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716 哥哥在幽界的处境太凶险,太疲惫,太艰难了!

716 哥哥在幽界的处境太凶险,太疲惫,太艰难了!

        当苏尘在幽界的鬼圣大赌坊“横扫四方”,大展赌威的时候。

        十洲仙境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整个仙境都在紧张的动起来,各个大陆硝烟弥漫,在彼此征伐,抢夺仙境之主的大位。

        鲲圣率领着玄武、七宝上人、血鸦圣尊等祖洲的一群十多名圣尊们,前往征服最近的一个大洲。

        每一个大洲都至少有七八名到十余名化神圣尊,都有洲主级别的首领,各洲“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彼此不服。

        祖洲圣尊想要压服其它九大洲,注定是一场艰巨的苦战。

        不只是要打赢,还要让其它九大大洲心服口服才行。否则他们表面顺服,私底下阴奉阳违,反而会成为累赘。

        战争机器一旦开始,便停不下来。

        而有苏天狐和阿奴、桃夭等几名圣尊,则留守祖洲大陆。

        她们也有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征调整个祖洲的材料,大量生产战备,准备战争用的器械、法器、丹药。

        祖洲各个修仙国度,都在疯狂的兴建炼器坊、重型飞天战船的船坞、炼丹坊、开挖矿山....源源不断的物资,在向国库囤积。

        不仅仅是为了征讨十洲仙境的其它九大陆。

        更是为了界战做准备。

        十洲仙境和幽界,迟早要爆发一场数万年以来,最为惨烈的界战。

        界战一开,便是杀的昏天黑地。

        化神圣尊固然是最顶尖的战斗力,但是低阶修士也难免会被卷入进去。无数修士都会在界战中灰飞烟灭。而谁的战备物资更多,无疑谁就能打的更持久一些。

        还有,一些超级威力的巨型战舰,在战场上也能起到一定的攻防作用,辅佐化神圣尊战斗。

        十洲仙境要发动这场战争,无疑要准备的更为充分一些。

        有苏天狐的智谋极高,调度能力超强,对祖洲十分熟悉,是负责总后勤的最好人选,为前线的修士们准备充足的装备和丹药。

        阿奴和桃夭,则在辅助她。

        “尘哥哥此去,杳无音信!也不知他在幽界,情况如何了?幽界的环境那么恶劣,鬼圣们都那么凶残,他在哪边一定很辛苦,很疲惫。”

        阿奴心中很忧虑。

        十洲仙境的战备任务十分的繁重,但她能吃这些苦。

        她担心的,是苏尘的安危。

        “是啊,主人孤身一人在幽界,一定很艰险!幽界听说有好几百名鬼圣,哪怕几个鬼圣都不好对付,何况是几百个。主人一个人,要独自面对几百名穷凶极恶的化神鬼圣,他如何能抵挡得住!如果是我,恐怕早就在幽界战死了。”

        桃夭也很着急主人的安危。

        “别急,我来演算一下!”

        有苏天狐用天演术稍加推演了一番,却是脸色微变。

        因为是跨界,无法做到精准的推演。对推演的结果,十分的模糊。

        不好!

        苏尘的处境十分不乐观。

        他似乎已经深陷敌营,被无数鬼族修士包围了!

        他似乎正在进行一场艰难的战斗~!

        一名人族圣尊孤身闯入幽界刺探情报,那绝对是死路一条,根本没有丝毫幸存的可能性。

        以一对数百,怎么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哪怕十多名圣尊进去,也都是凶多吉少。

        除非苏尘进入幽界之后,死死躲藏起来,不让任何鬼圣找到自己。但是这样的话,他就刺探不到任何军情,也失去了孤身进入幽界的意义。

        “苏尘作为我们十洲仙境的先锋,孤身深入幽界刺探军情,十洲仙境的圣尊之中,几乎没有比他更英勇无畏的了。但他确实太过冒险了,这是以身犯险,深陷无数鬼修之中......十死无生啊!”

        有苏天狐呆了半响,叹息道。

        她对苏尘,是极为钦佩的。

        十洲仙境上百位圣尊,也没有别的圣尊有这个胆气如此做。苏尘是唯一的一个敢孤身主动潜伏幽界的。

        若是苏尘死在幽界,她会感到十分可惜。

        “阿奴姐姐,天狐姐姐。你们说,主人已经被困在幽界?被鬼族圣尊抓住,正在严刑拷打,逼他说出十洲仙境的情况,回不来了?”

        桃夭紧张说道。

        “不会,尘哥哥一定没事的!他手里还有一张跨界传音符,遇到凶险,他一定会传音回来求援兵。就怕他一个人硬抗,遇到凶险,也不说!”

        阿奴紧咬着红.唇,几乎快要哭出来。

        她也不知道苏尘的处境。

        现在,没有任何人能知道苏尘的情况。

        哪怕是鲲分身、玄武分身也不行,跨了一个界,它们也没办法和本尊联系上。

        只有等待苏尘主动发回跨界传音符。

        或者,等到十洲仙境被鲲圣、玄武统一之后,整个仙境大举攻入幽界,才能知道幽界里面的情况。

        “我们要抓紧征服这十洲仙境,然后杀到幽界去,救尘哥哥出来!不能让他在那边受苦受难,受尽鬼族的折磨!”

        阿奴擦去眼泪,面露坚毅之色,道。

        “嗯!”

        桃夭拼命点头,“我们早日调集大军攻打幽界,救主人脱离苦海!”

        她们两个几乎没有停歇,指挥着手下各国的一群元婴修士,加快储备战备物资,督造巨型战舰。

        ...

        幽界。

        酆都城。

        鬼圣大赌坊,已经关闭大门,不允许新的赌鬼进来——来多少,赌坊就要亏多少,亏不起啊!

        整个赌坊内,其它赌桌全都停了下来,聚集了好几万名赌鬼们,都在狂热兴奋等着黑袍鬼这桌的惊天豪赌的赌局开局。

        它们都看出来了,黑袍鬼何止是鸿运逆天,更是心机深沉,把赌坊大老板鬼车鸟都给吃住了。

        现在,黑袍鬼手里,有十块五阶极品神秘龟甲,一口五阶极品龙骨圣罐。

        鬼车鸟丢了赌圣灵宝,已经没辙了。

        两局!

        剩下最后两局。

        只要两局一过,这鬼圣大赌坊就要易主。

        连酆都城执法殿的十名鬼圣,都忍不住准备了几百万点的香火,打算在下一桌押注在黑袍鬼身上。

        这稳赢的香火,谁不想要赢一些来花花!

        ...

        赌桌上果然是太疲惫,太费脑了!

        苏尘大大咧咧的斜躺在座椅上歇息,被蛇牯鬼圣和金丹猴子捏肩捏背,舒坦几乎快要睡着了。

        “大佬,太辛苦您老了,肩膀还酸不酸,累不累?心还疲不疲惫?”

        “爷,来喝一口美酒!”

        还有一些赌鬼,端来诸多“美味佳肴”,幽界赫赫有名的黄泉路上第一美酒“酆都酒”,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

        只是都不合苏尘的胃口。

        不过,苏尘对它们虔诚的态度,倒是很满意。

        看来只要有香火,这幽界的小日子,也能过的非常不错!

        苏尘朝半眯着眼睛,朝鬼车鸟那边看了一眼,正待开口让它们抓紧时间。他还有好多事情去干呢,不能在这赌坊干耗时间。

        他还没有发话,已经有一些赌鬼代劳,跑过去催促了。

        “怎么,还没想好后面两局怎么赌吗?”

        “要不要请外援?咱们家黑袍鬼爷已经等的不耐烦了。酆都城有不少赌坊,你们请几位赌圣高手来呗!”

        “咱们黑袍鬼爷遇神杀神,遇圣杀圣!来多少,干多少!”

        “别磨蹭了,快点开盘吧!”

        “反正都是死路一条,闭着眼睛享受就是了。”

        赌坊内的数万名赌鬼们,都在大吼大叫,叫嚣着,催促着赌坊大老板鬼车鸟快点开下一盘的赌局。

        ...

        鬼车鸟被骂的狗血淋头,悲愤不已,却不敢吭声。

        身为化神鬼圣,鬼中赌圣,它以前在酆都城是何等威风!

        它在酆都城的赌坊混迹半辈子,从来只有它收刮别的赌鬼香火的份,还没有受过这等奇耻大辱!

        连自己最爱的龙骨罐子都给输掉了,被一大群低阶赌鬼,指着鼻子大骂。

        换成昨天,哪个赌鬼敢在它面前叫嚣?!

        鬼车鸟和飞天夜叉、白骨凶君,聚集在一个赌坊的包厢内,紧急商量对策。

        “还有两局,接下来怎么办?要是不能赢,我们三个这几百年辛辛苦苦打下的鬼圣大赌坊的基业就完了,拱手送鬼了!”

        “黑袍鬼手里有十块龟甲,准确率百分之百。一个龙骨鬼罐子,被探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该死的黑袍鬼,要不是他身边有鬼童圣母、蛇牯鬼圣这五个碍事的家伙,我早就把他给收拾了。”

        “光靠我们三个,现在已经没辙了!还是请外援吧!”

        “酆都城的赌坊,都巴不得我们倒闭,谁肯支援我们?...再说,就算请来了,它们怕是也赢不了黑袍鬼圣啊!”

        “还有酆都城的执法殿,这群混蛋,平日我们也没少进贡它们香火。现在遇到麻烦了,它们居然落井下石!”

        “算了,别提了!赌坊就算易主,它们一样能捞香火。它们才懒得管我们几个死活!”

        三名鬼圣商量了小半天,都是神色悲哀,也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对策。

        难道酆都城第一赌坊——鬼圣大赌坊易主的日子真的到了?!

        -----

        ps:最近几天,码的稿子太多,头昏脑涨,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呃...忘了求月票?

        连续三天,每天爆了一万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