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80 小小妖主,也敢猖狂!

680 小小妖主,也敢猖狂!

        苏尘正襟危坐在瀛洲圣山之巅,面无表情的看着极其遥远海域,妖国的七八十位元婴老祖们追杀妖皇蛟敖和蛟娇。

        妖皇蛟敖!

        蛟娇!

        他和妖皇蛟敖、蛟娇两名妖祖的恩怨可谓是极深的,在自己毕生众多因果之中也是屈指可数的深仇大恨。

        在数十年前,他东渡东海,以白卜分身加入东海妖庭,因为人族灵岛同盟、东海妖庭和妖皇皇朝之间的残酷厮杀,杀了蛟敖的五名子嗣,结下深仇。

        当然了,蛟敖也屡次追杀他的白卜分身,并非不想,只是可惜没能杀成而已。

        双方可谓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如果只是妖皇蛟敖被冰狰追杀,苏尘绝不会插手干涉,懒得去过问。

        但是蛟娇...她和他的白卜分身,纠缠很深,甚至合体玄武。虽然只是他的白卜分身发生了关系,却也是他至今唯一的一次“感同身受”。

        这却是让苏尘感到头疼,必须妥善处理。

        他心中在考虑着。

        是该袖手旁观,还是施加援手?

        因果,绝大部分都是恩怨。了却因果便是还恩情、报怨仇。

        只要他袖手旁观,那么蛟敖和蛟娇几乎是死定了。虽然它们不是死在自己手里,而是死在妖国主冰狰的手上。

        人死之后,烟消云散。

        这也意味着,自己和妖皇蛟敖、蛟娇过往的一切,都将一笔勾销,再无牵挂。

        这当然是最简单的、自动消弭两道因果的办法。

        只是,传说中的圣兽“玄武”便从此彻底从东海界消失,恐怕再也难以寻找到踪迹。

        苏尘有些犹豫。

        若是施加援手,救命之恩也能了却这份因果,只是日后还会有一些麻烦。

        ...

        妖皇蛟敖一手持妖皇战戟,一手拉着蛟娇急逃,心中无比的焦虑和恐惧。

        此片海域,距离瀛洲圣山尚且相隔数十万里的距离,对于元婴老祖来说那可是长达一日的飞行路程。

        而妖骨战舰追上它们却只需短短的一炷香功夫而已。

        这意味着,它和蛟娇是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到瀛洲圣山,向东海修仙的的妖祖们求得援兵。

        片刻之后,它们俩被妖国主冰狰率领妖国的大群元婴妖祖包围,就是它和蛟娇的死期。

        其实,它身经百战也不怕死。

        只是它毕生梦寐以求,想要成为化神妖圣,重振东海万妖部族的宏图伟业,将彻底的葬送。

        此外,它更痛心的,是蛟娇。

        它最后一个子嗣,也将丧生。它已经死了五名子嗣,最后的一名女儿也将死在此地。

        不!

        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无论如何,它也要将蛟娇安全的送走。

        尽快赶去东海妖庭。

        东海妖庭也不太安全。

        不管是它、蛟娇,甚至整个东海妖庭的所有元婴妖祖加起来,都远远的不如妖国的强大。

        妖国这次出动了近七八十名元婴妖祖来到此地,追踪苏府和化神灵膏的下落,实力雄厚无比。

        而东海妖庭,顶多拥有十多尊元婴老祖而已。

        试问,谁能抵挡得住妖国的雄厚实力?

        唯一的办法!

        那就是让蛟娇去瀛洲圣山找白卜。

        白卜一个元婴妖祖,当然没有任何作用,面对妖国上百位元婴老祖们只是死路一条。

        可是,蛟娇和白卜只要一合体,那便会诞生强大无比的“玄武”。

        哪怕是元婴境“玄武”的实力,恐怕也可以独自挑战五到十名左右的元婴老祖。

        就算无法力敌妖国众元婴老祖,玄武的实力也完全可以逃走。

        待“玄武”晋升化神之日,再来报仇便是!

        它就算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吼~——!”

        妖皇蛟敖不甘心坐以待毙,想到这些,疯狂的厉吼一声,口中舌尖一咬,喷出一大口精血,落在它足下的一团乌黑妖云上。

        这是它心头的一口本命精血,数百年才凝练而成,蕴含无比强大的妖力。

        “噗~!”

        这团鲜红刺鼻的精血,落在乌云上。

        它足下的乌云爆出一阵妖异的红芒,顿时飞行速度大爆发,暴增了五倍的飞行速度。

        妖皇蛟敖拉着娇娇,再次拼命狂逃。

        “飕——!”

        如此快的速度,顿时拉开了它们俩和妖国战舰的距离,往瀛洲圣山方向爆射而去。

        在它们俩身后,妖骨战舰的冰狰和众妖祖们,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却忽然看到这一幕,都是吃了一惊。

        “陛下,它似乎要逃脱了?!”

        一名妖祖急忙道。

        妖国主冰狰却是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无妨!它居然舍得用本命精血来催动飞行,但仅仅只能维持了一个时辰。它不惜损耗精血来加速飞行,一旦被追上,死得更快!这东海地界,无人能救它性命,东海妖庭也不行...除非是鱼妖半圣亲临!”

        “也是!就算鱼妖半圣亲临,它跟蛟敖毫无瓜葛,凭什么帮它!鱼妖半圣独来独往,根本不喜和其它妖族为伍。”

        “这回蛟敖死定了!”

        妖国的众妖祖们无不哈哈大笑。

        ...

        果然不出所料,蛟敖足下妖云耗尽了那团精血的元气,飞行速度再次降了下来。

        妖骨战舰追逐了大半日,才再度追上了妖皇蛟敖和蛟娇两名妖祖。

        此时,离瀛洲圣山已经是很近了。

        但是妖国的众妖祖们根本不在乎...谁会在乎东海的一群蝼蝼们在想什么?!

        妖国主冰狰从战场一跃而起,迅速追上妖皇蛟敖,厉喝道:“蛟敖!本国主待你如兄弟,你却窃取本国主的问心石!受死吧!”

        “冰狰,你又何曾一日待我如兄弟?居然用问心石偷偷摸摸想试探本皇,是否私藏化神灵膏!”

        蛟敖厉啸。

        它手中一晃,多了一块几近完全透明的鹅卵大小的奇石,正是传说中的问心石。

        这块奇石神异无比,只要人在奇石的对面,但有所问,无不据实以答。

        冰狰心底极其不想说,却不由自主口吐真言道:“我冰狰乃上古奇兽,天下妖族之首,注定要飞升成圣!你蛟敖区区一条蛮蛇,也敢自居妖皇,呸!既然你无法助本国主夺得化神灵膏,对本国主已经毫无作用,自然要杀了你!”

        说完,冰狰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块问心奇石太玄妙,它也抵抗不了。

        它心底还有诸多的秘密,决不能被蛟敖给问出来。

        “找死!你们都退后,本国主亲自来收拾它!”

        冰狰冷哼,背后一双巨大的冰晶雪翼,猛然一张,顿时周围上百里铺天盖地的冰灵气朝它凝聚过来。

        在它周围,形成数百道锋利狰狞的十丈长冰晶长枪。

        飕!

        飕!

        大片密密麻麻的冰枪妖术,爆射向蛟敖。

        蛟敖手中妖皇战戟一挥,化为无数道战戟影子,横扫袭击来的冰枪,将它们纷纷击碎。

        它们两大妖祖的实力,差距有点大。冰狰极为擅长冰系妖法远攻,在妖法上几乎没有敌手。在北溟排位前三战斗力。蛟敖擅长近战,顶多十多位排位。

        而且蛟敖吐了一口本命精血,实力已经衰弱了至少二三成,更是不如冰狰。

        片刻后,妖皇蛟敖被无穷无尽的冰枪,给打的惨不忍睹,浑身蛟躯被冰枪洞穿,口中吐血。

        蛟敖浑身浴血,心中充满了绝望。

        只是它不服。

        以它蛟族的天资,若是能化神飞升,甚至有望可成蜕变为龙族,足以傲视天下妖族。

        可是,它恐怕看不到这一天了。

        “父皇!不要杀我父皇,快放了它,你们要杀就杀我!父皇,坚持住,我去妖庭找白卜来帮忙!~”

        蛟娇神情急切,急得快要哭出来,想要冲出重围去瀛洲圣山求援。

        “哈哈,去了妖庭又如何,没谁能救你们!”

        妖国的其它众元婴老祖大笑,将她团团拦住,无法冲过去。

        ...

        苏尘孤坐山巅,看着这一幕,暗自叹息。

        他终究不是心硬如铁的人。

        罢了!

        让白卜去一趟,只当是给蛟娇一个情分吧。

        ...

        瀛洲圣山。

        白卜正在酣睡,忽然清醒了过来,冲出寝宫,发出一声厉啸。

        这一声急促短暂的厉啸,分明是战斗预警信号,瞬间惊动了整个瀛洲圣山上下的无数的妖修部落。

        很快,阿奴、桃夭、毕方、夔牛,还有从招妖葫芦里放出来的青灵儿、青瑶等等一小群元婴老祖们,以及妖庭的妖祖们,都急急冲了出来。

        圣山漫山遍野,都是金丹和筑基妖族,何止上百万之众。

        “白卜老弟,怎么回事?有敌人来袭?在哪里,我老牛来收拾它!”

        夔牛急声大吼。

        “妖国主冰狰率七八十名元婴妖祖,已经到了瀛洲圣山附近了!走,你们跟我去会会它们!”

        白卜沉声道。

        “好!”

        阿奴说道。

        苏府的众老祖们都是点头,他们对妖国的七八十名元婴老祖也没有太在意。

        自从苏尘踏上半圣境界之后,他们就对元婴老祖境界的敌人不太在乎了,哪怕妖国一口气足足来了七八十名元婴老祖,也无所谓。

        夔牛却顿时头皮一阵发麻,吃惊的咧嘴问道:“妖国来了七八十名妖祖?这你也敢去?不如赶紧跑吧,躲过这阵子再说!”

        瀛洲圣山这边,数来数去也就二十多名元婴老祖。一大半是苏府的老祖,另外则是东海妖庭的老祖们。

        以一敌五,绝对死路一条啊!

        不如等到它化神之后,再回来也不迟。

        “半圣在此,有何不敢!”

        白卜嘿嘿一笑,不以为然,飞身朝远方疾驰而去。

        “鱼妖半圣来了?速去,速去!”

        夔牛老祖的脸色顿时一喜,亟不可待的想要见到鱼妖半圣大展神威。

        苏府的众老祖们没人跟它说,它至今还不知道苏尘已经成为半圣。

        只以为,鱼妖半圣从北溟之海来到东海了。

        其实夔牛也没有猜错。

        苏尘的确已经秘密让鲲分身,从北溟游过来东海。鲲这一年多在北溟之海已经修炼到元婴后期巅峰,没必要再待在北溟了。

        他化神飞升之日,还需要鲲分身这尊半圣坐镇东海,以防生变。

        这也意味着,东海修仙界内已经有苏尘、鲲分身这两尊恐怖的“半圣”级人物存在。

        别说区区妖国众元婴老祖了,哪怕通天皇朝、天道盟的元婴老祖们一起来,又能如何?!

        白卜领头,瀛洲圣山的众老祖们立刻朝妖国的妖骨战舰飞去。

        数个时辰之后,他们从海上天空望去。

        只见,遥远海域处一艘巨型的妖骨战舰,一大群元婴妖祖们正围着两名蛟祖妖修。

        蛟娇正在焦急间,瞥见远方飞来一群元婴老祖身影。

        其中为首的一个,赫然就是白卜。

        她不由欣喜的快要热泪盈眶,朝白卜大喊。

        “飕!”

        很快,苏府众老祖们飞抵妖骨战舰附近。

        “冰狰,住手!”

        白卜厉喝道。

        冰狰不由停下手来,瞥了一眼赶来的苏府老祖们,阴阴一笑,“哎呦,苏府的一群老祖居然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也省的本国主在东海四处去找你们!对了,你们的家主苏尘呢?他为何不现身?让他出来见本国主,本国主要问他一些事情!”

        “冰狰,小小妖国主也敢如此张狂,居然让本尊来见你?!”天空,一个淡漠威严的声音,突兀的在众妖祖们耳畔响起。

        冰狰和妖国的众妖祖们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它们纷纷四下张望,神识疯狂的往周围数百上千里海域查探。

        可是,什么也探查不到。

        仿佛,那声音从天地之间而来,无踪无影。却偏偏如在耳畔响起,直入它们心底深处,想闭上耳朵也做不到。

        任由它们这些元婴妖祖如何费劲,也找不到声音的来处。

        “这...这是圣音抵心!”

        “本尊!他自称本尊?...老祖都自称本祖,谁敢轻易自称本尊?这,莫非是...圣尊?”

        妖国众老祖们似乎猜测到了什么,脸色无不变得骇然。甚至有妖祖露出慌乱之色,瑟瑟发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