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75 一步破空,抵达东海!

675 一步破空,抵达东海!

        昆仑仙宗的吴浩东老祖和蓬莱仙宗的黄尚老祖正在面红耳赤的扯皮,为苏半圣接下来在哪里闭关冲击化神、渡劫,而争论不休。

        甚至,连两大仙宗的金丹长老们也彼此推搡、痛骂起来,恨不能赤膊干上一仗。

        苏尘没工夫理会他们。

        “昆仑墟”的嚎头很大,据说巍巍昆仑山脉有上古大乘修士飞升顶级界位“仙界”的一条通道。

        大乘修士在渡劫之后,才能飞升仙界成仙。

        如果他大乘,倒是真想去看一看。

        但问题是,他才化神半圣境界,大乘境界都还没影,离飞升仙界自然差得远。

        自然也无需考虑去昆仑墟闭关。

        他只需要了却因果,飞升到“十洲仙境”这样的中阶界位就可以了。

        苏尘看了一眼众前来“拜会”的各仙宗几位元婴老祖和数百名金丹长老们,心中却是在想着“了却因果”一事。

        中土修仙界的修士们几乎都赶来蓬莱仙宗,他也无需去到处找人,正好把因果都了却了。

        在金丹长老的人群之中,他倒还真找到了两名朝歌仙城的熟人。

        当年在朝歌仙城的炼气境十二层老大哥王禅,此时已经是昆仑仙宗的一名金丹长老,看样子混得不错。

        此人还算心术端正,为人也持重。

        苏尘对他颇有好感。

        瑶池仙宗的周褒姒,当年在朝歌仙城的女神一般的人物,也已然是一名金丹修士。

        不过,苏尘虽然认识,但跟这两人没什么交情,自然谈不上因果。

        阿奴在东海修仙界,倒是跟瑶池仙宗的周褒姒有过一段姐妹情谊,曾经被她救济过。

        让阿奴送周褒姒一件元婴机缘作为回报,就可以了。

        ...

        王禅、周褒姒在各个仙宗的金丹长老人群中,一起恭敬的拜见苏圣尊,见到苏圣的真容,两人心头的震动,可比苏尘见到他们强烈千万倍。

        中土大陆诞生一位化神圣尊,他们两人的心中便已经震撼不已,深感难以置信,匆匆赶来蓬莱仙宗拜见圣尊,想要一睹圣尊的真容。

        在前来蓬莱仙宗的路上,他们还猜测着,是北溟大陆的哪一位顶尖级元婴老祖返回中土大陆,选择了在蓬莱仙宗踏上化神境界?!

        想着,定然是超凡绝伦的一代元婴老祖,天资超绝,傲视天下元婴老祖!

        可是,当他们两人见到,居然是昔日朝歌仙城的旧人苏尘,踏上了圣尊境界。

        两人彻底的惊懵了。

        他们两位居然是圣尊大人的“故交”?!!以前在朝歌仙城早就见过很多次面了?!!

        完全无法想象,简直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一般。

        当年他们在朝歌仙城,根本没看出苏尘有任何奇特之处,也就是一名寻常炼气修士而已,颇为不以为然,并未放在眼里。

        王禅、周褒姒分别拜入了昆仑仙宗和瑶池仙宗,在这两大仙宗,两人也是天之骄子,短短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内,便已经踏入金丹修士。

        他们两人在昆仑、瑶池两大仙宗内,都是颇有名气的“年青一辈”金丹长老,潜力巨大,足以自傲了。

        可是,他们一转身,却懵然发现...当年他们都不太在意的同辈修士苏尘,居然已经是一尊化神半圣了。

        不是金丹!

        不是元婴老祖!

        而是整个中土大陆万年一出的化神半圣,即将飞升的至高无上的圣尊。苏尘不仅仅超过了整个中土大陆修仙界,甚至超过了东海修仙界、北溟修仙界的顶尖级老祖。

        他们两人心头的震撼和冲击,何等的巨大!

        ...

        “了却因果,合道成圣!”

        苏尘没有在意王禅和周褒姒脸上的震骇,他在寻思着,自己在中土大陆的因果已经了却的差不多了。

        剩余未了断的因果,应该不在中土,而在东海和北溟修仙界。

        “看来,还是要去一趟东海修仙界!”

        苏尘想着,跟黄尚老祖、姬振道宗主等,说了去意,打算去东海走一走,四处散散心。

        黄尚老祖、姬振道等长老们闻言,顿时大惊失色。

        苏圣虽然没答应吴浩东老祖去昆仑仙宗,但他在蓬莱仙宗无法突破圣尊,终究还是打算去别的地方修炼。

        他们也不敢劝,只是竭力多挽留苏圣一段时间。

        在姬宗主等众长老和十万弟子的全力挽留下,苏尘勉强答应下来,在蓬莱仙宗又待了一个月,供无数弟子“瞻仰”他的圣容,崇拜和激励一番,回去之后日夜拼命修炼,也好早日达到苏圣的万分之一实力修为。

        苏尘也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将自己无法控制的外放威压和气息,慢慢收敛了起来。

        一月之后,他终于可以随意控制自己外放的气息,从一阶凡夫俗子到化神半圣境界随意变化,令外界修士无法轻易察觉到他的真实修为境界。

        在临去东海之前。

        苏尘寻思着自己此去,恐怕不会轻易再回来了,担心蓬莱仙宗未来的气运是否有变化。

        蓬莱仙宗若是有变,定然会波及到世俗界姑苏县城苏仙府的安危,他的诸多安排就白费了。

        他在神山之巅,施展大神通“天演术”,预测蓬莱仙宗的未来。以他半圣境界的修为,施展“天演术”预测未来,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苏尘的瞳孔,闪烁过无数蓬莱仙宗未来的画面。

        他很快预感到,大约在四五百年之后,蓬莱仙宗会遇到一场较大的危机动荡。

        苏尘估摸了一下,估计蓬莱仙宗这一波气运的兴盛也就持续四五百年。

        等四五百年之后,蓬莱仙宗盛极而衰,开始走一段下坡路。

        这场危机动荡,恰好就在那个时候,倒也不显得奇怪。

        他也不想提前泄露天机,让众蓬莱弟子这几百年担惊受怕。

        苏尘寻思一番,决定在神山的石洞,给蓬莱仙宗的留下一口小宝箱,以圣尊气息封印着,内放了五件元婴机缘。

        等四百年一到,宝箱封印会自动脱落。可以让蓬莱宗门一名金丹修士服用这几件元婴机缘,迅速诞生一名元婴老祖。

        蓬莱仙宗多出一名元婴老祖,多少也能减轻这场动荡的危害。

        如此,他对自己曾经待过多年的蓬莱仙宗,也算是尽了一份心意。可以安心离开了!

        ...

        一月之后。

        苏尘跟蓬莱仙宗众弟子言明,自己准备离开蓬莱仙宗。

        蓬莱仙宗的元婴老祖黄尚、宗主姬振道、厉行风大长老和众金丹长老们,苦苦挽留不得,只能和蓬莱十万弟子一起,在神山恭送苏圣离去。

        还有其它各个仙宗的老祖、金丹修士们,当然没有走,只恨不得能长住蓬莱,日日陪伴圣尊大人。

        他们此刻,都在恋恋不舍,送圣尊大人离开。

        阿奴问道:“公子,我们接下去是去哪里?东海,北溟?”

        苏尘点头道:“先去一趟东海!白卜、毕方它们还在东海,估计还有不少人都在东海修仙界,需要去处理一下。”

        “就是有点远,夭夭玩心重,喜欢边走边玩。咱们恐怕得一年才到的了东海吧。”

        阿奴点头,有些担忧道。

        她感觉,他们一行人在海上一直飞,有些浪费苏尘突破化神的时间。

        苏尘已经半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忽然突破化神。万一在渡东海的中途突破飞升,颇有些麻烦。

        “不必这么麻烦,很快就能到。”

        苏尘一笑。

        他在突破半圣境界的时候,领悟的大神通奥义有不少,但是没有机会施展一下。

        其中就有化神圣尊几乎都会的大神通法术——“破空!”

        他手一招,多出一柄暗金色泽的飞剑五阶化神秘金之剑。

        随手,秘金之剑一挥。

        “噗嗤——!”

        一道匹炼的璀璨金光,在神山之巅的天空数百丈处,如撕裂薄纸一般,无声无息的裂开一道数十丈大小的幽黑空洞。

        赫然打开了中土大陆和东海修仙界之间的一道空间隧道,洞穿了亿万里海域空间。

        这并不是化神圣尊飞升时候,横跨两个大界之间的超远距离空间穿行。

        只是在一界之内的“近”距离的穿行。

        这显然要容易做到。

        只需半圣境界的修为,便可以做到了。

        不过,这种大神通法术,鲲祖分身、浮鲲宫的半圣机关傀儡,无法施展出来。

        它们的战斗力爆表,以元婴境便达到了半圣的战斗力,但是神通领悟差的太远,无法施展出这样的大神通。

        “走,去东海!”

        苏尘朝阿奴等等五祖笑道。

        他握着阿奴的芊芊温玉小手,阿奴又牵着桃夭、庄绿旖,以及蟹霸和虾忍,一起踏入了前方天空的这道幽黑的空洞。

        他们一圣五祖,一起进入黝黑空间之后。天空上的这道空间裂痕,半响渐渐淡了下来,最终消失不见。

        “呃...!”

        “啊?!...走了?”

        蓬莱仙宗的黄尚老祖、昆仑仙宗的吴东浩老祖等等元婴修士们,姬振道等一众金丹长老们,蓬莱十万弟子,全都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渐渐消失的裂痕,看懵了。

        一步破空!

        圣尊大人,这~,这就去东海了?

        圣尊大人的大神通,也太惊世骇俗了吧!这,这就是化神圣尊的恐怖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