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07 孔灵VS青灵儿

607 孔灵VS青灵儿

        孔灵目露寒光,踏出一步。

        刹那怒发冲冠,杀气冲天。

        “锵!”

        五阶金色飞剑,剑芒出鞘,一抹千丈寒光似雪迸发。

        青丘圣女打着天子圣使的旗号,自以为可以在通天皇朝横行无忌。他孔灵今日便要告诉她,想都别想。

        她纵然再强的后台和谋算,当场斩杀了,以警告天下妖族,别妄图在通天皇朝人族的地盘祸乱撒野。

        他再去向天子请罪。

        这天下是无穷无尽人族修士拱卫起来的天下。死一个狐族妖女,通天皇朝的天还塌不下来!

        瞬间,东城门风云变色,一道巍峨苍茫的剑气笼罩方圆百里,令无数修士心中恐惧和颤栗,剑意直指青丘圣女。

        孔灵的步伐并不快,但是每踏出一步,剑道气势都在猛涨,节节扶摇攀升,威力似乎无穷无尽。

        东城门所有元婴老祖们看到这一幕,都是惊骇。

        北溟剑诀!

        北溟大陆第一大剑术!

        传说中可以爆发出比正常高达五倍威力以上的剑诀,再配之以五阶化神级飞剑,一剑斩出近乎半尊化神修士的杀伤力。

        孔灵悍然发动了他最强的天道剑术,不是在恐吓、威慑,他是要真的当场诛杀青丘圣女,斩杀这妖女,以清君侧。

        ...

        “孔灵要杀青丘圣女?!”

        “完了!大事不妙!”

        薛云山、李青峰等天阙七祖们,被孔灵那霸道至极的北溟剑势所笼罩,小肚腿都在打颤,仓皇逃命。

        他们原本是满怀希望,亢奋而来,指望着天子圣使能够逼迫孔灵和韦震南老爷子,率众老祖们出城围剿苏府,获得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

        只要其中一位愿意出手,也足够了。

        却没想,孔灵大人居然说翻脸就翻脸,不顾她的圣使身份,要在这圣灵城当众斩杀“青丘妖女”。

        青丘圣女要是被斩杀了。

        就意味着孔灵和青丘狐部彻底翻脸,城外的青丘妖祖们也将成为孔灵的下一个诛杀目标。

        孔灵只怕会率城内的老祖们倾巢而出,助苏府脱困,围剿青丘狐部的妖祖。

        苏尘老祖要是活着回来。

        他们天阙七祖,这些青丘圣女的跟班老祖们该怎么办?

        是跟着被杀,还是跪地恸哭求饶?!

        ...

        青丘圣女青灵儿脸上难以置信。

        孔灵疯了!

        胆敢擅自杀天子圣使,那是何等的蔑视天子之威,不怕牵连孔氏世家,被满门抄斩吗!

        她紧握天子玉佩,面色惶恐,飞身急退,想要逃离孔灵那北溟剑势的追杀。

        硬碰硬交锋,她绝非孔灵这位天下第一剑道老祖的对手,纵然是全力自保都是极难。

        她这一退。

        韦氏兄弟三杰就在她身后,自不敢去挡孔灵的锋芒,纷纷跟着飞退。

        众老祖们没人敢去挡孔灵的剑,这一剑的威力太恐怖了。若敢去挡,死的就是他们。

        韦震南老爷子也不敢去挡。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孔灵踏出了七七四十九步,剑势节节暴涨到了极致,剑芒如烈日当空,积蓄起了恐怖的天道之力。

        “杀——!”

        孔灵一声轻喝,金色飞剑遥遥一指。

        飕!

        一道足以劈开小半座天绝山脉的恐怖匹炼万丈剑芒,从剑身上爆射而出,斩向被剑意死死锁定的青丘圣女。

        这道剑芒无声无息,却摧枯拉朽一般,万丈距离依然裂空而至。

        元婴老祖若敢去硬挡,必死无疑!

        青灵儿拼命急逃,她浑身颤栗,妖力疯狂注入手中天子玉佩,娇喝一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是天子信物,更是威力极强的五阶化神级护身法器。

        八个金光灿灿的古符大字,立刻从这件五阶化神级的大神通护身法器,爆发而出,护住她周围。

        象征着通天皇朝天子至尊的威严,形成一层数十丈厚,不容侵犯的神圣光罩,将她团团护在其中。

        流光溢彩,金光璀璨。

        这是化神级的护体法罩,几乎可以抵御绝大部分化神境界的杀伤力。

        “铛~——!”

        轰!

        孔灵那道北溟剑势,破空而来,凶悍的劈在青丘圣女的护体光罩上。

        青丘圣女闷哼一声,被轰出千丈之外。

        护体光罩依然还在,却是光芒黯淡许多,八个古符文字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再挨上一剑,便要碎裂。

        她挣扎着起来,喷出一口血来。她的妖力无多,不足以支撑她再挨上一剑。

        孔灵那惊鸿一剑,未能将她斩杀,却将她震出了内伤。

        “快,天道、天恩、天威,你们护送圣使离开,圣使死不得!”

        韦震南老爷子急喝,趁着孔灵一剑力竭之际,连忙拦住孔灵。

        他并不在意青丘圣女死不死。

        但是绝不要死在圣灵州境内啊,他这圣灵侯可担不起“天子圣使”死在境内的这个重大干系。

        韦氏三杰和天阙七祖们慌忙扶起青丘圣女,在众侍女簇拥下,往城外急逃,去和青穹老族长等汇合,速速离开圣灵州。

        孔灵被韦震南拦住,见青丘圣女被韦氏三杰护送走,气急道:“韦老弟,你糊涂啊!杀了青丘妖女,天下拍手称快。事后我自去皇城向天子请罪,绝不连累尔等。”

        就算天子震怒之下,要问罪于他,朝廷众臣们自会出手搭救。

        他大不了被革职查办,在天牢大狱待上一些年。孔氏世家乃天下世家之首,根深蒂固,更不是天子想要铲除就能铲除的。

        朝廷公审的权力掌握在朝廷大臣们的手里,哪怕天子要定他的死罪,并非那么容易。只要找些理由,将此案拖个四五十年,天子逝世,新天子登基,他诛杀青丘圣女一案便不了了之。

        这也是他不惧诛杀天子圣使的原因。

        韦震南老爷子也明白这些道理,孔灵乃是朝臣领袖,有朝臣一派全力帮衬着,自然是不惧这妖女,甚至不惧天子降罪。

        但是他有他的苦衷。

        天子震怒降罪,会给圣灵州带来灭顶之灾。

        孔灵乃是皇城最强大的古老世家,底蕴非常人所能想象,不是本地老祖,哪怕被去了官职,拍拍屁股就走了。

        可是他们这些圣灵州的世家老祖走不了,可就倒霉了。

        他们这些地方上的世家在朝堂上并无权势,只是地方上爵府豪门而已,全仰赖天子的照拂。他们这些老祖们倒霉了,可没多少人给他们援手。

        韦震南苦声劝道:“孔兄消消怒火,这青丘妖女自然是该死。但她现在是天子圣使,如圣驾亲临,万万杀不得。天子一怒,圣灵州横尸遍野,不知多少人死于非命。”

        “迂腐!妖女不除,天下不安,圣灵州就能好过?!”

        孔灵气的拂袖,不再理会韦震南,朝东城门附近惊呆了的众多老祖们,喝道:“愿意随老夫去诛杀青丘妖女,剿灭城外青丘妖部妖祖的,随我来!”

        “大人有所差遣,敢不从命!”

        “大人都不惧那妖女,我等有何惧之!妖女祸乱朝廷,迷惑天子多年,在皇朝各地为恶。我等早就想诛杀她了。我等今日便追随孔大人,诛杀妖女,以清君侧。”

        顿时有数十名元婴老祖站了出来,热血沸腾,高呼。

        他们中有不少是孔灵的门生、亲故,和孔灵、孔氏世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平时众老祖们惧那青丘狐部的势力,知道青丘圣女在天子面前极其受宠,不敢和青丘狐部作对。

        哪怕青丘狐部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四处强取豪夺宝物,也没人敢吭声反抗,只能委曲求全。

        如今孔灵登高一呼,要诛杀妖女,众老祖们血性一起,也顾不了那么多后果了。

        孔灵带着一大群元婴老祖们,杀气腾腾的冲出了东城门,往青灵儿一行人消失的方向,疾追而去。

        “冲动,冲动啊!诛杀妖女,孔兄大可准备齐全,回到皇城之后再动手,为何要在圣灵州杀她!”

        只剩下韦震南老爷子气的跺脚,徒呼奈何。

        “韦老爷子,孔大人已经动了手。不管圣使,这事无法善了,我等该如何是好?”

        “这事情太大了,我们根本管不了。还是明哲保身,别掺和进去吧!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圣使在我圣灵州遇袭,动手的还是州府之长孔灵大人,我们如何能置身事外?!”

        “城外青丘狐部和苏府的众老祖们,还在战斗,胜负难料。城内又出了这档事,这圣灵州的天要大变了。”

        和韦侯爵府亲近的数十名老祖们面面相觑,忧心忡忡,长吁短叹。

        这下出大事了。

        后果严重的难以想象。

        圣使要是被杀死在圣灵州,天子震怒,青丘狐部也不会善罢甘休。一场难以想象的大风暴,必会朝圣灵州席卷而来。皇朝陷入内乱之中。

        圣使若没被杀死,结果也不会好多少。

        青丘圣女逃回皇城之后,肯定会向天子告御状,一样会震动天颜,对孔灵起杀心。

        朝廷上天子、妖女和朝臣们本来就争斗激烈,出了这件事情,恐怕斗争要白热化。

        圣灵州府,更是乱成一锅粥。

        这纷乱的局之中,也不知谁能笑到最后,成为最后的赢家。

        整个圣灵城的东城门附近,数十万修士们看到这惊人的变故,都是难以置信,震惊的鸦雀无声。

        哪怕是再迟钝的底层修士,也知道这回是真的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