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39 土宫殿之战……什么情况?

639 土宫殿之战……什么情况?

        然而,就算在这座黄光湛湛宫殿的许多老祖们并非主修土系。

        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们对这枚五阶化神土源灵珠的眼热和觊觎。

        土源灵珠用途非常广泛,可以用来储存灵气,也可以用来炼制成是攻防法器。

        修士将此源珠握在手中,可以将珠内的灵气当法力使用。

        土源灵我珠内的灵气纯净,和修士的法力,几乎完美的通融。

        这意味着,他们虽然没有土系的灵髓天嗯赋,体内没有土系法力,也一样可以手握土源灵珠施展出土系的法术神通。

        甚至把土源灵珠炼制成为一件大神通法器,可攻可防,妙用无穷。

        而且,它不像别的化神灵宝,会严重消耗修士的法力。

        它内部自带澎湃的灵气,老祖可以无损耗的施展数次此大神通法器。

        一名元婴老祖一旦拥有了土源灵珠,便拥有巨大的法力优势,相当于体外多了一个超过自身十倍以上的“土灵气大型存储器”。

        而且,在敌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老祖们突然施展土系法术神通和土系法器,还能让敌人失算,打一个措手不及。

        ...

        “五阶化神,土源灵珠!“

        苏尘心中一动,也是动了念想。

        他还有土、冰、风,三口葫芦尚未完全炼成,缺了装在葫芦内的宝物。

        若是能夺得这枚五阶土源灵珠,将它炼制成一件土系化神法器,那口五阶化神级的土葫芦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的五行化神葫芦,金木水火土,便正式凑齐一套。只差冰、风这两口了。

        ????苏尘下了决心,朝身边的夔牛、毕方、阿奴等老祖,使了一个眼色。

        众老祖们明白他的意图,打算去抢夺那枚

        五阶土源灵珠,都暗自点头。

        拿下这枚土源灵珠,苏府老祖们手上又多了一件化神灵宝,足有五六件之多,后面的争夺,胜算便可再加一分。

        ...

        “此宝,可是好东西!”

        “孙老弟,我主攻,你配合我!你我联手,夺得这枚五阶土源灵珠。“

        老祖人群之中,贺海冰露出一抹贪婪之色,朝孙长志彼此望了一眼,眸中都是狂喜。

        只要夺得这枚五阶土源灵珠,将其炼成一件顶尖五阶化神灵宝,他们便不虚此行,立刻撤离这座浮鲲宫。

        更为重要的化神机缘也不要了,后面的老祖高手太多,争夺起来极为艰难。

        光是一件五阶土源灵珠,便有如此多老祖高手争夺,更别说化神机缘呢。

        再继续下去,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了。

        反正他们还年青,也就三四百岁不到,等个三四百年之后,实力暴涨一截,成为北溟大陆前一二十高手,再争夺下一次的化神机缘也不迟。

        …

        众老祖们彼此相视,谨慎戒备着。

        不清楚眼前这座白莲大阵的威力,精通阵法的不多,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呔!真是墨迹。你们不动手,老子先抢得了。你们可别嫉恨。“

        突然,有一名性子急躁的老祖率先冲进了土宫殿内,往祭坛方向飞去。

        “且慢!~这座阵法似乎颇为厉害,诸位道兄别贸然行事,一起动手,攻破此阵!“

        周青公爵见有人擅自动手,立刻喝道。

        “好,大家勿要相争,由周兄领头,大家先破了这阵再说!“

        韦震南老爷子也是连忙喊道。

        “都破阵!别去哄抢!“

        ??在此地的五十多名老祖们哪里还按耐得住,顿时一拥而上。

        一小部分老祖口中纷纷说着,却都是朝放着土源灵珠的祭坛,直接飞射进去,生怕比别的老总慢了一步。

        而其他老祖,原本想着先攻破白莲大阵。但见其他老祖都去抢夺土源灵珠,也急躁起来,无奈的跟随着冲去。

        …

        土宫殿内。

        在半空中,环绕飞行,守护祭坛的八十一块数十丈的古老浮空石,似乎感应到宫殿遭到入侵。

        骤然间。

        浮空石黄色光芒大放。

        那些石板上面刻着的符箓,泛现一阵阵流光,浓郁的土灵气几乎像水一样快要从浮空石内溢出来了。

        它们吸收土灵气已经上万年,却从未有机会释放阵法。

        终于到了被激发的一天。

        “呼,呲呼~!“

        一道三十丈白莲巨灵,凭空出现,全身土黄色石块肌肉鼓鼓凸起,赫然是一尊四阶元婴后期巅峰的土傀儡巨人。

        它浑身披着石甲,防御力恐怖的惊人。一双

        五丈巨大的铁锤拳头,比四五名老祖还大。

        白莲巨灵蓦然睁开眼,一双死灰的眼眸扫向众老祖们,不由爆喝一声,大步朝最前面那老祖冲去,一拳轰出。

        刹那间,千万道石拳,如流星一般朝那老祖爆射过去。

        呼!

        又是一尊白莲大法士出现在半空中,通体雄浑的土系法力。

        它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法杖一挥,一道小神通土系法术“天降陨石!”,便见一块块坚硬的土陨石凭空出现。

        这些百丈大小的陨石,坠落的速度极快,在空气中几乎快摩擦出火焰来,高速砸向冲在最前面的老祖们。

        呼呲~!

        一条白莲巨灵犬出现,数十丈细长而矫健的妖躯,狰狞的獠牙。

        它面目石板而疯狂,冲向老祖们。

        几乎是转眼之间。

        土宫殿内,白莲大阵被瞬间激活。各种白莲巨灵、白莲大法师、白莲灵犬、白莲藤甲兵……。

        足足八十一尊白莲灵力傀儡老祖,出现在这座土系宫殿之中,组成庞大的大阵守护着祭坛,拦截冲入土宫殿内的老祖们。

        祭坛上的那枚五阶化神土源灵珠,是整个白莲大阵的核心,向所有的石板输送着灵气。

        此外,宫殿四壁和苍穹顶,无数的二阶三阶甚至四阶土灵珠早就吸饱了土灵气,也在向白莲大阵快速输送灵气补充。

        最先冲入宫殿内的那位脾气暴躁的老祖,看到前方骤然多了八十一位白莲傀儡老祖,将祭坛守护的密密麻麻,脸色不由大骇。

        他手上戴着一件四阶极品小神通拳套,急忙挥拳,轰出一道小神通战技,对面的白莲巨灵轰去。

        “咔嚓!“

        那白莲巨灵的重拳太恐怖了,对轰之下,将那老祖双手打的骨折。

        “噗嗤!“

        他还来不及更多招架,就被白莲傀儡老祖们的嗯联手一击,打成了一滩肉泥。

        连跟在他身后的十多名老祖也遭了殃,遭到一片密密麻麻的轰击。

        他们不由狼狈的四下逃窜。

        ...

        嗯

        “不好!白莲大阵启动了,这群白莲傀儡

        完全挡住了靠近祭坛的去路!“

        “先杀光这些白莲傀儡老祖,才有机会靠近祭坛!“

        冲入土宫殿内的数十名老祖们,遭到大群白莲傀儡灵祖的阻拦,也疯狂了。

        这群白莲傀儡老祖的个体战斗力,丝毫不比他们差,而且悍不畏死,敢跟他们不惜代价的死缠烂打。

        唯一的缺点就是攻击死板,缺乏灵活变通。只要被找到弱点,就被众老祖们轻松击溃。

        但是,老祖们依然无法战胜这些白莲傀儡老祖。

        最让老祖们感到头皮发麻,一旦他们杀死一尊白莲老祖,很快石板又会释放出一尊白莲老祖来。

        杀之不尽,爱源源不绝。

        “完了!看样子,只要土宫殿的这座大阵灵气不枯竭,这白莲老祖便根本杀不光。杀一个,很快又诞生一个。“

        “我们全部死光,也杀不完它们!“

        一些老祖们近乎绝望的吼道。

        苏尘暗自心惊,这座白莲大阵几乎只需要三个呼吸,便能重新诞生一尊白莲老祖出来。

        以他们的速度,是绝对无法在三个呼吸之内,将所有的白连老祖都清理干净。

        双方厮杀声震天。

        “轰~~!”

        “咔嚓~!”

        一具具白莲傀儡老祖被轰杀,但很快又重新诞生一尊嗯出来。

        “周兄,不管这些白莲傀儡老祖了!还是直接抢夺土源灵珠吧!~拿下这土源灵珠,便破坏了白莲大阵,才能彻底毁掉这些白莲傀儡老祖。“

        韦震南老爷子朝周青老祖低声喝道。

        “也好,所有拥有化神灵宝的老祖,跟随本公爵,联手从白莲傀儡的防御阵,杀出一条路来,抢到土源灵珠,毁掉白莲大阵!“

        周青公爵大喝一声。

        众老祖之中,大约有近十位老祖拥有化神灵宝。

        但是为了节约法力,他们都一直并未使用化神灵宝。

        周青公爵抛出一口黄色巍巍大气的化神古钟“百甲钟“。

        这口古钟色泽斑驳,非常古老,遍布龟甲、鳞甲、贝甲、秘甲、铠甲、法甲、火甲、

        水甲…等符文,几乎可以抵御任何形式,战技和法术的攻击。

        刹那间,古钟化为数十丈巨大,冲在最前方开路,任凭白莲巨灵、白莲大法师的、白莲灵犬的各种轰击,也是巍然不动。

        其余十位拥有化神灵宝的老祖,也各自祭出

        自己的法器,护在左右两侧。

        其余众老祖们紧随其后,不再去杀白莲傀儡老祖,而是撞开它们,拼命前冲。

        白莲傀儡老祖们实力也是极强,但无法攻破化神古钟。

        ...

        这土宫殿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

        几个呼吸功夫,众老祖们便冲破了白莲傀儡老祖的防守阵,杀到了祭坛前。

        贺海滨在最外围,双眸通红,死死地盯着祭坛上那枚土源灵珠,瞅准了机会,瞬间冲出老祖人群,朝祭坛的土源灵珠飞扑过去。

        眼看着,前方已经没有任何阻挡,土源灵珠就要到手。

        他不由大喜。

        “本公爵看上的东西,也敢抢,找死!“

        周青公爵怒喝一声,手中一招,那口化神百甲古钟朝祭坛罩了过去。

        将祭坛的土源灵珠,罩在古钟内。

        这口百甲古钟想要收走土源灵珠,但是土源灵珠牢牢的镶嵌在祭坛阵法上,一时间,取不走。

        贺海滨刚冲到祭坛,却被巨大百甲钟给抢先了一步,不由气的破口大骂。

        他双掌戴着一副金色的拳套,抓住古钟边缘,厉喝一声,便要掀开它来。

        攻破古钟,那近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多白莲傀儡老祖都打不破它。

        唯有把它掀开来。

        却见,一道凌厉霸道的金色细软剑芒,斩出一片金光,朝他后心刺来。

        贺海滨不得不忍痛,躲闪开来。

        他恼恨的回首一看,赫然是韦府韦天威在冷眼看着他,毫不客气的说道,“滚开”。

        以前在圣灵州,他们也算是旧交好友。

        但是现在,谁还顾得上这点情分。

        韦震南老爷子率领韦氏三杰,已经冲到祭坛旁边,准备搬开古钟,收取土源灵珠。

        “杀!“

        “都滚开,这是本公爵看上的东西!“

        “我呸,凭什么是你的。天材地宝,谁抢到归谁!“

        祭坛周围,乱战成一团。

        周青公爵气得要死。

        但是,他唯一的化神灵宝“百甲钟“正罩住祭坛,无法摄走土源灵珠,却也不敢松开,以免被其他老祖趁机夺走。

        他手中没有其它化神灵宝,顶多几样四阶法器而已,其他老祖也并不惧他。

        “此物本公爵取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

        周青公爵见无人肯听他的,气的咬牙,也只能用百甲钟死死罩住祭坛。

        他自己则悄然退到远处,不再出手,冷眼旁观众老祖们。

        大不了,等众老祖都被白莲傀儡们杀光,他再钻进古钟内,取下土源灵珠也不迟。

        只要大阵枢纽一毁掉,这白莲大阵便不攻自破了。

        老祖们甚至不顾白莲傀儡老祖的存在,相互打了起来。

        白莲傀儡们见他们冲到祭坛附近,威胁到

        了阵法的安全,不由疯狂围攻众老祖。

        片刻工夫,便死伤惨重,十多名老祖阵亡,还有近半负伤。

        韦氏三杰还在拼命抬这口古钟。

        韦震南老爷子手持一柄土系化神法刀,不怒而威,震慑则周围的老祖和白莲傀儡,守在他们兄弟三人身边。

        “咚~~!“

        夔牛老祖,化身为一头巨大夔牛,狠狠的撞击这口古钟,想要撼动它。

        可是,无法撼动古钟。

        毕方、桃夭、白卜等,纷纷前来帮忙,想要将这口百甲古钟抬起来。

        可是使足了劲,憋红了脸,也只是让古钟稍微动了动,依然无法抬起来。

        苏尘不由微皱眉头,周青公爵的这口百甲钟还真是厉害。

        这么多老祖一起出手,硬是无法搬开它来。

        土宫殿。

        老祖们都在拼杀,纷乱一片。

        一名神秘的金袍鱼妖独自站在战圈最外围,垂眉低目,淡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乱战,似乎事不关己。

        也没有老祖在意它。

        它身边,连一个白莲傀儡老祖也没有…所有靠近它数十丈之内的,都瞬间成碎片了。速度快的,甚至看不清是怎么死的。

        最后,甚至白莲傀儡们居然也识趣的不靠近它。

        ……

        罢了!

        他们都是在浪费时间。

        还是自己动手吧!

        要不然这土宫殿内的老祖们都死光了,只剩下自己一伙被白莲傀儡老祖围殴。

        苏尘暗自寻思。

        神秘金袍鱼妖终于动了,它双手抱着金葫芦,大步流星走到祭坛的古钟旁边。

        抬脚,便是一踹!

        “轰!“

        那口被十多名老祖联手力抬,巍然不动的数十丈百甲古钟,瞬间被它踹飞了出去,翻滚出千丈之外,甚至撞飞了好几名白莲傀儡老祖。

        古殿内,瞬间陷入死寂。

        “……“

        众老祖们尚在用力抬,突然发现古钟飞出去了。

        愕然,艰难的回头,望向那名神秘金袍鱼妖。

        这……什,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