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82 斩因果,踏化神!

682 斩因果,踏化神!

        妖国主冰狰和七八十名妖祖们,被苏尘那从天而降的一剑打的没有任何脾气,只能老老实实跟着白卜等修士,来到瀛洲圣山朝拜圣尊。

        却见,在瀛洲圣山之巅,苏尘一袭朴素青色衣衫迎风猎猎,盘膝独坐一块巨石之上。

        他俊秀的脸庞,带着些许冷峻和淡漠,迎着初升的朝霞,遍体绽放圣神的金辉。

        苏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不再收敛自己的修为和气息,强大的威压几乎笼罩了整座瀛洲圣山,半圣气息令无数低阶妖修颤栗。

        圣人出落凡尘,并世无双!

        睥睨苍穹,遗世而独立!

        虽未化神飞升,却已然有破空飞升之姿。

        瀛洲圣山上千部落的无数低阶妖修、妖兽们,早已经聚集在山腰,成片成片的匍匐在地,无比狂热的朝圣叩拜。

        它们纷纷激动的叫着,拍着胸脯,表达自己的赤胆忠心,愿意为圣尊大人赴汤蹈火,献出自己的一切。

        妖国和东海妖庭的众老祖们,望见苏圣的风采,一时都看呆了,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只有苏府的众老祖们,倒是早就习惯了。

        妖皇蛟敖的神色最为复杂,它和人族的灵岛同盟斗了许久,未曾想这个不起眼的敌人,已经变得如此的厉害。

        它的性命,反而是被人族圣尊搭救。

        “小妖冰狰,拜见苏圣大人!之前未能及时认出苏圣大人,小妖冒犯了!”

        冰狰率领众妖祖们来到山巅,离苏尘千丈远便不敢再走了,回过神,慌忙俯首叩拜。

        苏尘看了它一眼,淡然道:“刚才把本尊的话当耳旁风,怎么这会儿服气了?”

        冰狰心头发苦,不敢辩驳。

        它也不是不把圣尊放在眼里。

        问题是,化神灵膏就那么三份,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份落在苏尘的手里。它思来想去,当然不信苏尘成圣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苏尘手中还就真的有一份化神灵膏,顺利的成圣了!

        “冒犯圣尊,罪该如何?!”

        苏尘道。

        冰狰心头顿时一凉,看来苏圣大人还是没有打算放过它的冒犯之罪啊!

        战不了,也逃不了。

        也罢!

        是它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它唯有自裁,以谢罪。

        “冒犯圣尊,自是死罪。圣尊要我死,我不能不死!”

        冰狰任命的闭目,举起利爪,便欲一掌自毙。

        “且慢!圣尊大人手下留情。”

        远方传来疾呼声。

        却见,又是两艘巨大的战舰,从远方飞来。

        这两艘宏伟的万丈巨舰上,分别挂着“通天皇朝”、“天道盟”的巨大战旗。

        赫然是天道盟主商承天,以及通天皇朝新登基的天子姬允,率领数百名元婴老祖,以及数以千计的金丹修士。

        他们赶来东海修仙界,是为了寻找苏尘和化神灵膏的下落。

        却没想,他们刚刚赶到,却已经收到了苏尘成半圣的消息,妖国主冰狰倒霉的撞到了苏半圣的手上。

        在两艘巨舰的众老祖之中,孔灵、卫骥、周青、韦震南老爷子、韦氏三杰等一些熟悉的老祖们具在。

        “圣尊大人,冰狰冒犯圣尊大人威严,固然该死。但是圣尊大人乃一界之主,人族也好,妖族也罢,皆为你的子民。圣尊大人仁慈,还请宽恕它一二!”

        商承天飞到瀛洲圣山,叩见圣尊,急道。

        “圣尊大人仁慈,还请饶冰狰一命!”

        众老祖们有些纳闷商承天为什么要替冰狰出头求情。但是有些精明的老祖却忽然醒悟过来,纷纷为冰狰求情。

        其实,商承天也好,他们也罢,都不是单纯的为了救冰狰。

        半圣在这一界是无敌的存在,已经完全破坏了这一界的秩序平衡,一言可定生死。

        苏半圣既然能一言定冰狰的生死,也一样能一言定他们的生死。

        连北溟大陆三大势力巨头的妖国主冰狰冒犯了一下,说赐死就赐死,其他老祖们恐怕更是无比忐忑,惶恐不安。

        他们请苏圣手下留情饶了冰狰,尽量不开杀戒。

        这也是为了他们自己,毕竟谁也不知道苏半圣还要多久时间才会飞升离去。一直不走的话,还不知多少老祖会死在苏半圣手上。

        “既然众祖为你求情,本尊便饶你一命。但惩罚还是要有,罚你回妖国闭门思过百年。你们都起来吧!”

        苏尘看了一眼,黑压压跪了一大片的人族和妖祖老祖们,脸上淡漠。

        他本就没打算让冰狰自裁,只是给它一个严厉警告而已,免得它太过张狂。

        苏尘寻思了一下,面色严肃起来,说道:“三份化神灵膏,皆已各有主人,乃是天定之主,非本尊定夺。

        他们皆和本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就不必再追查下去了。否则横生事端,再有冒犯,勿怪本尊杀无赦!”

        “是!”

        “谨遵圣喻!”

        商承天、姬允、冰狰这北溟三大势力的巨头老祖们都不由脸色微变。

        苏半圣说这番话,分明就是知道另外两份化神灵膏的下落。但是,那两份显然都跟苏半圣有密切的关联的人手里。

        他们心中不甘,却也不敢不从。

        其余数百名元婴老祖们自然也连连称是,表示遵从。那化神灵膏本来也没他们什么事,倒也不会太觉得惋惜。

        ...

        苏尘将这些事情处理完。

        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元婴,发现元婴身上有五道紧紧缠绕的较粗的因果丝线,被斩断。

        被斩断的是蛟敖、蛟敖两条,天道盟商承天、通天皇朝姬允和妖国冰狰这里三条。

        还剩下最后三条,是吴樵、吕老夫子、张小弟等三人。

        苏尘隐隐感到,自己的元婴被大幅度的“松绑”,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似乎即将突破,踏上化神境界的征兆。

        苏尘吃了一惊,又有些疑惑。

        这才斩断了五条较粗的因果丝线。

        剩下还有三条未被斩断。

        但是他的元婴却开始躁动起来,这就要突破化神了吗?

        苏尘按下激动的心情,施展圣目,朝东海遥远扫去,继续寻找吴樵、吕老夫子和张小弟的三人的下落。

        ...

        他很快看到,东海深处,一座妖族地盘内的蛮荒灵岛。

        此岛因为地处东海妖庭的地盘,没有人族修士敢在此地居住,整个岛屿遍布古老的灵木。

        此时,却见岛屿旁边停泊着一艘千丈大货船。

        大货船的船舱,几乎全是一根根高阶巨大笔直的灵木,被斩去了枝节,只剩下一截滚圆的灵木头。

        “呦!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

        灵岛上,一道洪亮的歌声,引吭高歌。雄浑嘹亮,粗犷豪迈,动人心魂!

        一名赤着上身,浑身金光笼罩,犹如铁塔金神的壮汉,手持一柄十丈金色巨斧,挥舞着,朝一株四人环抱的铁杉灵木劈去。

        这铁杉灵木,乃是出了名的坚硬如铁。用来炼制木系飞剑的顶级材料,坚韧无比。

        寻常臂粗的一根四阶铁杉灵木,哪怕元婴老祖想要切断也极为费力。

        一道金光闪过!

        “咔嚓~——!”

        那株高耸入云的四阶铁杉灵木,被劈的铁木飞屑四溅。

        三板斧头下去,巨木轰然倒塌。

        壮汉沉醉在伐木之中,浑身金色光晕不停的在体内流转,氤氲之气不断的蒸腾,体内元婴中期的气息已经达到无比旺盛的巅峰。

        “轰!”

        元婴后期!

        又突破!只用了短短十年,从元婴中期再一次突破进入元婴后期。

        铁塔金汉浑身无比的舒畅,不由一声兴奋的长啸,声震数百里,歌喉更加高亢嘹亮。

        在旁边,一名金丹后期灰袍老者和一名金丹后期的年青修士,对此却是见怪不怪,早就习惯了。

        灰袍老者兴奋盯着那株被砍到的铁杉灵木,“好木,好木!这株四阶铁杉木,至少可以卖个十万块灵石。小弟,来,把它搬运到货船上去。”

        “好嘞!”

        青年修士兴奋应了一声,使足了力气,和灰袍老者扛起铁杉灵木,嘿呦嘿呦运到大货船上。

        他们三人,正是苏尘多年未见的吴樵、吕老夫子和张小弟。

        三人自从来到东海,便在东海东奔西跑到处忙着赚灵石。但是灵石不好挣啊,干活打杂不太挣钱,猎杀海兽风险巨大。

        思来想去,只有吴樵伐木,挣灵石最安稳,而且投资小见效快。

        只是,能伐木的灵岛都是有主的岛屿,交一大笔的伐木钱就没剩下多少了。其余无主的灵岛都在妖族地盘上,经常有妖族出没,他们也不敢随意去。

        吕老夫子和张小弟到处去寻找灵木,让吴樵来砍伐。

        这几十年下来,他们几个辛辛苦苦才积攒了一些钱财。

        好不容易,他们熬到了吴樵踏上元婴境界。

        人族的元婴老祖,妖族老祖也不愿意轻易去招惹。

        他们三人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直接花了数百万块灵石买了一艘大货船,整个东海地界到处搜寻三四阶以上的灵木。

        在东海界内,他们简直如鱼得水,好不快活。

        吴樵根本不需要灵石,只要有灵木让他砍,他可以一个月不合眼。

        吕老夫子把灵木拿去卖,简直赚翻了天,他和张小弟手中灵石快花不完,买来大把的灵丹,修炼也是进展神速。只是,他们两人目前还卡在金丹后期,缺了一些元婴机缘。

        不过,以吴樵如今突飞猛进的实力,帮他们找到元婴机缘,也不是太难的事情了。

        苏尘看着他们三人,哭笑不得,却又大感欣慰。

        吴樵太强悍了,简直逆天修行!

        他身上肯定有什么大秘密。

        只是苏尘看不透而已。

        苏尘从未见到过,像吴樵一样简单、纯粹的修仙者。

        不争!

        不斗!

        无欲无求,从不服用灵丹,不修炼法术!

        吴樵甚至不刻意去求修仙大道。

        吴樵拥有最纯正的金灵髓,在修仙界也是罕见的超一流天赋者,放在任何一个势力都是佼佼之辈。

        他却偏偏无心修仙界的争斗和俗务,只以伐木为无上的乐趣,以伐木为唯一的修炼法门。

        在中土、东海、北溟正统的修仙者眼里,吴樵这样的修士显然是“不务正业,甘于堕落,毫无前途”。

        然而,无数修士视为畏途的修仙大道,却偏偏为他自动开启。

        这世间,想的越多越分心。越纯粹,反而越是强大。从炼气到元婴巅峰,一路通畅无阻,毫无阻塞!

        只靠自己伐木天赋,便冲上了元婴后期境界。

        看来,吴樵的修仙天赋,怕是能和鲲、玄武这样的妖祖相比,再过数十年飞升成圣也未尝不行。

        吴樵的实力,足以带着吕老夫子和张小弟俩人飞升。

        苏尘见他们三人过的挺好,也便心安了。

        他回头派白卜去给吕老夫子和张小弟,送几份元婴机缘,助他们两早日踏上元婴境界就足以。

        吕老夫子、吴樵、张小弟,是他和阿奴寻仙之路最早遇到一伙心思纯正的修仙道友,也是一生挚友,能帮自然帮一些。

        苏尘以圣目查看完吴樵、吕老夫子和张小弟三人的情况,再看自己的元婴,却见最后三条较粗的因果丝线,也已经断裂开来。

        心无牵挂,因果自断!

        虽然还有一些非常细微的因果丝线,依然黏在元婴上面,但已经束缚不住元婴的“蠢蠢欲动”。

        他的元婴端坐于莲台上,如饥似渴的快速汲取着体内剩余的化神灵膏液体中的能量,将剩余的大半灵膏完全吸收殆尽。

        “轰”的一声!

        突然,元婴似乎吃饱喝足,打了一个饱嗝,它略显稚气的伸了一个懒腰,通体绽放万丈圣神光辉。

        踏化神,圣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