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90 半圣的追查

690 半圣的追查

        苏尘考虑了许久,将再闯幽界,找到爹娘、二弟和阿丑的幽魂,送他们前往轮回池转世投胎,作为接下来两三年的重中之重。

        至于香火一事,他自己手中没有一块足够大的国界地盘,也无法亲身体验香火的奥妙。

        若是去抢夺香火,必然会跟祖洲的其他十多名圣尊产生纷争,耽误大量的时间,此事只能暂且放一放。

        “鲲那边应该不久就会飞升,抵达十洲仙境。你们三人也要尽快踏上元婴后期境界,才能服用化神灵膏,尽早踏上化神境界!”

        苏尘叮嘱道。

        “嗯,我会抓紧修炼!”

        阿奴认真的点头。

        桃夭和庄绿旖修炼速度很快,早已经是元婴后期,只有她的修炼速度稍微慢一点,但也快了。

        随后,她便离开书房,回到不远处的一间卧室,服下一枚四阶极品灵丹,打坐修炼。

        她心中充满了担忧和焦虑,自然不愿浪费时间。

        …

        苏尘又看了一会儿书,夜已经极深,这才将手中的玉简放一下。

        他突然眉头一动,神念进入意识海的灵山。

        自来到玉狐国,暂且安顿下来,桃夭便回到灵山,干活去了。

        打理灵山,才是她的最重要的工作。

        桃夭回到灵山,看到灵山内曾经一片生机盎然的灵药田园,变成一大片废墟,无比凄惨的模样,不由气得哇哇大叫。

        还有一座堆放如山的灵石山丘,所有的灵石都碎裂成粉末,灵气全释放出来。

        “主人,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心血啊!花了几百年,才打造成的田园牧歌,风景如画!一夜之间全部成了废墟啊!”

        “气死我啦!”

        她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才将这片灵山打理的如一处世外桃源小仙境一般。

        没想到,苏尘的一次化神飞升,这座灵山便变成了一片废墟。

        苏尘见她气苦,不由哭笑不得,劝慰说道:“桃夭,算了,重新来种吧!

        这座十里灵山,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百里方圆的大盆地。地方大了百倍,原先的格局太小了,重新规划一下也好!”

        桃夭气哭了好一阵子,才收拾起心情,重新开始规划这座新的灵山。

        这座百里方圆的灵山,地方非常大,需要重新设计。

        苏尘元神活动的庄园、炼器坊、炼丹坊、酿酒坊,灵木森林、桃花树、灵药田圃、灵水山泉、溪流沟渠…等等。

        那些灵石粉末废渣,正好用在田圃里当做土壤,浇灌灵水之后,显得颇为肥沃。

        不过,灵山内也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被毁掉。

        还是有一些东西留了下来。

        灵山内浓郁到了极点的灵气,还有天空中不时疾风暴雨,雷电轰鸣闪烁。

        这些都是基本的灵气元素,是无法被任何空间力量摧毁的。

        那枚神秘的月石,依然在半空中悬挂着,宛若一轮弯弯的小月亮,光芒璀璨,栩栩生辉。

        结金丹所需要的神秘灵果树的种子,被苏尘保护了下来。

        孙师娘送给他的那枚彩色的神秘种子,居然也还在,让苏尘颇为惊诧。

        一株五阶仙幻灵昙,依然在田圃中顽强茂盛的生长着,晶莹剔透,如幻如梦,碧翠欲滴。

        这株仙幻灵昙长势极佳,已经开出了三个花骨朵,看样子,离开花已经不远了。

        苏尘看了,不由得有些惊喜。

        这仙幻灵昙乃是五阶化神灵宝,能够瞬间流逝岁月,威力奇大,神秘莫测。

        这可是世间奇宝,传说千年才开花,开花一瞬间便凋谢。

        采摘的时间,仅仅只有一息而已,时间短暂的令人痛恨。

        只有在它还是花骨朵,即将绽放之前的一瞬间,冰封起来,才能长久的保存。

        这个条件太过于苛刻了。

        哪怕是实力雄厚的万年修仙世家,也无法成功的种出来,并且获得一朵五阶仙幻灵昙。

        苏尘连忙叮嘱桃夭说道:“夭夭,这株仙幻灵昙,看样子离开花不远了。一定要在它,将开未开之际,立刻冰封起来,否则它便会失效。”

        桃夭看到自己精心打理的这株仙幻灵昙还活着,也是分外的惊喜。

        “可是,主人。我用什么来装这仙幻灵昙呢?”

        桃夭有些急。

        苏尘想了一下,说道:“既然是冰封,又需要长久的保存,就用我那口五阶冰葫芦来存放这冰幻灵昙吧。”

        采摘到这仙幻灵昙之后,他的一套五阶化神级七宝葫芦,便算是大功告成,完全炼制成功。

        金葫芦,存放五阶无坚不摧的秘金之剑。那放置灵石释放灵气,以养秘金之剑。

        木葫芦,招妖葫芦。已经收了八名元婴妖祖。不过,这口招妖葫芦暂时放在鲲分身的手里,让它飞升的时候带过来。它的妖力无比雄厚,足够保护八名元婴妖祖。

        水葫芦,五阶弱水。弱水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是也有它独特的作用。

        火葫芦,五阶地心炎。投入灵石进去,地心炎也会越养越多。

        土葫芦,五阶土源灵珠。可以手握土源灵珠,提供强大的土灵气,施展出各种土系大神通法术。

        风葫芦,五阶渡厄宝扇。

        冰葫芦,冰封的五阶仙幻灵昙。

        如此一来,七宝葫芦内,都各装了一件大神通级法器。

        他这一套五阶化神级七宝葫芦,可以让他这木系修士,操控自己原本无法使用的法器。

        而且,葫芦内可以保存海量灵气,为大神通法器做补给。

        这也意味着,他驱使释放这些大神通法器的时候,不用损耗自己体内的任何法力。

        而与之对阵的敌人,却必须消耗自己体力的法力来驱使这些极为损耗法力的大神通法器。

        这个优势,看似用处不大。

        但一旦陷入持久战斗,丧失法力的一方几乎是必败无疑。

        这也是葫芦法器的最大优势用途之一。

        七宝葫芦,释放葫芦内的法宝之前能够保密,起到突袭对手的效果。

        释放之后,极大的节省自己的法力。

        而且,这些葫芦内并非仅仅可以装一件五阶法器,其实是可以装很多件的——这也是为何修仙界内,葫芦法器非常受热捧,一出现就会很快被买走。

        但是,能用上葫芦的修士也不多。

        灵葫芦都是单系灵物,一条葫芦藤只结一种系别的灵葫芦。

        所以绝大部分的葫芦都是单系木葫芦,只适合木系修士使用。

        木系修士经常会用葫芦法器,用来储物、装法器,其他系修士则不多见。

        多宝葫芦都属于葫芦变异。

        二三宝以上的灵葫芦并不多见,价格经常是高的离谱——每多一宝,葫芦的价值便翻一翻。

        按照市场行情,通常一口五阶木葫芦的价格,通常是同阶普通飞剑的两倍。

        那么二宝葫芦便是飞剑的四倍,三宝葫芦是飞剑的八倍、四宝是十六倍…以此类推到七宝,是一百二十八倍。

        只是,到了四宝葫芦,太过于稀有,市面上几乎便看不到了。

        “我这七口五阶化神级葫芦的价值,要超过一百二十八件大神通法器的总价值,算得上是一套稀世之宝了!”

        苏尘不由心满意足的一笑。

        他在灵山内养了这七宝葫芦,耗费了诸多心血,到如今,终于快要将这一整套七宝葫芦都炼制出来了。

        七宝葫芦一同施展,至今还没有那个敌人能“享受”到这个待遇。

        待自己下次再闯幽界,看看有哪位幽界鬼圣,能抵挡得住自己的七宝葫芦!

        苏尘让桃夭在灵山内,盯紧了那株仙幻灵昙。

        他的神念,从识海灵山中退了出来。

        却见书房外面的天色,已经是黎明,昏沉的天色渐渐明亮。

        …

        玉狐国的都城玉虚观附近,再度热闹起来。

        苏尘住的院子,也就在玉虚观附近。

        一大清早,便有一些的修仙者们前来玉虚观上香祭祀有苏圣人,祈福许愿。

        李玉虚道长观内,却心不在焉,总惦记着那四位来历颇为奇怪的神秘老祖。

        他寻思了一宿没睡,总觉得不对劲。

        那四位老祖自称是从其它遥远的大洲过来的,对祖洲不熟悉。但其它大洲也有化神圣人,他们的表现,却似乎从未祭祀过圣人是。

        难道他们四位老祖,从来没打算向圣人祈愿?!

        而且,昨夜,又有两件奇怪的事情发生,让他心惊肉跳。

        那尊有苏圣人的通灵雕塑,一向是慈眉善目和气,不知为何脸色变了,露出温怒之色。似乎有人冒犯了她。

        还有,昨夜一位神秘的青年修士闯入了道观,出现在有苏圣人的通灵雕像面前。

        通过这尊通灵雕像,可跟圣人进行直接沟通。

        这位青年修士,似乎跟有苏圣人的通灵雕像,交谈了一番,似乎有所争执。

        这位神秘修士非常强大,绝非元婴老祖。

        想想就知道,元婴老祖根本不敢擅闯圣人的道观,当面和圣人起争执。

        这位青年,颇为面生,应该不是祖洲广为熟知的十二位圣尊之一,而是一位新晋的半圣。

        这青年修士身为半圣修士,除非是圣人当面,否则是不会将区区一座圣人的雕像放在眼里。

        李玉虚道长和全观上下,也不过金丹境界的修为,噤若寒蝉。

        也不敢去管,也不敢去问。

        更不知这位半圣大人,突然深夜闯入玉虚殿来做什么。

        李玉虚也只是隐约听到,青年似乎在对圣人的通灵雕像说,“有苏圣人…多有冒犯…在下秦无双,奉兄长之命,追查一位新圣…追踪到此观…”

        诸如此类,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越发的让李玉虚感到敬畏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