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掀起文娱狂潮在线阅读 - 017 花香和哉的觉悟

017 花香和哉的觉悟

        月桂大赏的首周销量新鲜出炉。

        抹茶文库的三本参赛作品里,三岛新风的《幻术师》的成绩最好,首周二十万册,紧随其后的是伏见萤火大大的《被狩猎的吸血鬼》,卖了十八万册。

        他们的成绩只能说中规中矩,现在小说界一般的人气作家新作品销量都会在二十五万册至三十万册之间。

        不过对于这两个已经稍微有些过气的中年作家而言,这个成绩基本达到了预期。

        毕竟也是对市场的一次新尝试,只要这个成绩能够稳住,最后的销量突破六十万册的大神及格线不是问题——起码可以过个肥年了。

        也不枉他们厚着脸皮蹭月桂大赏的热度。

        抹茶文库的第三本新人作品,现在的销量还在努力往五万册爬。

        平心而论,这部作品在文谷司的调教下,质量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题材太过于求稳,加上新人没有粉丝效应,成绩自然很难和自带流量的大神们相提并论。

        而秘境文库这边,第一天大杀四方的《魔界少主》,后面几天的销量就突然腰斩。

        原因很简单,读者一致认为这本《天界猎人》的姊妹篇,特么的简直就是“双胞胎篇”。

        除了地图不一样,主角的性格、金手指和剧情,简直可以用镜像来形容。

        轻小说论坛上,一个大佬给出了高赞评论:“不可否认的是,花香和哉是一个具有不错天赋的小说家——起码他能用一模一样的套路,写出两本水平相仿的精彩小说。

        可惜的是,套路虽好也不能常用,当我们看到开头便知道了主角的结局,这未免会显得有些乏味。

        总结来说,《天界猎人》是可以让我通宵看完的佳作,而《魔界少主》则只是一本无聊时可以用来消遣的普通作品。

        更可恨的是,花香和哉承诺的坑一个没填,反而更多了!

        这让我不得不开始质疑,他是不是只有挖坑的技术,没有埋坑的水平。

        以上。”

        “举双手赞同楼主,我觉得大家没必要掏钱去买《魔界少主》,拿出你的《天界猎人》把主要人物的名字换一换,你会发现其实没啥区别。(狗头别打我)”

        “唉,花香和哉大大作为一个成名的作家,本应该去拓宽小说的市场,而不是故步自封,模仿这种事情交给新人们就行了嘛!

        啥,你说这次是月桂大赏,那没事了,花香和哉起码有尽力做做‘分内之事’!哈哈哈!”

        花香和哉冷着脸关掉了论坛,这个曾经让他熬夜刷地不亦乐乎的地方,如今充满了冷嘲热讽。

        简直伤透了他的心!

        但是他又不敢说什么,毕竟读者都是他的衣食父母,他脑子抽了才会骂回去。

        这次《魔界少主》的首周销量只有二十四万册,可以说是一个十分尴尬的成绩。

        虽然说比那两个过气的中年大叔稍微好了一些,但和《凉宫》相比,就显得拉胯无比!

        因为新人夜枭的《凉宫春日的忧郁》首周销量来到了惊人的四十五万册!

        就是业界顶部的大神,平时也很难达到这个成绩,但却偏偏出现了一个新人身上!

        这也是月桂大赏有史以来首周销量最爆炸的作品,直接刷新了三十万册的原记录!

        用一句恐怖如斯来形容毫不为过!

        而新人夜枭也被誉为小说家冉冉升起的超新星!

        花香和哉嫉妒都快变形了,因为他刚出道的时候,成绩也十分不错,但仅仅得到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罢了!

        虽然只差了一个“超”字,但里面的含金量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我就不信这家伙的小说真的有那么好看,明明一点都不符合逻辑,这种书名,一看就要扑街啊!”

        花香和哉终于决定要读一下林飞的书,之前虽然拿到手了,但出于一个成功前辈的高傲,他根本不屑去读。

        “我一定要找出里面的毒点,然后用小号去轻小说论坛揭露出来!”

        花香和哉打开扉页,看到了凉宫春日的插图,不屑的扬起嘴角:“插画是也是没有名气的小画师,一定是电击文库用了不正当的竞争手段!”

        “对了,久保桑说过御正未梨那个臭女人若是输掉月桂大赏,就得滚回去当联姻工具,说不定是她刷了销量!”

        “嗯,开头这个吐槽有点东西啊!不过仅仅是这样的水平,在日本一抓一大把!”

        “……朝比奈实玖瑠!这么可爱的角色,我怎么没想到?完全可以用在我的新书里!”

        “我靠,时间平面是什么东西?这是人能想出来的设定吗!我可以来一个时间断层!”

        “嗯?这整个世界就是凉宫春日创造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嘴上这么吐槽着,花香和哉却老老实实在自己的笔记本里面写下:我可以把世界观设定成在一个强者的剑中,而主角,就是这个强者精神烙印的转世!

        等等……!!!

        花香和哉盯着自己记了满满一整页的笔记,心态崩了!

        “我不是要找出毒点来着,为什么写下这些东西啊!”

        ——作为一个职业小说家,花香和哉在阅读那些头部大神的作品时,会不自觉地记录下大神们精彩的设定和情节。

        “我一定是失心疯了!夜枭不过就是一个靠作弊的新人罢了!我看他的书怎么可以有这么多启发!”

        我撕!

        我撕撕撕!!!

        抓狂的花香和哉将满满的一夜笔记撕成了粉碎。

        他颓然地抱住了自己脑袋,原本满是发胶的大背头乱成了鸡窝!

        几分钟后——

        “可恶啊!”

        花香和哉蹲下身子,一张张把碎片捡了起来,重新粘好。

        良久,他似乎相想通了什么,突然间发出诡异的笑声。

        咯咯咯!

        “你们这群混蛋读者不是说我只会抄自己的套路吗,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不只是我自己的!别人的套路,我也能使用得炉火纯青!”

        他不知道拿里找出一根“奋斗”白布绑在额头上,麻利地打开笔记本干了起来。

        新书《神剑里的少年团》!

        花香和哉的双手在键盘上快得出现残象:“我要写一个西幻背景的校园流小说,什么夜枭之流,只不过是我花香和哉的垫脚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