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78.谢远VS林雪菲(三)·完

78.谢远VS林雪菲(三)·完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购买比例不足50%的,补足订阅或者等48小时可看到新章  沈怀南闻言敛起眉宇,凝神想了想,然后淡声说:“你看错了。”

        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她当时的表情应该是——很遗憾没有更多的宣传单可以供他选择。

        跟伤心完全沾不上边。

        思及此,沈怀南的唇边浮现出一个极淡极淡的弧度。

        她的思路倒是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

        喻茉的思路确实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她一点也不觉得伤心,只感到非常非常遗憾。

        好可惜。

        要是她手里有沈怀南感兴趣的社团宣传单就好了,这样她就能知道他会报什么社团了。

        哎哎哎,为什么那些学长们不能再热情一点?

        一定是她笑得不够真诚。

        喻茉拿手扯一扯脸颊,决定下次再遇到发传单的,一定热情相迎,哪怕是外卖传单也不放过。

        ——万一哪天男神想点外卖了呢?

        “知道沈怀南会报什么社团之后,你想做什么?”秦甜甜笑眯眯问。

        喻茉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得那么暧昧,一脸莫名:“不做什么。能做什么?”她单纯想多知道一点他的事。

        “果然。”秦甜甜毫不意外地耸耸肩,说:“就知道你什么也不会做。怂包。”

        “……”不带这样人生攻击的。

        秦甜甜:“其实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么害怕沈怀南。今天你跟他在食堂外面偶遇,他不是也没有把你打死吗?我相信下次再碰到,他也不会打死你的。”

        “……”有这样安慰人的吗?会不会说话啊!

        “说不定他很享受被你强撩呢。哈哈哈哈。”秦甜甜调侃道。

        “……”

        这——是不可能的。

        喻茉觉得沈怀南之所以没有把她打死,很有可能是没有认出她来。或者说早就已经把那件事忘记了。毕竟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毕业应该给了不少人勇气,她不过是浩浩表白大军中的渺小的一员,他怎么会记得她?

        是啦,他根本不会记得她,不然不可能那样冷静。

        虽然没有被他记住,会有一点点失落,但——

        这一点点小失落完全不会影响她的心情好到爆!

        真真是太好了!

        以后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吧。

        归零。

        重来。

        ·

        军训的最后一项训练是二十公里拉练,之后就算正式结束了。对于大一新生来说,军训之后最重要的事就是抢课了。

        之所以是抢课而不是选课,是因为在东大选课就跟春运抢火车票差不多,拼的是网速。

        尤其是像高尔夫,游泳,野外生存等热门的课,基本上开抢后一秒就没了。

        选课系统正式开放的时间是周六早上九点,那时候喻茉刚刷完牙,从盥洗室一出来,就听到舍友们的阵阵哀嚎。

        “这也太夸张了吧?!连瑜伽课都能被一秒抢光!是不是系统还没开放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文敏一脸不敢置信,眼睛死死地盯着网页,不停地刷新页面。

        邻床的林璐瑶对着电脑欲哭无泪:“我的架子鼓啊,我只是想学一种酷一点的乐器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秦甜甜则一脸惊奇:“居然连法学院的课都这么抢手。我一门都没有选到。”

        “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法学院的课?”喻茉一边往脸上抹乳液,一边问。

        “想学点法律知识好傍身。”秦甜甜说得十分坦然。

        “……”

        秦甜甜的这句话,喻茉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八成是看中法学院的帅哥了吧。

        喻茉打心底佩服秦甜甜的勇气。慢条斯理地护肤完毕后,她打开电脑,加入选课大军。

        “你们都选了什么体育课?”喻茉边看课程清单边问。

        赵文敏:“我还在不死心地刷瑜伽课。”

        “乒乓球。希望到时候有小哥哥教我打球。”秦甜甜一脸花痴样,仿佛已经被帅哥圈在怀里打球了。

        林璐瑶无语地睨花痴秦一眼,说:“我今天人品大爆发,选到了游泳课。茉茉,你选了什么课?”

        “不知道。看还剩什么吧。”

        喻茉将页面一滑到底,最后停在唯一还有名额的一门体育课上,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怎么会这样……

        “你还没选啊?”林璐瑶回头看向她,说:“只剩太极了啊!”

        喻茉生无可恋地按下‘确认选课’的按钮,僵硬地点头:“我也发现了……”

        所以,她要打一个学期的太极了。

        “……”

        这跟她幻想的五彩缤纷的大学生活差了不止一点点……

        为什么大学里会有太极这门选修课啊?

        她以为太极跟广场舞一样,都是中老年人的专属运动。

        认命地叹一口气,喻茉开始看选修课。

        除了体育课之外,她这学期还需要修两个学分的选修课,可以选择两门一学分的课,也可以直接选择一门两学分的课。

        喻茉选择了后者。

        鼠标从学分栏一一划过,最后停在第一个两学分的课上。

        ——《信息技术之美》。

        听起来很有用。毕竟这是一个信息时代。

        喻茉果断地点击选择,正要确认选课时,眼角忽然一晃,看到课程后面的系别列写着——‘计算机科学系’。

        手蓦地抖了一下。

        浑身的神经在目光触及‘计算机’三个字时,一齐紧绷了起来。

        计算机系……这、这不是沈怀南所在的系吗?

        怎么办?

        选,还是不选?

        喻茉的手指放在鼠标上,身子僵在电脑前,心里开始天人交战。

        这时林璐瑶又嚎叫道:“好想学乐器啊!可是逼格高的课全都没有了。哎,茉茉,你说唢呐和二胡,我选哪个好?”

        喻茉听到自己的名字,回神道:“啊?我没选!”

        “我知道你没选。”林璐瑶奇怪地看她一眼,说:“我问你唢呐和二胡哪个好。选个课而已,你怎么跟做贼似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浏览少儿不宜的网站呢。”

        “……”

        也差不多了吧。她不小心点进黄|□□站时,都没这么紧张过。

        喻茉定了定心神,说:“二胡吧,好歹是琴的一种。以后说出去,你也是会琴的人了。”

        “这倒是。那我就选二胡了。”林璐瑶愉快地选完课,然后问喻茉:“你选了什么课?”

        喻茉望着电脑做完最后的挣扎,然后鼠标一按,选了。

        “信息技术之美。”她弱弱地说。语气没有半点底气。比告诉别人浏览了什么黄|□□页还心虚。

        “信息技术?那是计算机系的课咯?”林璐瑶一连两个问句,接着恍然大悟:“噢——”她拉成尾音,歪头笑:“计算机系的课,嗯,好课。以后修电脑就指望你了。”

        秦甜甜和赵文敏在听到‘计算机系’时,也都心照不宣地露出暧昧的笑。

        赵文敏:“修电脑就不用了。多认识几个会修电脑的同学就好。”

        秦甜甜:“你们能不能别这么现实啊!我相信喻茉同学选这门课,纯粹是出于对科学知识的热爱。绝对不是想认识计算机系的同学。”

        “……”

        喻茉羞得抬不起头了。刚才点鼠标的那一秒的勇气也瞬间烟消云散,不住地拿书敲头。

        哎哎哎,连她们都认为她选这门课是冲着沈怀南去的,不知道沈怀南会怎么想?

        应该也会这么想吧。

        毕竟,她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

        《信息技术之美》排在周三下午第四节,在主教学楼的阶梯教室。

        喻茉周三下午没有课,吃过午饭后便在图书馆自习,等到快到点时,才背着书包慢吞吞走向教学楼。

        从图书馆到教学楼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她三步一顿足,两步一转身,走了快二十分钟才到阶梯教室门口,远远看到教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

        她跟做贼似地,低着头从后门走进去,在最后一排的最角落坐下,然后拿书挡着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在教室里贼兮兮地巡视。

        没有看到想找的人。

        奇怪,难道他翘课了?

        喻茉又寻了一遍,确定沈怀南不在教室里,才收回视线,心里有点庆幸,又有点失望,说不出来哪一种感觉更多一点。

        这时秦甜甜忽然在微信群里发来消息。

        秦甜甜:[图片]

        秦甜甜:在上学的路上偶遇计算机系的同学@喻茉

        喻茉不用点开大图也能认出来,秦甜甜发来的那张图上的人是谁。

        他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衬衫,背一个方形的黑色书包,双手抄在裤兜里,背影十分挺拔。

        照片上的他正侧头与旁边的人说话,所以拍到了一点点侧脸,挺拔鼻梁的上方,是长而浓密的睫毛。

        真好看啊。

        她暗戳戳地将图片保存到手机里,然后将他的脸放大,趴在桌上数睫毛的数量。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喻茉同学,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一道戏谑地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

        惊得喻茉手一抖,手机落在桌上,屏幕上那张好看得令她痴迷神往的侧脸,完全暴露在来人的视野之下。

        她呆了三秒,然后惊慌失措地藏起手机,一抬头,对上一双波澜不兴的黑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