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78 斩因果之丝

678 斩因果之丝

        夔牛喝得醉醺醺,缠着苏尘,非要把憋闷在心中一年多的痛快说了出来,一吐为快之后,终于酣然入睡,呼噜声如雷震天。

        苏尘哭笑不得。

        所谓化神机缘,便是一场旷世大造化。

        没有身怀一族一国的大气运,或是大福缘,是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一界至宝,化神成圣。

        而这一界,以人族、妖族这两大族的气运最为鼎盛。所以,每次化神成圣,几乎都出自这两族的元婴修士。灵族、鬼族未有能够在此界飞升成圣的。

        “为何这次三份机缘中有一份,会落在夔牛手里?莫非,夔牛身上有妖族的气运?!”

        苏尘想了许久,暗自寻思道。

        另外一份化神灵膏,他估计是在王紫阳师兄手里。

        很早,他便知道王紫阳身上有人族大气运,甚至商承天盟主也知道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派人将王紫阳叫到北溟大陆去争化神机缘。

        还有,以王紫阳师兄的性格,如果没有得到化神机缘,他也不会轻易离开北溟大陆,肯定还会留在那里,等待四百年后下一次化神机缘出现。反正,以他的年龄也等得起。

        既然王师兄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北溟大陆,甚至未告知天道盟。那么...另一份化神灵膏,多半是在王师兄这里了。

        至于自己为什么也能得到一份化神灵膏,这却是苏尘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地方。

        若说自己身怀人族大气运,或者是大福缘,自己都不太相信。

        打小吃苦,十余岁便因为天生怪疾而离家自立,可见也没什么福缘。

        自己,天生就跟别人不太亲近。在药王帮跟师父、同门师兄弟也不亲近,在蓬莱仙宗也跟师父合不来。有交情的人,就那么屈指可数几个。

        究竟是什么原因自己能得一份化神灵膏,无从得知。

        苏尘想不明白,只能苦笑。

        ...

        苏尘步出夔牛老祖酣声震天的寝宫,来到瀛洲圣山之巅。

        众老祖们都喝多了,回到各自寝宫酣睡。

        此刻,圣山之巅,星稀夜阑,颇为宁静。

        只有清凉带着腥涩气味的海风吹来,吹拂着衣衫猎猎,犹如夜幕下孤立的仙人。

        苏尘却是意外的看到了王紫阳师兄。

        王紫阳正背靠在一块巨大青石,醉眼朦胧的望着星空,还在拿着一杆葫芦喝着酒,显然也是喝多了。

        他睡不着。

        当然睡不着了,哪个老祖得了化神灵膏,还能轻易入睡的!?

        从他得了那份化神灵膏,一年多来几乎就没有真正睡过,每日都是提心吊胆,魂不守舍。

        “王师兄,怎么独自坐在此地喝酒?!”

        苏尘走过去,站在巨石旁边,说道。

        他知道王紫阳师兄的脾气,沉稳大气,比那头夔牛可沉得住气,不会轻易表露心迹。

        “这几日难得开心,多喝了几杯!”

        王紫阳师兄回头看到苏尘走来,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咱们师兄弟俩能有如此大造化,师尊九泉之下若是知晓,定然无比欣慰。门下两弟子皆化神,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了!”

        “师兄...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尘不由愕然。

        他可是从未透露过任何口风。

        王紫阳摇头,呵呵笑道:“你修为太深,我看不出来。不过,众人皆醉,你还清醒,显然你的修为比我们所有老祖都深厚太多。

        你修的是《逍遥游》,我对此功法还是颇为了解的。炼气和筑基境分别是《浮游篇》、《化蝶篇》,金丹境是《灵龟篇》,元婴境是《鲲篇》。

        当年白卜和我一起去归墟之眼,遇到了一头数千里长化神境的大鱼之骸,传说中的北溟通天皇朝的圣兽鲲,并取了一枚大鱼之卵。

        这件事情,世间除了我,便再也无他人知晓。

        再后来,便在浮鲲宫遇到了一名神秘的鱼圣。想来那鱼圣...便是鲲卵所化的鲲祖。否则,我想不出这北溟大陆,还有鱼妖能够拥有半圣之力,傲视北溟群修。

        偏偏,你、白卜、鲲居然是一伙的。联想到《逍遥游》,便能猜出,白卜龟祖、鲲祖,皆是你的分身!

        如此推测,鲲祖得到的那份灵膏,自然是落在你手上。师弟你恐怕是已经服用灵膏吧。但既然你并未立刻飞升离开此界,那应该还是在半圣的修为?!”

        王紫阳的神色复杂。

        别人根本不知道苏尘、神秘鱼圣之间有什么关联。

        也绝不敢这样去猜。

        人人都以为,神秘鱼圣乃是一尊恐怖的半圣大妖,苏尘等老祖都是为其效力。都只是把苏尘当做一名籍籍无名的元婴老祖来看到。

        任谁也想不到,苏尘才是隐藏在神秘鱼圣身后真正的主人。苏尘藏得太深了,隐忍的也非常人所能及。

        但是,王紫阳当年和白卜一起去的归墟之眼,亲眼看到白卜从那鲲骨中,取回了一枚大鱼之卵。

        如果说白卜不想尽一切办法将鲲孵化出来,那他是绝不相信的。神秘鱼妖定然就是那鲲。

        以他的智慧,掌握了这么多线索,稍加联想,自然能猜测出几分来。

        王紫阳心头多少也有些庆幸。

        这样一尊实力恐怖,偏偏低调、隐忍,深藏在幕后的人物,是他师弟苏尘。苏尘的品性,他是信得过。不嗜杀,也从不做恶。除了不太近亲别人,有些离群之外,也没有什么毛病。

        如果换成是姬辛这样的心狠手辣的人物,幕后操控着一尊半圣实力的鲲祖,一尊白龟祖,恐怕不知多少人,会莫名的死在姬辛的手里,死了还不知是被谁害死的。

        苏尘心头震惊,却是苦笑,“师兄...”

        他已经收敛了半圣修为,居然没有瞒过王紫阳师兄。只喝了一顿酒,就被王紫阳师兄给看破了真正的修为。

        甚至连白卜、鲲祖,都被王紫阳师兄给猜出来了。

        看来,王紫阳师兄超过那头傻乎乎只会炫耀的憨牛太多,简直聪明绝顶了。

        好在,也只有王紫阳师兄能看出来,旁人根本不清楚神秘鱼妖就是鲲卵所化,无从联想。

        王紫阳师兄见苏尘没有否认,知道自己的猜测无误,摇头道:“你我手中都有化神灵膏,飞升成圣指日可待。这也算是蓬莱仙宗,万年未有之盛况。

        我修为离元婴后期尚不足,准备过些时候回中土闭关隐修。师弟你何时飞升,我前来送你?!”

        苏尘摇头道:“我已经试过冲击化神境界了,但是无法化神,似乎是被因果之力牵扯住了,只是冲上了半圣之境,无法突破化神圣境。

        还需‘了却因果,才能合道成圣’。但这了却因果有些麻烦,前半生的因果太多,一时剪不清。”

        “了却因果?...想要化神飞升,离开此界,果然还是有些困难。”

        王紫阳惊讶,很快陷入沉思,“看来,我也要抽空去了却诸多的因果。”

        “无妨,王师兄先回中土去闭关修炼,冲上元婴后期,早日飞升才是正事。不必前来相送。”

        苏尘笑道,“待化神之后,我打算去十洲仙境。日后,你我有缘在十洲仙境再见不迟!”

        “也好!”

        王紫阳点了点头,长身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们飞升之后再见吧!今日酒也喝了个痛快,便当是离别,就此告辞吧!”

        “告辞!”

        苏尘点头。

        王紫阳从袖中抛出一柄五阶化神级飞剑,便御剑离开瀛洲圣山,往遥远的中土方向飞去。

        去的极为洒脱,并无丝毫牵挂。

        苏尘目送王师兄离去,心中颇为感慨。

        三份化神灵膏各有得主,夔牛、王紫阳、还有他,这一界未来数百年的天下大势已定,依然保持原样。

        夔牛心中以妖族为重,王紫阳心中以人族为重,他和两人都是交情莫逆,人妖两族定然是无法灭了对方。

        不过,眼下还有一些麻烦事尚待处理。

        他的因果尚未了结。

        北溟大陆的大势力不肯放弃化神灵膏,很多元婴老祖们恐怕会追踪到东海修仙界来。

        这些事情,都要尽早处理。

        苏尘在瀛洲圣山之巅的巨石,打坐入定。

        他以天目之术,仔细的观看自己在识海灵山中的“元婴”。

        元婴端坐在一株巨大而青光璀璨的青莲宝座之上,法相庄严,光芒灿灿。

        他的元婴,被一缕缕透明的因果之“丝绳”,给死死纠缠着。

        透明几近不可见。

        虚若无物。

        若是不飞升的话,根本察觉不到。

        以前还是元婴修士的时候,苏尘就根本看不到这些透明的丝,但是现在半圣修为,施展天目之术,却能看清了。

        前几日,苏尘看的时候,还有十根较粗的因果之丝。

        但是这次仔细数一数,却发现只剩下还有八根丝有些“粗”。

        断了两根...莫非是因为夔牛、王紫阳师兄?

        想来,每一根因果丝线都对应着一个人,尚未了却自己和此人的因果。

        “所谓了却因果,要么是恩怨相抵,心中再无相欠。要么是已有交代,无需再挂念。...要么是,直接灭了对方,那头断了自己这头也便断了,便一了百了。”

        苏尘暗暗想到。

        这些较为粗的八根因果之丝,苏尘大概也能想到,自己和谁结下的因果,尚未了却。

        但另外有一些极细的因果丝线,苏尘也没办法了,他也不知是自己和谁结下来的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