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720 一群睁眼说鬼话的鬼

720 一群睁眼说鬼话的鬼

        苏尘随手将问心石收了起来。

        这块问心石,是妖皇蛟敖从冰狰那里偷来的。后来送给了蛟娇当嫁妆,白卜和蛟娇合体之后,自然是放在了玄武身上。

        苏尘此行前来幽界,为了刺探幽界军情,准备自然要尽量充分一些,把玄武的这块问心石也给带来了。

        抓了鬼族的俘虏什么的,也省的严刑拷打,有什么直接谈谈心就好了。

        只是军情还没来得及刺探,他反而流落赌坊,大杀四方,把酆都城第一大赌坊的三大赌圣杀的片甲不留。

        这也算是有新插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幽界的众鬼们没谁知道这块透明的五阶圣石是什么东西,也没想出它的作用。

        毕竟,这是一块闻所未闻的石头,罕见的程度丝毫不亚于玄武的存在。

        它们此刻,依然一个个都懵是的。

        它们的本能自觉,更相信白骨凶君已经背叛了鬼圣大赌坊,一句话就把鬼车鸟给出卖了,葬送了最后的希望。

        ...

        白骨凶君悲哀的望着周围,众赌鬼们质疑的目光,看它就像是看一个卑劣的叛徒一样。

        它现在百口莫辩。

        鬼圣大赌坊的八十亿点香火,被它一句话给葬送了。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从此沦为众鬼圣的笑柄。这酆都城的赌鬼界,它是没办法混下了。

        死了算了!

        长叹一声,白骨凶君干脆闭眼,昂着头,脖子一伸,任由鬼车鸟宰割。

        “你~!”

        鬼车鸟看到白骨凶君这副昂首脖子一挺,分明是“老子就这么干了,不屑解释”的样子,气的浑身颤抖。

        白白葬送八十亿香火啊!

        鬼圣大赌坊完了!

        早知道白骨凶君这么卑鄙,临阵倒戈,它还不如亲自上场得了。

        至少,它还有少许赢得希望!

        “老子杀了你!”

        鬼车鸟气急攻心,爆吼一声。

        抓起赌桌上的一柄五阶鬼圣骨刀,鬼气疯狂注入,朝白骨凶君的头颅劈斩了过去。

        激愤之下,它这一斩的威力,几乎比平时最强还超过一成多。

        它距离白骨凶君最近,而且白骨凶君坐以待毙也不反抗,几乎是必死无疑。

        突然。

        一副玄龟甲盾凭空而至,挡在骨刀前面。

        “铛~~!”

        五阶骨刀这疯狂一斩,被玄龟甲盾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震开。

        同时,一道金光,激光如电,瞬间朝鬼车鸟鬼圣的眉心刺去。

        鬼车鸟圣尊的速度,居然没能躲避开来。

        “噗嗤~——!”

        金光轻而易举的刺穿了它的坚硬无比个鬼圣脑壳,离它的元神只剩下一点点距离。

        鬼族圣尊的脑壳是非常非常坚硬的,它们把自己的鬼躯当成鬼器来炼,防御力跟鬼圣法器都差不多。

        可是,被暗金之剑噗嗤一下,就直接刺穿了。

        只要再轻轻往前一送,鬼车鸟就瞬间毙命!

        鬼车鸟手持骨刀,呆在当场,不敢动弹。

        它愣愣的望着黑袍鬼。

        这黑袍鬼,绝对不是元婴鬼修!否则,再给黑袍鬼十倍的力量,也刺不穿它的脑门骸骨。

        却见,黑袍鬼一手持一副巨大的龟甲盾牌,一手持一柄暗金之剑,冷冷的看着它,“白骨凶君赌输了,必须签卖身契。它是我的鬼奴,你也敢杀?!”

        整个鬼圣大赌坊都死寂无声。

        众鬼圣们,大大小小的赌鬼们,都震惊的望着黑袍鬼...还有它手里的龟甲盾牌、暗金之剑。

        这副龟甲盾牌...天呐!

        八百块小龟甲组成的!它手里根本不是一块,也不是十块,是足足八百块占卜用的小龟甲。

        这八百块小龟甲组成盾牌之后。

        鬼车鸟那激愤之下,竭尽全力的一斩,别说伤到黑袍鬼了,直接就被反弹了回去。

        还有,那柄暗金色的飞剑,是什么剑?

        为何如此锋利!

        鬼车鸟的鬼圣之躯,居然也挡不住它的一刺!

        ...

        “你,不是元婴鬼修....你是,人族圣尊!”

        鬼车鸟瞪着黑袍鬼,吞咽了一下,艰涩道。

        之前黑袍鬼没有泄露自己的气息,无法判断它究竟是什么人。但是现在,他为了挡下它这一刀,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气息。

        它突然惊悟过来,心头狂喜!

        对啊!

        这是它翻盘的机会。

        人族和鬼族向来是彼此仇视,彼此憎恶,天生的仇敌。

        甚至无需原因,见到就杀便是了。

        这人族圣尊居然闯进幽界来了,只要抓住这个理由,把这黑袍杀了,那所有的百亿点香火的赌债,就全都一笔勾销!

        “哦,是么!”

        黑袍鬼苏尘却没有任何紧张,反而很是轻松朝左右,数万赌鬼们,笑道:“你们说,我是人族,还是鬼族?!”

        赌坊内,数万赌鬼们全都呆住了。

        这黑袍鬼都已经亮出了人族圣尊的法器,泄露了自己的气息。

        当然是人族!

        但是...不行啊!

        他绝对不能是人族,否则之前的赌,岂不是要不算数了?

        “黑袍鬼!都说了是鬼,当然是鬼族了!鬼车鸟,你他娘的瞎了眼啊,睁着眼睛说鬼话!你分明是想赖账,找借口!”

        金丹鬼猴子脑子反应极快,急的跳脚,大吼。

        “不错!”

        “黑袍鬼就是鬼,它是一位神秘低调,阴险狡诈的鬼圣大佬!鬼车鸟你才是人族,你全家都是人族!”

        “你别想赖账,输了的香火,老老实实吐出来!!”

        数万赌鬼们纷纷大吼起来。

        它们可是有几千,几万点香火在鬼圣大赌坊,还没有拿到手呢。

        “我家主人当然是一尊鬼圣大佬了,鬼车鸟,别负隅顽抗了!你斗不过我家主人的!”

        飞天夜叉鬼蝙蝠淡淡道。

        它已经有新的主人了,昔日兄弟当然是拿来卖的。

        执法殿的十名圣尊们,彼此相识一眼,陷入沉默。

        它们在最后一局终于果断入场,最少的也押了一百万点香火,多的甚至数百万、近千万点香火。

        翻十倍!

        这笔香火可是富得流油,而且是光明正大赢来的,随便花。可不是私底下贪污受贿,敲诈勒索弄来的。

        如果判定黑袍鬼是人族,不是鬼族,这最后一局不算数的话。

        它们岂不是损失了这十倍的收入?!

        至于黑袍鬼就算是一名人族圣尊,又怎样!

        人族和鬼族是彼此厌恶......可以杀,也可以不杀。独自一名人族圣尊在幽界,这也没什么大的妨碍,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他跟它们有没有什么利害冲突,眼下反而有极大的利益好处。

        而且,黑袍圣尊身边有鬼童圣母、庄绿旖、蛇牯鬼圣、童男、童女,以及飞天夜叉鬼奴,甚至白骨凶君也投靠他了。

        这可是足足八尊圣尊!

        赌坊内,数万计的赌鬼们全都站到了黑袍圣尊的这一边,怒目圆瞪,张牙舞爪。

        它们是一群真正的疯狂的赌鬼!

        谁阻止它们赢香火,谁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断鬼香火,犹如杀它们的鬼命!

        随时可能引发一场酆都城的赌鬼大暴动!

        执法殿的众鬼圣们沉默了一会儿,彼此心中都有数,有了默契。

        鬼圣大赌坊完了,鬼车鸟圣尊自身难保,已经完蛋来了!

        站在那一边,它们当然是心知肚明。

        “黑袍鬼当然是鬼族!几万赌鬼看着呢,大家都可以作证,又没瞎!鬼车鸟,你这鸟眼怎么比飞天夜叉还瞎啊!”

        凶牙鬼君双眸冰寒,冷冷的盯着鬼车鸟,道:“付账吧,一点香火也不能少!”

        苏尘看了一眼执法殿的十名鬼圣们,笑了笑。

        他早知会是这个结果,才会无所顾忌的动用自己的力量。

        动辄几千万点的香火,它们什么都没干就到手了,哪个鬼傻到舍得放弃!

        执法殿的鬼圣们也舍不得。

        鬼车鸟不过是螳臂当车,居然想以一圣之力阻挡二十多名圣尊发大财,真是痴心妄想,不自量力!

        他手中暗金之剑轻轻往前一抵,“鬼车,你再说一遍!我是人族,还是鬼族?别睁眼说鬼话!”

        “鬼~,鬼族!您老是黑袍鬼圣!”

        鬼车鸟看到整个鬼圣大赌坊没有一个鬼站在它这边,早就心凉。

        它这才忽然明白过来。

        黑袍圣尊是人是鬼,它一个鬼说了不算,众鬼圣们一起说了才算。

        显然,这众鬼圣、数万赌鬼根本不在乎黑袍圣尊是人是鬼,都巴不得它鬼车鸟输掉这一局,它们好从鬼圣大赌坊赢到大把的香火。

        这是众望所归,鬼心所向!

        这黑袍鬼圣对它们这些赌鬼的心理的操纵,简直的出神入化,到了化境!它差的太远了!!

        鬼车鸟眼睛盯着暗金之剑,心在恐惧。

        只要再往前一点点,它就死了。

        它死了也白死,根本没谁会替它做主,报仇!

        飞天夜叉和白骨凶君早就背叛投敌了,它孤家寡鬼一个,连个盟友都没有。

        “飞天夜叉、白骨凶君都已经签了卖身契。鬼圣大赌坊只剩下你一个老板,这八十亿香火不够付一百亿的赌资,你把自己也押上吧,签了这份卖身契。”

        苏尘手持暗金之剑,淡淡道。

        鬼车鸟心头拔凉拔凉的,颤抖着,签下。

        鬼圣大赌坊的转让书,毕恭毕敬的给苏尘。

        还有一份卖身契。

        香火钱不够,只能卖身抵债。

        这酆都城第一大赌坊,正式易主,后台大老板是黑袍鬼圣苏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