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99 鸦道友,有个秘密....!

699 鸦道友,有个秘密....!

        鲲圣分身从体内割了一块化神灵膏出来,要养伤,至少大半年。

        而桃夭、庄绿旖,还有妖皇蛟敖和毕方,都已经服下化神灵膏,至少要一年多才能消化完。

        阿奴在木葫芦内修炼,加速冲击元婴后期境界,不会落后他们太多。等在木葫芦内修炼完,她就可以出来,冲击化神境界了。

        ...

        一晃,三个月过去。

        苏尘也陪着众人闭关修炼了一段时间,没有什么事情,便从洞府内出来。

        他打算到处逛逛,找一些灵药来给鲲圣疗伤。他的灵山内生长的灵药材漫山遍野,但是年份才三百多年而已,根本不够用。

        玄武正在外面,坐在山巅,守卫这座数万里金乌圣山。

        ...

        苏尘出了金乌圣山,往金乌国的一片荒山野岭飞行。

        金乌国极为辽阔,除了人口繁多的仙城之外,还有很多荒野被妖兽占据的“凶险”之地,长有许多野生的四阶以上灵药材。

        寻常元婴修士也不敢随便去采摘——这些荒山野岭都属于金乌国,或者属于血鸦圣人的地界,采摘是要收钱的。

        苏尘自然不在乎这些,在灵山旷野之中搜寻野生灵药。

        忽然,一道数百丈巨大的血色妖影,振翅一展,携着一股悍烈的妖风,从数万里遥远处瞬息而至。

        苏尘抬头一瞥,却见是血鸦妖圣。

        血鸦妖圣眨眼便到,飞落在苏尘面前,化为一尊披着血红色大袍的清瘦青年男子。

        尖嘴猴腮,眸中一双呆滞的眼珠子,嘴角上勾,还带着痞色。

        苏尘暗自好笑。

        妖修化为人形,大多是看到某个人的摸样,感到十分满意,才仿照此形。

        这血鸦妖圣一看就是一副人族痞子的摸样,也不知是从哪个人族身上学来的,估计是它觉得这副痞子的摸样很“帅气”吧。

        “哎呦,血鸦兄,这是来找我,还是要找鲲圣和玄武?”

        苏尘似笑非笑。

        他早就看出来,这血鸦妖圣看自己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不知道心里把自己骂成什么样了。

        这次,血鸦居然主动来找自己,也不知是何事。

        血鸦妖圣的确是来找苏尘的。

        它这几日,在金乌国到处寻找新的住处,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满意的地方。哪里也没有鸦族的祖地,金乌圣山好啊!

        思来想去,还是得想个办法,把鲲圣、玄武这两尊“瘟神”送走才是上策。

        它不敢去找鲲圣和玄武,担心万一惹恼了它们,可就要倒霉了。

        只是在远处等着,见到苏尘出来,它才赶紧飞过来。

        在苏尘这位人族化神初期修士面前,它毫无心理负担。

        “苏老弟,数月不见想死哥哥我了!在金乌山这几月住的可好?此山中充满了圣神之气,想来是住的很舒坦。”

        血鸦一副热情无比,咧嘴笑着迎上去。

        “什么,这座灵山叫金乌山?哪此山岂不是你们鸦族的圣山吗?哎呀,早知如此,我就换个地方了。”

        苏尘一愣,顿时露出满脸的歉意。

        血鸦要不说,他也不会去特意在意自己落脚的这座山叫什么名。他离开祖龙山脉,也是懒得到处去找,随便那么一挑,在这座金乌山落脚。

        血鸦妖圣不由心头暗呸一声,“我淬,鲲圣、玄武刚来,不知道也正常。你都待在祖龙大陆一年多了,不知道才有鬼呢!再说,你换地方有个屁用,得鲲圣和玄武挪一挪大驾才行啊!”

        它眼咕噜转着,却是笑着说道:“鲲圣兄和玄武兄对我那座金乌山是否满意?打算住多久?”

        “两位圣尊说很是满意,打算多住一段时间!”

        苏尘立刻点头道。

        血鸦气的差点想吐血,它眼咕噜一转,和苏尘勾肩搭背,塞了一株五阶血芝在苏尘的说里,道:“苏老弟,其实我想托你一点事情。这金乌圣山毕竟是我鸦族的祖地,不适合外人居住。

        不如,你跟鲲圣和玄武兄提一提,搬到祖龙山脉如何?那地方上千万里,才够气派,配得上鲲圣兄和玄武兄的身份!你也可以一起住过去!”

        苏尘瞥了一眼这血鸦妖圣。

        血鸦一肚子坏水,阴险的流脓,居然鼓动他让鲲圣和玄武去祖龙山脉。

        祖洲大陆最好的地方,无疑是祖龙山脉。

        但那是祖洲大陆的众圣之山,并不属于哪位圣尊的地盘。哪怕历任祖龙洲主,也没有谁霸占祖龙山脉。

        他和鲲圣、玄武在那里落脚,容易被看成野心勃勃之辈,必定成为众圣尊们的眼中钉。

        苏尘当然不惧他们。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还有其它事情要干,并不想得罪太多圣尊。

        相比之下,霸占了金乌圣山,只是得罪了一头血鸦妖圣而已,倒是没什么紧要。

        苏尘叹气,“鸦道友,我跟双圣关系又不亲近,如何能劝动他们?你是有所不知啊,我这几个月为了讨好它们,拉近关系,在金乌山有多苦。

        这双圣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天天喊腰酸背痛,让我给它们捏肩敲背。一个鱼躯一千里,从头捏到尾,我要捏大半个月才能把它捏舒坦了。

        一个满身带刺的龟壳,我怎么捏也捏不动,它口中还嚷嚷‘你倒是使劲啊,挠皮痒痒呢’,我这捏完满手是血,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啊!我在那里耗了几个月,也没讨好到它们。”

        “这么变态!”

        血鸦妖圣听了目瞪口呆,鲲、玄武双圣居然沾染了人族的怪异癖好,顿时一副心有戚戚。

        幸好它没留在金乌圣山给双圣当小弟,否则也要受这罪了,“哎,苦了苏老弟了,给别的圣尊当小弟,就是心酸啊!”

        想当年,它血鸦妖圣还是低阶金丹妖修的时候,也曾经给别的元婴大佬妖修当过小弟,那个苦别提了,简直就是牛马不如,熬了不知多久才出头。

        它便曾经发誓,是再也不给别的妖修当小弟了。

        苏尘抱怨了一顿,突然压低了声音,眉宇间意外有几分喜色,一副神神秘秘道:“不过,鸦道友,我这几个月的辛苦,也不全是受罪。天天给它们捏肩敲背,倒是听到它们在闲聊,透露了一个重大消息。”

        血鸦妖圣心头一惊,连忙道,“什么消息?”

        苏尘看了看左右,招血鸦护耳过来,道:“它们似乎知道幽界,有一重大...,它们正在苦心筹划,准备在十洲仙境搞一次大动作!为...做准备!”

        “什么?”

        血鸦妖圣眉头一跳,不由一惊,仔细聆听,正急切的要听到双圣的更多秘密。

        这鲲圣和玄武双圣太强了,所知晓的秘密肯定也是顶级的秘密。

        可是,苏尘话才说了一小半,就忽然立刻闭牢了嘴巴,感觉自己话太多了,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