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42.第四十二章

42.第四十二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购买比例不足50%的,补足订阅或者等48小时可看到新章

        秦甜甜与她一样,家都在省内,来得比较早。宿舍里的另外两个铺位还是空的。

        两个新生,尬聊着去,尬聊着回。

        来来去去几个回合,便产生了点儿友谊,没最初时那么尴尬了。

        到校门口时,秦甜甜开始暴露本性。

        “茉茉,快看,有帅哥!”她两眼放光,激动得不得了,黑眼珠子不停地往旁边挤。

        喻茉左手拎着满满一购物袋的日用品,右手拿着一个垃圾桶,非常配合地问:“帅哥在哪里?”

        “你的两点钟方向。”

        喻茉立即在脑海中画一口大钟,然后朝着两点钟方向看过去。

        ——然后整个人就呆掉了。

        右斜前方的门卫室旁,立着一个人。他穿着蓝灰色亚麻衬衫,八字刘海耷拉在额前,视线落在远方,眼眸幽深,眉宇间疏疏淡淡的,似在等什么人。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注视,他忽然脸廓微侧,看了过来。

        喻茉顿时像个被发现的偷窥狂一般,心虚得不得了,急忙背过身去,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她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他也报了东大?

        莫名地,紧张心虚之余多了些许雀跃。

        喻茉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心想:以后又能当同学了呢。

        虽然可能不同系,没办法像高中那样天天见面……等等……高中……

        高考结束那天的画面忽然在脑海中闪现,喻茉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脸烧得通红,心中只剩一个想法——

        找个地洞钻下去。

        可根本无处遁形。

        西校门原本左右两边都设了门岗,但左边的门岗今天关闭,只能从右边进出。

        也就是说——她必须从他面前经过。

        他会不会认出她来?

        喻茉心中忐忑不已。怕他认出自己,更怕他认不出。

        “茉茉,你在躲什么?”秦甜甜歪着头问。

        “啊?没、没有……”

        “哦。”秦甜甜虽然觉得她怪怪的,但也不深究,一把挽起她的胳膊,兴高采烈地说:“走,我们去打听一下帅哥是哪个系的。”

        “别——”

        喻茉想拉住秦甜甜,但已经来不及了,秦甜甜一动,她便被动九十度转身,眼见立在门岗处的人的目光又要转过来。

        她慌乱不已。

        怎、怎么办?

        六神无主之际,喻茉忽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当机立断抄起手里新买的垃圾桶,套在头上。安全感瞬间爆棚。

        她大松一口气,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几秒之后,又伤感起来。

        哎,想不到她的安全感,竟是一个垃圾桶给的。

        喻茉无比忧伤,一米六的小身板,因头上的垃圾桶而向上延伸十公分。

        ——俨然一个行走的智障。

        秦甜甜:“……”

        秦甜甜:“垃圾桶是用来装垃圾的,你稍微尊重一下它好吗?不是所有垃圾桶都愿意被当成帽子使用的。”

        秦甜甜:“更何况它还是绿色的。”

        “……”

        绿帽子就绿帽子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回换喻茉紧紧拽住秦甜甜了。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眼。”她讨好地说。

        秦甜甜:“……”

        秦甜甜:“能先告诉我原因吗?”

        喻茉隔着绿油油地塑料桶,依旧能看到阳光下谪仙般出尘俊逸的高大身影。

        这让她更加羞愧不已,悔不当初。

        她那天一定是鬼上身了,才会强行将他……

        “我不能让他看见我。”喻茉甚是保守地说。

        秦甜甜的脸上挂起一个问号:“谁?”

        “两点钟方向。”

        “哦——”

        秦甜甜拉长尾音,若有所悟地看一眼两点钟帅哥,思维稍稍一发散,得出结论:“前男友?”

        “……不是。”

        她倒是想。不过要去掉‘前’字。

        喻茉垂下头,略羞耻地小声嘀咕:“高中同学。”

        “哦——”

        秦甜甜再次若有所悟,发散思维:“所以你往头上套个垃圾桶,是想吸引‘高中同学’的注意力?”‘高中同学’四个字咬得特别重,显然不信只是同学这么简单。

        “……”

        “喻茉,你太有才了。”

        “……”

        回到宿舍后,秦甜甜还在感慨:“我给你这个创意打满分。你的‘高中同学’盯着你看了好久。”

        他看她了?喻茉顿时心花怒放:“真的?”

        “嗯。我猜他大概是在想——智障会不会传染?”

        “……”

        喻茉泄气地将垃圾桶往书桌旁一扔,整个人跟没了骨头一样,软趴趴地瘫在桌上,打开手机游戏,看到好友列表里唯一的人没有上线。

        她叹了口气,给对方留言:开学第一天遇见男神,心情好复杂。

        然后开始玩游戏。

        没一会儿,她的心情就不复杂了。

        因为她已经被对手杀得没想法了。

        果然没有大神傍身,她就只会送死这一项技能了。——毕竟熟能生巧。

        在死了n次之后,她所在的战队赢了。游戏结束。

        喻茉正想退出游戏,忽然看到大神好友发来信息。

        南风将至:我今天也有奇遇。

        心情莫名地一亮。她连忙回过去。

        一朵茉莉:遇见奇葩了?

        南风将至:差不多。

        她正想问遇见了什么奇葩,那边又发来消息——

        南风将至:你又去送死了?

        “……”

        她的本意是升级好吗?

        喻茉长长地叹一口气,无比沉痛地打出一个字:嗯。

        对面没有回复,她猜他大概是被她的坦诚感动得不能言语了。

        几秒之后——

        南风将至:我现在有事,晚上带你打。

        咦?

        她没有要求他带啊?

        喻茉眨眨眼,忽然明白过来。他想帮她‘重拾信心’。

        大神真是好人。

        她忙回复:好。

        退出游戏,喻茉想起和南风认识的经过。

        那时候她高考刚结束,闲得无聊就下了王者荣耀这款风靡全国的手机游戏,打发时间。

        一圈新手入门指引后,开始第一局5v5实战。——系统自动配对玩家,五人一组,两组对战。

        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人物,她选的人物是鲁班。

        出城还没蹦跶几步,她的鲁班就被敌军杀死了,然后——

        复活,出城,被杀死。

        复活,出城,被杀死。

        复活,出城,被杀死。

        无限循环。

        在第十八次被杀死之后,她才意识到,敌方有个人专门蹲点杀她。

        “……”

        神经病啊!

        她受不了的给那人发消息:麻烦你干点正事,去射日好吗?干嘛老杀我啊!

        那人用的人物是后羿,她觉得自己这样说十分合情合理。

        对方的回复与下手杀她时一样干脆利落,言简意赅——

        后羿:好杀。

        “……”

        后来他又杀了她十八次,气得她干脆躲在城里不出去了。

        游戏结束后,他凭着杀死她三十六次的逆天战绩,成为全场最佳。

        呵呵。

        奸诈。

        她气得当天就卸载了游戏。

        一个星期后,实在无聊,她又重新下载游戏。

        心想躲了一个星期,应该能避开神经病了吧?

        结果一上线就收到了后羿的好友请求。他的id叫‘我就是王者’。

        验证消息:带你一局当补偿。

        “……”

        她看了看时间,发现请求是一个星期前发来的。

        大概她当时删游戏太快,没看到那条消息。

        算他还有点良知。

        不过说到底只能怪自己操作太烂,活该被杀。

        既然他抛来橄榄枝,那就趁机抱一抱大神的大腿吧。

        王者荣耀这款游戏的段位从低到高分别是:

        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星耀,最强王者,荣耀王者。

        虽然他也不过是白银段位,但至少比她这个青铜高。

        喻茉点了通过。后羿到晚上才上线。她连忙给他发消息。

        一朵茉莉:你帮我打辅助,我要拿全场最佳。

        我就是王者:你谁啊?

        一朵茉莉:……

        这人精分么?

        一朵茉莉:你自己加的我。

        我就是王者:啊?哦。我知道了。你等等,换我表舅来。

        一朵茉莉:表舅?

        对面安静了几分钟,然后发来消息。

        我就是王者:辈分高。

        言简意赅的三个字,一看就是那天杀她的那位仁兄。

        一朵茉莉:噢噢。你和你外甥玩一个号啊?

        我就是王者:我帮他练号。我用大号带你。

        一朵茉莉:好。

        过了一会儿,一个叫‘南风将至’的向她发来好友请求,段位——

        荣耀王者!

        哈哈哈哈……

        她真的抱上大神的大腿了!

        一朵茉莉:大神,我们做朋友吧。

        南风将至:等你的段位比我外甥高了再说。

        一朵茉莉:……

        虽然她至今还没有强过‘我就是王者’这位小学生,但她和南风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算……朋友了吧?

        喻茉有些不确定,收回思绪,听到秦甜甜说:“茉茉,你高中同学叫什么名字?”

        哪个高中同学?

        她楞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说:“沈怀南。你问这个干嘛?”

        “有人偷拍了他的照片上传到学校论坛上,下面全是求帅哥大名的。我回复一下。”

        “……”

        要不要这么热心。

        她一点也不想跟别人分享男神……

        不过……就算秦甜甜不说,也会有其他人说的吧。

        毕竟他那么耀眼,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焦点。

        喻茉打开论坛,点进首页飘红的帖子——在西校门门口捕捉帅哥一枚,求人肉。

        配图是沈怀南站在门岗处的照片,只拍到了他的侧脸,利落脸廓棱角分明,一双黑眸深邃不见底。

        怎么能这么好看啊?

        喻茉托着腮帮子,看得入迷,视线从他的眉一路滑过眼、鼻,最后落到他的唇上。

        没来由地,一阵心慌,红了脸。

        慌乱之际,她眼角一晃,忽然在照片的背景里,捕捉到了一抹绿。

        “茉茉,我突然发现,你跟帅哥合影了耶!”秦甜甜的声音适时响起。

        喻茉心如死灰:“……嗯。”

        那一抹绿不就是她?

        ——与男神的第一张合影,她的头上顶着一只绿油油的垃圾桶。

        苍天啊。

        这比在游戏里被连杀三十六次,还要令人沮丧。

        ·

        西校门门口。

        周洋从外文系回来,看见好友沈怀南开着游戏界面,奇怪地问道:“你不是已经把王者荣耀戒了吗?”

        沈怀南将手机收回裤兜,手顺势抄在里面,表情淡淡地,不答反问:“东西送到了?”

        “送到了。本人亲自签收。”周洋给出肯定答复,随后又说:“你干嘛不自己去送啊?反正都在同一所学校,早晚会碰面。难不成你怕她……”

        话说到一半,周洋发现好友的脸色冷了几分,心知碰到了雷区,连忙转移话题:“既然你重出江湖了,那晚上组队来两局?”

        沈怀南大步走向学校,星眸微动,淡声说:“有事。”

        “开学第一天,能有什么事?”周洋不以为然。

        沈怀南没有接话,想起刚才在校门口看到的那个女生,感觉有点眼熟。

        疑是故人来。

        作为大一新生中的一员,喻茉早早完成了报道,然后与同宿舍的秦甜甜结伴去校外的超市买日用品。

        秦甜甜与她一样,家都在省内,来得比较早。宿舍里的另外两个铺位还是空的。

        两个新生,尬聊着去,尬聊着回。

        来来去去几个回合,便产生了点儿友谊,没最初时那么尴尬了。

        到校门口时,秦甜甜开始暴露本性。

        “茉茉,快看,有帅哥!”她两眼放光,激动得不得了,黑眼珠子不停地往旁边挤。

        喻茉左手拎着满满一购物袋的日用品,右手拿着一个垃圾桶,非常配合地问:“帅哥在哪里?”

        “你的两点钟方向。”

        喻茉立即在脑海中画一口大钟,然后朝着两点钟方向看过去。

        ——然后整个人就呆掉了。

        右斜前方的门卫室旁,立着一个人。他穿着蓝灰色亚麻衬衫,八字刘海耷拉在额前,视线落在远方,眼眸幽深,眉宇间疏疏淡淡的,似在等什么人。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注视,他忽然脸廓微侧,看了过来。

        喻茉顿时像个被发现的偷窥狂一般,心虚得不得了,急忙背过身去,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她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他也报了东大?

        莫名地,紧张心虚之余多了些许雀跃。

        喻茉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心想:以后又能当同学了呢。

        虽然可能不同系,没办法像高中那样天天见面……等等……高中……

        高考结束那天的画面忽然在脑海中闪现,喻茉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脸烧得通红,心中只剩一个想法——

        找个地洞钻下去。

        可根本无处遁形。

        西校门原本左右两边都设了门岗,但左边的门岗今天关闭,只能从右边进出。

        也就是说——她必须从他面前经过。

        他会不会认出她来?

        喻茉心中忐忑不已。怕他认出自己,更怕他认不出。

        “茉茉,你在躲什么?”秦甜甜歪着头问。

        “啊?没、没有……”

        “哦。”秦甜甜虽然觉得她怪怪的,但也不深究,一把挽起她的胳膊,兴高采烈地说:“走,我们去打听一下帅哥是哪个系的。”

        “别——”

        喻茉想拉住秦甜甜,但已经来不及了,秦甜甜一动,她便被动九十度转身,眼见立在门岗处的人的目光又要转过来。

        她慌乱不已。

        怎、怎么办?

        六神无主之际,喻茉忽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当机立断抄起手里新买的垃圾桶,套在头上。安全感瞬间爆棚。

        她大松一口气,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几秒之后,又伤感起来。

        哎,想不到她的安全感,竟是一个垃圾桶给的。

        喻茉无比忧伤,一米六的小身板,因头上的垃圾桶而向上延伸十公分。

        ——俨然一个行走的智障。

        秦甜甜:“……”

        秦甜甜:“垃圾桶是用来装垃圾的,你稍微尊重一下它好吗?不是所有垃圾桶都愿意被当成帽子使用的。”

        秦甜甜:“更何况它还是绿色的。”

        “……”

        绿帽子就绿帽子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回换喻茉紧紧拽住秦甜甜了。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眼。”她讨好地说。

        秦甜甜:“……”

        秦甜甜:“能先告诉我原因吗?”

        喻茉隔着绿油油地塑料桶,依旧能看到阳光下谪仙般出尘俊逸的高大身影。

        这让她更加羞愧不已,悔不当初。

        她那天一定是鬼上身了,才会强行将他……

        “我不能让他看见我。”喻茉甚是保守地说。

        秦甜甜的脸上挂起一个问号:“谁?”

        “两点钟方向。”

        “哦——”

        秦甜甜拉长尾音,若有所悟地看一眼两点钟帅哥,思维稍稍一发散,得出结论:“前男友?”

        “……不是。”

        她倒是想。不过要去掉‘前’字。

        喻茉垂下头,略羞耻地小声嘀咕:“高中同学。”

        “哦——”

        秦甜甜再次若有所悟,发散思维:“所以你往头上套个垃圾桶,是想吸引‘高中同学’的注意力?”‘高中同学’四个字咬得特别重,显然不信只是同学这么简单。

        “……”

        “喻茉,你太有才了。”

        “……”

        回到宿舍后,秦甜甜还在感慨:“我给你这个创意打满分。你的‘高中同学’盯着你看了好久。”

        他看她了?喻茉顿时心花怒放:“真的?”

        “嗯。我猜他大概是在想——智障会不会传染?”

        “……”

        喻茉泄气地将垃圾桶往书桌旁一扔,整个人跟没了骨头一样,软趴趴地瘫在桌上,打开手机游戏,看到好友列表里唯一的人没有上线。

        她叹了口气,给对方留言:开学第一天遇见男神,心情好复杂。

        然后开始玩游戏。

        没一会儿,她的心情就不复杂了。

        因为她已经被对手杀得没想法了。

        果然没有大神傍身,她就只会送死这一项技能了。——毕竟熟能生巧。

        在死了n次之后,她所在的战队赢了。游戏结束。

        喻茉正想退出游戏,忽然看到大神好友发来信息。

        南风将至:我今天也有奇遇。

        心情莫名地一亮。她连忙回过去。

        一朵茉莉:遇见奇葩了?

        南风将至:差不多。

        她正想问遇见了什么奇葩,那边又发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