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87 拜会

587 拜会

        苏尘带着鲁山,一主一仆,一位老祖一名金丹,走在热闹繁华的圣灵大街。

        圣灵城是一座巨城。

        光是城郭内便方圆千里之辽阔,定居本城的修仙者超过七八百万之众。

        城内极其繁华,低级和中级学府众多,家家户户都有修仙者,筑基、金丹如过江之鲫,修仙之道的兴盛,是中土和东海修士所无法想象的。

        街上随处可见一些修士以金丹虎狼妖兽骑为坐骑,还有金丹灵驹、金丹灵鹤为豪华座驾。

        名门世家公子哥和世族千金小姐们相伴出游,奢华的座驾族旗如云。

        成群的大富人家子弟在逛着街,出入城内高档的灵器阁,挑选一些自己能用的灵器,或者是为心好的女子,采买一些喜好的胭脂灵粉。

        苏尘在圣灵城的街头走着,感觉颇为轻松。

        元婴老祖的地位,在北溟大陆是极其尊贵的。

        普通一座仙城虽大,但元婴老祖也就那么寥寥那么少数,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享受极大的特权。

        别说中土和东海修仙界,哪怕是在天阙城那种几十万修士人口的小地方,元婴老祖一共也不超过七八个指头数量。

        很多小仙城甚至明令,见到元婴老祖出行,必须停下手中的一切活,避让、行大礼。

        所以只要元婴老祖出一趟门,满街修士都会迅速恭敬的退让到街道两侧墙角站定,毕恭毕敬的躬身,恭敬的恭送老祖出行,生怕有丝毫的不敬。

        直到元婴老祖走远了,他们才敢站直了,各自离去忙碌。

        以前在天阙城的时候,苏尘自从成为一尊元婴老祖,便得到了这种待遇。

        这让他每回上街,都深感浑身不自在。

        为了不被满街成群的修仙者们用敬畏的目光齐刷刷的注视着,他出门上街经常都是主动收敛气息,压制到金丹境界,免得被人注视。

        但是,在圣灵城没这个必要。

        在这座圣灵城定居的元婴老祖数量众多,而从其它小城来的元婴老祖更是经常出现在圣灵城内。

        圣灵城内气氛颇为宽松。

        城里的居民们对老祖们司空见惯,也没有那么敬畏,只是客气的避让开来便是,别去招惹老祖,通常都没事。

        苏尘这位元婴老祖和鲁山在热闹繁华的大街上漫步,并未引起多少修仙者的的目光。

        “鲁山,圣灵州府哪一家修仙典籍阁的剑技典籍最出色的?”

        苏尘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他准备去找一家修仙典籍商阁,采买一份剑技,来配合自己即将炼成的五阶秘金之剑。

        五阶化神级秘金之剑的威力极其恐怖,但也需要一门出色的御剑典籍,发挥它的最强威力。

        鲁山曾经在州府学院求学多年,应该知道圣灵城的剑技典籍哪一家的最好。

        “东家要买剑技典籍?”

        鲁山有些惊讶,连忙说道:“您要是想一份寻常的剑技,城内大商阁里应有尽有。

        但要是想学一门出色的剑技,千万别去城内的典籍阁买,那些拿来卖的都是一般的货色,给寻常修士修炼才会放在商阁卖。

        我们圣灵学府担负着向本州杰出修仙子弟传授各种技法的重任,学府的各种法技才是最好,拥有最全的法技典籍。几乎是任何一种法器的高级战技,都能找到。”

        说到这里,鲁山想到了一个人,却又道:“不过,圣灵学府的剑技典籍,其实也还不是最好的。我们圣灵州,有一位老祖的剑道典籍,名满天下。

        东家想得到最好的剑技典籍,不妨去找他试试。”

        “哦,是哪位名满天下的老祖,比圣灵学府还拥有更好的剑技典籍?”

        苏尘好奇问道。

        鲁山却是连忙笑道:“东家,你忘了,我们圣灵州府的首府孔灵大人,可是一位名传天下的大人物。

        世人皆知,孔大人是通天皇朝屈指可数的老重臣之一。但他其实还是通天皇朝第一强大的御剑祖师,专精于剑道。

        他的剑技,是从孔氏世家一脉传承下来的。孔氏世家是北溟极其古老的世家传承之一,甚至比通天皇朝立朝的历史还长,在皇朝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说一句冒犯的话。像韦侯爵府这样的侯爵府,在孔氏世家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孔氏世家的底蕴太过深厚,顶尖级的东西数不胜数。北溟大陆最好的剑技,便在孔府。”

        苏尘有些惊讶,“孔灵大人的剑道,居然如此高明?你一介金丹,如何了解这么清楚?!”

        鲁山连忙道:“孔大人除了是圣灵州府之长,还是学府的府长,肩负着对本州修仙者的教化。他在学府,经常会在学子面前小露一手,令人心旷神怡,深感震撼。小的曾经见过一次,听了其他老祖们议论,这才知道孔大人的剑道是北溟最强。”

        苏尘微微点头,很快问道:“孔灵大人的剑道,既然是传承自孔氏世家,怕是只会传授给本族弟子。他能外传吗?”

        鲁山连忙道:“这倒不然,孔氏既有本族弟子的传承,也有外收外族弟子,都会传授剑道。只是,极少有外人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东家,倒是可以去试一试。”

        “不错。就算不成,也没什么损失。若是孔大人那里不行,再去学府看看。”

        苏尘笑了笑,当即决定去一趟首府府邸,拜见孔灵大人。

        ...

        首府府邸。

        孔氏世家渊源深厚,名动北溟大陆。

        孔灵更是堪称第一流顶尖级的老祖,除了剑道天下第一之外,其它所学一样极为渊博,丹道、器道、符道等等几乎无一不精。

        经常会有各方元婴老祖,前来拜访,请教各种修炼的问题,甚至讨论天道。

        府邸内,有一座问道堂。

        孔灵和本城的十几名老祖,正在团蒲上席地而坐,坐而论道,谈一些关于元婴修炼和天道之间的关联。

        其中,正有贺海冰、孙长志等一些青年老祖在场,悉心讨教领悟的天道奥秘。

        此时,却见一名首府的门房匆匆前来通禀,称有一位名叫苏尘的元婴修士前来拜访。

        “苏尘?”

        孔灵一愣,马上想起来了。

        这位苏尘老祖,从天阙城迁徙而来,在楼船宴席上曾经花了三千多万灵石向韦震南老爷子买下了一块五阶秘金原石。

        这在圣灵城的世家老祖圈子里,还是引起了一点小小的震动。

        甚至有些老祖嘲讽,苏老祖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想要豪赌一把,博个大运气。

        这一把要是赌赢了,翻个十倍的好处,那是丝毫没问题。

        但是后来这一年多,就再也没有人听到苏尘的丝毫动静了。

        苏府一直关着大门,极少有人出入。没人知道苏尘在干什么...估计是还在苦苦的钻研那块坚不可摧的五阶秘金原石吧。

        毕竟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买回来,岂能不花心思去研究一番?!那几千万块灵石投入,岂不就是白费了?

        “让他进来!”

        孔灵不由笑道。

        他正想知道,苏尘买的那块五阶秘金灵石,研究的怎么样了。

        很快,苏尘被门房,领到了问道堂。

        “见过孔大人,诸位道友!”

        苏尘朝孔灵和众老祖们略一拱手,在堂内一块团蒲,席地坐下。

        孔灵见到苏尘来了,不由打趣的问道:“苏小友,昔日楼船一别便是一年多。你买的那块秘金原石如何了?可曾研究出破解之法?”

        苏尘顿时满脸的尴尬,耳根子都通红,道:“这,孔大人...此事不提也罢。”

        他不想对孔灵说谎,当然不能实话实说。

        结果如何,让孔灵自己猜去。

        “苏道友可要抓紧啊,我们众老祖们可都等着苏道友的好消息,见证一下圣灵州府炼器界的奇迹!”

        贺海冰嘴角一抹嘲讽道。

        “这奇迹...也不知道我等有生之年,是否有幸能见到。”

        孙长志调侃道。

        堂内,众老祖们都是一阵哄堂大笑。

        苏尘眼观鼻,只当充耳不闻。跟他们这些老祖,真没什么好谈的。

        孔灵看苏尘这副神色,知道是不行。

        这也正常,韦老爷子花了上百年都不行。苏尘短短一年,又能做什么。

        孔灵没有再打趣苏尘,不由摇头笑道:“也是,老夫糊涂了,此事不提也罢。不知苏小友,何事来找老夫?”

        “在下想修一门剑技。听闻孔大人剑道乃是北溟第一,故而想来拜师学剑道。不知孔大人,是否收徒。”

        苏尘开门见山,恭敬道。

        “苏道友。孔大人的孔氏祖传剑技,的确名动北溟大陆,乃是当世第一。很多老祖想要学,但是也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来学的。”

        贺海冰顿时冷嗤道。

        众老祖们也都是一副不以为然,轻蔑和不屑。

        孔灵是有外姓的徒弟,但那是在通天皇城,收了皇太子传授剑道。但在这圣灵州府,孔灵还没有收过一名徒弟,传授过孔氏的剑道。

        他们也曾经尝试过,但被孔灵给拒绝了。

        好在,孔灵虽然不传授剑技典籍,但也愿意和他们谈论各种道法。所以,他们经常来拜会孔灵,请教各种问题。

        苏尘在圣灵城名不起扬,连他们这些资格颇老的老祖都不如。有何资格拜师孔灵,修炼孔氏世家名动北溟大陆的剑道?!

        “诸位,今日论道便结束吧,你等先回。老夫身为本州府之长,尚未和苏小友单独聚聚,今日来了,正好闲聊几句。”

        孔灵想了想,让其他众老祖们回去,将苏尘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