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48 真香!

548 真香!

        苏尘将那口关押了火蛤、赤炼蛇、飞天鼠三尊妖祖的化神级招妖葫芦,丢在自己的识海灵山之中,便不去管它们了。

        他在天阙城到处逛了一遍,几乎逛遍了城里的大大小小售卖修仙秘笈的商铺商阁,将能够找到的驭兽典籍、密封玉简都买了下来。

        苏尘随手快速的翻看了一下其中的一些驭兽秘笈。

        “《妖鹰驭术》,炼气期妖鹰。野妖鹰习性凶悍桀骜,令其百日不休不眠,以消磨其凶悍野性。”

        “《妖虎驭术》,筑基境妖虎。妖虎威猛,服勇武者,唯以力将其降服,方能使其效忠。”

        这些驭兽典籍,非常详细的解说了,如何孵化各种妖兽蛋,或者饲养幼兽,驯化成年的妖兽。

        对于不同品阶、不同种族的妖兽,用的方法通常是不一样的。某一种驭兽法,用在其它妖兽身上未必见效。

        越是低等的妖兽,往往只需要一些普通的驯化术就能起到作用,令其臣服,敬畏和效忠主人。

        而高等妖兽,则要用一些非常凶狠的方法,方能见效。

        苏尘买来的这些典籍,针对的几乎都是炼气期、筑基期境界以下的低等妖兽,到了金丹级的驭兽典籍已经是非常罕见。

        天阙城的修仙者,极少用的上金丹级以上驭兽典籍。

        在这座天阙城内,能够养得起金丹级以上妖将,也就是城主府、薛伯爵府和六大豪门世家,养了一些金丹妖将。

        再加上少数富裕的大富户家族养了金丹妖将,全城加起来不超过一百户人家能够养得起金丹妖将。

        至于更高阶的元婴级妖将的预售典籍,那就更不会有。天阙城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一府养得起。

        所以天阙城的典籍商阁,也根本不出售元婴级驭兽术典籍。

        毕竟没谁会觉得,自己能培养出一头元婴妖祖,又或者是抓住一头妖祖为己用。

        太难太难了。

        典籍商阁自然也不会卖这些根本没有卖不出的驭兽典籍。

        这让苏尘颇为失望,他在本城最大的一家修仙典籍商阁,也未能找到元婴妖祖级的驭兽典籍。这家商阁是六大世家之一王氏世家的产业。

        不过,他还是从阁主的口中打听到了,谁的手里拥有元婴境的驭兽典籍。

        在圣灵州首府的韦侯爵府手里有几卷元婴级驭兽典籍。韦侯爵府养过元婴级妖将,所以拥有此物。

        苏尘一听,便觉得没戏。

        这圣灵州的韦侯爵府,不正是薛伯爵夫人的娘家吗?以薛伯爵府和他的僵硬关系,肯定不会将元婴妖祖的驭兽典籍卖给他。

        他还不如自己好好想想法子,看看怎么才能“炼化”这三头妖祖。

        ...

        苏尘回到自家的府邸,仔细的翻看了一下买回来所有数百册中阶、低阶驭兽典籍。

        各种稀奇古怪的驭兽术,让他感到惊叹。

        虽然“炼化”妖兽的手法千奇百怪,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总结下来驭兽术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无非两条。

        饿其体肤,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毁其意志,令其畏惧主人。

        诱惑、恩惠、笼络,令其依附主人。

        合起来,便是“恩威”并施这两个字。

        用粗糙话说,就是大棍子和胡萝卜一起用,不服就干,服软就赏,几乎九成九的妖兽都吃这一套,最终都能驯化。

        驭兽的法子千奇百怪,道理却都是遵循此理。

        如果说低阶妖兽和高阶妖兽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恩威的施加严厉程度不一样。

        别说对付妖兽了,哪怕人族之间的统御术,也都是经常用这一套“恩威并施”的手法。

        那些爵府、修仙世家,都遵循此法来统御家族成员和仆从,制定了非常严格的惩罚和奖赏家族制度,以确保他们对家族的绝对忠诚。

        鞭挞、幽闭、钱财赏赐,一套下来,包管一个个服服帖帖。

        除非是那种灵慧到了极高程度的妖兽,才会不吃这一套,依然敢阴奉阳违。

        “我尝试着用这些手法,挨个试验一番,来炼化这火蛤、赤炼蛇、飞天鼠三尊妖祖。反正以它们的皮厚肉燥,也不怕会被折磨死。...不过,马上就是新年了。此事等过完年再说不迟!”

        苏尘暗想道。

        苏府上下,皆在准备过新年。

        说起来,自从苏尘和阿奴离开姑苏城,踏上漫漫寻仙之路以来,这六七十年要么在路途奔波,要么便沉浸于修炼之中,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就没有安安心心的过过一个年。

        所以这次,他们在天阙城好不容易建立苏氏世家,便准备在这新家,好好过一个年。

        苏府的一切习俗,都是依照昔日姑苏县城过新年来操办。

        苏尘暂时把炼化三祖这件事放下,和阿奴,还有白卜、毕方、蟹霸、虾忍等苏府的众人一起,安安心心的过个新年。

        按照姑苏县城的习俗,在除夕到正月十五的元宵之前,他是不会干任何正事。

        苏尘把火蛤、赤炼蛇、飞天鼠等三祖装在招妖葫芦里,丢进识海灵山,便不管不问了。

        ...

        他这随手的一丢,可把三大妖祖给憋坏了。

        这口化神葫芦可不好受,里面空间并不大,却拥挤着足足三尊元婴妖祖,在里面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

        这倒也没什么。

        最重要的是,这口化神葫芦被放置在识海灵山内。要知道,一切木系的灵木灵草,在灵山内的时间都是过的极快,外界一日便是灵山的一年。

        招妖葫芦的时间流逝的非常快。它们被装在这口化神葫芦里,自然也一日便是一年。

        外界只过了短短十余日,招妖葫芦里面便是漫长的十余年岁月。

        三头妖祖被关在这口暗无天日的招妖葫芦里,使出浑身解数,折腾了许久,依然无法打破这口招妖葫芦。

        它们终于放弃了,乖乖待在里面,不再空耗力气。

        这招妖葫芦里面没有它们所需要的灵气。它们待在里面,无法像以往一样闭关修炼,增长修为。

        只是在里面干耗着,寿命不断流逝而已。

        一双巨大的火蛤眼、一双眯起一条缝的赤炼蛇眼、一双无辜的飞天鼠眼,彼此干瞪着,无聊至极。

        它们一直在等待着,早已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憋足了劲,准备应对苏尘即将对它们施展出来的各种严厉酷刑。

        什么火烧,水淹,雷打,电击,等闲视之。

        它们堂堂野妖祖,是绝不屈服人族老祖的淫威,成为人族的元婴妖将。

        可是。

        它们等啊等,等啊等!

        不知过了多少年。

        却没等到苏尘对它们施加的任何雷霆霹雳风暴。

        它们最终发现一个无比尴尬的事实,好像,苏尘把它们三个妖祖给忘了。不是假忘,是真的忘记了。

        没有哪个驭兽师会抓了妖兽之后,十多年毫无问津。

        等到最后,它们都绝望了。

        飞天鼠妖祖肚腹突然饿的咕咕叫,不由尴尬,朝另外两位妖祖道:“好饿!有吃的没?”

        “唉!我们这是有多少年没吃东西了,我的大肚皮居然干瘪了?!”

        火蛤妖祖悲哀的发现,自己曾经臃肿肥硕的蛤蟆躯,变得十分苗条。

        元婴妖祖也是需要食物的。

        虽然常年不吃不喝,不会死,但是会饿瘦。

        它们可不像人族可以服用辟谷丹来填补饥饿。

        它十五年不吃不喝,变得消瘦而矫健,丝毫没有往昔的臃肿之态...果然是饥饿,能使蛤蟆英俊。

        “我来算算。”

        赤炼蛇妖祖也早就饿的一副皮包骨,痴痴呆呆,愣了好久,才算清楚时间,回过神来道:“似乎,大约有十五年的样子了吧!奇怪,究竟怎么回事?”

        苏尘老祖这一关,便是长达十五年不闻不问。

        不闻不问,那分明就是不重视啊!

        这让它们心都拔凉拔凉的。

        难道它们三尊妖祖,在苏尘老祖的眼中就这么没有价值,甚至不值得严刑拷打逼迫威胁一番,让它们成为妖祖级妖将?

        “我堂堂妖祖....就这么不堪一顾?”

        火蛤妖祖越想,越觉悲伤。

        遥想当年,它还是一头炼气期小火蛤的时候,那也是极其受到重视。前任主人为了驯服它,又是鞭挞,又是火烛,又是捆缚,足足耗费了整整三个月之久,它才彻底归顺。

        虽然被百般的折磨和蹂躏,但这也足见前任主人对它是何等的重视和在意!

        可如今它已经是堂堂元婴妖祖了,居然受到了冷遇...苏尘老祖把它丢在一旁,不管不问不驯服,十五年之久,居然不屑一顾。

        它堂堂火蛤妖祖享受的待遇,比当年炼气小火蛤还不如。

        飞天鼠妖祖忐忑道:“你们说...苏老祖是不是自觉收服无望,所以干脆把我们三个给放弃了,不再尝试收服?”

        这个理由有点自欺欺人,但会让它心里多少好受一些。

        火蛤妖祖悲凉,“难道苏老祖准备就这样将我们丢在招妖葫芦里,关上一辈子...我堂堂火蛤妖祖,此生就此终结?就算用妖鞭来鞭挞我,用阴水来浸泡我,我也认了!他为何不理我?”

        ...

        它们三尊妖祖抱怨着,在这暗无天日的招妖葫芦,继续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度日,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突然,招妖葫芦的口打开,外界一道非常刺目的光线照耀了进来。

        它们三尊妖祖顿时惊醒过来,抬头朝葫芦外望去,不由惊喜。苏老祖终于忍不住,准备出手炼化它们三大妖祖了!?

        “嗖”,一个巨大的东西被丢了进来。

        “砰”,落在招妖葫芦内。

        随即,招妖葫芦口又关上了。

        它们一愣,一看那东西。却见丢进来的居然是一头烤熟的肥硕灵猪,通体金黄灿灿,那扑鼻而来的醇香灵气,简直令它们沉醉。

        它们愣愣的看了烤灵猪许久,没动。

        苏老祖这是干嘛?

        给它们堂堂三大妖祖投食?

        它们可是野生妖祖,又不是你苏老祖家养的灵兽,岂会随便接受你人族的投食!用人族的话来说,这投食,分明就是“嗟,来食!”的意思。

        这能忍吗?

        “绝不吃这嗟来之食!”

        赤炼妖祖怒目道。

        “对,绝不屈服!”

        火蛤妖祖忍住,也道。

        飞天鼠妖祖饿的头昏,陶醉的深吸一口气,可不管它们俩妖祖,立刻猛扑上去,大口啃咬着烤灵猪腿,吃的满嘴流油。

        火蛤妖祖也是饿肚皮紧贴,饥肠辘辘,看到飞天鼠妖祖开吃了,它生怕被吃光,急忙扑上去跟飞天鼠妖祖争抢烤猪腿。

        赤炼蛇妖祖失望的看着它们,叹了一口气,迅速冲了上去,抢下灵猪头和一大块灵肉来。

        顷刻间,那头肥硕烤灵猪已经被它们三大妖祖给吃的一干二净,皮毛骨头渣都不剩。

        火蛤妖祖打了一个饱嗝,摸了摸圆鼓鼓的肚皮,心满意足。

        “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