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69.第六十九章(二更合一)

69.第六十九章(二更合一)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购买比例不足50%的,补足订阅或者等48小时可看到新章  他称张天邺为学长,但气势却明显胜出一截,平缓的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

        张天邺惊诧回头,视线在他和邻座学妹的身上来回寻了几遍,见小姑娘低头咬唇,面带绯红,顿时作恍然大悟状,以为他们之间有‘□□’。

        “行。我去对面坐。”张天邺笑得甚是暧昧,爽快地退到一旁,以成人之美。

        “多谢。”

        沈怀南客气地点点头,没有多做解释,极其自然地在喻茉身旁坐下。

        刚一坐定,忽闻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他眉宇微扬,随即舒展开来,嘴边不自觉地含起淡淡的笑,侧头看向身旁的人。

        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露出锁骨和修长脖颈,白皙的鹅蛋脸上泛着淡淡红晕,低眉垂眼,面若桃花,看起来像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沈怀南忽然发现,这姑娘安静乖巧不说话的样子,倒是挺美。

        正想着,忽听对面的杨舒婧没好气地说:“沈怀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俗不可耐了?”

        他转回头,将视线移向对面,淡淡地看杨舒婧一眼,客客气气地说:“学姐好。”

        一声‘学姐’立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杨舒婧的脸色顿时一白,撇开眼不说话了。

        饭桌上的气氛因此而变得紧张起来。

        喻茉直觉这紧张的气氛跟自己有关,她的十根手指在桌下拧巴成一团,各种情绪在心里轮番激战。

        紧张,欣喜,羞涩,忐忑,和一点点不敢置信……

        她没有听错吧?

        沈怀南居然跟学长争她旁边的位置。

        是想……和她坐在一起吗?

        “你不吃东西?”耳畔忽然响起他的轻语,低沉磁性。

        喻茉的心微微颤了一下,抬起头,这才发现大家已经开始动筷子了。

        她连忙拿起筷子,冲他矜持地笑了笑,然后开始吃东西。

        今天的聚餐男生居多,虽说气氛一度陷入紧张,但几杯啤酒下肚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很快又活跃起来。

        “大家有没有加入什么社团呀?”学长们开始关怀学弟学妹。

        有人立刻积极地答道:“我加入了电竞社。”

        “电竞社?那不是张天邺的地盘嘛。还不赶快敬你们社长一杯?以后好让他多多关照。”

        “原来张学长是电竞社的社长啊!那我得赶紧巴结一下。哈哈。”

        “你需要巴结的可不止张学长一个人噢。你杨学姐可是电竞社的副社长。”

        “想不到学姐不仅人长得美,能力也强。不愧是女中豪杰!”

        加入电竞社的那个新生立刻向张天邺和杨舒婧敬酒。

        喻茉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兀自笑了笑,心想:

        果然啊,哪里有团体,哪里就有官僚主义。

        幸好她没有加入社团,不需要别人‘关照’。

        不知道沈怀南有没有加入什么社团呢?

        喻茉正想得入神,忽听杨舒婧语气熟络地说:“阿南,我记得你初中时挺爱玩英雄联盟,怎么不加入我们电竞社?”

        那声‘阿南’让喻茉扒饭的手顿了一下。

        他们竟然这么熟?

        她偷偷用余光瞟沈怀南,想看他的反应,却不料被他撞了个正着。

        她心一慌,忙转回眼眸,心虚之际听到他淡声说:

        “课业忙。”

        三个字言简意赅,丝毫不拖泥带水。

        闻言,喻茉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了翘,忽然觉得碗里的饭特别香。

        看来也不是很熟嘛。

        跟她差不多。——沈怀南跟她说话,也是那个语气。

        喻茉正在心里偷着乐,又听杨舒婧说:“喻茉学妹呢,平时玩不玩游戏?”

        怎么扯到她身上来了?

        喻茉停下筷子,吞下嘴里的饭,然后抬起头,冲杨舒婧微微一笑,说:“偶尔玩一玩手机游戏。”

        “什么游戏?”

        “……王者荣耀。”

        喻茉答得有些犹犹豫豫,因为她有点怕被玩英雄联盟的沈怀南鄙视。

        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大概就是男神玩英雄联盟,而她玩王者荣耀吧。

        永远都不可能在同一张地图上相遇。

        喻茉有点忧伤。

        这时杨舒婧又说:“王者荣耀啊!那你可一定要加入我们电竞社了。你张学长的段位可是荣耀王者,排名全服前一百的。有他带你玩,保证你升段飞快。”末了,又对张天邺说:“这个学妹就交给你了。你可要用心带啊!”

        喻茉:???

        她怎么就被交给张天邺了?

        喻茉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有人带的。”

        说完后看到张天邺的神色略尴尬,意识到自己这样一口拒绝似乎有些不识抬举,于是又补道:“我玩游戏就是无聊打发时间,不需要升段。”

        “噗呲——”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杨舒婧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语气冷了几分:“带你的人是什么段位?”

        “他是——”

        喻茉刚一开口,所有人便一齐看向她,包括沈怀南。

        大家似乎都对带她的人很感兴趣。张天邺更是一副想要一决高下的模样。

        这让喻茉把到嘴边的‘全服第一’吞了回去。

        她不想把大神拿出来跟人比来比去。在她眼里,大神是最无敌的,不需要跟人比较。

        “就是普通段位,我们打着玩。”她改口道。

        众人收回眼,难免显得意兴阑珊。——还以为是多大的神呢,连电竞社社长都被比下去了。

        只有沈怀南眼眸微动,又深深地盯着喻茉看了会儿,才转回头。

        而另一边,许是终于在段位上赢了一局,杨舒婧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嘴边泛起友好的微笑:“喻茉学妹真有趣。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像你这样不思进取的玩家。”

        “呃……呵呵……”

        喻茉尴尬地笑。

        不思进取就不思进取吧。

        反正她玩游戏,为的是娱乐,本来也不需要太激进。

        事实上若不是在游戏里认识了大神,她可能早就把游戏丢到一边了。

        ……

        游戏的话题过去之后,又有大一新生给学长敬酒,大家便又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喻茉平时不太喝酒,今天出于礼节,也跟着喝了几杯,没一会儿就感觉肚子有点胀,起身去洗手间。

        她实在是疲于应付这种饭局,从洗手间出来后,便溜到饭馆外透气,过了一会儿才往回走。

        刚一转身,忽然听到有人喊沈怀南的名字,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

        抬眼看去,果然看到沈怀南站在门口,侧身对着她。

        他的对面站着杨舒婧。

        “沈怀南,你故意给我难堪是不是?为了不跟我坐在一起,你居然当众跟张天邺抢座位。”

        “开学那时候也是,那包榕城特产明明是我妈让你带给我的,你为什么让周洋送过来?”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你不肯加入电竞社,也是为了躲避我吧?”

        杨舒婧气急败坏地一口气说完,语气里有指责也有怨愤。

        沈怀南的表情还是如往常一样云淡风轻,立在原地不置一词。

        杨舒婧见他不接话,便又逼问:“为什么不回答?你现在连话都不肯跟我讲了吗?”

        沈怀南依然一言不发。

        这在杨舒婧看来就是默认了。

        两人僵持数秒,杨舒婧恨恨地斜眼瞪他一下,然后一转身,气呼呼地冲出门。经过喻茉身边时,脚步停了几秒,然后大步走开。

        喻茉没料到杨舒婧会忽然冲出来,她张了张嘴,想解释自己不是故意偷听他们说话的,但杨舒婧根本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她又转头看向沈怀南。“我只是路过……”她弱弱地说。

        沈怀南居高临下睇着眼前的人,她比他矮一个头,此时仰面望着他,一双清眸里满是无辜和惊慌。

        让人忍不住想安抚。

        说不出来缘由。

        他敛了敛心头那股子陌生的情愫,淡声说:“进去吧。”然后转身走开。

        喻茉望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嘴,缓步跟上去,想起杨舒婧刚才说的话,深深地提一口气,在心中喟叹一声:

        原来他是为了躲避杨舒婧,才坐到她身边的。

        他们应该很熟吧,以前。

        ……

        再回到包间时,喻茉已经没什么食欲了。

        好在男生们也喝得差不多了,等已经平复情绪的杨舒婧从外面回来后,大家便一起举杯饮完杯中剩余的酒,东倒西歪地散场了。

        喻茉最后一个出门,走到半路发现手机忘拿了,又折回去找手机,再出来时,人都已经走光了,只剩沈怀南站在门口。

        晚风吹得他发丝凌乱,与平日一丝不苟的俊朗比起来,多了几分洒脱。

        昏黄的路灯打在他身上,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连影子里都好看的一塌糊涂。

        喻茉一步也挪不动了,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他,险些看痴了眼。

        世界仿佛静止了几秒。

        直到他微微地侧过眼来,时间才重新开始流动。

        她慌乱地垂下头,纠结着要不要上前跟他打声招呼再走。毕竟现在已经算熟人了……

        犹豫不决之际,却听他说:“不走?”

        语气还是一贯的干净利落。

        “什么?”

        喻茉怔了片刻,尔后领悟出他话里的潜台词——他在等她。

        他竟然在等她!

        “走。走的。”

        喻茉极力掩饰内心的雀跃,乖巧地走过去。

        她抬头望一眼天,今晚的夜,可真美呀!

        晚上的校门口学生很多,三五成群,来来往往,有说有笑。

        这使得沉默不语的两人显得有些另类。

        并行几步之后,喻茉感觉气氛有点沉闷,便没话找话道:“周洋已经走了吗?”

        “你想让他送?”沈怀南挑眉,侧头看她一眼,不待她回答,便又转头看向前方,道:“他负责送杨舒婧。”

        言下之意,我负责送你。

        虽然听起来像在执行任务,但……很高兴他的任务是送她。

        喻茉低头弯起嘴,双手背在身后,步伐轻快,心情飞扬。

        ……

        从西校门到经院女生宿舍区,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两人很快抵达喻茉的宿舍楼下。

        “呃……那个……”喻茉扭捏地左右晃了几下,才把舌头捋直:“谢谢你送我回来。”

        沈怀南点点头:“不客气。”

        “那……我先上去了?”喻茉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依依不舍,说这句话时眼微微下垂,没敢与他对视。

        听他又轻轻地‘嗯’了一声,她才无限遗憾地转过身,在心中自我唾弃一万遍。

        ——喻茉啊喻茉,男神难得给你当一回护花使者,你怎么就只会说一句‘谢谢’呢?

        喻茉实在是很懊恼自己找不到更多的话题,不禁用手拍了拍脑袋,正要跨上台阶时,忽听他在身后说——

        “今天很漂亮。”

        咦?

        她心头一震,心漏跳了半拍,惊得忘记了呼吸。

        “什么?”她转过身,仰起头与他对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怀南发现这姑娘在自己面前,似乎无时无刻不绷着一根弦。

        她在紧张什么?

        怕他找她算旧账?

        ——他还不至于那么小气。

        思及此,沈怀南哼笑了一声,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香水也很好闻。”然后转身离开。

        喻茉呆呆地目送沈怀南走远,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脸刷地一下红到耳根。

        笑容渐渐爬上眼角眉梢,灿烂的有些傻。

        她咬住嘴边越来越傻的笑,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低头走进宿舍楼。

        原来女为悦己者容,是这样一种心境,对方一句夸奖,心里就跟抹了蜜似地甜。

        “一朵茉莉这个名字取得特别有水准。”大侠口是心非地谄媚道。

        沈怀南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给众人解惑:“我带她练号。”

        “噢——”

        所以一朵茉莉是怕被他们骂,才谎称自己玩表舅的号?

        现在的小学生啊,思路可真活络。大侠在心里这样感叹,再回到游戏时,发现自己的人物已经阵亡了。不仅如此,周洋和款爷的人物也都被干掉了。

        大侠痛心疾首道:“敌军太阴险了,趁我发呆来偷袭。”

        相比之下款爷就淡定多了,默默地等待自己操作的人物复活,调侃道:“敢情人家杀你还得挑个时辰?”

        ……

        喻茉被队友嫌弃后,非常自觉地躲回城里,不再出去送死,以免给大家添乱。

        然而很快她发现,四个队友里有三个都在同一时间阵亡了,还是站在原地任敌人随便砍的那种死法。

        “……”

        刚才是谁在嫌弃她来着?论送死,他们的实力也不差嘛。与她旗鼓相当。

        喻茉在心里嘲笑队友三秒,寻思着,瞧这局势,得靠她来力挽狂澜了?

        这个认知让喻茉信心大增,当即便操作后羿,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城迎敌。

        “后羿留步!”复活后的庄周骑着一条鱼追上来,在组内频道里说:“小朋友,我给你打辅助。”

        咦?

        喻茉惊呆了。

        一朵茉莉:真的吗?给我打辅助很难的。

        庄周:有多难?

        一朵茉莉:你既要保护我,又要杀敌,还不能把敌人杀死,得把最后一刀留给我。

        庄周:那你做什么?

        一朵茉莉:我砍最后一刀。

        庄周:……

        周洋看着手机里‘一朵茉莉’发来的消息,大开眼界了。

        他一边操作庄周御敌,一边感慨:

        太无耻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难怪她的战绩那么逆天,技术却烂到掉渣。

        敢情都是被‘表舅’宠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周洋觉得自己被‘外甥女’和‘表舅’喂了一把狗粮。

        是错觉吧?

        沈怀南看着也不像是会乱|伦的人。

        他甩了甩头,回复一朵茉莉:我就给你打一次辅助。

        喻茉看到庄周的消息,呆了几秒,回复:为什么啊?

        庄周:我跟你表舅是朋友。

        ???

        什么鬼?

        表舅是她瞎扯的啊!

        喻茉来不及问清楚缘由,敌方已经来攻城了,她连忙将这事儿先放一边,出城迎敌。

        有庄周打辅助后,她的后羿的生命力果然顽强多了,一直活着坚持到了游戏结束。

        回到主页面,看到南风发来消息——

        南风将至:刚才没注意看手机。

        喻茉楞了几秒才意识到,他是在解释信息回复晚的事,连忙说:噢噢,没关系,你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