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853 “真仙”天威,同源对决!

853 “真仙”天威,同源对决!

        散仙七劫鲲鹏,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数十万里之遥看似远在天边,遥不可及,但对它这种拍个翅膀便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超级存在来说,也不过是拍打三五下翅膀便到。

        那边,三宗宗主和散仙们震惊的看到鲲鹏出现,不过是刚刚商议好战术。这边,七劫鲲鹏已经驮着七劫玄武,呼啸着飞抵而至。

        “呼——!”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席卷千万里的恐怖的天地飓风。

        如大河滔滔,浩浩荡荡无可阻挡。这股狂风吹得众散仙们摇摇晃晃,几乎站不住脚,几乎要被仙风吹走。

        他们无不骇然变色。

        别说和七劫散仙鲲鹏交战了,甚至连子啊飓风中站立都难以站稳。

        当三千里鲲鹏冲到他们面前的这一刻,他们已经被飓风冲的七零八落,散乱不成阵势。

        他们惊骇的望着眼前这数千里长的庞然巨物,这才惊恐发现,似乎高估自己这一群散仙的实力了。

        “全部上,灭了散仙鲲鹏、玄武——!”

        众散仙们惊恐,纷纷厉喝。

        他们一群散仙,正要朝鲲鹏、玄武发起围攻。

        却听,众散仙的耳畔,骤然出现一声冷嗤。

        “哼!”

        天地间,仿佛有一名真仙降临此界,口吐仙言,“一群蝼蚁之辈,也胆敢犯本仙无上天威!”

        音是大道仙音!

        威是大道仙威!

        大道仙音出现,刹那间天地间一片寂灭黯淡,无光无音无色,万物皆寂,唯仙音无所不知,无耳不入。

        仙音之所至,滚滚如仙雷!

        数万里天地空间不断塌陷,十洲仙境大地崩裂,亿万顷海浪汹涌滔天。

        这一声冰冷的喝斥,震的三宗二十余名散仙们,差点魂飞胆裂。

        那些修为稍低,四五劫散仙们的口鼻“噗嗤”喷出散仙之精血,纷纷惨叫,面色痛苦扭曲。

        他们被震的元神震颤,神识混乱,几乎懵了过去。

        他们的散仙境界承受不住这真仙天威。

        真仙天威!

        不是八劫散仙,也不是九劫散仙。

        而是真仙威压!

        而且是恐怖的真仙第八境。

        别说他们,恐怕就是真正的真仙初期境界,也一样招架不住这一声天威喝斥。

        三大仙宗主,七劫貔貅、七劫李道吉、七劫夜修罗身躯摇晃,脸色苍白失血,无不骇然变色。

        本仙域当然不可能存在真仙,一旦出现真仙,都会立刻破界飞升而去,无法在此界容身。

        既然如此,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苏尘出手!

        “该死!”

        “苏尘出手了,他拥有重瞳目道胎至宝!只有重瞳目,才能爆发超出一个大境界的真仙威压!”

        三名宗主气的吐血。

        苏尘太会抓战机了,在他们即将迎战鲲鹏、玄武的这个节骨眼上,对他们三宗散仙进行威压突袭。

        他们二十多名散仙,至少有一半被震的吐血,大幅丧失战斗力。

        偏偏,苏尘不现身,他们根本无法找到苏尘的所在,无法合力围攻他。

        既然对付不了苏尘,那唯有对鲲鹏和玄武出手。

        ...

        “吼~——!”

        貔貅双眸怒睁,匍匐欲跃,朝着鲲鹏一声冲天的咆哮,口中爆出一阵凶悍无比的震慑音,犹如天外洪钟,朝鲲鹏和玄武滚滚轰去。

        它的吼声,乃是音系攻击。

        天生便具有强烈的震慑威力,可以对同阶以下散仙的元神,进行强力的压制,大幅削弱其战斗意志。

        随后,它一跃,朝鲲鹏的翅膀扑咬过去。

        其它三四名妖月宗的五六劫散仙们,勉强还能够战斗,跟着貔貅,一起朝七劫鲲鹏冲去。

        七劫鲲鹏看它们的眼神,却像是在看一些送死妖族散仙的一样,充满了冷笑。

        它浑身覆盖的厚厚金羽,如七劫散仙级玄金一般坚硬,拔一根羽毛下来都能当七阶金系飞剑用。

        “呼!”

        鲲鹏双翅一合,翅膀朝貔貅和三四妖族散仙,猛拍了过去。

        貔貅和那几名散仙被它一翅膀,给狠狠的拍飞出九万里开外去。

        ...

        “天魔刺——!”

        夜修罗手持一柄黑色弯刃,周身被清淡的黑雾所笼罩住,骤然从原地消失,在鲲鹏的上方游走不定,寻找机会刺杀七劫玄武。

        但是,难度太高了。

        七劫玄武站在鲲鹏背上巍然不动,神情冰冷目光锐利如刀。它浑身前后覆盖玄武仙甲,攻击打在甲上,简直是挠痒痒。

        脸颊、手腕、眼睑等处暴露出来,但也覆盖了厚厚的七劫蛟龙鳞片。

        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地方,是可以给它带来重创。

        “杀——!”

        “血屠夫,你正面强攻!”

        “九幽凶君,牵制住!”

        几名神魔宗的散修们咆哮着,朝七劫玄武冲去。

        血屠夫爆喝一声,浑身散仙气血爆燃起来,挥舞着一条百丈巨棒,舞起千道棒影,朝玄武当面猛砸。

        这一棒子,足以轰碎万丈高峰,万里大地开裂,亿万海水倒倾。

        九幽凶君喷溅出一片浓烈的尸气,朝玄武席卷而去。

        玄武抬头,双面露出一抹冷笑。

        它微微躬身,猛然一跺。

        “轰!”

        七劫玄武整个爆射出去,和迎面冲来的血屠夫撞在一起,手中利爪寒光四裂。

        血屠夫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珠子,被直接撞飞。

        “噗嗤!”

        血光四溅。

        大片残肢碎片飞射。

        血屠夫散仙被一击斩杀!

        ...

        问道宗主李道吉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全神贯注的搜寻着苏尘的下落。但是他手心发寒,忍住微颤。

        另外几名问道宗的散修们都是背靠背,面色苍白而恐惧,警惕着四面八方随时可能的袭击。

        相比七劫鲲鹏和七劫玄武而言,苏尘是更可怕的对手。

        苏尘才是主人,鲲鹏和玄武不过是苏尘的两个分身而已。分身武力虽高,但终究不是本体,如何能跟本体相比。

        “怎么,李宗主心生惧意?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一个飘渺的声音,淡淡嘲道。

        “苏老弟!...并非我执意要逼迫火凤交出秘密。本仙域数万年以来,仅她一人踏上九劫散仙之境。不破解此秘,我辈众人,仙道无望!惟有她交出秘密,大家一起参详破解,我辈方得一线生机!

        阁下修庄氏仙法《逍遥游之坐忘篇》,无己、无功、无名,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捪之而弗得。

        本道修李氏仙典《道德仙经》!

        李氏老祖、庄氏老祖,同源同门,乃人族仙家之两大祖脉也。当今之世,人道大兴。

        你我修的乃是人族仙家之正法,一阳一阴,一显一隐,本应是师兄弟的情分。今日无奈相争,得罪了!”

        李道吉叹了一口气,微闭双眸,双掌一合,神情肃穆口念咒语:“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开——!”

        李道吉施展仙法,蓦然张开眼。

        他一双瞳孔内,宛若一扇众妙之门,透彻天地间,缓缓开启。天地间,一切隐遁,皆显露眼前。

        他终于看到了苏尘的所在。

        苏尘并未藏身,就遥遥站在散仙人群之中。只是,此前他们视而不见,看不到施展了“无名诀”的他而已。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李道吉遥遥一指。

        他凝聚两成仙力的指尖,瞬间迸发出一道强劲的金色仙光柱,射向苏尘。

        苏尘身形一晃。

        那道金光未射中他,却打在附近另外一名妖月宗的妖族散仙身上。

        那妖族散仙大骇,惊恐挣扎吼叫,声音越来越弱,竟然化为一只散仙级的“刍狗”,“呜呜~”,动弹不得。

        刍狗,祭祀用的草扎之狗也!

        此时身为刍狗的它,变得几乎毫无战斗力和防御力。

        这道仙术并不能维持太久,顶多持续二三个瞬息,令敌人暂时丧失战斗力,但用来对敌是完全足够了。

        这种恐怖的散仙术太耗仙力了,哪怕是七八劫散仙,也顶多用四五次就耗尽体内的仙力,难以为续。

        苏尘眉头微挑,有些诧异,念道:“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他反手一指,也是两道金光一先一后射去。

        李道吉脸色一变,瞬息连续两次位移。

        却见,又有两名正在战场上激战的散仙,倒霉被射中,瞬间化为一朵巨大的朝菌、一只巨大的蟪蛄。

        朝菌,蘑菇也,不知晦朔也!

        蟪蛄,蝉也,不知春秋也!

        但是,那两名变成蘑菇、蝉的散仙却是倒了大霉,原本散仙漫长的寿命,正以极快速度被削减。变成蘑菇、蝉的短短数个瞬息,被削减了数百年之寿命。

        “李宗主,苏散仙,你们两位高手能不能对准来打!”

        “再这样下去,你们还没分出胜负,我们要先死光了!”

        那些散仙们气的哇哇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