩,喃喃的祈求着。

        “仅凭脑部扫描结果与冬眠者极其相似这一条,哪怕他是帝国选帝侯家的嫡子,照样逃不脱被秘密关押的结局……有些事本不应该说,但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应该知道轻重。桑格尔,你也过来听听,别插嘴……”

        见到克莱尔念念不忘的模样,哥拉夫人咬了咬牙,仿佛是下了很大决心,招招手让在远处等待的女儿也过来,缓缓的说出了埋藏在内心已久的秘密。

        “什么!吞噬虫洞是冬眠者基地?!”说好的不插嘴,但哥拉夫人刚起个头,桑格尔就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不确定,但很可能。当年有个乌鲁克探险者的飞船在吞噬虫洞附近被一艘很奇怪的飞船击毁,连逃生舱也没放过。不过飞行员当时并不在逃生舱里,而是穿着空间机甲在货舱修理舱壁,并不知道飞船靠近了虫洞,反倒逃过一劫。但光靠空间机甲并不能在太空中存活多久,他索性也钻进了虫洞,结果发现洞内有很多飞船和空间站。他很幸运,无意中和一艘失控飞船的运行轨迹重合并成功登了上去,用空间机甲的动力改变了飞船的航迹,在追兵抵达前成功从虫洞里钻了出来。”面对女儿的违规哥拉夫人没有任何责备,顺着问题又讲了下去。

        “这不合理,仅靠空间机甲的动力不可能让一艘飞船逃脱飞船的追杀,他在说谎!”既然桑格尔开了头,克莱尔也忍不住了,马上提出自己的疑问。

        “他并没说谎,那个虫洞在他身后突然坍塌了,飞船尾部还受到了外力撕扯遭到严重破坏,几天后才被一艘采矿驳船发现了机甲发出的求救信号。这艘飞船的零部件现在就躺在各国大公司的保险库里,你们佳瑞家应该也有。而飞船里的驾驶员尸体则由长老会保存,还是由我亲手解剖的。”

        别看哥拉夫人嘴上说很疼爱克莱尔,拿她当亲生女儿对待,其实还是有亲疏的。刚刚桑格尔插嘴没有任何惩罚,现在克莱尔也跟着插嘴提问,脑袋上就被轻轻拍了一下。

        “那艘飞船是冬眠者的!长老会里的冬眠者尸体就是飞船里的驾驶员?”又是桑格尔率先反应了过来,眼珠子瞪得老大,现在她终于想明白那具冬眠者尸体是从哪儿来的了。

        “……您说的这个人不会就是自律无人机的发明者吧?”克莱尔没桑格尔那么嘴快,也就有时间多在脑袋里找一找相关信息,眼珠子忽然瞪的比桑格尔还大。

        “没错,就是他们……”哥拉夫人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又拍了拍克莱尔的头,这次显然不是责怪,而是赞许了。

        “他们?难道不是一个人?”受到了表扬的克莱尔并没沾沾自喜,而是皱紧了眉头很不解。

        “确实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包括探险者本人,还有驳船上的三个。他们离开之后并没对外公布虫洞里的事情,而是注册了一家小公司,开始研究那艘飞船的秘密,也包括飞行员的尸体。说起来挺有意思的,他们的小公司只维持了不到一年就被乌鲁克军方接管了,之后不到两年就出现了自律无人机。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那些太过智能的机器差点引起新伊甸人的悲剧,迫于两国压力,乌鲁克人不得不把无人机原型,也就是那艘飞船交了出来。可是三国政府都不愿意由任何一方保管它,于是就把飞船一分为三分别掌管,飞行员的尸体则交给了兄弟会进行进一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