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834 散仙们彼此挖坑

834 散仙们彼此挖坑

        金乌散仙的忽然出手干涉,一巴掌扇飞了要刺杀苏尘的仇春秋。

        这不仅仅震慑了那些伺机而动的大乘神尊,甚至令三大仙宗的几位散仙们震惊惊诧,十分不解。

        散仙长老位尊而寿长,可谓是这片仙域高高在上,无上至尊。

        但散仙也并不能肆无忌惮行事,而是有自己极大的顾虑。

        散仙寿可达上万年,每千年至少要渡过一劫,共九大散仙劫,劫败则身死,九劫完成则飞仙仙界而去。

        这九劫,包括了天雷劫、风火地劫、刀兵劫、人情劫...等九大劫数在内。

        劫数,是散仙们最大的威胁。

        劫的最大来源,是因果。

        生老病死皆为命,一切因果皆是劫。

        最怕的是“命中该有此一劫”,躲都躲不过!

        散仙们都怕因果缠身,让自己渡劫之时变得更加凶险。

        因果越多,劫来的越快,越凶猛。因果弱小,劫来的弱,则散仙渡劫存活的几率自然大增。

        当年的大脚丐仙,就是因为渡散仙一劫差点失败身亡,被火凤所救,沾染了一个巨大的因果。如今,他不得不在十洲仙境报火凤的救命之恩,深陷一场第六大劫之中。

        计算因果和由此产生的劫数,是散仙做任何事情都会先行考虑的事情。

        为了避免自己缠上强烈的因果,散仙们极少亲自露面,更别说亲自出手干涉,隐藏在幕后深处遥遥指挥。

        散仙遥控一名大乘神尊去出手,因果会强烈的报复在大乘神尊身上,哪怕最终传导到散仙身上的时候,会被大幅削弱。

        这是削弱因果的一个简单的办法。

        而最好避免沾因果的办法,还是制定下规则秩序,以免仙域混乱。

        通常是三大仙宗的散仙们一起制定某些规矩之后,用规矩来令散仙、大乘神尊和化神圣尊共同遵守。

        用规矩来约束众生,如此一来,众散仙们共同承担规矩带来的因果,而无需某个散仙独自承担。

        可这样一来,规矩要是被破坏了,那么整个仙域的因果链就崩溃,会殃及所有众散仙,无一能逃脱。

        这也是所有散仙们最为忌惮的事情,哪个散仙破坏规矩,必然遭到众夫所指。

        庆忌深深皱起眉头。

        飞快的在算计。

        他出手救下仇春秋,便和问道宗大脚丐仙结下了少许罅隙,但这份因果不是杀伐仇恨,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甚至可以消弭掉。

        他让大乘中期的仇春秋,刺杀一个刚刚踏上大乘境界的苏尘,这更是符合三宗规矩,没有任何因果就算有,也是直接报在仇春秋这个大乘神尊身上,而微弱的沾染到他身上。

        可是,这中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障碍。

        金乌散仙无缘无故出手,突然干涉两名神尊之间的战斗,这就违规了。

        星空之外,庆忌诧异的沉声询问道:“金乌道友,你这是何意?两名神尊之间出现纠纷彼此争斗,也是符合三宗规则。道友无故出手干涉,坏了规矩,怕是极为妥当吧?!”

        问道宗的朱仙封、神魔宗韦舜等散仙们都在凝听。

        他们也想知道,金乌散仙出手的原因。

        遥远的火山地底,金乌散仙盘膝而坐,却是一笑,朝星空之外,反问道:“庆忌兄,三宗规矩:大乘神尊不得在一界内,枉杀化神圣尊。对吧?难道你没看出来苏尘的真实修为境界?”

        “莫非,他还是圣尊...?!”

        庆忌心头咯噔一下,沉默无言。

        正常情况下,散仙的修为很容易一眼便探查出圣尊、神尊的境界修为,甚至连几层次都看得出来。

        低阶修士的诸多隐匿术,根本无法阻挡散仙的勘察。

        但是,苏尘的境界,他看不出来。

        苏尘太特殊了,体内元神道胎融合了一件重瞳目,这是这片仙域出现的第八个重瞳目,极为罕见的跨境界释放威压至宝。

        重瞳目的大乘威压释放出体外,只能持续一个瞬间。

        但在苏尘体内的元神融合了重瞳目之后,重瞳目的大乘威压却持续存在,从而严重的干扰外界的查探。

        别说其他大乘神尊,看不出苏尘的真正修为境界,哪怕是散仙也做不到。用神念查探,苏尘就是大乘境界。

        大脚丐仙罗仙君也看不出来,所以他始终沉默着,并未出手干涉。

        朱仙封、韦舜、庆忌等三名散仙,也无法看出苏尘的真正境界修为。

        庆忌让仇春秋去刺杀,也盘算过苏尘是否真的突破了,但依然派遣他出手。这是赌一半的概率苏尘已经踏上大乘境界。如果苏尘没有突破,仇春秋杀死一个圣尊,那么仇春秋就必须接受惩戒。

        不管结果如何,反正生死都是仇春秋。仇春秋就是个牺牲品,用来赌一把的。

        众散仙们都看不出来苏尘的修为。

        金乌散仙却忽然出手阻止,这也是众散仙们深感诧异的原因。

        他们一直觉得,金乌散仙应该也看不出来。

        “哦,呵呵。瞧我,居然忘了,你们没有金乌散仙之目,根本看不出来苏尘的真实境界。”

        金乌散仙一笑。

        它乃是仙兽妖禽,金乌仙目乃是独一份的仙目,傲视仙域,可看破一切虚幻藏匿。

        其他散仙,在这一点明显上不如它。

        韦舜忽然冷声道:“金乌道友,我等众散仙皆无法看破苏尘的真实修为。唯有你有金乌仙目,自称可以看穿。自然你说真便是真,说假便是假。

        我姑且不说,你的金乌仙目能否真的看穿重瞳目。

        就算能吧。

        可是,若是你故意庇护苏尘呢?他明明依然大乘,你却说他是圣尊,私下舞弊破坏了三宗规则。而我等偏偏也无法证伪,只能坐视不管,任由你一家独断!”

        金乌散仙的仙目,究竟能否看破重瞳目,这本身就是一件他们无法证实的事情。

        他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金乌散仙在包庇苏尘。

        谁让金乌散仙的一双儿女跟苏尘走得如此亲近,毫无隔阂,几乎跟亲兄弟和未来的夫婿差不多了。

        亲缘,乃是世间头等强因果。除非转世,否则根本逃不脱、剪不断。

        金乌散仙根本逃不脱这层强因果。

        金乌散仙爱屋及乌,包庇未来的女婿苏尘实在是顺理成章。

        金乌散仙也是态度强硬,冷笑道:“韦兄觉得我在包庇,这实在是无端指责,破坏规矩的这口大黑锅我可不背。

        这样吧,你我各执一词,所幸赌一把如何?

        苏尘若是真的突破大乘,而我犯下故意包庇,认罚千年闭关不得出世。他若是化神圣尊,我处置公道,韦兄无端指责在下,自然也要认罚,千年闭关不得出世!

        诸位散仙皆是见证,看看是谁包庇,谁无端指责!韦兄可敢一赌?”

        韦舜再次陷入深深的沉默。

        千年闭关不得出世!

        这是闭门禁足。

        看似很轻的惩罚。

        但这意味着,任由外界闹得翻天覆地,自己也不能再出任何手段去干涉。若是外界正在生对自己极为不利之事,岂不是只能坐以待毙?

        一千年,这中间横跨两个大劫数,变化太多了。

        此战“围剿火凤”,更是涉及到巨大的利益。他要是被罚闭关千年,那就一点好处也分不到了。

        这个赌注,他不敢接。

        因为金乌散仙拥有金乌仙目,能“看”到很多真相。真真假假,它心中有数。

        这很可能是金乌散仙挖的一个陷阱。

        可他韦舜看不到真假,一个不慎,就被坑进陷阱里去了。

        金乌散仙看韦舜沉默不言,朝其它散仙们问道:“我说他没有突破,就是没有突破。诸位若是质疑我存在包庇,都可以接下这赌注!若是没人言语,那便是默认我执法公道。”

        众散仙们都是沉默。

        散仙长老们都有执法权,只需按照规矩,秉公执法,其他散仙便无话可说。

        金乌散仙这是挖了一个神机莫测的大坑。

        他们可不愿意跳进去,以身犯险。

        “仇春秋屡次犯三宗规矩,在界内行刺圣尊,虽未造成致命后果,却也当受惩戒。罚其在荒芜小界受三百年风吹日晒之苦,恰如其分!此事就此罢了,无需再争执。”

        大脚丐仙淡淡道。

        朱仙封、庆忌、韦舜等散仙长老们,也并未再争执下去,此番只能认栽,默认了这个结果。好在,损失一名大乘神尊,对他们的损失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