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82 韦老爷子的神秘金石

582 韦老爷子的神秘金石

        苏尘正要和鲁山等离开韦氏奇珍阁,听到韦大掌柜的这番话,不由停了下来,惊讶的回头看向韦大掌柜,“韦老爷子手中有一块金系五阶奇石?”

        韦大掌柜连忙道:“不错,我家老祖宗手里确有一块金系五阶奇石。苏老祖真要想买的话,小的可以去问问。”

        苏尘点头道:“你派人去取来吧。若是我看了,觉得满意,便买了。”

        韦大掌柜连忙派了阁内的一名管事去韦府找韦老爷子,问那五阶金系奇石会不会卖。

        但是管事很快回来说,韦老爷子不在侯爵府上,只有韦氏三兄弟在。

        可这块五阶奇石材料是老爷子颇为喜好之物,他们几个也做不了主。

        韦老爷子去了城外的圣灵河的一艘船上,赴孔灵大人的酒宴。

        城内还有一些老祖也赴宴去了。

        这酒宴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老祖们兴致上来了,估计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

        想要那块五阶金系奇石,只能去楼船找韦老爷子。

        苏尘这副神色,似乎是想买一块五阶金系矿石。

        韦大掌柜不想这笔几千万的订单错手而过,怕拖久了又生变故,心中难免有些急切,连忙向苏尘道:“我家老祖宗正在城外圣灵河的一艘楼船上,和孔大人喝酒,估计三两日也不会回来。苏老祖,我们不如一起去楼船上找他?只要我家老祖宗答应了,当场便可交易。”

        苏尘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这位韦老爷子就是韦侯爵府的老祖宗韦震南,也是天阙城薛云山的老丈人,薛夫人的老爹。

        他也不知道,韦震南现在知不知道薛伯爵府被他抄家的事情。

        不过,这事情他占了理,也不惧被责难。

        孔灵这位圣灵州府之长也在,出不了什么事情。

        韦震南老爷子手里要是有金系五阶奇石的话,他还是可以出大价钱买下来的。

        ...

        圣灵城就位于大河之畔。

        从圣灵城正东门出发,不到数十里,便是一条数里宽的圣灵河绕城而过,浩浩荡荡的灵河之水,蜿蜒奔向远方。

        河畔有一座巨大的码头,也颇为繁华。还有众多的楼宇,水榭歌台,临河而建。

        众多大大小小的船只,满载灵谷等货物,沿着这条圣灵河前往远方,输送往通天皇城和各地州府。

        首府孔灵大人的一艘数百丈楼船,正停泊在岸边。灵曲丝竹之声,从楼船上渺渺传来。

        楼船内摆了一条长桌的酒宴,十多位老祖正在聚宴,不时传来豪爽的大笑声。

        楼船外,站着数十名州府的金丹守卫,围了一圈,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

        韦大掌柜匆匆赶到码头,神情焦急,但是却无法靠近楼船。

        他只能请守卫,代为向韦老爷子通禀一声。

        说有一位青年老祖,想要买老爷子手里的一块金系五阶奇石材料,问问老爷子会不会卖。

        “有人要买老夫的五阶金石?”

        楼船上,韦震南老爷子听了守卫的禀报,有些惊讶。

        五阶金石材料,并无其它用处。

        也不会有商人囤积居奇,拿来转手倒卖。这材料的价钱太昂贵了,平常根本卖不出去,砸在手里几百年,升不了值。

        唯一的用途,就是拿去炼制出一件五阶化神法器——这是无价之宝,任谁也不会拿去售卖。

        孔灵放下杯盏,不由笑道,“震南老弟,你有一块五阶金石材料?为何不自己炼,为韦府再添一件化神级神兵?”

        “确有一块五阶金石!此石被老夫珍藏了数百年,原本想要自己炼制的。

        可要是能炼,我早就自己炼了。但我尝试着一炼,才发现难度太高,耗费数十年功夫,用了五阶地火,依然是炼不动它,便放弃了这个心思。

        放在库中已经许久,只当是收藏品。没想到今日有人想要买老夫这金石,也是稀奇。”

        韦震南爽朗的笑道。

        韦侯爵府的家底无比雄厚,在圣灵州附近的地底深处,拥有一座专门炼制最顶级法器的五阶地火室。

        可是,他试过了,烧了数十年依然是一块原石,炼不动,只能无奈放弃。

        孔灵眸光闪动,好奇道:“哦,老夫也想见识见识,是何等五阶金石,居然炼不动!”

        韦震南一挥手,“让他们两个上来一叙。”

        州府守卫这才下去,客气的请两人上船。韦大掌柜不由满脸欣喜,陪着苏尘,一起上了楼船。

        ...

        苏尘登上楼船,步入宴厅内,便看到一群十余名老祖们,正在厅内饮酒畅谈。

        端坐主人席位的,是一位白袍儒者,面相和蔼,带着无上的威严。

        旁边两侧,左手边是一位红脸老祖,右手边是一名神情淡漠的青衫老祖。

        苏尘心中顿时一凛,知道主座是谁,立刻拱手一礼,“后进苏尘,见过孔灵大人,在座诸位道兄!”

        孔灵打量了苏尘一番,笑道:“本城的元婴老祖,老朽皆熟悉。这位苏小兄弟年纪轻轻,颇为面生,是何方人士?可是外地来本城游历的修士?”

        苏尘道:“在下天阙城人氏,前几日刚刚举族迁居到圣灵州府,尚未来得及拜会孔大人。”

        “原来如此,难怪面生。年纪轻轻,后生可畏啊!”

        孔灵不由点头,这几天他不在府内处理政务,也不知道有新老祖迁居到圣灵州府。

        他笑着指了指左右两名老祖,道:“对了,这位是韦震南侯爵,德高望重的韦老爷子。

        这位是姜鸿大人,天道盟引荐使。姜大人最近在圣灵州一带游历,老夫特意在此设宴招待。”

        “见过韦侯爵!”

        “见过姜鸿大人。”

        苏尘惊讶,立刻拱手一礼。

        这姜鸿居然是天道盟的引荐使,只怕跟葛老地位差不多,都是天道盟的核心人物。

        也只有这等老祖人物,才能和孔灵、韦震南平起平坐。

        其他元婴老祖,都只能恭陪末座。

        “赐座!”

        孔灵道。

        苏尘在宴厅内的末位落座。

        孔灵又替他介绍了一下在座众人。

        在座的十余名元婴老祖,分别是穆府穆莹、孔秀儿、孙府孙长志、贺府贺海冰等等。

        他们是圣灵学府的老祖,又或者是本城的世家、伯爵,都是颇为显赫之辈。

        圣灵州的老祖颇多,来历也十分的复杂。

        苏尘将他们默记于心。

        韦大掌柜自登上了楼船,便诚惶诚恐,一副拘谨的站在宴厅门外,未敢踏入半步,听候吩咐。

        韦震南命韦大掌柜回府一趟,让老三韦天威从韦府的机密库房内取来那块五阶金石材料,一起护送过来。

        不多久,韦天威便从城内护送了一口足足有一丈有余的宝箱过来。

        苏尘和韦天威早就在天阙城打过交道,韦天威甚至在苏尘手下吃过大亏,当然是彼此认识。

        韦天威把宝箱送来,目光冰冷的看了苏尘一眼,却是一言不发,只当不曾认识。

        那些丢脸的事情,他是提都不想提。

        韦震南老爷子亲自把那口宝箱打开。

        却见,一块近丈大小,散发着绚丽神秘暗金色泽的金色原石,静静的躺在这口宝箱内。

        “这是何物?”

        “金系矿物,在下见识过不少。但此石,似乎颇为罕见。”

        众老祖们观望,却都是惊讶。

        他们不少都炼过器,但并未见过这种暗金色泽的原石。

        韦震南老爷子颇为自得,捋须道:“诸位猜猜,这是何物?!”

        “莫非....这是传说中的秘金?!”

        孔灵看了却是吃惊,询问道。

        他曾经在皇城见过四阶秘金,但那是巴掌大小的一小块,价钱已经是很昂贵了。

        眼前的这一块,居然是五阶,而且足足一丈。他几乎难以置信。

        “秘金?!”

        姜鸿神情一变。

        “似乎真的是秘金!”

        众老祖们神情不由一震。

        秘金!

        他们大多并未见过实物,但是这个矿石的名字却听过。

        秘金、秘银、秘铜、秘铁,号称是炼器界最为神秘的几种矿石。

        数量稀少不说,作用更是非常特殊。

        只需往法器之中添加一小块份量,就足以大幅的提升法器的威力。

        低品阶还好说,偶尔能在市面上见到。可是高品阶的秘金矿,却是无比的罕见。

        孔灵骇然道:“此原矿足有一丈之巨,还是五阶。震南老弟,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韦震南老爷子不由哈哈大笑,得意非凡道:“这个说来也是运气。

        在数百年前,我在北溟之海追杀一名妖祖,妖祖狡猾无比,躲在深海地缝,未曾追上。

        却是突发一场地震海啸,大地开裂,万顷地火喷涌而出。等这场海啸过去,我再去找这妖祖,却无意中发现海底多了一块金光闪闪的奇石,似乎是从地中出来。

        我发现此物便是传说中的深海秘金,那是欣喜若狂,也不去追杀那妖祖,便将它取了回来。”

        韦震南老爷子激动的面色通红,但是很快,又露出一副惋惜神色。

        “不过可惜,我还是高兴的太早。若这是一块四阶秘金,我早就自己将它炼成一件四阶小神通法器了。

        但这是五阶秘金,动用地心之火焚烧了数十年,也不见它有融化的迹象。要是能将它炼成一件化神神兵,那是北溟第一等一的神兵,莫有敌手。

        我琢磨多年,至今未曾有办法将它炼成化神级法器。空有五阶秘金原石在手,却动不了它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