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无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戏精献策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戏精献策

        昆仑,地狱之门。

        楚羽跟宣威站在地狱之门的门口,脸色都有些怪异。

        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他们口中那种,管你什么境界,只要来了,就都会变成普通人。

        两人刚刚差点被天雷给劈死。

        当然,劈死是不可能的,但都被劈得七荤八素的。

        脑袋都是嗡嗡的!

        发型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太大变化,甚至看着不乱。

        可那是因为两人的每一根头发,都是无上大道所化!

        再怎么被太阳系的法则压制,也不会弱到连雷电都能将其伤害到。

        可这地狱之门里面的雷电,也的确不是凡间的雷电。

        很凶!

        一个正常的大圣境修士,若是闯进来,估计很难活着离开。

        “咱们怎么把把他引到这地方来?”宣威看着楚羽:“那老王八如此强大,依然谨小慎微,几乎不太可能给人任何机会。”

        楚羽看着他:“你不是戏精么?”

        “都说了,我那是本色出演!什么戏精?”宣威不满的看了一眼楚羽。

        最终叹了口气:“天下气运,你我二人独占八分,然后七分在你那!看来只有一分气运的我,也只能是干这种脏活累活的人了。”

        他看着楚羽:“我想办法把他弄过来,你带着人在这里面布置一番,不管成与不成,我们总要试试,对吧?”

        楚羽点头。

        “好,我走了!”宣威走的倒是干脆。

        没有拖泥带水。

        楚羽直接将林诗和徐小仙叫到这里来。

        两女一听是要布阵针对源天,全都认真起来。

        跟着楚羽进了地狱之门,一进来,便有滚滚天雷,无差别攻击!

        楚羽直接祭出几件法器,同时将手中弑天祭出。

        弑天疯狂的飞舞着。

        绕着圆圈,将大量天雷全部挡在外面。

        但却挡不住全部。

        这地方天雷的威力,让林诗和徐小仙都有些心惊肉跳。

        偶尔被劈在身上一道,那滋味是真的不好受啊!

        但谁都没出声,在这里面继续布置着。

        楚羽也咬着牙挺着。

        大量的天雷,都劈在了他身上。

        他的气血强大无匹,但依然会觉得十分痛苦。

        逍遥境就能真正挣脱世间束缚么?

        不可能的!

        连太阳系都挣脱不了!

        当初离开的那天,谁能想到,兜兜转转,竟然最后又回到了这片大地上。

        在无数人心目中,地球都是母星。

        但也仅此而已了。

        所以,如果没有发生这场大劫的话。

        又有谁敢相信,这里,才是这人间最后的净土。

        两女在这里大量的布阵。

        她们几乎将这辈子最大的能力,全部在这一刻施展出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结果会怎样,也只有天知道了。

        宣威那边。

        他只身来到了欧洲。

        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见到了源天。

        作为神,他想要见到源天,还有些困难。

        经过了重重通报,就差没搜身了,这才最终出现在源天面前。

        源天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宣威:“想要来骗我进陷阱的?”

        宣威一脸震惊:“主人,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把我宣威……当成是什么人了?忘恩负义的那种小人么?昔年若非主人,我怎可能将万世轮回的界魔气运之子干掉?若非主人您,我又哪来的顶级传承,成为当世最强者之一?”

        “呵呵。”源天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宣威。

        他最近这段时间,情绪越来越接近一个人类。

        而不是一个冰冷的,高高在上俯瞰人间的神。

        但他依然没有感受到这些。

        他觉得很正常。

        比如现在。

        眼前这个小王八蛋,分明就是一个大骗子!

        骗了他那么多年!

        说什么肯定会做他最忠实的仆人,为他愿效犬马之劳。

        嘿,不如狗啊!

        这就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我让你在界魔群族中,占据有利地位,然后跟人族之间的大战,我要的是均衡……”

        宣威瞪大眼睛:“主人,您说的这些,我都做了呀!都做了,您想想看,界魔群族跟人族打到最后,不就是两败俱伤吗?”

        “这些是你做的?”源天勃然大怒。

        宣威一缩脖,像是有点害怕。

        但还是忍不住说道:“当然啊,如果我不出力,人族的那些先贤大能,那群无上的强者,他们凭什么不去对付主人您?”

        源天深吸一口气,冷冷看着宣威,半晌,才道:“叫我父亲吧。”

        “真的么?”宣威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脸上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

        “嗯。”源天淡淡点点头。

        “父亲!”宣威放声大哭,跪倒在地,对源天叩首:“父亲终于愿意相信孩儿了吗?”

        源天说道:“你这孩子,太狡猾,就连为父,也经常看不懂你做的事情。”

        “看结果啊,父亲,看结果就够了啊!过程什么的,重要么?就如同父亲做的那些事情,若是只看过程,指不定会将父亲当成什么十恶不赦之人。可若是看结果,到将来,谁不知道父亲这么做,是为了重建三界秩序?是为了这个人间会变得更加美好?到那时,谁不敬畏父亲若天帝?”

        一番话说下来,源天的脸色又变得缓和了很多。

        望向宣威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慈祥。

        “那,你当时跟楚羽搅在一起,是怎么回事?”源天其实心里面,已经相信了宣威八九分。

        这小子做事情,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

        想要在他做事的时候,分辨出他究竟想干什么,真的太难了。

        但每一次,他做的事情结果,其实都是能够勉强符合源天的预期的。

        “父亲,您想想,那楚羽……就算父亲您,都不愿意直接找上门去,直接打个你死我活吧?”宣威问道。

        “哼,他不配。”源天一脸傲然。

        但他也没有再过分反驳这个话题。

        天下气运独占七分的人……绝对没那么容易杀!

        如果能够利用别人弄死楚羽,他绝不会亲自动手。

        “所以,我如果想要干掉他,就一定要先了解他。而真正的了解,只能先跟他成为朋友!”

        宣威一脸认真的看着源天:“不然的话,所有的了解,都是浮皮潦草!”

        源天微微皱眉,想了想,但还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觉得宣威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所以我跟他走的很近,寻找他的弱点。”

        “那,找到了吗?”源天问道。

        “找到了,那小子好色,哈哈哈,一堆媳妇。”宣威笑呵呵的道。

        源天忍不住看了一眼宣威,心说你这种人有脸说别人好色?哪来的勇气啊?

        “嘿嘿,孩儿吧,那是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那楚羽不同,他有收集癖,总喜欢把那些优秀的姑娘,留在自己身边。这样呢,就给了我们可乘之机!”

        宣威一脸神秘的凑到源天身边,道:“那楚羽表面上有两个最爱的女人,可实际上,他最宠那个,却是一个叫楚蝶的……”

        “楚蝶?”源天微微皱眉。

        “是啊,听说好像还有血缘关系的!”宣威言之灼灼,一脸笃定表情:“怎么样?是不是很变态?很刺激吧?”

        源天瞪了一眼宣威。

        这有什么刺激的?

        对于无上存在来说,亲兄妹也不是不能在一起。

        “你接着说,别说那些没用的。”源天有些听进去了。

        因为他知道,宣威这小王八蛋鬼点子特别多!

        如今在这太阳系,做事情束手束脚,想要像从前那种大开大合,一个念头灭掉一个宇宙,是不可能的。

        所以也只能依靠这些人。

        不过,宣威这小子,太聪明,太狡猾,太鬼了!

        一旦杀了楚羽,这小子绝不能留!

        要不……等他帮我出主意,干掉那只猴子之后再弄死他吧。

        源天心里面想着。

        殊不知,宣威心中也在冷笑。

        老王八,你这种凉薄到毫无人性的东西,又怎么会想到,人间自有真情在这句话?

        又怎么会明白,这世上有一种有情,叫做火锅和白酒,叫做烧烤加啤酒?

        更不会明白,这滚滚红尘,是我宣威的家!

        楚羽那个小混蛋对这世界的归属感,都不如我!

        你祸害别的地方,随便你,反正我也阻止不了。

        但你敢来祸害这里……那就算豁出我这条贱命,老子也要把你掀翻!

        管特么你是谁!

        “那楚蝶,曾经跟楚羽有过多年的恩怨,在楚羽年轻崛起的时候,两人之间关系极度紧张,是生死大敌!”

        “既然如此……”

        “父亲莫急,且听孩儿分说!”宣威说道:“这女人呢……”

        “讲重点!”源天皱眉。

        “重点就是,两人因恨生爱,却因为同族同宗的关系,没办法在一起!可实际上,楚羽心里面一直深爱的,却是她呀!”宣威一脸偶像剧龙套的表情,但演技绝对是实力派。

        不娇柔,不造作,不夸张,一切恰到好处。

        源天对这种事根本没兴趣,所以也无从分辨宣威的戏精演技。

        “然后呢?”他问。

        “然后我们找机会绑了这个女人!用来威胁楚羽啊!”宣威瞪大眼睛,一脸认真的说道。

        “放屁!”源天指着他骂:“你这叫什么馊主意?你当那楚羽傻还是怎地?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被我们威胁吗?”

        “会的。”宣威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

        这一抹微笑,一点表演成分都没有。

        “这么长时间了,我了解他。”宣威抬头,看着源天:“他一定会。”

        源天皱眉,深深的看着宣威。

        “孩儿以姓名发誓。”宣威无比认真。

        “真的会?”源天还是有些不信。

        因为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凭什么为了一个外人,将自身置于危险境地?

        也正是出于这种心态,所以他根本不相信宣威和楚羽之间,会有什么真正的友情。

        这世上,永远都是背叛者!

        不背叛,不过是因为筹码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