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54.第五十四章

54.第五十四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购买比例不足50%的,补足订阅或者等48小时可看到新章

        喻茉连忙点进聊天界面,编辑信息:今天被男神夸奖啦,好开心好开心,下周三还要跟他一起……

        写到一半,她想到大神那么忙,不一定有时间听她讲这些琐事,于是又逐字逐句地删掉了。

        还是等以后吧,等到……

        什么时候呢?

        喻茉稍稍幻想了一下以后的事,脑海中才刚刚浮现出沈怀南俊朗出尘的样子,她便情不自禁地羞红了脸,忙不迭收回思绪,像是怕自己的小女儿情态被旁人偷窥了去。

        想多了想多了。——男神只是夸奖了你一句而已,要淡定,要矜持。

        喻茉拍拍胸口,感觉心跳得太快了。

        冷静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唇,将嘴边的笑意压下去,然后私信大神:有空吗?

        ……

        计算机系,某男生宿舍。

        周洋正吆喝着大侠和款爷一起打游戏,忽然看到沈怀南回来,他立刻取下耳麦,惊到:“你晚上不是还有事,所以不能送杨舒婧回去吗?怎么回来了?”

        沈怀南神色泰然,他不疾不徐地走到书桌前坐下后,才答道:“办完了”。

        “这么快?”周洋面露探究,视线在好友的脸上晃了几圈,见他面色如常,无风无波,让人探不出半点端倪,便作罢了,接着,话锋一转:“我今天又替你挡刀了。你是不知道,杨舒婧今天的火气可真大。”

        说到杨舒婧,周洋不禁激动地站起来,走到沈怀南跟前,双手抱胸,说:“我好心送她回去,她居然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全程冷着脸,活脱脱一个冰美人。哎,几年不见,她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实在是让人吃不消。”

        感慨完,他又想到今晚饭桌上的另外一位美女,忍不住比较起来:“要我说,还是像喻茉那样的软妹子才讨喜。”

        这时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沈怀南,竟然破天荒地回了句:“你也这么觉得?”

        也?

        周洋双眼一眯,这个字很微妙啊!

        他贼兮兮地笑了笑,然后重重点头道:“温柔的姑娘谁不喜欢?更何况,你不觉得喻茉的身上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气质吗?她看起来软绵绵的,却并不好欺负,连杨舒婧那样好强的人,都在她面前碰了软钉子,有气发不出来。就好像——”

        周洋歪着头思考了下,说:“就好像只要是她不在意的事,连与人争辩都不屑,但她又不会将这种不屑表现出来,只微笑沉默,不带半点攻击性。仿佛在说——随你怎么讽刺挖苦,我洗耳恭听。”

        “就比如今晚说到游戏的事,她的态度随性坦然,倒显得杨舒婧太较真了。”

        “我觉得,这姑娘应该是那种,活得很洒脱的人,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

        周洋一口气说完,毫不吝啬对喻茉的赞美。

        沈怀南闻言扬了扬眉,没有接话,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勾出一个浅浅地弧度,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过了一会儿,他想起今晚送喻茉回去的另一个目的,于是打开游戏。

        系统立刻推送来‘一朵茉莉’的消息。

        一朵茉莉:有空吗?

        南风将至:什么事?

        一朵茉莉:我想快点升段,有空带我打排位么?

        南风将至:为什么突然想升段?

        为什么呢?

        女生宿舍内,喻茉展眉想了想,然后回复:我就想知道,上王者有多难。

        等她上了王者段位之后,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怀她了吧?

        ……

        沈怀南盯着手机屏幕沉吟片刻,然后将心中那团迷云敛散,回头问舍友们:“排位赛打不打?”

        “打!当然打!”三人异口同声。

        跟全服第一的南神组队打排位,那还不是躺着升段嘛。

        不过……周洋有一个疑问:“你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玩游戏了?”以往他邀请这位大神十次,能被拒绝十一次。今天居然主动邀请他玩游戏。绝对有鬼。

        沈怀南瞥一眼神经兮兮的周洋,淡声说:“我拉个人一起。”

        说完便向‘一朵茉莉’发出游戏邀请。

        喻茉收到大神的邀请时,相当之惊喜。

        她等了好半天都没有等到大神回复,还以为大神不想带她呢。

        喻茉连忙点击接受,一进队,便在组内频道主动跟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一朵茉莉。

        队友们对她的‘欢迎’比想象中要热烈——

        大侠:卧槽,这不是上次那个坑队友吗?

        庄周周:原来是要带外甥女升段。呵呵。[冷漠脸].jpg

        款爷: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我突然失去了玩游戏的技能。

        喻茉:……

        居然又是他们几个。

        她还没嫌弃他们呢。

        喻茉不服气地回复:庄周周,你的段位还没我的高。

        周洋看一眼数据,居然是真的。虽然他和一朵茉莉都是铂金段位,但她的级别比他高一级。

        耻辱。这绝对是天大的耻辱。

        他居然比一个小学生的段位还低!

        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庄周周:这是我的小号。我的大号早就上王者了。

        一朵茉莉:……

        我姑且给你留点面子。

        喻茉这样想,然后转头抱大神的大腿。

        一朵茉莉:南神,我想打不容易死的位置,可以不?

        男生宿舍内,哀嚎一片。

        “老沈,你这是要害我掉分啊!”周洋仰天长叹。

        大侠和款爷也默默地计算着,这一次掉分后,需要多久才能打回来。

        沈怀南的嘴角勾了勾,随后又望着手机里的信息极淡地哼笑了一声,朗声说:“陪她玩一局。今天掉多少分,我下次帮你们打回来。”

        众人:“……”自己陪玩也就算了,还拉上他们?

        下次帮忙上分?这种提议,当然是——

        欣然接受啊!

        只要南神肯带,别说上分,升段那都是分分钟的事。

        不过周洋还是忍不住抗议道:“喂,真的太宠了啊!”

        沈怀南眼眸微动,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在频道里回复一朵茉莉。

        南风将至:今天不行。

        一朵茉莉:为什么?

        南风将至:今天我们需要一个帮大家挡刀的角色。

        一朵茉莉:???

        南风将至:论挡刀,大家都没有你的经验丰富。

        喻茉把大神的话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才确认自己没有理解错——大神这是在‘夸’她送死的经验丰富。

        呵……呵呵……

        石化半分钟后,喻茉非常屈辱的接受了大神的‘赞美’,选择了坦克战士亚瑟,基本上就是肉盾了。

        于是今天的排位赛,喻茉表现得相当之英勇,一直冲在最前线,死了一次又一次,惨不忍睹。

        到比赛快结束时,庄周周发来好友申请。喻茉点击同意。那边立刻发来消息。

        庄周周:打得不错啊小学生!下次还要一起玩噢。

        一朵茉莉:你才是小学生。

        庄周周:不是小学生?

        一朵茉莉:不是。

        庄周周:初中?

        一朵茉莉:……

        一朵茉莉:[手动再见].jpg

        跟庄周周‘再见’之后,游戏也结束了。

        喻茉切出去跟大神说:谢谢呀。今晚很开心。

        对面秒回——

        南风将至:因为游戏?

        不然呢?

        喻茉感觉大神似乎话里有话,她奇怪地眨眨眼,回复:嗯。我的‘特长’发挥得不错吧?(*^__^*)

        南风将至:很赞。

        喻茉嘿嘿地笑了两声,说:我先下线啦,明天还要早起上课。

        南风将至:嗯。

        关闭游戏,喻茉望着天花板,想起明天周一,接着又想到后天周二,大后天就是周三。

        周三啊!

        她最喜欢周三了。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试探了。

        大神那么聪明,万一试探不成,反把自己暴露了怎么办?

        等等,她单身汪一只,有什么可暴露的?

        不对不对不对,这节奏不对!

        就算她是单身汪,那也是一只有**的单身汪,绝对不能大意。

        更何况,要是大神误以为她对他心怀不轨,以后不带她玩了怎么办?

        想想都可怕。

        完全不能接受失去大神这个战友。

        喻茉当下便做了决定,将心里的好奇心压下去,继续游戏的话题。

        聊天界面上,还显示着大神的上一条消息:实话?

        头像是亮的,这表示他在线。

        平复了一下心情,喻茉快速回复——

        一朵茉莉:你实话实说吧。我心里素质很好。能够承受。

        南风将至:嗯。

        一朵茉莉:???

        南风将至:确实很烂。

        一朵茉莉:~~~~(>_<)~~~~

        一朵茉莉:用一到十来衡量的话,我的烂属于几级?

        南风将至:十一。

        一朵茉莉:……

        大神你故意逗我是不是?

        喻茉很想给大神发一个吐血而亡的表情,可王者荣耀的聊天界面里面不能发表情包。她只能自己模拟吐血慢动作。

        那画面,根据她的设想,应该是相当之惨绝人寰的。

        自嗨完之后,她看到大神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南风将至:你也有你的优点。

        就说嘛,她既然能够跟大神做朋友,一定也是有一技之长的。

        ——虽说她自己暂时还没有发现。

        可能隐藏得太深了吧。

        幸好大神慧眼识英雄,看穿了她。

        喻茉不禁洋洋得意起来,问大神:什么优点?

        末了又补一条——

        一朵茉莉:你尽管实话实说。我心理素质很好。能够承受。

        大神可能是被她囧到了,这次没有秒回。

        喻茉守着聊天对话框好半天,迟迟不见大神发送‘赞美’过来,不禁暗自揣测:难不成她的优点太多,大神还没有写完?

        嘿……应该不太可能……

        喻茉将在空中飘飘然的那个自己拉回地面,对话框里适时跳出大神的消息来。

        南风将至:听话。

        咦?

        半秒的呆怔之后,喻茉的脸刷的一下红到耳根,火烧似地烫。

        心跳得格外快。

        她被噗通噗通的心跳声追得乱了阵脚,飞快下线,落荒而逃。

        大、大神刚才……

        “喻茉,你一个人躲在屋里玩什么东西?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地。”喻妈忽然推门而入。

        吓得喻茉惊叫一声:“啊?”

        随即心有余悸地摇头:“没、没什么。”

        喻妈眉一挑,端详她须臾,问:“你是不是在看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没有。”

        “真没有?”喻妈不信,又瞅了她一会儿,然后语重心长地说:“我和你爸爸都是很开明的人。你要真看了什么,实话告诉我就好。我们保证不跟你断绝关系。”

        “……”这还叫开明?赤|裸|裸的威胁啊!

        喻茉额上黑线万丈。

        “妈,我真的没有看不健康的东西。”她认真地说。

        喻妈将信将疑地转了转眼珠,不再追究:“换衣服出来吃早餐吧。一会儿我要去打麻将。中饭你跟你爸自己解决。”

        “好。”

        喻茉乖巧地送走老妈,然后将房门反锁,大神的话又浮现在脑海中。

        听话……是什么意思呢?

        忽然,七窍一起开——

        大神该不会是指,她的优点是——擅长服从命令吧?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大神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一切行动听指挥,从来没有质疑过他。

        ……原来是这个意思。

        难怪大神隔了那么久才回复。估计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个优点吧。

        真是难为他了……

        喻茉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紧张得落荒而逃,忍不住敲了敲后脑门:乱想什么啊!

        上线,大神还在。

        她解释:刚才我妈来喊我吃早餐。

        南风将至:嗯。我也该吃早餐了。

        “……”这么巧?

        怎么看都像是故意配合她……

        ……

        吃过早饭后,喻茉很快就将这个小插曲忘记了,结果到吃晚饭时,又被老妈提起来。

        喻妈:“经常跟我打麻将的那个陈阿姨你还记得不?”

        喻茉点头。

        喻妈:“她嫂子的外甥,跟你同龄,也是你们学校的,人特别优秀,长得帅还孝顺。听你陈阿姨说啊,以他的成绩本来能去复旦的,可是他妈妈身体不好,他才留在省内,去了东大。”

        喻茉:“哦。”

        喻妈:“我把你的照片给你陈阿姨了。我们等她的好消息。”

        ???

        喻茉这才意识到这事儿好像跟自己有点儿关系,她连忙咽下嘴里的饭,问:“您、您把我的照片给别人了?”

        “对啊。我趁早帮你物色一个好对象,省得你饥不择食,遇人不淑。”

        “……”

        饥不择食……

        老妈果然还是坚持认为,她早上躲在房里看不健康读物。

        喻茉有点头大,也懒得解释了,直接说:“我不想相亲。”

        “你先别急着拒绝。人家看不看得上你还不一定呢。”

        “……”

        喻茉很不服气,心想:到时候还不知道谁看不上谁呢。

        第二天,喻茉看着陈阿姨送来的男方姓名和电话号码,感觉脸有点疼。

        沈怀南,158xxxxxxxx。

        “……”

        世界可真小……

        喻茉呆愣许久,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妈,您给陈阿姨的照片是哪一张?”她一个箭步冲到老妈面前,紧张地问。

        喻妈彼时正在玩ipad,顺手一点,将照片发到她的微信上:“你自己看。”

        喻茉立马奔回房查看微信。

        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照片上的她,站在瀑布前,比着剪刀手,有满口白牙,古铜色肌肤,笑得像个二百五。

        “……”

        这是她高二暑假去贵州玩时的照片。拍摄者是灵魂摄影师——她爸——一个永远能够捕捉到她最傻缺一面的人。

        喻茉吞一口老血,问老妈:为什么偏偏是这一张?

        喻妈发来的是语音:我这是在帮你试探他的人品。如果他看到这张照片之后,还愿意跟你相亲的话,这就说明他不是一个肤浅的人。

        “……”

        她竟然完全无法反驳。

        静默数秒,喻茉问老妈要沈怀南的照片。

        得到的答案却是——

        “要什么照片?咱们家又不是那种肤浅的人。”

        “……”

        这一刻,喻茉怀疑自己是老妈打麻将赢回来的。

        ·

        相亲事件让喻茉渡过了有史以来最忐忑的一个国庆节。回到学校后,她连宿舍门都不敢出,生怕偶遇沈怀南。

        奈何人生不如意十之**。

        十月六号参加定向越野社团活动的当天,她又和沈怀南狭路相逢了。

        “……”

        呜呜……她一定是上帝的弃儿,怕啥来啥。

        按理说,能够和男神报同一个社团,喻茉的内心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可此时此刻,她笑得比哭还难看。

        “好巧啊……”喻茉抬手跟沈怀南打招呼,爪子小幅度前后匀速来回晃,像个招财猫。

        “嗯。”他淡淡颔首,然后走向签到处。

        这么平淡?

        莫非他也觉得难为情,所以对相亲的事闭口不提?

        如果是这样的话——

        她当然愿意配合啊!

        喻茉紧绷的心弦稍稍松了些,然后跟后一步走过来的周洋打招呼:“你也报了定向越野社啊?”

        “嗯,我陪老沈来玩。”周洋笑眯眯说,然后看向前面沉着冷静签到的好友,心想:难怪学校那么多社团你不报,偏偏报这个社团,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藏得够深啊你。

        “我过去签到。”他朝喻茉招呼一句,大步朝签到处走去。

        人一走远,秦甜甜立刻凑上来,贼兮兮地说:“茉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沈怀南报了咱们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