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24 深海八卦阴阳阵!

624 深海八卦阴阳阵!

        白卜听夔牛这么一说,心里已经有八九成把握了。

        它立刻说道:“夔牛兄,我们这便过去看一看。那件机缘已经被北溟大陆不少的顶尖元婴老祖给盯上了,都在蠢蠢欲动。

        我们要尽早动手,抢占先机。否则北溟大陆的老祖们赶到,就没有我们的份了。

        我叫上苏尘,他和我一起来的,我们几个一起去。”

        “他也来了?”

        夔牛老祖惊讶。

        它没想到自从上次在北溟之海一别,白卜和苏尘等人还在一起修炼。

        夔牛点头道:“行,我带你们去那个深海沟的地方看一看。”

        它们离开小岛,一起往当初相遇的地方而去。

        很快,它们到了那片海域。

        “飕!”

        天空又出现一道剑芒,剑上伫立着一道年青的人族老祖修士的身影,正是苏尘老祖。

        “见过夔牛兄!夔牛兄在这黑水渊修炼多年,修为精进不少啊!”

        苏尘拱手笑道。

        “哪里,比不上苏老弟,惭愧。苏老弟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夔牛老祖看到苏尘的元婴中期修为,很是惊讶。

        但它很快哈哈大笑,和苏尘招呼着。

        “托夔牛兄的福,在北溟大陆一切安好。当年,也是多亏了夔牛兄相助,才得以顺利抵达北溟大陆。“

        “见外了!“

        两人多年不见,分外亲切。

        以前虽然在东海分属不同阵营,但也没什么仇怨。如今早已烟消云散,不再敌视。

        他们三名老祖边聊,边一起往海底潜下去,果然在海中发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海沟。

        这条海沟宽数百里,长至少上万里,深不见底。

        两侧都是陡峭光滑的峭壁,无法借力。

        海沟内形成一股强劲的暗流,粘稠的黑水将修士包裹着,将修士往海沟内拽去。

        这股力量甚至连元婴老祖也极难摆脱。

        地面的黑岩像是铺了一层厚厚的油一样,光滑无法着力。

        站在海沟附近,都会被暗潮拽着往里面滑去。

        “可惜这岩石太过坚硬,否则便能抓住岩石,沿着岩石下去看一看。”

        夔牛老祖用自己尖锐锋利的牛角,狠狠的朝地面刺去。

        “铛”的一声,溅射出一片火星,刺入大约数寸深,便滑了开来,未能将地面的岩石刺穿。

        太滑了。

        “两位老弟瞧见没有?这岩石经过无数年黑海潮水的淬炼,至少是四阶岩石,快比得上人族的铠甲了,很难在上面立足。”

        三名老祖站在海沟附近,不敢靠的太近。

        这可怎么办?

        靠近过去的话会被暗流给卷入深海沟底。

        可是不靠近过去的话,他们根本无法探查里面的情况,浮鲲宫是否藏在海沟内?

        “或许准备一条数万丈的灵绳索,才能进入深海暗沟里一探究竟。“

        夔牛道。

        “准备数万丈长的绳索,至少要数月之久,太费事了。不必如此麻烦。我过去探查一下吧!”

        苏尘想了一下,朝夔牛老祖和白卜说道。

        “苏老弟小心,一旦遇到危险立刻退回来,万不可逞强!”

        夔牛老祖连忙叮嘱道。

        “无妨,我自会小心!”

        苏尘微微点头,独自朝幽暗的海沟走去。来到深海沟的边缘,一跃而下。

        他越游越快,被黑水形成的漩涡裹挟着,往深海沟而去,身影很快消失。

        “他怎么直接跳下去了?“

        夔牛懵住,大吃了一惊,无比担心的朝白卜说道,“他独自下去,会不会有问题?”

        白卜摇头,不以为意说道:“放心吧,他有把握,带了利器下去。

        苏尘兄的实力比你我都强。这次来黑水渊寻找化神机缘,就是他得到的情报,带队来的。他若不行,那你我就都没什么希望了。”

        夔牛老祖闻言咋舌,有些吃惊。

        它一直觉得,苏尘老祖的战斗力跟寻常人族老祖应该差不多,看上去也不像是绝顶老祖。

        怎么一身实力却比它和白卜还要强得多?

        但白卜既然这样说,想必是早就见识过苏尘的实力。

        ...

        一炷香功夫后。

        苏尘进入深海暗沟,随着海流暗潮而下。

        暗潮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他已经沿着石壁,下滑了数万丈。

        这海沟依然是深不见底,完全无法停下来。

        他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瞬息下滑上百丈深。

        以寻常老祖的实力,在深海沟中下滑到了数万丈深渊,被暗潮裹挟,根本无法再爬上去,便只有死路一条。

        苏尘早有准备,倒没有太过于担心。

        他一拍腰间一口金色的葫芦,瞬间飞出一柄金光闪闪一丈长的飞剑。

        苏尘将飞剑剑柄抓在手中,朝海沟旁边陡峭光滑的石壁刺去。

        “噗嗤!”

        秘金之剑平着瞬间完全刺入了石壁内,只剩下剑柄露在外面。

        这石壁光滑又坚硬,但是对五阶秘金之剑来说,算不得什么,跟切泥差不多。

        凭借飞剑的阻力,将他的身影完全停住。不再被黑水形成的漩涡暗流,裹挟着往海口深处滑去。

        苏尘手握秘金之剑,控制住下滑的速度,继续小心翼翼的往海沟深处下去。

        过了足足有数个时辰,下去何止数十万丈深。

        他几乎到了深海沟底。

        暗潮漩涡完全消失,海水平静了下来。

        这里,死寂无声。

        连坠落此间的妖兽的骸骨都没有,全都腐朽了。

        只有他心脏的砰砰声,如暮鼓晨钟一般作响,似乎世间只剩下他最后一人,听着令人瘆得慌。

        这里似乎到了北溟之海的极限深处。

        苏尘懊恼失望。

        这种地方根本不会有元婴老祖前来……来了也回不去。

        他什么也没有发现,浑身感到冰寒,耗去了不少的法力,几乎快要放弃寻找。

        苏尘正往前方走着。

        前方,海水突然清晰起来。

        苏尘震撼的发现。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海沟平原,恐怕不下万里辽阔。

        在这方圆万里的清水和黑水分离开来,径渭分明,形成一个流动着的神奇的圆形回环。

        一黑一清,犹如八卦阴阳阵图一般,宏伟的难以想象。

        尤其是,这黑水和清水是流动的,并非死水。

        “这是一座巨型的阵法?这是天然形成的,还是有人后天布下的阵法?“

        苏尘的视野清晰了起来,这次终于看清楚了前方的景象,震惊的深吸了一口气。

        在黑水和清水之中,各有一个阵眼。

        只见,在清水的阵眼的中央,一个大约千里的光罩,将一座美轮美奂宛若仙宫的岛屿完全笼罩在其间。

        岛屿上的那座仙宫,正门匾牌上赫然刻着“浮鲲宫!”三个大字。

        “浮鲲宫!这座就是初代天子的墓宫--浮鲲宫!”

        苏尘眸中光芒大放,神色震惊。

        他小心翼翼的游入清水之中,发现并无异样。

        苏尘缓慢靠近了浮鲲宫的光罩,手持秘金之剑朝光罩刺过去,想要刺出一个洞来,好钻进去。

        可是“呲”的一声,无坚不摧的秘金之剑,居然未能刺进去。

        呃?

        五阶化神秘金之剑也刺不进去?

        这可是他耗费巨额灵石,精心准备的五阶化神级大杀器,遇老祖杀老祖的头等利器!

        苏尘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不对!

        不是这口剑不行。

        他这个秘金之剑乃是辟物之剑,可破五阶和以下的物,但是不可破法。

        这座宫圣殿的光罩禁制,估计是五阶化神级的法术禁制。

        秘金之剑无法将它破开来。

        而他手中又没有五阶化神级的秘银之剑,恐怕没有办法将这化神级的法罩打开。

        四阶元婴级手段,怕是也难以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