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74 天阙六府,都扒一层皮!

574 天阙六府,都扒一层皮!

        苏尘从郑司晨城主那里取到一份苏氏世家迁徙往圣灵州府的手续书,回到苏氏世家府邸。

        此时,该做的准备已经都做了,他随时可以带着苏府上下众人离开天阙城,启程前往圣灵首府。

        青丘狐部应该没有这么快收到青氏兄妹覆灭的消息。再派狐妖来对付苏府,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估计得一年半载之后了。

        但他还是早早做好了撤离天阙城,前往州府的准备。

        现在,只剩下去找天阙城七祖算一算账。他们也该为联手青丘围攻苏府,意图抢夺化神灵宝,付出惨重的代价。

        苏府的其余六位老祖们早就准备妥当,白卜、毕方已经恢复过来,都在苏府的客厅,等着苏尘带着他们去找天阙城七祖算账。

        飞天鼠妖祖十分积极的在天阙城内外巡视一番,这才返回苏府。

        它的天耳神通术,极其灵敏,要超过大部分的元婴妖祖。哪怕离的千里远,也能听到细微的动静,对打探情报很有利。

        它探听到一个情报,急忙回来向苏尘禀报:“主人,我刚才去了城内各个世家府邸探查,在薛伯爵府发现了一个重大情报。

        天阙七祖现在都聚集在薛伯爵府,商议如何对抗主人。而且还来了一名外地的老祖,听他们称呼,那人似乎是薛云山老祖的三舅子。”

        “韦家来人了?”

        苏尘有些诧异。

        薛云山夫人的娘家,是圣灵首府的韦侯爵府!

        他偶尔也听天阙城的本地的修士提起过这位颇有名气的韦府三公子的名字,韦天威。

        这名颇为霸气,显然是寄托了韦老爷子的厚望!

        当然,这韦天威也没有让韦老爷子失望,早早修炼为元婴境界不说,还得到了天道盟的另眼相看,成为了天道盟的低级御使——非正式的外围成员,需接受天道盟的长期考察,立功才有机会入盟。

        苏尘这几年在北溟大陆修炼,道听途说,对天道盟也多了一些了解。

        元婴老祖想要加入天道盟太困难,哪怕是这种最低级的御使,也是其他元婴老祖极难得到的待遇。

        别看师兄王紫阳直接得到葛老这位引荐人的,看似“轻轻松松”的加入了天道盟。

        那是因为他们的师尊姜东冉就是天道盟的重要成员,跟引荐人葛老是拜把子的义兄弟的交情。

        而且王紫阳是东海灵岛同盟的盟主,自身潜力极高。

        葛老才会亿万里迢迢回到东海,引领王紫阳加入了北溟的天道盟。

        否则,想入天道盟,门都没有。

        而且引荐人手中的引荐名额,数量也是非常稀少的。

        说实话,他不想跟天道盟发生任何冲突。

        说不定王紫阳在天道盟站稳脚跟之后,还会邀他去天道盟,一起争夺化神机缘。

        但就凭一个韦三公子,低级御使,就想要让他放过薛家,那也是绝无可能。

        苏尘不由皱眉,盘算了一下。

        随即施展“天眼通”,从天空直接看向薛伯爵府。

        他的天眼通小神通术,范围只有数百里,并不远。但是天阙城内是没问题的,可以直接看到情况。

        苏尘这一眼看去,薛伯爵府内外立刻一目了然。

        薛府数千家族的金丹、筑基子弟,将府宅内外围了一圈,戒备森严。

        果然,见天阙七祖聚集在薛府上,而且还有一位携带巨剑的青年元婴老祖,是座上宾。

        此人年纪青青,显得颇为英姿不凡。

        天阙七祖围着他,如众星捧月一般,皆是谄媚讨好之色。

        这位应该就是韦侯爵府韦天威三公子了。

        “公子,这韦家在圣灵州府颇有势力。我们去圣灵州府,怕难免和韦侯爵府打交道。这韦三公子来给薛府撑腰,咱们还要去找薛老祖算账吗?”

        阿奴担心的问道。

        “当然要去。一个韦三公子还没这么大的面子让我放过薛家。走吧,既然天阙七祖此刻都在薛府,我们便去薛家,跟他们算账!”

        苏尘沉声道。

        ...

        薛府。

        众祖围坐在庭内坐了一桌席,围着韦天威韦三公子,各种吹捧。明里暗里,将韦天威捧为他们的救星。

        韦天威对此也颇为受用。

        在圣灵州府,世家豪门辈出,很少有元婴老祖会围着他转。只有韦老爷子才能得到众星捧月一般的待遇。

        但在天阙城这座小城,他已经算是身世“显贵”的老祖了。

        苏老祖如今的实力,的确令人震惊和敬畏。

        薛云山、李青峰等天阙七祖被青丘胁迫,围攻苏府,也的确是犯了大错。

        但他有足够的自信,以他韦府三公子和天道盟低级御使的面子,出面调停的话,圣灵州境内还没有哪位老祖不给面子。

        韦天威寻思一番,沉声道:“你等七祖,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立场大错,站到了青丘妖狐这一边。但终归没有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问题不是不能解决的。你们要给苏府一笔大额的灵石赔偿,每家出个三五百万灵石,凑起来赔个二三千万,也就差不多了!”

        “对,我等有错在先,甘愿受罚!三五百万灵石的赔偿,我们还是愿意出的!”

        “那就有劳韦兄出面,做个中间人,说说情!”

        天阙众老祖们欣然接受。

        这个代价,对他们这些世家来说可以算是较小,完全能够接受的了。

        韦天威突然心中似有所感,感应到有其它老祖在“窥探”。

        他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冥冥中似乎有老祖以天眼通,朝薛府看了一眼。

        “苏老祖要来了!”

        韦天威平淡的喝了一口灵酒。

        ...

        “轰!”

        薛府的大门,被一脚踢碎。

        蟹霸、虾忍这两大金丹妖将,破门而入,大刺刺的进了薛府,叫嚷着,“天阙七祖,都出来!我家主人来找你们算账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薛府众老祖和数千族人见苏府的两名金丹妖将,凶神恶霸般破门而入,却没一个敢吭声。

        在它们两名金丹妖将后面,赫然是苏尘,步入薛府。

        薛府子弟脸色煞白,一个个如临大敌。

        “苏老弟!”

        “苏老弟大驾光临,不知何故?”

        天阙七老祖更是忐忑不安,不知苏尘找上门来,准备如何对付他们,一个个尴尬的装糊涂,小心的赔笑。

        韦天威打量了苏尘一眼。

        比他还年青,尚不足百岁。如此年青的老祖,还拥有白白、毕方这样的妖祖级妖将,雄厚的实力,令人羡慕。

        想他韦天威出身极其的不凡,比苏尘要好太多。

        但要说个人实力,手下的实力,明显不如苏老祖。对苏老祖,心底居然冒出一股酸溜溜的嫉妒感觉。

        若非为了妹妹和妹夫薛云山,他是不想和苏尘起冲突。

        “阁下,就是苏尘老祖?!”

        韦天威略一拱手道。

        “客气,正是!”

        苏尘点头。

        韦天威道:“我听说,众位老祖以前对苏老祖多有冒犯和得罪之处。今日苏兄找上来,那是他们咎由自取,我不会为他们辩解。不过,在下还是略作调停,每位老祖赔偿五百万灵石给苏府,如何?”

        他斟酌着。

        一共高达三千万块灵石,这样一笔巨额的灵石,应该足够赔偿苏老祖了。

        “赔偿灵石?”

        苏尘听了,心头不由冷笑。

        围攻老祖、抢夺化神灵宝,成功了一本万利,失败之后每家只需赔偿三五百万灵石就了结了,他们这副如意算盘打的真划算。

        天下哪有这等好事情!

        他来找天阙七祖算账,可不是来要灵石的。不把他们逼得吐血,这口恶气不算完。

        苏尘扫了一眼在座的天阙众位老祖,淡声道:“我来找诸位,确实有点事情。今日我苏府遭了七名贼子,失窃了一件五阶化神灵宝和大量的四阶灵宝。不知道诸位老祖,可曾看见他们?!”

        薛云山脸上涨的通红,连忙摆手,打哈哈,道:“苏老祖,这是哪里的话。今夜月色不错,我便邀了几位老友,一起喝酒。没想到我三舅子,韦侯爵府的韦天威,恰好也来了。哪里见到有什么贼子出没。苏老弟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喝几杯!”

        “是啊,是啊!苏老弟也是来得巧,我们正喝着呢。今夜月皎洁,我等聚在薛兄府上赏月,正想着邀请苏老弟也过来。没想到苏老弟自己就来了。”

        “咱们天阙八祖同城多年,却没有机会好好聚聚,这是难得的机会啊。来,摆上一桌,喝酒。”

        天阙众祖连忙一个个打着哈哈,脸皮厚如城墙。

        赔一笔灵石可以。但他们是绝不会承认,之前那一群黑甲黑袍老祖围攻苏府的老祖就是他们,打死也不承认。

        承认了,那就是真成为把柄了。

        苏尘抬头望天,乌漆墨黑哪有什么月色。

        这些老贼,一个个花不溜秋,矢口否认。

        “赏月就不必了。”

        他收回目光,露出一抹笑意,“贼子虽然跑了,但宝物是跑不了的。...有人见到七位贼子分别进了诸位的府上没有出来,多半是藏脏去了。

        我正想带人去诸位府上,找一找我苏家丢失的那件化神灵宝和众多四阶宝物。没想诸位既然都聚在薛府上,也省的我挨个去知会你们。”

        天阙七祖骇然,都感觉背脊一股冷飕飕的寒风,通体寒意冒了出来。

        苏尘这意思,是要去搜他们天阙七祖的府邸,找丢失的财货?

        打着搜脏的幌子搜查他们的府邸,不就相当于抄家吗!

        他们伯爵府和世家,数百上千年的历代积累,家族里或多或少都收集珍藏了一些特殊的宝贝,不想被外人知道。灵石容易挣,灵宝可全要看机缘。

        这一抄家,那还不把他们数百年辛苦弄来的宝贝,全都抄没了!

        这一手太狠!

        远超过他们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