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712 未知的龟甲,未知的胜率!

712 未知的龟甲,未知的胜率!

        “黑袍大佬,请!”

        人面美女骷髅蛇深吸一口气,抓起手中的鬼罐子,开始缓缓的“哗啦,哗啦”摇晃起来。

        鬼罐子上,有鬼圣符屏蔽外界神念、天演术的探查。

        为了保险,她甚至用自己的鬼气,再将鬼罐子完全包裹了一层。除了她,不可能再有旁鬼听到声音。

        她的对面,是元婴黑袍鬼苏尘。

        还有鬼童圣母、庄绿旖鬼圣、蛇牯鬼圣、童男童女鬼圣,以及几百名赌红了眼的赌鬼,六七百万点的香火赌资。

        六七百万点香火,绝大部分的元婴鬼修一辈子都不可能挣到这么多。哪怕是很多化神鬼圣,也会心动,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几乎快要接近千万点香火,在鬼圣大赌坊也算是一盘稍大的赌局了。

        要是超过一千万点香火,只有鬼圣大赌坊的三位鬼圣,才有资格来坐庄家。

        她感到压力巨大!

        要是这一把赢了,她光是奖励就有好几十万点的香火,足够她“挥霍”许久了。

        可要是输了......六七百万点香火,后果她也难以承担。

        苏尘也伸出一副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拿起身前的一个鬼罐子,开始快速摇晃起来。

        这一局,是对赌!

        彼此,要猜中对方的点数。

        猜中了才算赢,翻十倍。

        不中就是平局,继续猜。

        ...

        整个赌桌上,一片死寂无声。

        众大鬼小鬼们,全都死死的盯着美女骷髅蛇手里的鬼罐子,想要听到里面的点数。

        当然,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被它们听到,鬼圣大赌坊早就倒闭了。

        ...

        鬼圣大赌坊内,几名资深大倌人“苍耳鬼猴、天听鬼兔”,纷纷移到美女骷髅蛇的旁边,给她“助阵”。

        它们竖起耳朵,全力倾听,苏尘手中鬼罐子发出的声响。

        作为鬼圣大赌坊最顶尖赌术的倌人,它们的听力无疑是极佳,超过了绝大部分的鬼修。鬼罐子极为细微的动静,都能让它们听出点数。

        苏尘嘿嘿一笑。

        他手中一震,衣袖内一件法器顿时发出轻微的钟鸣之声,罩住了手中鬼罐子。

        雷音圣钟!

        他并未施法施展攻击,光是震动出的声音,足以干扰这些鬼倌人听出骰子的点数了。

        那苍耳鬼猴、天听鬼兔,还有美女骷髅蛇,都在仔细倾听黑袍鬼手中鬼罐子的声音。却突然听到一阵钟鸣之声,顿时鬼气沸腾,耳鼻流出黑血,差点喷出一口黑血来。

        槽!

        这黑袍鬼居然携带了鬼族厌恶的钟鼎法器,真狠!

        “铛~!”

        苏尘将鬼罐子,反扣在赌桌上。“请吧!我这边已经好了,你好了没有?”

        美女骷髅蛇脸色一阵煞白,停了下来,将手里的鬼罐子缓缓扣在桌上。

        她的听骰子点数的赌技,没起到任何效果。

        没有听到这黑袍鬼的点数,这也意味着,她只能靠猜测,在三点到十八点之间。

        猜中的几率,大约是十五分之一。

        美女蛇在赌坊混了几百年,当然知道,这根本就猜不中。这要是能被她猜中,肯定是她的坟上忽然冒青烟了。

        她现在唯一寄望的,就是苏尘也一样猜不中她的点数了。

        苏尘没猜,还是老规矩,占卜。

        他将一块龟甲抛在桌子上,然后瞥了一眼,“你的骰子总数是三点,对吧?至于我的点数,给你降低一点难度,三、六、九,你随便挑一个。”

        美女蛇脸色瞬间一变,蛇尾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完了!

        这黑袍鬼简直是在赤裸裸的蔑视她的赌技,根本不在乎她能否猜中。

        她竭力,让自己的脸色正常一些。

        ...

        “龟甲占卜术!?”

        在远处,一名冷漠高瘦的鬼圣,一副尖鸟大嘴,背后长了一对巨大的鬼翼,沉声朝旁边鬼倌人问道,“黑袍鬼的占卜,有多少胜率?”

        它身边,好几名元婴境的鬼大倌人,一个个都是毕恭毕敬。

        眼前这鬼圣,正是“鬼车鸟”。

        也是它们的大老板之一。

        今天,是鬼车鸟亲自在鬼圣大赌坊坐镇场子,以免被其它赌鬼给偷袭了。

        按理,这种低于一千万点香火的赌局,它是不关心,也不会过问的。

        鬼圣大赌坊,不至于亏不起这点香火钱。

        但是,这黑袍鬼身边有五名鬼圣保护,这让它心头生出了警觉。

        有鬼圣来砸场子了!

        鬼童圣母、蛇牯鬼圣!

        它们的地盘在忘川河一带。跑来它的场子,只赢不输,赌的这么凶,想干什么?

        “龟甲占卜术的成功率,跟龟甲的品阶、鬼罐子的品阶有关系。”

        “我们的鬼罐子都是贴了鬼圣符封印,防御力极强,可以排斥一切低阶的探测、预测。四阶元婴和以下龟甲,占卜成功的几率为零。

        只有圣阶神通,才可能破解。

        五阶普通的圣级黑色龟甲,占卜术的成功率为二三成左右,破解的成功率其实也不高!

        不过,这黑袍鬼的龟甲是白色的,似乎是传说中的白龟甲,占卜成功率大约翻一倍,能够达到五成。”

        “不错!白龟圣甲,这个太罕见了。我们在场子里待了几百年,从未见过白龟圣甲出现过!”

        那几名元婴鬼倌人,小心翼翼,仔细分析道。

        “五成,也就是一半对一半!你们敢肯定?....它已经连赢三盘了!这一把赢了,它们的赌资,就翻到六七百万点香火了!”

        鬼车鸟面色严厉。

        六七百万点香火,可不是这黑袍鬼赌客带过来的赌本。

        光是黑袍鬼,自己拿了一万点香火出来,已经翻到了十二万点香火。

        其它几百名赌鬼,也跟着翻了到了二三十万点香火。

        这一局,是翻十倍。

        这样下去,黑袍鬼这是在拿赌坊的香火钱,跟赌坊对赌!哪怕它赌输了,也不亏多少。赢了,就是血赚!

        黑袍鬼要是拿着赢来的赌资,继续下一把。

        六七百万点香火,就瞬间变成一局六七千万的巨赌!

        鬼圣大赌坊从来不怕巨赌,大部分赌鬼都是来给赌坊送香火的。但是就怕这种让它们都看不到赢的希望的巨赌。

        赌坊就要吐血了。

        “通常是这个胜率。不过,我们没有见过白龟圣甲,也不知它手中这一块是真是假!或者....是其它类型的龟甲?”

        “那块白龟甲,颜色偏灰,似乎上面还有厉刺!奇怪,从未见过这种龟甲,不知它是从哪里弄来的。”

        “总之,越好的龟甲,超出鬼罐子的鬼符防御越多,胜率越高。越差,则胜率越低。”

        “具体的胜率,还得知道那是什么龟甲才行。”

        那几名元婴境鬼倌人被鬼车鸟鬼圣这一顿厉喝,顿时心头惊惧,迟疑起来。

        未知的圣龟甲!

        意味着未知的胜率!

        它们认不出来,心头也没底。

        ...

        那副赌骰子大小的赌桌上,美女蛇的脸色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三!

        六!

        九!

        黑袍鬼已经给她三个选择,大幅的降低了难度。但是,依然仅仅只有三分之一的几率打平。

        她的脸色煞白,迟迟不敢打开鬼罐子。

        “开!”

        “开啊!美女蛇大倌人,你倒是开啊,不会是怕了吧!哈哈,怕了就从鬼爷裤兜下钻过去!”

        “怂!孬种!看她那副样子,也知道她输了!”

        “十倍!哈哈,老子翻身了,终于一把翻身了!十多年亏掉的香火,一口气全赚回来了!”

        赌桌上,众赌鬼们拼命的嘶吼起来,愤怒的锤着桌子,催促她开鬼罐子。

        “九点!”

        人面美女蛇颤抖着报了一个点数,然后打开了自己的鬼罐子。她的是三点,苏尘猜中了。

        苏尘随手打开自己的罐子。

        十七点!

        十七点!

        很偏门的数字,整个赌桌没有一个赌鬼猜中了。

        “卧槽!赢了,翻十倍!大佬,从今以后你就是鬼圣大赌坊的大佬,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金丹鬼猴子,死死抱住黑袍鬼的大腿,不管它怎么踢,都不肯松手。

        赌桌上,众鬼们爆发一阵疯狂的欢呼声!

        “你骗我!”

        人面美女蛇顿时愤怒的目光等着苏尘,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黑血。

        黑袍鬼刚才明明说三、六、九点的,怎么能骗她呢,难道她长的还不够好看,诱惑不了它?

        “呵呵,赌鬼的话,你也敢信?赌鬼只会说鬼话,长个教训吧。一把年纪,白活了!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不管怎样猜你都是输,你何必太在意被骗呢!”

        苏尘耸了耸肩。

        “你~...噗嗤!”

        人面美女蛇气的喷了一口黑血,直接昏厥。被几名鬼奴给抬了出去,从鬼圣大赌坊后门丢了出去。

        愿赌服输,鬼圣大赌坊倒也没有赖账。

        很快便有其他赌场的大倌人,过来收拾场子。

        苏尘从赌桌上,收了一百二十万点香火。

        他又另拿了十块红砖,给庄绿旖,“收好,去轮回池洗澡的小本钱有了!”

        “嗯嗯~!”

        庄绿旖也满脸兴奋通红,收了十块香火红砖,足足一百万点香火。

        这些香火,其实是远远不够她洗清自己身上的罪孽。

        但是,这是一个极好的开头啊!

        只要洗干净了这一身的罪孽,她就能转世投胎为人。

        “啧啧,婆婆我在幽界这么多年,还真少一口气拿到一百万点香火的时候!”

        鬼童圣母喜不自禁收了十块香火红砖,她看黑袍鬼的目光,越来越感到满意了。

        就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怎么看怎么顺眼。

        这可是一百万点香火啊,这得她的一万名子孙后辈祭祀烧个一百年,才能赚够这么多的香火。

        要是她有个孙女,非要塞给黑袍鬼不可。

        苏尘感觉脖子凉凉的,似乎被谁惦记上了。

        蛇牯鬼圣抱着十块香火黄砖,十万点香火,舔了舔,深深吸了一口气。

        香!

        真香!

        贼它娘的香!

        原来香火是这个滋味,简直香的快要忍不住吃上一口。

        它在幽界待了这么久,这是拿到香火最多的一次。

        “黑袍大哥,这三块香火黄砖还给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蛇牯的大哥了!以后来幽界酆都城的赌坊,一定要记得带上小弟,提刀勒马,在所不辞!”

        鬼圣境界什么的,无所谓了。

        只要能给它赚大把的香火,它就心甘情愿拜大哥。

        苏尘笑了笑,收下那三块香火黄砖。

        香火果然是好东西。

        有钱能使鬼推磨,古人诚不欺我!

        幽界的赌鬼,真不是一般的多。

        鬼童圣母、蛇牯鬼圣,它们这种极度缺香火的鬼圣,根本抵挡不住香火的诱惑,看来是已经心甘情愿,竭力保护他在幽界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