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47 悲壮的三妖祖,相约抗苏

547 悲壮的三妖祖,相约抗苏

                飞天鼠妖祖急拍肉翼往高空疾飞,到了四五千丈高空,风罡猛烈寒冷,冻它忍不住哆嗦。

        然后,它开始高速破空滑翔,瞬息千丈,飞往遥远的海域。

        它是陆兽,但双爪和身体之间长了没有羽毛的肉翼。

        凭借这副巨大的肉翼,它能够在空中疾速的飞翔,速度虽不如真正的禽羽妖族,但比寻常的陆兽腾云驾雾飞行,要快许多。

        一个时辰之后,它便飞出六七万里之外。飞出这么远,应该甩掉了那白龟妖族,安全了吧?!

        飞天鼠妖祖暗自寻思着,回头四下观望,以神识探查了周围千里,并未见任何妖影追踪过来,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差点吓死它了!

        幸好,逃得快!

        那头白龟妖祖不见踪影,此刻也不知哪里去了,估计是被甩掉了。否则,以白龟妖祖的恐怖战斗力,打它飞天鼠那还不是直接碾压啊!

        飞天鼠妖祖不由想着,调转方向去赤炼蛇妖祖的海底洞窟和其它几位妖祖汇合,再商量对策。

        也不知道,其它妖祖逃出来没有?

        为了避免遭到追踪,它还是非常谨慎的耸起一双巨大尖锐的耳朵,朝四面八方倾听,施展出了飞天鼠族独有的“窃听四方”小神通妖术。

        这个天赋神通,几乎可以听到方圆数百里之内的任何声音,天地的灵气脉动,草木呼吸,海水流动。只要是活的,动的,它就能听到。

        这片还有不少的低阶冰妖鱼,发出混乱的嘈杂声。

        突然,它发现水中有一道微弱不可见的白线,正在快速游动,乍一看以为是一条小银鱼在乘风破浪。

        可是,那道白线的速度太快了,几乎不比它的速度慢多少,离它只有数十里远。

        飞天鼠妖祖不由眉头惊跳。

        “叱!”

        一道十丈血色妖戟,凭空而现,从数十里之外划破天际,化为一道血芒,陡然朝飞天鼠妖祖激射而来。

        飞天鼠妖祖看到那抹血光,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这怎么可能!本祖刚才探查过,明明没有任何气息!~白龟妖祖的气息怎么隐藏的如此之微弱。完了,被追上了。”

        它顿时绝望。

        拼了命,疾速拍动肉翼飞逃。

        但是这支血珊瑚战戟速度奇快,灵活无比,追撵在它身后,对它进行绞杀。

        “噗~!”

        飞天鼠妖祖被血珊瑚妖戟给刺破肉翼,气血被血色妖戟大量汲取,不由半空中翻滚,惨叫连连。

        几乎在这同时,一道白色妖影一闪而至,掠过半空,将飞天鼠妖祖给擒拿住。

        “飞天鼠妖祖,差点就被你给逃了。你的窃听神通居然能识破我的龟息诀,也算是本事了。”

        白卜一笑。

        它突破元婴境界之后,龟息大法已经达到踏入神通境界,一旦施展出来,几乎难以被发现。

        白卜一手持血色战戟,一手擒拿着飞天鼠妖祖,飞往天阙城方向。

        ...

        北溟之海。

        海底山丘,一个废弃已久的潮湿阴寒洞窟。

        苏尘潜入海中,寻到此洞,便钻了进去。

        用一堆高阶灵木升起篝火,将洞窟内的潮湿阴寒之气,尽数驱散干净。

        随后,他在干燥的洞窟内盘膝而坐,吃了一枚四阶灵桃,以最快速度打坐恢复自己的法力。

        温润的灵气被汲取,迅速滋润着他干枯的法力经脉。

        等苏尘再次睁开眼睛,恢复了所有法力,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苏尘这才开始琢磨起来,怎么将招妖葫芦里的这头火蛤妖祖,驯化成为自己的第一头兽奴。

        他手里的这口化神级“招妖葫芦”,虽然摄取抓住了火蛤妖祖,但并没有自动将妖祖驯化为一头忠诚灵兽的作用。

        招妖葫芦目前的作用只是一座无比牢固的化神级牢房,将火蛤妖祖困死在里面无法出来。

        野生的妖祖,跟人族没有任何亲善和信任可言,桀骜难驯。

        就算抓住,也毫无忠诚度。

        就算火蛤妖祖主动表示愿意降服效力,那也是诈降。如果贸然将火蛤妖祖放出来,一有机会它就会逃走。

        苏尘还是头一次抓捕妖兽为自己的灵兽。

        像白卜这样的顶级珍稀灵龟,天赋高的惊人,是他的一尊分身,而不是为他效力的兽奴。

        毕方这高等禽羽妖族,则是因为幼鲲这位结拜妖族义兄弟的缘故,才会待在苏府,暂时为他效力。

        甚至蟹霸、虾忍这两个金丹妖修,则是白卜的结拜义弟。白卜去哪里,它们便跟着去哪里,从而间接为他效力。

        至于庄绿旖这位鬼族老祖,更多的是他的一位异族朋友,相互助力。

        唯有桃花精桃夭,是他的唯一灵仆。

        苏尘很清楚,毕方、蟹霸、虾忍等妖对自己根本没有忠诚度,他也从未尝试过去驯化过它们,它们都只是名义上是苏府的妖将而已。

        所以,真正属于苏尘自己拥有的兽奴,也就这头尚未被炼化的火蛤妖祖。

        他还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才能将这火蛤妖祖驯服。

        “放我出去!”

        火蛤妖祖在招妖葫芦里急的快疯狂了,口中喷出大团大团的三昧真火火焰,疯狂的撞击葫芦壁,“咚咚”直响。

        苏尘没理会它,低声自语着,“听说驭兽修仙者有专门驯化野生灵兽的秘术,看来我还得去弄一份高阶驭兽秘笈来才行。”

        他短时间也没有办法将这火蛤妖祖收为己用,只能先放着。

        ...

        苏尘调息恢复法力之后,便收起招妖葫芦,去和白卜、毕方两妖汇合。

        在距离天阙城南方数十万里的一片海域,苏尘见到了毕方和白卜,它们各自抓回了赤炼蛇妖祖、飞天鼠妖祖,将这两头妖祖交给了苏尘。

        它们两妖祖,一个被取走了妖蛇胆而重伤,一个被血珊瑚战戟差点吸光了气血,都是一副奄奄一息,半死不活的摸样,根本无法挣扎逃脱。

        它们也彻底死了逃走的心,在毕方和白卜的追杀下,根本无望逃脱。

        苏尘惊喜,没想到它们俩都各抓到一头妖祖。

        这样一来,他手里便有足足三尊妖祖级的兽奴。

        他青袍大袖一挥,轻松将这两头丧失反抗之力的妖祖一起收入袖内的招妖葫芦中,将它们和火蛤妖祖关在一起,准备将它们一起炼成妖兽奴。

        苏尘和白卜、毕方两尊妖祖,一起快速返回天阙城。

        据白卜所见,以赤炼蛇妖祖为首的这一伙野妖,足足有六位妖祖之多,曾经潜入天阙城,甚至摸到了苏府的门外。。

        苏尘担心另外逃走的三名妖祖,赤火蝎、灰鸦和秃鹫妖祖,还会中途折返天阙城去闹事,他得先回去布置一番,以防万一。

        途中,苏尘再次遇到郑司晨城主,还有薛云山伯爵、李青峰等众位老祖们。他们还在火蛤妖祖消失的地带,数万里方圆内,苦苦的搜寻火蛤妖祖的下落。

        可是显然,一直找不到火蛤妖祖的任何踪迹,让他们十分苦恼。

        “苏老弟,你们三位可有发现线索?”

        郑司晨见苏尘从远方而来,不由连忙问道。

        “我往南方海域一带搜查了一遍,寻了十多万里海域。但是未有任何发现,也没有发现妖祖的气息。之前我隐约似乎感应到这一带出现过特殊的气息,郑兄在此地可找到什么?”

        苏尘摇头,问道。

        “没有!这附近出现了火蛤和海蜃妖祖的气息,但是我等搜了几个时辰,却没有任何发现。”

        郑司晨连连摇头,遗憾无比。

        只差一点点,就能找到火蛤妖祖。

        可惜,就是差了少许。

        “这妖祖若是刻意想隐藏起来,却也并非易事。罢了,这样大海捞针也难有收获,我先行回城去了!”

        苏尘感叹,随后向他们告辞,独自先行返回仙城。

        郑司晨等众位老祖打算留下继续寻找,也未挽留苏尘。

        他们人手足够,少一位老祖跟他们争,也不是什么坏事。

        苏尘带着白卜、毕方,回到天阙城,先回了一趟苏府,看府内是否安全。

        苏尘见阿奴带着一群仆丁在府内布置新年,兴高采烈,完全没有察觉到天阙城内曾经有妖祖出现过,这才安心下来。

        白卜和毕方留在府内,以免有妖祖闯入府邸内。

        随后,苏尘则去城内的典籍商阁,准备去买几卷驭兽师的驭兽典籍来看看。尽早“炼化”这三尊妖祖,为他所用。

        ...

        招妖葫芦内。

        “赤炼妖兄,飞天妖弟,两位妖兄弟,你们怎么也被吸进来了?两位伤势颇重,莫非是被苏老祖给打的?!”

        火蛤妖祖看到赤炼蛇妖祖、飞天鼠妖祖,也被抓了进来,一副半死不活的摸样,不由惊懵了。

        它们一伙六大妖祖,竟然被抓了一半之多。

        “还不是那该死的毕方鸟,居然助纣为虐去助人族,对本祖开膛破肚,掠走了本祖的妖蛇胆,否则本祖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境地!”

        赤炼蛇妖祖的伤口已经在妖力下愈合,但是腹内依然剧痛无比,痛苦的哼哼唧唧着。

        “我是被白龟给抓住的,它的战力太强了。还有一柄四阶神通妖器,厉害非凡。”

        飞天鼠妖祖失血严重,有气无力的道。

        “我等被抓,囚禁在招妖葫芦内,看样子那苏老祖很快就要对我们下手,要将我们炼化成妖兽奴了!不行,我得想法子,从这里冲出去。”

        火蛤妖祖预感不妙。

        它有被人族炼成妖兽奴的经验。

        在千年前,它曾经被一名人族给关入一口一阶炼气境招妖葫芦内,被活活的给炼成一头俯首听命,唯唯诺诺的妖兽奴。

        要不是那人族死了,它侥幸逃到了地底火山溶洞内,修炼成了一尊妖祖,恐怕这辈子就完了。

        早年留下的阴影,令它毕生恐惧无比。

        它如今已是一尊地位尊崇的火蛤妖祖,在北溟大陆那也是最顶级的妖祖阶层,哪个妖不羡慕?

        它不想再当低人一等的妖兽奴,受人驱使。

        火蛤妖祖想到这里不由焦急,肚腹鼓成圆球,猛的张口朝葫芦洞壁喷三昧真火想要烧穿一个口子,又不停的猛撞。

        可是毫无用处,招妖葫芦半点被烧黑、抓出的痕迹都没有。

        火蛤妖祖又惊又气,肺都快炸了。

        “行了,火蛤妖弟,别再喷火了。这口葫芦还没烧破,我们俩都快被你给烧焦了。”

        赤炼蛇妖祖忍受不了那猛火,尖叫。

        飞天鼠妖祖却是胆颤心惊,问道:“火蛤妖兄...那人族准备怎么炼我们?”

        “那些驭兽师会想尽一切办法,不休不眠,没日没夜的来折磨我们,让我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直到我们的肉体和意志受不了,反抗的意志,被彻底摧垮,成为俯首帖耳的妖兽奴为止!

        至于人族的手段,那是数不胜数,防不胜防。猛火烧、寒水泡、剧毒灌...这些不过是寻常手段而已,只要被关进了招妖葫芦,逃不出去的话,长年累月的不停折磨下,被炼化...恐怕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火蛤妖祖惨然道。

        “这样恐怖?”

        赤炼蛇妖祖和飞天鼠妖祖闻言,都是脸色剧变。

        “不管那苏尘老祖如何折磨我等,我们妖祖乃是北溟妖族的颜面。绝不能屈服他的淫威之下,受他驱使!”

        “凭我们三大妖祖的实力,他纵然施展百般手段,我等也绝不屈服。”

        “绝对,坚决,不屈服!”

        三尊妖祖露出悲壮无比,坚毅之色,相约抵抗苏尘的“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