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66 来,谈谈苏长老的待遇问题!

666 来,谈谈苏长老的待遇问题!

        “哼!”

        李主管面色冷沉了下来,心头恼火。

        他翻遍了蓬莱仙宗的筑基、炼气弟子薄册,也没找到苏尘这个人的名号。

        本门弟子,除了有少部分因伤病退出宗门,又或许是外出执行任务意外,长期失踪,这样的少数弟子也会从本门的正式名册内删除。

        但他们后来又再次出现,回到宗门,这种情况也偶尔存在。

        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估计这位“苏尘”的弟子,多半是五六十年以前外出执行危险任务,曾经失踪,被除名的弟子,又突然回来了。

        此人绝不可能是金丹长老!

        本宗所有的金丹长老都是如雷贯耳,他都可以一个一个数出来,连长什么摸样,喜好什么都一清二楚。

        此人肯定就是一名筑基弟子,多半是执行危险任务立了一点功勋,便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往宗门内带人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人人都要守规矩!

        走后门算什么!

        李主管越想越恼火。

        他李袖风最唾弃这种败坏门风的行为了。

        “不好好修炼,尽想着走后门!”

        “随便发一道传音符,给弟子殿、长老殿打一声招呼,就想把两名家族子弟带进宗门,难道我弟子殿主管李袖风是这么好说话的吗!”

        “我蓬莱仙宗,就是被你们给弄的一团乌烟瘴气!”

        “此歪风不可长!”

        “必须狠狠的杀一杀这股不走正道的邪气!”

        他猛然一拍桌子,合上卷宗,便去找长老殿的首席大长老厉行风,好好的反应反应这件事情。

        他要让本门的炼气弟子、筑基修士们都知道——李大主管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弟子殿,在蓬莱仙宗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机构,专门负责管理底层的炼气弟子的登记和任务派发。

        本来,此殿应该是金丹长老亲自掌管的。

        但是弟子殿的任务实在是太过繁重和琐碎,尽是跟那些最底层的炼气弟子们扯皮,结果没有金丹长老愿意干弟子殿这个差遣,结果弟子殿都交给持重的筑基修士去干活。

        他李袖风就是本宗门中最公正无私、一心为仙宗的筑基境修士的表率。

        苏尘发给蓬莱仙宗的传音符有两份,一份给弟子殿。

        这份传音符里,语气很轻描淡写:“我是苏尘,请弟子殿将苏氏两名子弟苏东破、苏西破的名字登记注册!”

        李袖风一听就皱眉头,深深的感到厌恶,这语气好像苏尘是他的顶头上司一样,一句话就让他干事。

        另外一份传音符,却是给了长老殿。

        李袖风虽然没有看到过另外一份传音符的内容,但是想一想便知道里面是什么。

        另外一份传音符里,苏尘肯定是低声下气,如哭如述,向长老殿的长老们百般的诉苦,将他这数十年下来在外面如何如何执行生死任务,立下汗马功劳,从死人堆里活了下来,最终才返回仙宗,拿出来卖惨。

        最后,再轻描淡写的提一下,他请求带两名苏氏弟子后辈,拜入蓬莱仙宗为外门弟子,这不算过分吧!

        李袖风在蓬莱仙宗可是久经历练、阅人无数的老筑基修士,目光是何等老辣,哪会不知道这点小伎俩。

        他担心厉行风大长老一时被蒙蔽,匆匆前往长老殿。他是被厉行风长老安排在弟子殿做主管的,是厉行风的嫡系。

        李袖风御剑飞行,来到仙宗一座灵山上的长老殿。

        却被几名守卫拦住。

        长老殿内,正有一群金丹长老正在召开一次重大的议事,隐隐传来声音,在谈论苏尘之事。

        “苏...即将回来!”

        “大家说一说...苏...待遇问题!”

        长老殿内,隐隐传来蓬莱仙宗现任宗主姬振道的声音。

        李主管顿时吃了一惊。

        长老殿一向是厉行风大长老在掌管,处理日常的事务,宗主极少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此事,还需要宗主亲自出面过问?!

        “不!”

        “肯定不会因为苏尘出现,多半是有其它重大事情,恰好一起处理此事!”

        李袖风有些急,探头探脑,想要进去向宗主和金丹长老们,好好的反应一下这苏尘的情况。

        却被守卫给远远的赶走了开来,不让靠近。

        ...

        长老殿。

        蓬莱仙宗现任主姬振道,坐在殿首宝座,亲自主持召集这次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级别重大议事。

        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目前一共有一百多位。

        但很多金丹长老闭长关、外出游历等等,并未出席。目前在宗门内有时间的四五十位长老,几乎全都到齐了,商议要事。

        长老殿大长老厉行风,自然是在。他坐在殿内的次席,神情淡漠的品着灵茶。

        孙真也在,他身为蓬莱仙宗首席炼丹师,苏尘的前师尊,肯定要出席。他收苏尘为徒的时候还是四百岁,如今过了六七十年,也是寿元大限将近了。

        其它还有,葛长风长老等等金丹长老。

        “我召集诸位长老前来,是要商量一件较为重要的事情——苏尘要回来了。我们讨论一下,他回归仙宗的待遇问题。他回来之后,享受一个什么待遇。”

        姬振道平淡道。

        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也分为三六九等,待遇是截然不同的。不全是看金丹长老的修为,来排宗门内部的地位。

        宗主的待遇最高,一等待遇。享受金丹长老的一切特权,最好的灵山封地,最高的俸禄。

        长老殿大长老、戒律堂大长老、卫戍堂大长老等等,位高权重的金丹长老,二到三等待遇。

        炼丹、炼器、炼符、阵法等等首席大长老再次,四到六等待遇。

        其下则是普通的金丹后期长老、金丹中期长老、金丹初期长老等等,四到九等待遇。

        金丹长老的修为、功勋贡献、掌握某些实权,都可以提升自己在宗门内的等阶地位。

        金丹长老在仙门的地位、待遇的标准,还是层次分明,很严格的。

        “苏尘?”

        “宗主,此人是谁?”

        一些金丹长老十分疑惑,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这也不奇怪,苏尘在蓬莱仙宗的时候从来就籍籍无名,他离开蓬莱仙宗的时候,还是一名筑基后期修士。

        金丹长老对筑基修士,自然不会特意多看一眼。

        “苏尘此人,身世有些曲折。本门许多金丹长老对苏尘的身世不清楚,那也正常。”

        姬振道一笑,解释说道:“苏尘之前在我蓬莱宗门的时候,一直都是筑基修士,参加巫山秘境争夺神秘灵果的试炼之时,被魔煞盟的绿袍老怪所伤,身中蚀元蛊,元气尽失,甚至丧失了记忆。

        他修为也爆降为武者,无法再修炼。所以被我宗门列入伤病退出名单,不得已从我蓬莱仙宗的弟子册中除名。

        孙真长老、葛长风长老,也曾亲自去看过他的伤病情况,无计可施。

        不过,后来,他辗转去了东海修仙界,不知经历了一些什么,又恢复了记忆,修炼回来,而且还晋升金丹修士,加入了东海修仙界的灵岛同盟。

        我蓬莱仙宗姜东冉老祖,在东海修仙界的亲传弟子王紫阳,也不知处于什么考虑,代师收徒,将苏尘收为了姜东冉的第二位弟子。

        后来,东海修仙界爆发仙妖大战,他还是一名金丹级的首领。战后,他又失踪了数十年,没人知道他的去向。据说,好像是去了北溟大陆修仙界,杳无音信。

        直到前几日,他突然传音给弟子殿,说即将要返回我宗门。

        当初他被除名,是因为他伤病太过严重,不再适合待在仙门。

        但是只要他恢复了修为,我蓬莱仙宗依然承认他是我宗门弟子。况且,他还是姜老祖的亲传弟子、金丹修士,回归我蓬莱仙宗也是理所当然。

        大家应该对此也没有异议吧?!”

        宗主姬振道淡淡道。

        东海修仙界距离中土遥遥千万里,往来困难,动辄数年的功夫,跟中土修仙界的联系一向并不太紧密。

        说实话,他也掌握不了苏尘在东海修仙界的太多情况。

        只是,苏尘是蓬莱老祖姜东冉的亲传弟子,这个身份较为特殊,而且传遍了东海修仙界,甚至传回了中土,这个消息并无误。

        他这才需要亲自来主持这次议事,讨论一下苏尘回归之后的各种待遇。免得别人笑话蓬莱仙宗,不懂礼数。

        “这么说来,苏尘已经是金丹修士!”

        “他要归来,自然是没有问题!”

        “我蓬莱仙宗,又要多一位金丹长老,可喜可贺啊!”

        众长老们接头交耳了一番,对此当然没有异议,都是欢迎苏尘回归宗门。

        金丹长老地位很高,去了中土大陆五大宗门的任何一个仙宗,都是长老级别的。如果是小宗门,甚至可以成为门主、副门主。

        “至于待遇嘛!建议四等长老待遇!”

        “对对!四等,和几位首席长老平起平坐,也算是很不错了。”

        “分一座稍微好点的灵山给他!”

        “我们蓬莱仙宗,应该还有空闲的灵山吧?!”

        “至于俸禄,一个月给一万块灵石,也应该差不多了。我们蓬莱仙宗家大业大,也是在没有太多的灵石可以给。”

        众金丹长老们七嘴八舌,心思复杂说道。

        待遇上,他们不想给的太高。

        每高一等的待遇,就等于压过他们一头。

        四等待遇,是和首席炼丹、炼器长老平起平坐。在他们眼里,已经是非常高了。

        要是三等待遇,就跟各个实权殿的大长老们,平起平坐了。

        ...

        宗主姬振道面色沉静,听着众金丹长老议论纷纷,心中很不满意。

        给苏尘四等金丹长老待遇,明显有些低,配不上蓬莱老祖姜东冉亲传弟子的地位。这要是传出去,别的仙宗会笑话他没有容人之量,排挤打压去世的蓬莱老祖的弟子。

        如果姜东冉老祖还活着,他们这群金丹长老屁都不敢放一个,直接定二等长老待遇了。

        他其实是不介意,大方的给苏尘一个二等金丹长老待遇,反正等级再高,也不会威胁到他这个姬氏宗主。没有庞大的宗门内部势力撑腰,成不了宗主。

        “厉长老意下如何?”

        姬振道看了一眼长老殿的厉行风大长老,最大的阻力,恐怕是根基太浅的厉大长老。

        “老夫也没什么意见,大家的态度很中肯。四等长老的待遇,也差不多了吧。”

        厉行风淡漠的品着手中一盏热气腾腾的灵茶,颇有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他以前见过苏尘很多次,谈不上交情。

        他是不想苏尘成为三等金丹长老。

        这么年青的三等金丹长老、姜东冉老祖的弟子,孙真的前弟子,可能会威胁到他长老殿大长老的位置。

        他还想以后扶持一个自己派系的长老,成为长老殿的大长老。

        任何隐患,都要扼杀在苗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