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20.第二十章(二更合一)

20.第二十章(二更合一)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两个小时候之后,喻茉、秦甜甜和周洋组成的消极怠工小分队,有说有笑地到达终点,与沈怀南和谢远组成的打卡狂魔小分队汇合。

        根据地图指示,喻茉等人所走的路线上一共有二十三个‘打卡点’。

        他们找到了三个。

        说出这个战绩时,喻茉注意到,沈怀南和谢远的嘴角同时狠狠地抽了一下。

        这还是两人入组后头一回如此默契。

        喻茉感到很欣慰。

        “这个游戏的难度太大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周洋自我安慰道。

        秦甜甜重重点头附和:“这个地图好多地方都画错了。地图上画的一些路,路上根本没有。‘打卡点’也画得很奇怪。有一个‘打卡点’居然设在湖中央。这让我们怎么打卡吗嘛。”

        喻茉面带微笑,静静地听着两位队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非常善解人意的没有拆穿他们。

        ——毕竟谁也没有料到,一组三个人全都是路痴。

        是的,一进林子后,他们的方向感就被自己抛到了九霄云外,连指北针都救不回来。

        在林子里瞎转悠了几圈之后,他们索性放弃了寻找‘打卡点’,换手机地图直接导航到终点。

        结果导航竟然把他们带到了湖边。

        听着导航里播报的‘请直行两百米后右转’,三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直行三百米……这是要他们游到对岸去么?

        好在三人虽然迷路迷得心力交瘁,但心态十分乐观积极,只集体稍稍崩溃了几秒,便释怀了。

        然后在湖边的凉亭排排坐下,一人一个手机,开始玩欢乐斗地主。边打牌边等其他组来打卡的同学将他们捡走。

        “不过游戏其实挺好玩的。对吧,喻茉?”周洋朝喻茉使眼色。

        喻茉:……

        如果你指的是斗地主的话……那是挺好玩的。

        喻茉花了几秒钟措辞,然后点头:“重在参与。”至于参与的是哪个游戏,她就不说了。

        沈怀南非常配合地看着三人演,等他们演完,他也不深究,只淡声说:“我找到了十三个。”

        喻茉以为他少说了一个‘们’字,心想他们的路线上一共有二十六个打卡点,这样算下来,也只找到了一半。

        连沈怀南都没有找到全部的打卡点。看来这个游戏确实挺难的。

        只找到三个‘打卡点’的喻茉稍微心安了一点。

        不料她还没好好体会心安的感觉,就听谢远说:“我也找到了十三个。”

        咦?

        他们没有一起找?

        喻茉眨眨眼,道出心中的疑惑:“你们只有一张地图呀?”

        谢远苦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沈怀南也没说什么,将话锋一转,说:“把你们找到的‘打卡点’交给裁判算分。”

        “噢噢。好。”

        喻茉这才记起算分的事,连忙揣着手机奔向裁判处。

        十五分钟后,四个小组的分数全部统计完毕。

        虽然‘消极怠工’小分队的成绩十分消极,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喻茉组依然凭借‘打卡狂魔’组百分百打卡率的逆天战绩,取得了第一名。

        身为组长,喻茉代表全队上台发表获奖感言,同时分享成功经验。

        获奖感言好说,无非就是感谢党感谢国家之类的话。

        但分享成功经验这个环节……就有点尴尬了。

        毕竟她带领的小分队只找到了三个最简单的‘打卡点’,每个‘打卡点’对应的分数都只有两分,加起来一共才六分。

        而他们队这次所获得的总分是一百六十九。——连零头都不够。

        完完全全的躺赢。

        这让她去哪里找成功经验?

        其实说起来,喻茉的躺赢经验是十分丰富的。毕竟自从在王者荣耀里认识了大神之后,她一路开挂躺赢到铂金段位,经验可谓丰富至极。

        但躺赢这种事,放在心里偷着乐还行,若是拿出来跟人分享,就未免显得太厚颜无耻了。

        喻茉说完获奖感言后,开始临场发挥,编造成功经验——

        “……最重要的是合理分组和团队合作。要了解每个组员的优势和短板,让他们相互协作,扬长避短。比如我们组这一次的分组方式就非常合理,将实力最强劲的两个人分成一组,让他们攻克难关拿高分。剩下的三个人分成一组,以免他们给得分选手添乱。”

        喻茉将‘躺赢’这两个字换了一种方式表现出来,说得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看得出来,台下的组内成员们快憋出内伤了。连向来不苟言笑的沈怀南,竟然也给她投来了一个带着点儿戏谑的赞赏眼神。

        喻茉细细揣摩了一下这个眼神,猜想沈怀南想表达的意思大概是——你胡说八道的能力让我叹为观止。

        哎,男神会不会觉得她这个人很不靠谱?

        其实她其他方面还是很优秀的——吧?

        ……

        定向越野活动结束之后,喻茉自我挖掘了很久,越挖掘越心虚,越觉得自己平庸无比,凡人一个,实在是没什么异于常人之处。

        这让她十分挫败。

        越挫败就越消极,心事重重食欲不振,几天下来,脸都小了一圈。

        因此还引起了群愤——

        赵文敏:“喻茉同学,你已经很美了,就不要减肥了好吗?”

        秦甜甜:“我真羡慕你这种——少吃一口饭,脸能瘦一圈,胸却不降杯——的人。不像我,减肥先减胸,长肉先涨腰。实在是太悲催了。”

        林璐瑶:“茉茉,你在我一个失恋的人面前悲春伤秋,真的合适吗?”

        ……

        喻茉无言以对。

        她想啊想,某个时刻忽然灵光一闪——

        莫非是她谦虚惯了,所以看不到自己的闪光点?

        怀着这样的疑虑,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周五晚上,喻茉再宿舍发起了一次夜谈会——

        “你们觉得,我除了美貌之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吗?”

        对此,舍友们的反应是这样的——

        “喂,太无耻了啊!!!”

        三个人异口同声。

        喻茉:“……”

        喻茉:“我真的是虚心求教。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帮我想想,我还有哪些优点?”

        已经关灯的宿舍内漆黑一片,死寂一片。

        几分钟后,赵文敏第一个发言:“你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

        喻茉:“……没有。我就是突然之间对自己产生了点儿怀疑。”

        秦甜甜:“你这纯粹是日子过得太舒坦。闲得慌。我建议你赶紧下床做几道微积分,分分钟就不怀疑自己了。开始怀疑人生。”

        林璐瑶:“做微积分没用。你们忘了,上次有一道题,我们三个绞尽脑汁算不出来,茉茉只看了一眼就得出了答案。想要让她怀疑人生,我觉得玩王者荣耀比较现实。茉茉,你去玩人机大战吧。以你的操作水平,一定会被机器虐得怀疑人生的。”

        “……”

        这都哪跟哪啊?

        喻茉长长地叹一口气:“你们也觉得我没什么优点对不对?”

        “……”

        “……”

        “……”

        身为宿舍一姐,赵文敏听不下去了,语重心长地说道:

        “喻茉,身为一名学生,长得漂亮和学习成绩好这两点,已经足够让你碾压全校百分之九十九的女生了。你要是心里实在不踏实,想学个一技之长好傍身,不妨跟路遥去拉二胡。等以后老了,还能去公园里卖个艺什么的。”

        喻茉被赵文敏逗笑了。

        才拉了几节课二胡的林璐瑶躺枪。

        夜谈会结束之后没多久,喻茉的生理期就到了。大家一致认为喻茉的反常是大姨妈作祟,因此嘲笑了她整个生理期。

        “……”

        能不能对病号多一点关怀?

        不过自那之后,喻茉确实自信了许多。——不知真的是大姨妈作祟,还是赵文敏的话起到了作用。

        ·

        国庆假期结束后,喻茉又去计算机系上了几节《信息技术之美》课,但都没有碰到沈怀南。

        听周洋说,他好像在忙什么项目,没日没夜的写代码、谈投资,□□乏术,索性翘了课。

        转眼又到了周三,沈怀南依然没有来。

        “马上就要半期考了。他不来听课没关系吗?”喻茉担忧地问,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沈怀南抄笔记。

        周洋自信满满地摆摆手,说:“以老沈的非人智商,自学就能拿满分,听不听课没什么差别。”

        “这样啊……”

        喻茉垂下头,无力地翻书,心里有点失落。

        对他来说是什么差别,但她……已经两三周没有见到他了。

        其实以前见不到他时,她是不会失落的。即便是偶尔遇见,也只会在心里偷着乐。

        而现在,越靠近,想要得似乎越多。

        ……

        上完选修课之后,喻茉随便在食堂吃了点儿东西,背着书包回宿舍,开始为半期考做准备。

        几门主修课里,她最没有把握的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因为这门课程里要背的东西最多。几乎整本书都是重点。

        身为一名理科生,她最深恶痛绝的事就是死记硬背。

        喻茉强迫自己看了一会儿书,实在头疼,正想改做几道高数题洗洗脑,忽然听林璐瑶喊她。

        “茉茉,我到白银好多天了,怎么打都上不了黄金,你能帮我一把吗?”

        ……这个鄙视铂金段位的人,居然向她求助来了。

        喻茉忽然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痛快感,嘿嘿地哼了两声,装模作样地说:“我现在很忙啊!要背马原(《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的简称)。没空带你。”

        “我没说让你带呀!”

        “……”难道是她出现了幻听?

        “交出你的大神。我保你马原不挂科。”

        “……”

        什么呀。说得好像大神是她的一样……

        喻茉感觉脸微微发烫,她努了努嘴,打开王者荣耀。

        大神不在线。

        聊天对话框里,最后一条记录还是她去山关岛定向越野那日,靠岸前发给他的。

        他后来一直没有回复她。也没有再上线。

        没有他在,游戏也变得无趣了。

        渐渐地,喻茉上线的时间也少了。

        若不是今天林璐瑶提起,她都快忘了自己上一次上线还是一周前。

        “大神不在线。”喻茉闷闷地说。

        “哎,为什么这么不巧。”林璐瑶仰天长叹:“神啊,请赐我一个大神吧!”

        这时一直抱着手机狂点的秦甜甜忽然说:“我这里有一个。我问问他有没有空带我们。”

        林璐瑶顿时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问秦甜甜:“甜甜,你也失恋了吗?”

        “……”秦甜甜一边发信息一边翻白眼:“谁规定只有失恋的人才能沉迷于游戏?我跟你讲——”信息编辑完毕,她潇洒地一点发送,然后说:“单恋的人也有理由沉迷游戏。比如说喻茉。”

        “……”喻茉躺着中了一枪。

        一分钟后,秦甜甜收到对方的答复,高兴地说:“茉茉,你也加入我们吧?谢远说他那边只有一个人,算上我和路遥,一共也只有四个人。他让我最好再多喊一个人加入。免得系统给匹配陌生人。”

        “谢远?”喻茉有点惊讶,“你的效率也太高了吧!”

        她认识沈怀南三年多,连他的游戏id都还不知道,秦甜甜居然这么快就跟谢远变成了一起开黑的好伙伴。

        这种不羞不躁快速勾搭的技能——

        她也好想要……

        ·

        计算机系,男生宿舍。

        沈怀南端坐在电脑前,眉宇微垂,目不斜视,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跳动,时不时的接一个电话,放下电话后,又一秒钟进入状态。

        计算机系的宿舍楼在整个宿舍区的最边上,靠近通往另一个小区的校道。道路两旁是超市、银行和各种杂货铺。

        人来人往,十分吵闹。

        但沈怀南丝毫不受这些噪音的影响,十分专注。

        他需要在半个月内完善手上的游戏策划案,根本无暇去关注工作以外的事。

        写完一段关键代码后,他停下来喝水,这才注意到周洋和大侠已经回来了。款爷跟他一样,也没有去上课。

        “饭给你带回来了。”周洋深知沈怀南一忙起来就会忘记吃饭,特意从食堂打包了一份带给他。

        沈怀南放下水杯,感激道:“多谢。”

        “咱们兄弟之间,说什么谢。”周洋无所谓地摆摆手,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书桌前,尔后忽然想起一件事,又重新站起来,走到沈怀南跟前。

        他双臂环抱,两腿交叉,身子斜倚在沈怀南的书架上,懒洋洋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上课?”

        沈怀南剑眉微挑,不答反问:“有事?”

        “我倒没什么事。不过有人就说不好了。”

        “有话直说。”

        “我这话还说得不够直接啊?”周洋下巴一扬,挤眉弄眼道:“有人担心你不去上课,考试会挂科。”

        沈怀南闻言嗤笑一声,没当回事,继续写代码。

        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挂科’两个字。

        修长手指在键盘上啪啪啪地敲了一会儿,思绪忽然飘了一下。

        ——有人?

        他手指猛地一顿,侧眼看向周洋:“哪节课?”

        “咱们的高中同学。”周洋答非所问。因为他知道沈怀南问的也并非是字面意义上的‘哪节课’,而是‘哪个人’。

        “你要是再不追,我可要下手了啊。”周洋又补道。

        沈怀南没有接话,兀自哼笑了两声,拿起一旁的手机,慢悠悠地在手里转圈。

        周洋知道转手机是沈怀南的习惯,每当他心中有疑虑或者为某件事情犹豫不决的时候,就会这样。

        “……”

        居然还在犹豫。

        人一旦长得帅了,反射弧都会跟着变长。

        周洋在心里吐槽一句,腿一收,正要走人,却忽然听沈怀南说:

        “你觉得我没追?”

        “什么?”

        周洋听得不真切,又问了一遍。

        沈怀南没有回答,此时在手里转动的手机已经停了下来。

        他打开王者荣耀,看到‘一朵茉莉’在线。组队对战中。

        小姑娘学会自己玩了?

        他勾了勾唇,起身走到阳台外,拨通一个号码。一手握着手机放在耳边,另一只手抄在口袋里。

        他抬眼望向远处,幽深的眸子被旁晚的天印成湛蓝色。

        ……

        经院女生宿舍。

        三个女生蹲在宿舍中间,围城一个圈,一人一个手机,左右手狂点。

        林璐瑶:“完了完了,我快没血了,可是敌方有个花木兰一直追着我砍。甜甜,快让你带来的高手救救我啊!”

        秦甜甜:“你自己在频道里喊话啊!哎呀,算了,你马上就要挂了,赶紧回城。我帮你先挡住那个花木兰。”

        林璐瑶:“呼呼。终于安全了。敌方实在是太凶猛了。我根本没时间在频道里呼救。咦,茉茉,为什么没有人杀你?”

        喻茉今天操作的是一个妲己,貌美如花,身材性|感。此时她操作着人物正在场上四处蹦跶,时不时地给队友补血,非常悠闲。

        经林璐瑶一提醒,她才注意到,开战到现在,她确实一滴血都没有掉。

        “可能因为妲己太美,敌方下不了手吧。”她想不到更合理的理由。

        秦甜甜:“……”

        林璐瑶:“……”

        过了一会儿,林璐瑶发现了喻茉没有受到攻击的真实原因:“茉茉,咱们队里有个人一直在保护你。”

        “是谢远。”秦甜甜也发现了。

        “呃……”喻茉仔细一看,还真是谢远。

        他明明应该是林璐瑶的辅助,结果却一直在她的附近晃悠。每当有地方英雄来攻击她时,他就会快速出手,将对方一招毙命。

        这……

        喻茉有点囧:“会不会是他弄错了辅助的对象呀?”

        这话其实没有多少信服力,毕竟游戏开始时大家已经商量好,谢远给林璐瑶打辅助。而林璐瑶的id叫‘日久见人心’,跟她的‘一朵茉莉’差很多。

        可是……

        喻茉也搞不懂谢远为什么会保护自己。

        她跟他真的不熟。

        这时,手机里忽然有电话进来。

        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喻茉整个人都沸腾了,双手捧着手机。不敢立刻接听,又怕等太久对面会挂断。

        她慢慢站起来,犹豫了几下然后接通电话:“喂?”

        电话里立刻传来沈怀南低沉的嗓音:“是我。”

        “嗯。”喻茉垂下头,心里有点慌,又有点雀跃。“找我有什么事吗?”她轻声问。

        “打扰你了?”

        “没有,我正在……”喻茉正纠结着要不要说实话,林璐瑶就先帮她说了。

        林路遥:“茉茉,快给我补血啊!”

        喻茉:“……”

        电话里传来了一声低低地轻笑。

        喻茉不好意思地跟着笑了两声,拿着手机走到宿舍外的阳台上。

        “听周洋说你最近很忙?”她主动找话题。说完之后就后悔了。

        这样一说,岂不是暴露她打探他消息的事了……

        喻茉懊恼地皱了皱眉,正想转移话题,却听他说:

        “是很忙。”

        “噢……那你找我……有事吗?”她犹犹豫豫地问。

        “有一个概率相关的问题想请教你。”

        概率?

        概率论吗?

        喻茉的专业是统计学,有一门专业课是《概率论与数理统计》。

        想不到计算机系也会涉及到这门课的知识?

        幸好她的专业课一向学得很好!

        一想到关键时刻能帮男神排忧解难,喻茉的心情就好得快飞起来了,语气也自信了不少:“什么问题?”

        他没有立刻回答。

        一阵风起,吹走喻茉额上的点点汗珠。凉爽无比。

        她将头发撩到耳后,磁性深沉的嗓音适时在耳畔响起——

        “你觉得我缺席半期考的概率有多大?”

        咦?

        正准备用专业知识帮男神排忧解难的喻茉,在风中懵逼久久。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隔着电话低唤她的全名:

        “喻茉。”

        “嗯?”

        喻茉下意识地应道,神经也跟着绷紧了几分。

        电话里沉默须臾,随后传来让她的心为之一颤的声音——

        “考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