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714 五阶龙骨圣罐

714 五阶龙骨圣罐

        “你想要我手中的这块龟甲?”

        苏尘翻弄了一下手中巴掌大小的一块玄武龟甲,轻嘲了一下,“行啊,我这块龟甲作价一千万点香火,跟你对赌!”

        玄武分身的身上是一副大龟甲,可以分解成巴掌大小的龟甲一千八百块。

        哪怕这一小块龟甲破损,丢失了,还能长出来。

        玄武分身的恢复能力是极强的。

        他此行前来幽界,身上带了足足八百块玄武灵龟甲,可以随时化作一副五阶玄武盾牌,作为一件顶级的五阶防御圣器。

        只是没想到防御甲盾没用上,反而用来在这鬼圣大赌坊,占卜赌香火了。这也算是一个无心之举。

        哪怕是输掉一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鬼车鸟有些惊讶,黑袍鬼居然这么爽快,就把那块神秘莫测的龟甲拿出来赌。

        “好!黑袍老弟果然不是一般的痛快,如此奇宝也愿意拿出来做赌注!”

        “我们依然是赌骰子的点数,翻十倍的玩法!”

        鬼车鸟阴鸷的嘴角,露出一抹胜券在握的冷笑,手中取出一块香火紫砖,丢在赌桌上,押注一千万点香火。

        翻十倍,输家输一亿香火。

        这一局的赌注太大,一千万点香火赌资,只有它们两个能出得起。

        不过,赌桌上的其它赌鬼们也可以一起玩,跟着苏尘下注。它们的赌注要小很多,少则几百点香火,多则百万点香火。

        输了,倾家荡产。

        赢了,庄家赔它们十倍。

        “快!快点开局!”

        “哇啊哈哈,老子下注一万点香火,痛快!老子把这条鬼命都堵上了!”

        众赌鬼们一个个神色狰狞而疯狂,大呼小叫。

        庄绿旖、鬼童圣母、蛇牯鬼圣等众鬼圣们,也各自压上十万、百万点的香火。跟苏尘和鬼车鸟比起来,它们都算是小赌注了。

        ...

        哼,一群赶着去投胎的赌鬼!

        真是找死!

        也不想想,本赌圣能在这酆都城开这鬼圣大赌坊,屹立数百年。岂是你们这群新来的赌鬼,能够轻易撼动的!

        鬼车鸟看着吵闹的众赌鬼,眸中冷笑。

        在它的眼里,鬼圣大赌坊里的赌鬼,全是一群待在的羔羊。偏偏,它们还毫无自知。

        鬼车鸟不慌不忙,从鬼袍内取出一口洁白如雪的罐子。

        龙骨圣罐!

        五阶极品赌具。

        这是一位强大的鬼族圣尊前辈,冒着性命危险闯入了龙界,在龙族的埋骨之地,偷偷的挖掘出的一小块化神境界幼龙的龙骨。生怕惊动龙族,那鬼圣也不敢拿太多。

        可惜这块幼龙骨太小,无法用作鬼圣的战斗鬼器。

        鬼车鸟花了巨大的香火代价,将这一小块五阶龙骨买了过来,打造成的一口鬼罐子,作为赌局。

        灵龟占卜术的准确度,其实是会依照不同的情况变化的。

        灵龟甲的品阶,和鬼罐子的品阶对比,直接造成了占卜术的精准度的上升和下降。

        这副龙骨圣罐,是五阶极品化神的品阶。在同等五阶圣物之中,它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了。不管是什么龟甲,只要五阶,都不可能超越它。

        这必然导致了龟甲的占卜精准度,大幅的下降。

        这世间,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五阶圣物,可以穿透这副五阶龙骨鬼罐子,猜测出里面的点数。

        这副龙骨鬼罐子,鬼车鸟极少拿出来用。

        都是在最关键,决定命运的时候,它才会将这件赌圣至宝拿出来,一局定乾坤。

        鬼车鸟手持龙骨鬼罐子,“哗啦哗啦~”的摇晃起来。

        “这...这是赌界至宝,五阶极品‘龙骨鬼罐’?!”

        “不好....这一局,怕是不能下注了!”

        “黑袍鬼,必输无疑啊!”

        赌桌上,有一些老赌鬼,看到鬼车鸟手里的这副龙骨圣罐子,顿时露出震惊之色。

        它们终于清醒过来,知道后怕了。

        一旦黑袍鬼的龟甲占卜术失效,它拿什么去跟赌圣鬼车鸟比拼赌技?!

        ...

        因为这龙骨鬼罐子只有一副,苏尘依然是用普通材质的鬼罐子,贴了一张普通的五阶鬼圣符,以防神念探查。

        通常情况下,这鬼罐子的内部也是无法被外界探测的。

        但是,如果有什么比这个鬼罐子更高阶的存在,那就不一定了。

        苏尘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鬼罐子,又看看鬼车鸟手里的那副“龙骨圣罐”,不由皱眉。

        差的太多了!

        说不定鬼车鸟会玩什么猫腻!

        “你有好罐子,我也有啊!”

        苏尘带起一副鬼器手套,然后从袖内取出一口小钟。

        雷音圣钟!

        五阶中品,雷系、音系、钟鼎圣器。

        这口圣钟缩小到巴掌大小,刚好可以装下三个骰子,当一个骰罐子用。

        他带着鬼手套,一副小心翼翼的手拿雷音圣钟,也开始摇晃起来!

        雷音圣钟里面,一阵嗡嗡梵音鸣动,恐怖的雷音在里面回荡,犹如佛圣在念咒。

        鬼修要是敢用耳朵去听,脑子都被震懵,被雷音给震出脑震荡来。用神念去听,一个不慎,被震成白痴。

        “噗嗤~!”

        “雷音系!”

        “钟鼎!”

        顿时,鬼圣大赌坊内,有不少赌鬼的口中喷出大口的黑血来,难以置信的望着黑袍鬼手里的这口雷音圣钟。

        它们的脸色都变了,露出畏惧之色。

        尤其是那些幽魂,没有肉身体魄的保护,最是畏惧雷音钟鼎法器。雷音一杀,可就是一大片,躲都没地方躲。

        “卧槽!狠啊,真够狠!”

        鬼车鸟眸光一寒,牙都快咬碎了,吐出一口黑色唾沫。

        它的听音技巧再高明,也不敢去听那口雷音圣钟。

        “这不是人族的雷系圣器吗,而且还是钟鼎圣器。这东西,只要敲一下,一大片的元婴以下幽魂都会刹那间魂飞魄散!哪怕是鬼圣也受不了啊!”

        “它居然敢拿来做赌具!”

        “黑袍鬼这是从哪个人族手里抢来的?”

        众多赌鬼们,望着黑袍鬼,都露出惊惧之色。

        黑袍鬼居然敢拿着雷音圣钟来赌,它究竟是什么来路?!

        但不管是什么来路,以后再说。

        现在赌局已开,谁也不会去管。对于赌鬼来说,眼下没什么比赌这一局更重要了。

        ...

        “哗啦~!”

        “哗啦!”

        鬼圣大赌坊内,一片寂静无声,只有两个摇鬼罐子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赌坊的另外两名大老板——飞天夜叉、白骨凶君,也已经到了。

        飞天夜叉,是一名鬼蝙蝠圣尊。

        高瘦,浑身漆黑,尖嘴鼠脸。

        它坐在大赌坊的高处观望台,目光呆滞空洞,看着底下成千上万的赌鬼们围聚在黑袍鬼的赌桌上。

        旁边,则是一名高大威猛的白骨骷髅鬼尊。腰间横跨着一柄锋利如雪的大骨刀,两团幽火冷漠无比。

        “你说,它们谁能赢?”

        “哼,这还用说!鬼车鸟在酆都城可是赫赫有名的赌圣之一,最近一百年没有输过。自从它造出一副龙骨圣罐,就没哪个能从它手里赢过!最不济,也是平局!”

        “那黑袍鬼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跟鬼童圣母混在一起?莫非是鬼童圣母在给它撑腰,暗中使招?”

        “不可能!鬼童圣母那点可怜的赌技,她已经在我们这里输了上千万点的香火了,随便一个元婴鬼大倌人就能对付她。就算有她作为靠山,黑袍鬼也一样赢不了。”

        “就怕,是酆都城的其它赌坊得了一件龟甲占卜的宝贝,想来打压我们鬼圣大赌坊!”

        ...

        在鬼圣大赌坊的大厅。

        酆都城执法殿的十大圣君,凶牙鬼君、怨灵鬼圣、幽火地龙鬼圣等等,也齐齐而至。

        它们是来做见证鬼,准备执法。

        赌坊的一边是来自忘川河的鬼童圣母、蛇牯鬼圣、庄绿旖、童男、童女,等五名鬼圣。

        另一边是鬼圣大赌坊的鬼车鸟、飞天夜叉、白骨凶君。

        没有它们这些执法队的圣君,只怕其中一方会赖账,最后闹得打起来。

        当然了,身为老赌鬼,它们十大圣君对今天这赌局也很感兴趣。

        “连赌三局,真猛!它们这是赌疯了,要把老本都押上啊!”

        “嘿,咱们瞧瞧热闹就好!谁赢谁输,跟咱们没多大关系!”

        ...

        鬼车鸟慢悠悠的摇晃着龙骨圣罐,一直在拖延时间。

        直到,它看到飞天夜叉、白骨凶君到了,还有酆都城执法殿的十名圣君都来了。

        它这才安心下来。

        稳操胜券!

        这一局,它不但要将那块神秘的龟甲赢到手,还要将鬼童圣母、蛇牯鬼圣等等,都赌成鬼圣大赌坊的鬼奴。

        “啪——!”

        鬼车鸟猛然将龙骨圣罐,扣在赌桌子上。

        它双眸幽火狂烧,讥讽的望着苏尘。

        “黑袍鬼,你死定了!”

        “就算你用了雷音圣钟,让我无法听音。但我有‘龙骨圣罐’,你的龟甲一样占卜不准。彼此谁都无法探测到谁,我们扯平了。”

        “大家各凭赌技!”

        “我一样吃定你!”

        鬼车鸟讥笑道。

        “是吗!大话别说的那么早,小心被打脸!”

        苏尘轻笑也将手中的雷音圣钟,反扣在赌桌上。

        双方骰子落定,再无更改的可能。

        “猜猜,我是多少点!猜中的几率是十五分之一,你完蛋了!”

        鬼车鸟阴鸷的笑道。

        “行,我先占一下!”

        苏尘笑了笑,手里的玄武龟甲轻轻一弹,落在赌桌上。

        他皱眉。

        这块龟甲上面的痕纹显示,龙骨圣罐内是一点。

        而且龟甲的痕纹还显示,这次占卜的准确度,仅仅是十分之一,低的可怜。

        他的胜率,不到两成。

        鬼车鸟眸光闪动了一下。

        它身为鬼中赌圣,当然对龟甲占卜术非常精通——它只是认不出黑袍鬼这块灵龟甲是什么甲而已。

        鬼车鸟瞥了一眼龟甲占卜的点数,顿时无比得意,狂声鬼笑道:

        “龟甲占卜,一块龟甲对一件事情,只能占卜一次。对同一件事情,用同一块龟甲,再次占卜就完全没用。

        我的罐子里三枚骰子,至少也是三点,它居然占卜出一点。这块龟甲没占中。

        黑袍老弟,你完了!不但龟甲归我,你还欠我九千万点香火!”

        对面,苏尘却依然神色如常,坐在那里玩弄着龟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