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可爱你过来在线阅读 - 4.第四章

4.第四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总跑偏
        沈怀南的话让正在浴血奋战的三人集体懵逼了。

        玩个游戏都能碰上舍友家‘外甥女’,会不会太巧了点儿?

        大侠忽然想起自己刚才说那个‘表舅’是人妖,顿感背脊一阵寒,再观沈大神周身那股无形的杀气,没错,他确实说了不该说的。

        “一朵茉莉这个名字取得特别有水准。”大侠口是心非地谄媚道。

        沈怀南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给众人解惑:“我带她练号。”

        “噢——”

        所以一朵茉莉是怕被他们骂,才谎称自己玩表舅的号?

        现在的小学生啊,思路可真活络。大侠在心里这样感叹,再回到游戏时,发现自己的人物已经阵亡了。不仅如此,周洋和款爷的人物也都被干掉了。

        大侠痛心疾首道:“敌军太阴险了,趁我发呆来偷袭。”

        相比之下款爷就淡定多了,默默地等待自己操作的人物复活,调侃道:“敢情人家杀你还得挑个时辰?”

        ……

        喻茉被队友嫌弃后,非常自觉地躲回城里,不再出去送死,以免给大家添乱。

        然而很快她发现,四个队友里有三个都在同一时间阵亡了,还是站在原地任敌人随便砍的那种死法。

        “……”

        刚才是谁在嫌弃她来着?论送死,他们的实力也不差嘛。与她旗鼓相当。

        喻茉在心里嘲笑队友三秒,寻思着,瞧这局势,得靠她来力挽狂澜了?

        这个认知让喻茉信心大增,当即便操作后羿,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城迎敌。

        “后羿留步!”复活后的庄周骑着一条鱼追上来,在组内频道里说:“小朋友,我给你打辅助。”

        咦?

        喻茉惊呆了。

        一朵茉莉:真的吗?给我打辅助很难的。

        庄周:有多难?

        一朵茉莉:你既要保护我,又要杀敌,还不能把敌人杀死,得把最后一刀留给我。

        庄周:那你做什么?

        一朵茉莉:我砍最后一刀。

        庄周:……

        周洋看着手机里‘一朵茉莉’发来的消息,大开眼界了。

        他一边操作庄周御敌,一边感慨:

        太无耻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难怪她的战绩那么逆天,技术却烂到掉渣。

        敢情都是被‘表舅’宠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周洋觉得自己被‘外甥女’和‘表舅’喂了一把狗粮。

        是错觉吧?

        沈怀南看着也不像是会乱|伦的人。

        他甩了甩头,回复一朵茉莉:我就给你打一次辅助。

        喻茉看到庄周的消息,呆了几秒,回复:为什么啊?

        庄周:我跟你表舅是朋友。

        ???

        什么鬼?

        表舅是她瞎扯的啊!

        喻茉来不及问清楚缘由,敌方已经来攻城了,她连忙将这事儿先放一边,出城迎敌。

        有庄周打辅助后,她的后羿的生命力果然顽强多了,一直活着坚持到了游戏结束。

        回到主页面,看到南风发来消息——

        南风将至:刚才没注意看手机。

        喻茉楞了几秒才意识到,他是在解释信息回复晚的事,连忙说:噢噢,没关系,你忙你的。

        消息发完后,喻茉等了一会儿,见那边没有回复,心想他可能又去忙了,正准备下线,忽然收到他的消息。

        南风将至:不忙。

        一贯的言简意赅。

        不忙的意思是……可以听她唠叨几句?

        喻茉立即化身话唠,跟他讲今天的奇遇。

        一朵茉莉:我今天在游戏里遇到一个庄周,主动给我打辅助,还说是我表舅的朋友。哈哈哈,好搞笑。我根本没有表舅啊!可能是认错亲戚了吧。

        沈怀南看到‘一朵茉莉’发来的消息,修长手指在键盘上慢悠悠地打字:那个庄周,是我朋友。

        收起手机,他想起刚才游戏结束时,周洋的话:“老沈,对外甥女不能太宠,不然她没办法成长。”

        太宠了么?

        他勾了勾唇,视线重新落回编程书上,一抹笑意从嘴角弯上眉梢。

        游戏而已,成长什么?

        她开心就好。

        ……

        喻茉盯着手机呆了好半天,接着后悔不跌:“啊啊啊!早知道那个庄周是大神的朋友,就加他为好友,打听一下大神的八卦了。”

        “打听哪个大神的八卦?”秦甜甜凑过来问。

        喻茉:“嘿嘿。游戏里的大神。”

        “我劝你还是别打听。游戏里的大神,在现实生活中多半都是纯**丝。”

        “不会吧?感觉我碰到的这个大神神格挺高的。”

        “你想啊,正经人谁一天到晚玩游戏啊?”

        “……”

        喻茉一脸血:“你面前不就有一个?”

        秦甜甜尬笑两声,道:“你是例外……例外……”

        “……”

        虽然喻茉并不觉得玩游戏就是不正经,但她还是决定听从秦甜甜的建议,不去打听大神在现实生活中的事了,以免幻灭。

        而且说不定大神并不喜欢把游戏与现实混为一谈。

        万一知道的太多,被大神拉黑,那就麻烦了。

        游戏里的朋友,就止于游戏吧。

        ·

        两周的新生军训很快进入尾声,学校里的各大社团开始纳新宣传,围棋社、摄影社、电竞社、攀岩社、羽毛球社……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为了吸引新生,不少社团都派了人在食堂门口发传单。

        喻茉吃完饭从食堂出来时,没走两步手里就被塞满了各色宣传单,被学长们围得寸步难行。

        “学妹,一定要来我们摄影社!不会拍照不要紧,长得好看就行。”

        “不不不,学妹你一看就是有理想有报复的好同学,怎么能甘当花瓶呢?来我们围棋社,让你的智慧发光发热。”

        “学妹玩游戏吗?王者农药(荣耀)玩过吗?加入我们电竞社,教你上王者。”

        ……

        学长们热情地推销着自己的社团。

        喻茉抱着一堆传单,笑得脸都快僵硬了。

        她向来不太懂得拒绝人,可又实在是对社团活动没有什么兴趣,只好微笑着收下所有传单,礼貌地说:“谢谢,我会考虑的。”

        然后艰难地挤出包围圈,奔向被当成空气晾在一旁、满脸哀怨的舍友们。

        好尴尬。

        居然只有她一个人接到了传单。

        喻茉尬笑两秒,然后自我调侃以安抚舍友们受伤的心灵:“可能我看起来比较好骗。”

        众人:“……”谁信这话谁好骗。

        秦甜甜无语问苍天,愤愤道:“那些发传单的,他们自己不也处于颜值界的底层吗?为什么要相互伤害?”

        “……”这个问题问得好。喻茉答不上来。

        赵文敏十分淡定地拍拍秦甜甜的肩,说:“这就跟你喜欢帅哥一样。不管长得多寒碜,他们都喜欢美女。”

        “肤浅!”秦甜甜越发愤愤不平,走了几步之后,发现不对劲:“咦?你说我长得寒碜?”

        赵文敏:“是你自己说自己肤浅。”

        秦甜甜:“……”

        喻茉好笑地弯起唇,听舍友们相互调侃,边走边看刚才收到的传单,看到登山社时,忽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喻茉。”

        她疑惑地抬头,目光触及正前方的人,脸上的笑容瞬间一僵。

        沈、沈怀南。

        ……怎么又遇上了?

        她记得东大明明很大啊!

        果然要大学四年都活在他的阴影中了么?

        喻茉的心里开始狂打鼓,下意识的想掉头就跑。

        这时刚才那个声音又响起:“你好呀喻茉。我是周洋,榕城一中三班的同学。”

        三班?那不是沈怀南所在的班级吗?

        喻茉循声看去,这才发现沈怀南的身边还站了个人。

        “你、你好。”她僵硬地开口,笑得无比刻意,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沈怀南似乎在看她,于是改口:“……你们好。”

        加个‘们’字,就算是顺带着一起打了招呼吧。

        周洋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紧张得语无伦次的小姑娘,再睨一眼讳莫如深的好友,心道:这两人绝对有故事。

        “你在发传单吗?”他用下巴指着喻茉手里的厚厚一沓传单问。

        喻茉大囧,将传单递过去:“这是我收到的社团纳新传单。你要吗?”

        ……收得可真不少。果然如传说中一般软萌。周洋强忍着笑意,说:“不用。我对社团没兴趣。”

        “噢。”

        喻茉收回手。

        双方都陷入沉默。

        弥漫在空气中的尴尬愈演愈烈。

        就在喻茉快站不住的时候,沈怀南忽然开口了。

        “都有什么?”

        清朗的声音随风飘来。

        咯噔一下,喻茉的心提到嗓子眼。

        她骤然抬眼,不期然撞上他的深邃黑眸,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心里的那朵花,在紧张不安中小心翼翼地绽放。

        他、他跟她说话了!

        这是不是表示他没有认出她来?亦或者,认出来了,但并不打算跟她算账?

        越想越欣喜。

        “有好多……嗯……各种……漫画、登山、合唱团……”她对着传单一张张念,从最初的语无伦次到心平气和字正腔圆,一鼓作气念完了所有传单。

        周洋目瞪口呆,这姑娘真真是太耿直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好友居然就这么静静地听她念完了。

        他记得刚才在路上,有个美女过来递传单,沈大帅哥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两个字——‘不用’——就把那美女回绝了。

        怎么这会儿又突然对社团感兴趣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狐疑地看向好友,想一探究竟。

        喻茉也仰头望着沈怀南,特乖巧特善解人意地问:“你想要哪张?”

        她等啊等,等得心里那只小鹿又要开始乱撞时,忽听他说——

        “都不太感兴趣。”

        茉莉花瞬间蔫了。

        呜呜呜,为什么她没有拿到男神感兴趣的传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