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在线阅读 - 935、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935、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宋玄健好不容易才挤出来句:“你这个论调虽然很偏激,但也有些独到之处。”

        是啊,资本家,怎么可能舍得把自己的资本散去?

        就像黄药师、欧阳锋他们这些大高手,老了老了冠绝天下,舍得把一身功力散去?

        赵德柱其实已经在脑海里,有比较完整的思路:“子孙后代可以留点钱,甚至留点事业基金,要创业要搞什么公司,基金会才能提取,然后得靠自己打拼,真正有能力持有资产,用我们中国话来说,这叫生产资料,可以继承点财产,但是想继承我的生产资料,对不起,那是所有人的。”

        宋玄健摇头而笑:“你是不是受了什么思想的毒,这是违反社会常理的做法,如果谁都要这样,还有谁愿意努力创造财富?整个社会怎么向前发展提升?”

        赵德柱不屑:“这都是资本家的借口,实际上你努力奋斗的时候,是为了传给下一代吗?你买这个飞机是为了给儿子女儿享受吗?你创造了财富,当然有权利享受,也能让你的子女后代过得更好,但也就仅此而已,比普通人稍好点就够了,好比我们这个地步,留几个亿给子女,我都觉得嫌多,太多就是折寿要命,因为谁都会想从那无能的家伙手里抢好处,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宋玄健终于意识到赵德柱不是开玩笑吹牛逼,坐在那慢慢陷入沉思。

        还是那句话,随便谁给他说这种话,没准儿一巴掌从舷窗打出去自由落体。

        赵德柱显然有这个资格,而且很明显他还准备这么做。

        其实查查赵德柱在花旗股市的做法,在江州高新产业园的做法,就会发现赵德柱都没有把财富紧紧的攥在手里。

        外人可以理解为他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但现在揭示给宋玄健的是一种主动放弃财富,或者说身为巨富者,跟社会和解的方式。

        以宋玄健的视野见闻,欧美国家的富豪传承看得多了。

        其实无论是现在亚洲富豪的崛起,还是各种互联网新贵的出现。

        历史上从来都不新鲜。

        且不论中国几千年来的各种家族消亡,单单说花旗国从建国到西部大开发,又到一二战前后,出现了多少富可敌国的家族?

        现在呢?

        那些传说中的顶级富豪,富不过三代,绝对是至理名言。

        祖辈再能赚钱,几代积累都不如一代败家子业务熟练稳当。

        更别提各种虎视眈眈的豪奴强吏。

        没了掌控力跟深厚人脉,谁不眼红巨大财富?

        谈什么法律保护,人世间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巧取豪夺。

        稍微多读几本书就知道了。

        再豪华的庄园,最后连清洁费修缮费都付不起,只能一元钱抵给国家做博物馆。

        看看当今世界上的世界五百强,各种榜单的前十强,还能保留名号的都是凤毛麟角,实际上后代能拿点分红好处的,已经是无比幸运。

        还真是只有某些深谋远虑的,可能早早就散去财富跟名声,大隐隐于市的在幕后,由家族基金会聘请专业人员调动资金参与各种长远谨慎的投资。

        可能还能成为隐形富豪。

        赵德柱,仿佛就是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在宋玄健看来,赵德柱怎么会舍得放弃这么大的财富呢。

        肯定是选择了这种最稳妥睿智的道路。

        古往今来,穷人哪里知道有钱人的烦恼。

        与天斗与民斗甚至与官府斗都不在他们的考量中了,最难的是跟自己的生命做斗争。

        能成为富豪的,哪个不是聪明绝顶。

        肯定想过无数的方法传承财富。

        年近古稀的宋玄健当然也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

        现在他的思路全都沿着这条线去了。

        看他想得认真,赵德柱年轻好动,起身到处转悠看看,主要是瞄一眼空乘漂亮不。

        但在宋玄健的眼里,那背影……简直拨动了老人的心弦啊。

        宋玄健,这个出了名的偏执狂,信奉德川家康的生存之道:人生如负重远行,不可急于求成。

        只要坚定自己的方向,终能如龟兔赛跑一样,获取最终的胜利!

        只可惜,谁都无法战胜岁月的流逝。

        生老病死这种自然规律,终能击垮赢了一辈子的他。

        看到眼前的身影。

        辉煌一生的宋玄健,有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这么年轻,就已经跟自己齐肩。

        却又如此深谋远虑,还在商业上步步为营。

        所以他忍不住举起手示意。

        他唯一留在主舱的秘书都不敢随便打扰赵德柱,轻轻提醒陈燕玲。

        这姑娘从赵德柱起身,东游西荡贼眉鼠眼的到处看,就止不住满脸清丽的笑意。

        这时候她再也不是那个别人眼中惧怕的青年领导,仿佛回到了那个简陋的高尔夫练习台,又看见班长偷偷摸摸的在瞄美女。

        那真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所以被打扰还下意识的皱皱眉,竟然有点威势,让那秘书吃一惊。

        感觉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结果赵德柱吊儿郎当的回来,一脸提笼架鸟骚扰民女的模样:“嗯?”

        宋玄健还是那句话:“你到底要怎么对待芙真?”

        赵德柱终于听出来了,差点哈哈笑的赶紧坐下来低声凑近:“你该不是想招我当赘婿吧?哦哦,知道赘婿什么意思吗?”

        难得有个懂的词儿,他还急着显摆,想沾点茶水写出来……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就悻悻的收起手,看宋玄健沉着脸摇头:“所以我才怀疑你接近芙真的目的,如果让你到我家来,那就叫引狼入室!中山狼!”

        赵德柱觉得叫自己色狼不算辱没名声,这什么狼的品种,不知道呀:“啊,行行行,管你什么狼,我再跟你说一遍,你家那点东西我真没瞧得上,最多就是建议你们的手机跟我合作,大家共同霸占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大哥,你搞清楚,我比你有钱,投资项目我也愿意投靠谱的宋小姐而不是宋少爷!”

        玛德,可能一辈子宋玄健也没遇见过这种装逼的。

        敢在他面前说有钱,可又没法反驳,只能无可奈何挑刺:“你这种沉迷女色,到处都跟女人鬼混的年轻人,也别想进我们家门!”

        这下可把赵德柱最心酸的地方踩住了,我特么这叫做沉迷女色吗?

        明明是沉迷老婆,才现在这样有点需要吃补药的样子!

        所以立马反击:“呃,我们大哥莫说二哥,麻子点点一样多,你自己裤裆那点事情比我可糟糕多了,好歹老子这辈子从来不花钱找女人……”

        老蛇皮如被雷击,泥塑木雕的楞在那好几秒,才从嗓子眼挤出来声音:“你!你知道什么?”

        赵德柱看表情就知道说对了,哈哈哈的大乐:“男人嘛,不丢脸,你知道中医怎么看病不?把脉……”

        说着还做出仙风道骨把脉的样子,乔布什那段时间天天有诊疗,赵德柱看得多了:“啊,老兄,你肾脉有点滑,御女过度啊,哈哈哈,在我们伟大的传统中医面前,你特么就是透明的。”

        宋玄健终于缓过劲来,反正在这舱室就四个人,他那秘书肯定知道,所以也没什么遮掩了:“你怎么知道的?”

        赵德柱可擅长拿捏这种分寸了:“所有的人在网络世界面前都没有秘密,你做手机的不也应该知道么,这支手机上的麦克风其实永远都是通电的,只是在于后台能不能远程控制到开关。”

        看着他拨弄打转桌面上的那支多普塔3g手机,宋玄健忽然有点不寒而栗。

        嗯,对一个一点不懂科学的人解释这个,很难相信。

        对陈晓龙这种精通技术的人吹牛逼,他会问具体是怎么实现的。

        反而是宋玄健、王凤莲这种电子产业老板,对技术是有敬畏心的。

        重新压低声音:“你还知道什么?你想怎么样?”

        赵德柱调侃:“我没想怎么样,品德品德,品还是放在德前面,你的人品我还是很相信的,也没拿道德那套来要求你,只是提醒你,只要走过,必留下痕迹,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收敛点,还有我俩所有的电话没准儿全都在花旗情报部门的监听中,这是我对你的忠告,也许过不了几年,你就会感谢我的提醒。”

        宋玄健看着面前谜一样的年轻男子,好一会儿才无奈摇头:“你真的仅仅是要跟我的手机合作?”

        赵德柱点头:“我不知道你全部转产智能手机有多大的成本,但过去两年已经证明了这点,我再说一遍,我只把这套成熟的微软手机系统授权给宋小姐,免费授权甚至合作建厂生产,换取三星手机不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我也承诺多普塔手机不进入南丽,怎么样?”

        宋玄健气得笑:“你拿中国市场跟南丽市场比?!”

        赵德柱毫无波动的看着他:“我可以在我的手机产品中用你的配件,甚至我可以出资支持你研发生产高品质的主芯片跟湾积电竞争,条件是我们共享专利生产线,怎么样?”

        在全世界还没有开始围剿中国的时候,这个提议更像是商业目的。

        宋玄健已经很敏锐了:“你希望把所有环节都掌控在自己手里?”

        赵德柱认真的点头:“我不允许任何人卡我的脖子,包括你,我不希望当我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你告诉我什么配件缺货,明白吗,同样,你也不希望别人卡你的脖子吧,签下这份协议,我送你个非常重要的情报。”

        这时候宋玄健完全相信赵德柱是因为互联网的特殊技术渠道起家了。

        因为他也迫切的想知道这个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