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43.第四十三章

43.第四十三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购买比例不足50%的,补足订阅或者等48小时可看到新章

        ·

        周三晚上的《信息技术之美》,依然在主教学楼的阶梯教室上课。

        喻茉早早吃过晚饭之后,便直接到阶梯教室找了一个位置,一边自习一边等上课。

        她的专业是统计学,隶属于经济学院,除了需要学习统计相关的专业课之外,还要学经济学。

        所以她此时此刻正抱着一本厚厚的《微观经济学》,一字一句的慢慢啃。

        到六点四十左右时,陆续开始有学生来上课,三五成群的嬉笑聊天,打破了教室里原有的宁静。

        喻茉的心也跟着骚动起来,课本上的字一个个在脑子里过,却怎么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将它们连成一串。

        挣扎了一会儿后,她索性不看了,用笔抵着下巴,望着各种晦涩难懂的经济学原理出神。

        沈怀南应该也快到了吧?

        不知道他会从哪个门进来?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偷瞄门口,心里紧张又期待。

        每每看到个子高挑的男生,总以为是他来了,心虚得像怕被监考老师抓包的作弊考生,飞快收回视线,假装一本正经地看书。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后排响起——

        “就坐在这里吧。”

        接着便是椅子转动的声音。

        很明显来人在她的后排坐下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时后排的人又开始说话——

        “周洋,你可不许向沈怀南通风报信,不然他又要躲我了。”

        “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啊?”

        “你的胆子还小吗?不知道坏了我多少次好事。”

        ……

        喻茉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两人是周洋和杨舒婧。

        她不想偷听他们说话,可前后排之间隔的实在太近,想不听都难。

        这时周洋为自己辩解道:“我那都是好心。他拜托我帮忙,我能不帮吗?说起来,我真的很好奇,你高中那会儿不是对他爱答不理吗?现在怎么突然这么热情了?”

        “我什么时候对他爱搭不理了?明明是他——”

        杨舒婧的声音戛然而止。

        喻茉心一惊,暗忖:难道沈怀南来了?

        正想着,却听杨舒婧说:“那不是喻茉学妹吗?”

        ……原来是认出她了。

        喻茉有点尴尬,像偷听人说话被当场抓包一般,尽管她并非有意。

        “学姐好。”她转过头,微笑着打招呼。

        杨舒婧看到她,额上的两撇柳叶眉微微挑了两下,眼中闪过片刻的不悦,随后又恢复如常,面带前辈对晚辈的关切式微笑,问:“你也来旁听吗?”

        喻茉正要回答,却被周洋抢先一步:“她来上选修课。她选了我们系的课。不小心的。”

        喻茉:“……”听起来倒像是精挑细选专门选了这门课。

        她终于知道沈怀南那日听说她‘不小心’选了这门课时,为什么会露出‘善意的微笑’了。

        这话听起来实在是没有多少可信度。

        连她自己都不信。

        果不其然。杨舒婧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咸不淡地说:“倒是挺巧。其他人怎么就没有这么‘不小心’呢?”语气里有醋味,也有敌意。好似自己的专属珍宝被人觊觎了一般。

        闻言,喻茉微微拧眉,心中也有了些许不快。

        学校既然开放了这门选修课,她就有选择的权利,还需要经过旁人的同意不成?

        就算她真的是故意想接近沈怀南,才选择这门课的,那也是她自己的事,轮不到旁人来评头论足。

        这位学姐管得未免也太宽了。

        喻茉正思索着该怎么回答,才显得理直气壮而又不失风度,却忽听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这么想知道,你可以去问其他人。”

        话音未落,‘沈怀南’三个字便在喻茉的脑中一闪而过,带着万分惊喜。

        她下意识地回头,视线转回去之前,瞟到杨舒婧的表情凝固了。

        不过她并没有心思管杨舒婧的心情,因为沈怀南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在她旁边的空位上坐下了。

        动作相当之自然,仿佛那个位置原本就是为他预留的一般。

        面对男神突如其来的‘宠幸’,喻茉起初有些紧张,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接着便有些飘飘飘然,完全沉浸在被翻牌子的喜悦之中。

        她美滋滋地将之前摊在课桌上的《微观经济学》收进书包,然后取出《信息技术之美》,准备上课。

        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只是嘴角呀,快要压不下去了。

        ……

        沈怀南将邻座姑娘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素来风平浪静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转瞬即逝,不留半点痕迹。

        他微微扬着眉,慢条斯理地翻开书,将余光从身侧收回,落到米黄色书页上,心情没来由地好了些。

        这时手机忽然震动几一下。

        他单手划开,看到周洋发来的微信——

        周洋:她在宿舍楼下堵我,非要我带她来上课,还不许我通知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达目的不罢休。

        幽深眸光只在屏幕上停了一秒,他正要锁屏,这时又进来一条微信——

        杨舒婧:我知道你是想故意气我。跟我去教室外面谈一谈好不好?我在外面等你。

        喻茉八成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向沈大帅哥告白过。

        “那你有没有看上她?”他笑问。

        “没看。”

        沈怀南回答得干脆利落,不假思索。

        周洋:“……”

        看都没看,也是够酷的。

        周洋在心里默默地为喻茉同学点根蜡,然后吊儿郎当地说道:“人家姑娘好歹肤白貌美,你看都不看,会不会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小心以后遭报应。我听说啊,感情的事都是一报还一报,你现在伤了人姑娘,以后总会有一个姑娘来伤你。”

        沈怀南微微扬眉,又瞟一眼对面,说得甚是高深莫测:“她应该跟受伤沾不上边。”

        “???她没向你告白?”

        “吃饭。”

        “……”

        既然没有告白,那他是怎么笃定喻茉看上了他呢?

        莫非是传说中的——心电感应?

        这太扯了。周洋连自己都没法说服。

        ……

        喻茉确实没有受伤。

        她心虚。

        特别心虚。

        一顿饭下来,手心全是汗。回到宿舍连灌三瓶养乐多,才终于安抚好受惊的小心脏。

        “茉茉,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们,你为什么那么怕沈怀南吗?”秦甜甜一边吃西瓜一边问。

        林璐瑶和赵文敏也拖着凳子围过来,和秦甜甜一起当吃瓜群众。

        “……”

        她现在都快纠结死了。她们能不能稍微掩饰一下看戏的心?

        喻茉丧气地拿一块西瓜,啃一口咽下去,然后说:“我心虚。”

        “为什么心虚?”三人异口同声。

        喻茉再啃一口西瓜。

        哎。

        因为……

        哎哎哎。

        她将西瓜皮扔进垃圾桶,拿头狂磕桌子,许久之后,抬起头问:“你们知道‘强撩’这个词吗?”

        说到‘强撩’时,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以下这句诗来形容——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十分的悲壮。

        三人互看一眼,然后一齐点头:“知道。”对后文相当之期待。

        “我……”喻茉拧眉咬唇,纠结好一阵,一脸心塞地说:“我高中那会儿,强撩过沈怀南。”

        “咕——咳咳咳……噎死我了……咳咳……”秦甜甜差点被一口西瓜给噎死,咳得脸都红了。“你……请问你是怎么强撩的?”

        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堪回首。

        喻茉长长地叹一口气,思绪回到高中散伙饭那天。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了点儿醉意。同桌忽然宣布要去向喜欢的男生告白。

        喻茉一听这话,比自己要去告白还紧张:“啊?告白?你想清楚了吗?万一被拒绝怎么办?”

        “拒绝就拒绝呗。反正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了。我怕要是现在不说的话,往后心里一直惦记着,妨碍我去大学里追求新欢。”

        “……”

        说得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

        说起来,她也有一个喜欢了三年的男生。而且她知道那个男生班上的散伙饭局,就在隔壁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