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90 《北溟剑谱》

590 《北溟剑谱》

        苏尘将一份泛黄的古老卷轴,拿在手中,展开卷轴。

        这份卷轴是以四阶灵蚕丝制成,灵木轴都被磨成了光滑。一股色泽古朴气息扑面而来,显然是传承极为久远。

        “《北溟剑谱》,蓄天道之势,炼就无我之剑,剑裂苍穹。”

        苏尘凝神看卷轴上的文字和图文。

        “蓄势!”

        “无我!”

        “剑破苍穹!”

        上面记载了一段聊聊数百字的简洁文字,以及十多副御剑的法力运行图,并不太复杂。

        苏尘仔细揣摩,领悟。

        但是良久,他也未能看透这《北溟剑谱》的厉害之处。剑谱甚至并未说,蓄积的天道之势是什么,无我之剑又是什么。

        苏尘反复揣摩这卷轴,却有些无从下手修炼。

        他不由疑惑的看向孔灵道:“孔灵大人,这份剑诀可炼成通天皇朝第一剑道?可是,我并未看到任何修炼之法!”

        “每位老祖的根基禀赋不同,所能领悟的天道也不同,天下哪有固定的至尊剑道。我孔氏剑诀,从来都是因人而异。你且随老夫来!”

        孔灵早知道苏尘看不懂这卷轴,不由一笑从团蒲上站了起来,出了圣灵城,也未多解释,往天绝山脉而去。

        苏尘跟在孔灵身后,一同前往天绝山脉。

        ...

        贺海冰、孙长志等十多名青年老祖们从首府出来之后。

        其余众老祖们三三两两,纷纷结伴散去。但是,贺海冰和孙长志却是相视一眼,拐了一个弯,却来到了离首府不太远处的一座豪华酒楼。

        这里刚好可以看到首府的正大门。

        两位老祖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心不在焉的注视着首府那边的动静。他们想知道,孔灵将苏尘留下谈话的结果如何。

        他们想要看到苏尘一副沮丧从首府走出来,才会放心。

        “贺兄,你说孔大人会不会收徒,传授苏老祖剑道?”

        孙长志有些担心道。

        万一真收了...那他们这些圣灵城本地的老祖们就很没面子了。

        “哼,怎么可能!孔大人的眼光是何等的高,我们圣灵城的众位老祖如此出众,都没能入他的法眼。那姓苏的不过是一年前从小仙城过来,没名气没实力,有什么资格被孔大人看入眼,得授孔氏剑道?!”

        贺海冰满是不屑。

        孙长志寻思也是,稍稍安心下来。

        过了几个时辰。

        他们却愕然的看到孔灵和苏尘一副谈笑风生之色,从首府出来,往城外而去。

        虽然看不出来,苏尘是否得到了孔灵的孔氏剑诀的传授。但是看起来,孔灵大人和颜悦色,似乎对苏尘颇为欣赏。

        “这新苏的在府里说了些什么,怎么把孔大人给迷惑了?太可恶!”

        贺海冰的眸中一寒,不由闪过嫉色。

        他在圣灵城多年,经常来拜访孔灵大人,向孔灵虔诚虚心的请教。未曾见到孔灵对一名青年老祖是如此和颜悦色,那是只有韦侯爵爷才能得到的待遇。

        孙长志也是满脸的错愕,不明所以。

        “走,我们跟过去看看!”

        贺海冰沉声道。

        孙长志点头。

        他们两人立刻起身,有心跟着去看一看,但又不敢靠的太近,只是远远的吊在四五十里之外。

        ...

        离圣灵城约百万里,便是天绝山脉。巍峨入云,冰雪封山,千万里山脉鸟无人烟。山脉中隐藏了众多低阶妖兽。

        在山脉某隐蔽的老林深处。

        蛮象、银角犀、巨石猿这三名妖祖,沉默的围聚在一堆篝火旁边,学着人族一样用枯枝串着妖兽肉,烤着吃。

        妖兽肉烤的极香,它们却是食之无味,心不在焉。

        灵丹鹤妖祖去了通天皇城,求见青丘圣女,请求下一步指示。

        它们剩下的四祖待在天绝山脉附近,不敢靠近圣灵城,又无法离开。血豹妖祖按耐不住,冒着巨大的风险,去了圣灵城附近,想要探听苏尘老祖在圣灵城的各种情报。

        其它三祖只能在这天绝山脉的深山里藏身,等着青丘狐部的指示,才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一等便是足足一年,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它们在此地待的颇为郁闷。

        此时,突然见血豹妖祖无声无息的回到篝火旁,沙哑的声音超其它四名妖祖道:“苏尘老祖和圣灵城的孔灵过来了!他们俩身边并无其它妖祖。诸位有何想法?”

        它舔了舔血色的嘴唇,一双冰寒的血眸中,闪烁着嗜血的凶光和浓烈杀意。

        “孔灵是圣灵州府之长,皇朝重臣,北溟大陆最顶尖级的人族老祖之一。他和苏尘,他们俩个怎么会一起来天绝山脉?”

        蛮象震惊。

        孔灵在通天皇朝的身份地位,实力之强悍,众所周知。妖祖老祖们对他也是如雷贯耳,颇为敬畏。

        它们并未领教过孔灵的实力,不知其深浅。

        “我们怕是打不过不!”

        银角犀、巨石猿俩祖,都是露出忧色。

        蛮象妖祖看向血豹,问道:“血豹妖弟,你在圣灵城打听到什么消息?”

        “我没进圣灵城,不过我抓了一个人族金丹修士,威逼利诱之下成了我的密线,和青瑶小姐接上了头。我捎信给她,本想劝她找机会逃离苏府,但是她似乎心有畏惧,不肯走,打算暂且留在苏府,等青丘的援兵来了再想法子逃走。”

        血豹妖祖道。

        蛮象妖祖点了点头,沉吟片刻,沉声道:“青瑶小姐留在苏府也有好处。我们在天阙城的任务非但没有完成,反而丢了一件化神级的勾魂宝镜。要是无法击杀苏尘老祖,夺回勾魂宝镜,我们有何脸面重返青丘狐部?

        青瑶小姐留在苏老祖身边,可以随时从苏府的内部得到最准确的情报。我们待在这天绝山脉,又不敢进入天阙城,根本无法知道苏府的动静。还得靠她来提供最准确的情报。”

        银角犀妖祖闷声道:“苏老祖的那口招妖葫芦呢?那口葫芦里可是关押着不下四五尊妖祖,光凭这口葫芦,我们四妖一起上也没用。”

        血豹妖祖立刻道:“苏老祖似乎在拿招妖葫芦干什么事情。青瑶小姐和赤炼蛇、赤火蝎等一群妖祖都在苏府的禁室闭关修炼,最近一年并未待在招妖葫芦内。若有变化,她会想法子提前警示我们。但并未见到任何警示。所以,苏尘只是孤身一人,再加上一个孔灵。我们四对二,难道还打不赢?”

        在它看来,还是可以冒险一战的。

        银角犀妖祖听到苏尘没有用招妖葫芦,不有神情一振,连忙道:“这苏尘是我青丘之敌,那孔灵也是我青丘圣女的大敌,正是杀他们俩的好机会。我们四妖祖,再去把黄眉、白眉两名道人叫过来,应该有把握杀他们两个。”

        蛮象妖祖却颇为慎重,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且慢,不可急着动手。先看看他们两祖来天绝山脉干什么。”

        ...

        孔灵、苏尘两人站在离天绝山脉,还有四五十余里的山脚下。这座山脉阻断了从北冥之海吹来的冷冽寒风,山下已经可以感受到从山顶逸散下来的凛冽寒风。

        两人望向这座巍峨的山脉。

        孔灵指了指天绝山脉,朝苏尘问道:“苏小有,元婴老祖若是一剑劈此山脉,威力如何?化神修士劈此山,威力又如何?”

        苏尘想了想。

        这要看元婴修士的飞剑法器品级,以及天绝山脉岩石的硬度。

        他曾经穿过一线天大峡谷,所以清楚这座山脉内部岩石的硬度,主要成分是二三阶的青色岩石,金丹修士便可以挖的动。

        元婴修身的单体战斗力不及化神修身的十分之一。

        当然,哪怕二三十名元婴老祖围攻一位化神圣尊,众元婴老祖也是必亡无疑,毫无胜算。

        苏尘估算了一下,缩道:“此段天绝山脉最窄处,宽约百余里。元婴修士全力出剑,应该可以一剑裂开五里之深。....至于化神圣尊,或能劈开半条、一条山脉。”

        “老夫只出一次手,你且看仔细了!”

        孔灵神情淡漠的点头,单手握着一柄金色大剑,大步往天绝山脉而去。

        他步伐平稳,带着神秘的韵律。

        一步千丈,大步而行,周身却是无风自动,灵气躁动了起来。

        每走一步,他的气势便强一份。

        周围数百里方圆的无穷无尽天地灵气,似乎在向他手中的金色飞剑聚集,迅速积蓄着恐怖的天地之威。

        此剑,也是一柄五阶化神级大神通飞剑。

        孔灵一步一步走着,隐隐有灵气的轰鸣之声。他动用的并非自己体内的灵气,而是引来了天地之威。

        每一步都在增强自己的天道气势,跨出一步,便能增强了大约十分之一的力量。在达到七七四十九步之后,已经到了所能调动天地之威的极限。

        孔灵整个人似乎从天地间消失,只剩下那柄飞剑的光芒犹如烈日般存在,剑身在剧烈震颤,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破——!”

        轻叱一声,一抹万丈匹炼的金色寒光,瞬间爆发。

        “嗤!”

        一剑破空。

        山崩石裂,草木一空。

        巍峨的天绝山脉漫天飞尘,待一切尘埃落定,却见山脉中多了一道数丈宽,数十里长的大裂痕。

        苏尘眉头直跳,望着前方那道大裂谷,震惊的头皮发麻。

        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远超过了寻常元婴老祖所能够达到的极限,几乎快要追上小半尊化神老祖的威力。

        当然,这跟孔灵手中这柄五阶化神级大神通飞剑也有关系。

        这就是北溟大陆皇朝重臣,顶尖级剑道元婴老祖的实力!

        ...

        在数十里远方。

        孙长志看得目瞪口呆。

        贺海冰震惊浑身冰凉。

        孔灵这是在亲身向苏尘传授孔氏剑道的奥义?

        贺海冰不由咬牙,青筋暴起。

        他是从丰裕城来的,自幼天生神力,被公认的修炼剑道的天才。苦修剑道二百年,圣灵州境内公认的最顶尖级的剑道老祖之一。

        在圣灵城的年青老祖之中,他的剑道天赋最高。屡屡携带重礼,恭敬的向孔灵拜师修炼孔氏剑道,可是都被孔灵婉拒了。

        苏尘何德何能,不过是一次登门拜访而已,孔灵居然就同意向他传授剑道。

        “凭什么,欺人太甚!”

        贺海冰双眼怒睁布满血丝,心头充满了悲哀和不忿。紧抓手掌,指甲掐入血肉之中渗出血迹来。

        ----------

        PS:在鲁院学习,这几天白天要上课,晚上回来就被一群同学逼着喝散伙酒,一杯就倒。今天终于从鲁迅文学院毕业了,他们也走了,终于能安心码字了。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