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732 闻之色变(中元节快乐)

732 闻之色变(中元节快乐)

        三尸虫鬼圣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堂堂化神境二层鬼圣,不是黑袍圣尊这个化神一层的对手。

        而且,这里是幽界,只有漫天的鬼气,没有任何天地五行灵气的存在。

        化神修士跟元婴修士的最大区别就是,元婴修士只能调动自身的法力,而化神修士可以调动庞大的天地之气为己用。

        化神圣尊的实力,有五成在自身,有五成在于外界提供的气。

        而黑袍圣尊是一名人族圣尊,在幽界无法获得任何天地灵气的补充,自然发挥不出一半的实力。

        这也意味着黑袍兄尊在幽界,只有外界一半的战斗力。

        况且,这里还是忘川河,三尸虫鬼圣最为熟悉的地盘,天然就占优。

        它的实力应该数倍于黑袍圣尊。

        三尸虫鬼圣如果这都不敢跟黑袍圣尊一战的话,那它也没有脸在这忘川河待下去了。

        “杀!”

        三尸虫鬼圣厉啸一声,双翅一动,铺天盖地的小三尸虫化为数十里的乌云,令它们朝黑袍圣尊扑了过去。

        这些小三尸虫乍看上去并不起眼,也就是一些金丹级到元婴级的小虫子,对圣尊来说并没有多少杀伤力。

        但是它们的数量太过庞大了,何止数百万之巨。

        它们主要以腐肉为生,但也能吸食活物的气血,吸食鬼物的魂力。不论是对付活物,还是对付死物,这些小三尸虫都是非常厉害。

        苏尘伫立在原地,冷目朝头顶上方黑压压一片小三尸虫乌云望去。

        这些小三尸虫个头并不大,大多数也就拳头大小,但都极为狰狞凶恶,满口利牙,双翅嗡嗡作响,腐臭之气漫天。

        苏尘冷笑一声。

        三尸虫鬼圣明明知道这些小三尸虫奈何不了自己,目的无非是想用这些庞大的小三尸虫来消耗自己的神通法力而已。

        一旦他的法力大部分被耗尽,在这幽界又难以获得外在的灵气补给,自然只有落败一途了。

        这是最正常的战术。

        本界修士面对其它界修士跨界而来,大多会采取这样的对策,以耗尽对手的法力。

        但是,想要耗尽他的法力,谈何容易!

        苏尘从袖内抛出一口五阶地心炎葫芦,飞向半空中。

        地心炎葫芦迎风暴涨,瞬间化为一口数百丈大小的巨大葫芦。

        这口火葫芦内的地心炎,他已经养了许久,投入了数千万块灵石去补充地心炎的火力,这团五阶地心炎足足有数十丈大小,威力极猛。

        根本无需动用他自己的法力。

        呼!

        葫芦内,一股数十丈的五阶地心炎火焰,冲天而起,朝着数十里方圆的小三尸虫乌云扑去。

        小三尸虫们感受到了这股地心炎的恐怖威力,无不战栗,但是它们不敢后退。

        后面是三尸虫鬼圣督阵。

        它们拼死尖叫着冲了过去。

        “嗤嗤~!”

        这团数十丈大小的地心炎,在苏尘的头顶上方横冲直撞,疯狂的焚烧冲过来的小三尸虫。

        顿时将这片数十里乌云烧出一个数里大小的窟窿。

        数以万计的小三尸虫纷纷被烧成灰烬。

        “这是五阶地火?”

        三尸虫鬼圣脸色微微一变。

        幽界没有天然的地火,没有东西能够烧死三尸虫。没想到,这人族圣尊手里居然有一团如此大的地心炎之火,根本无需动用他自己的法力。

        它咬牙继续。

        无非是拼消耗而已!

        它的子孙数之不尽,用之不竭,总能将黑袍圣尊的火焰给熄灭。

        一会儿工夫,地心炎的光芒黯淡了下来,从数十丈大小缩小了到了一丈大小。

        而数十里的小三尸虫乌云,也被烧的一塌糊涂,剩下的一片稀稀松松的乌云,再也不敢朝苏尘扑过去。

        它们折损了足足七八成之多。

        烧焦的浓烈恶臭,弥漫方圆数百里。

        “回来!”

        苏尘见那团五阶地心炎已经变得十分微弱,担心它完全熄灭,立刻用火葫芦将它收了回来。

        这是火种,可不能灭了。

        否则还得再去找一团火种回来。

        重新放入火葫芦内,用灵石温养,补充它的火力。

        “可恶!”

        三尸虫鬼圣眼中一团幽火,几乎要愤怒的喷射出来。

        它的子孙死了七八成,居然没能伤到黑袍圣尊分毫,连他的法力都没有损耗。

        无法用小三尸虫来消耗黑袍圣尊的法力,看来它只能亲自上场了。

        “轰!”

        三尸虫鬼圣巨大的鬼躯冲天而起,化为一只千丈鬼虫躯,巨山压顶一般,朝黑袍圣尊碾压了过去。

        它双翅挂起无数道风刃,朝黑袍圣尊铺天盖地席卷过去。

        如同一片风暴,几乎要将数百里大地都切割出无数道千丈沟壑出来。

        “来的好!”

        苏尘嘴角一抹冷笑。

        他左手一伸,瞬间出现了一副灰白色玄武之盾。

        玄武盾并不大,只有数十丈宽,却足以护住他周身上下了。极为厚实凝重的感觉,而且这副玄武盾上,还有尖锐的突刺。

        它既是一副盾牌,也是能对敌人造成反伤的利器。

        他的右手一招,瞬间出现了一柄五阶暗金色之剑。

        “噼里啪啦!”

        无尽的风刃,如一阵疾风暴雨一般,劈在玄武之盾上。

        几乎未能在盾牌上面留下任何痕迹,这片疾风忍之刃便销声匿迹。

        三尸虫鬼圣在天空万丈,正以巨山压顶之势,朝黑袍圣尊碾压过去,看到这一幕,不由微微一惊。

        风暴之刃没有任何效果?

        怎么会这样?

        它在幽界的战斗经验也是非常丰富,遇到过不少的对手,但是还没有哪个敌人能够如此轻松的低档它的强袭。

        这黑袍圣尊手中的圣盾法器,究竟是何物,居然防御力如此之强大?

        三尸虫鬼圣来不及多想,它离黑袍圣尊已经很近了。

        它以防御力极为坚固的甲壳护体,紧紧地包裹住自己的虫躯。数百丈巨大的虫躯,犹如一枚黑色流星,夹着无比巨大的威势,朝黑袍圣尊碾压过去。

        它的甲壳修炼了上千年之久,天生就是最好的防具鬼器,能够抵御绝大部分的五阶圣兵。

        “轰!”

        三尸虫鬼圣如一枚黑色流星,携着无比的威势从万丈高空笔直落下,砸中黑袍圣尊,将地面砸出一个数百丈的深坑。

        忘川河岸的大地几乎为之震动,裂开一道道千丈裂痕。

        尘埃落定!

        而黑袍圣尊的身躯,在三尸虫鬼圣面前,简直显得“渺小”。他连盾牌,一起直接被压入地下。

        远方,十多名鬼圣都脸色惊讶。

        “三尸虫鬼圣果然是实力强大!单凭力道,它就远胜过黑袍圣尊。”

        “它超强的甲壳防御力,冲击力,足以轻松碾压那黑袍圣尊!就算压不死他,也让他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黑袍圣尊想要战胜三尸虫鬼圣,恐怕是不可能了。”

        它们纷纷摇头。

        人族化神圣尊的战斗力本来也不是太强,肉身实力差得远,被同阶的化神鬼圣碾压是正常的事情。

        况且三尸虫鬼圣比他修为还高出一层。

        蛇牯鬼圣和飞天夜叉、鬼车鸟、白骨凶君等,正在和三尸虫鬼圣的几名手下鬼圣激战,听到大地一声巨震,不由纷纷回头观望。

        三尸虫鬼圣正收缩成一个数百丈的黑色圆球,轰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一动不动。

        大地尘土漫天飞扬。

        而黑袍圣尊却已经消失了,被压在了黑色圆球底下。

        “呃主人的战斗力很弱?”

        “这么快就被镇压了?”

        “不会吧?!”

        飞天夜叉、鬼车鸟等三名鬼圣,都有点懵。

        黑袍圣尊在赌坊的时候无比神武,手段一个接一个,将它们三大赌圣给吃得死死的,以至于它们心中对黑袍圣尊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觉得他对付三尸虫鬼圣毫无问题。

        但是,黑袍圣尊似乎被三尸虫鬼圣给一面倒的碾压在地下了。就算压不死,也被压得动弹不得吧!

        “三尸虫鬼圣想要镇压他,怎么可能!它别被黑袍兄给镇压了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蛇牯鬼圣却是神色古怪,轻嗤道。

        黑袍圣尊是什么来历,它至今不知道。

        但是这位人族圣尊多年前第一次来幽界的时候,和它打过一场,黑袍圣尊用手中那柄暗金之剑,差点没有把它打的魂飞魄散。

        后来,这人族圣尊再次来幽界,乔装了黑袍圣尊的身份,和庄绿旖鬼圣在酆都城赌坊大杀四方。

        它跟着赚了大笔的香火好处,知道打不过,也就装着不认识。

        但是说黑袍圣尊打不过三尸虫鬼圣,它是第一个不信。

        它话音刚落。

        却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撕破了天际。

        “啊——!”

        三尸虫鬼圣像是屁股被捅了一样,从深坑中冲天而起,悲愤而惨烈的狂啸。

        它疯狂的震动甲壳翅膀,在天空盲头狂飞,尾部喷出一股黑色臭烟。

        腐臭气弹——这是三尸虫鬼圣的独门绝招之一,它储存了上百年的臭气,一下全都泄掉了。

        它的爪子,使劲的抱住受重伤的屁股。

        在附近不远处观战的十多名鬼圣们都是脸色一变,纷纷离得远远的。三尸虫鬼圣的腐臭气弹,杀伤力在幽界那也是赫赫威名。哪怕是它们这些鬼修,也不敢去闻。

        深坑内,苏尘从里面飞了出来,一手持玄武盾,一手提暗金之剑,面色惨白,腹内翻江倒海,慌忙跑得远远的一阵狂吐。

        刚才他朝圆球刺了一剑,秘金之剑刺透了坚固的甲壳,没想到不偏不巧,刺中了三尸虫鬼圣的尾部,一股难以置信的腐臭毒气喷出来,差点没将他给毒死。

        失算啊!

        玄武盾能防住它的攻击,却是防不了这三尸虫鬼圣的腐臭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