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36 不甘心!六府联盟,不服接着干!

536 不甘心!六府联盟,不服接着干!

        薛伯爵府。

        府邸内外被重重修士守卫把守,府邸正堂,气氛沉闷、肃杀而凝重。

        薛云山老祖、李青峰老祖,以及王如水、颜长青、邹瑞、柏天等几位老祖,以及六大家族的极少数核心嫡系成员们薛夫人、薛铁、李希等等,聚集在一起,商议要事。

        薛伯爵府和五大世家的老祖们,彼此明争暗斗了几百年,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为了一个共同的“敌人”而齐聚一堂。

        要不是被苏尘给逼急了,他们这些老祖们都为苏府的强大实力感到头皮发凉,是绝不可能走到一处商量对策。

        “哼,要不是老夫顾忌城内地方小,满城的数十万修士太多,施展不开,无法痛快的和妖祖大战一场。

        我堂堂元婴中期,又岂会不敌一个刚晋升的白龟妖祖,落在下风?!下次若有机会,我定要好好教训此妖一番!”

        薛云山想到自己被白卜给一招压制下风,面子上挂不住,依然愤恨。

        众老祖们心中都是暗暗撇嘴,不以为然。

        薛老祖都这样了还在犟嘴了!

        打不赢就是打不赢。

        他们又不会因此嘲笑薛老祖战斗力不行。

        本来就很少有老祖跟妖祖单打独斗能占上风,一来战斗力不足,太难打。二来也是怕死,畏战。

        这可不是开玩笑。

        很多元婴老祖是真怕死,有畏战之心。未战先怯,不管能否打赢,先确保自己性命无忧再说。

        他们这些老祖,越是活的久,越是惧死。

        要知道,他们前半生呕心沥血,毫不懈怠的苦修。从家族的底层熬了半辈子,耗费了多少心血精力和代价,才熬出头,修炼到元婴老祖的至高境界。

        元婴境几乎就是他们毕生的尽头。

        化神境界什么的,就别去太当一回事。北溟大陆几百年也出不了一位,虽然羡慕和期盼。但有自知之明,根本轮不到他们得到化神机缘。

        他们成了老祖,也终于可以稍微松懈一下,享受这无上地位,也享受一下这长达一千年寿命了。

        整个北溟大陆无数修士,皆以元婴老祖为尊。

        这座天阙城数十万修士,方圆百万里,也才诞生了他们这七八尊老祖而已。最好的灵物资源,都是他们先挑剩了,才轮得到别人。

        好日子还没享受呢,谁傻到冒着性命危险去跟妖祖拼命?

        所以除非有三四尊老祖同时一起上,有绝对的把握必胜,否则他们都不愿意轻易和妖祖对战。稍有不敌,便直接逃了再说。

        再生,他们这些老祖跟苏尘手下的这两尊妖祖又没有血仇,又无大恨,而且顶多只是争一些家族的产业上利益而已,连重大机缘都谈不上,犯不着拿自己老祖的性命去拼。

        除非是遇上了罕见的顶级机缘,才可能豁出命去争夺一把。

        薛老祖和李老祖稍加试探白卜、毕方的实力,发现它们实力果然极强,便迅速败退回去,足见一斑。否则,也不至于一招就败退回来。

        “罢了,此事就不谈了。苏府的那两名妖祖,也是稀奇、高阶的厉害妖族,非常罕见,不是寻常元婴妖祖可比。输了也不丢人。”

        李青峰摇头道。

        “可是,老夫不甘心啊!”

        薛云山恨声道:“我薛伯爵府,可是历经了上万年,无数子弟打拼才有今日之辉煌。还有你们五大世家,少说也是传承了上千,族内上千名子弟耗费了多少年心血,才有今天的庞大家族和家业!这些可不是白捡来的。

        可是他苏尘,孤家寡人一个,从东海而来的外来修士,短短半年,什么辛苦都没付出,只是借着李希、薛铁犯了个一错,就抓住不放,夺走我们薛李两家两件极其要的族产。苏老祖已经骑到了我们本土大族修士的头上。这能忍吗?”

        “确实不能忍!”

        王如水微微点头。

        苏尘老祖虽然并未欺到他们这四大世家头上。

        但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是很清楚的。

        原本他们四大世家还打算坐山观虎斗,让李府、薛府和苏府拼杀,最好是斗个两败俱伤,他们好捡便宜。

        可是苏尘老祖崛起的太快,太猛,干脆利落的就把李府和薛府打的栽了一个大跟头,抢走了两家的两大家产,让他们心生余悸。

        他们也怕自己的家业,被苏老祖惦记上。

        “他今日欺辱到薛、李两家的头上,在我们头上肆无忌惮的撒野。明日怕是要欺负到王家,颜氏的头上。”

        李青峰老祖看向其他六位老祖,沉声道:“我们李薛两家,如今合起来也不是苏府的对手。但我们天阙城有六大家族,只要我们六家联手,足足六位元婴老祖,凭借我们的人脉、财力和势力,就一定能扼住苏老祖的猖獗!甚至,将他驱赶出天阙城。”

        “行!”

        “我们六家之间不得再起纷争,一起对付苏家。”

        “同进退,共渡艰难!”

        “封杀苏府!把苏老祖,赶出天阙城!”

        众老祖们目光毅然,果断下了决心,决定联手对敌。

        “不过,蛇无头不行。即是联盟迎敌,还需一位德高望重、发号施令的领头者。薛兄修为最高,年龄最长,当为我们这次联盟之首。”

        李青峰拱手,朝薛云山道。

        “李老弟谦虚了,老夫修为略高一点,就勉为其力当这发号施令者。”

        薛云山也未推辞,恨声道:“我六大家族传令下去,从今日起,我们名下的所有产业,开始联手封杀苏家一切!不跟苏家的人进行任何交易。看他拿什么来养活一个世家,在天阙城扎根立足!不出数年,便让他滚蛋!”

        “是,谨遵老祖之命!”

        各家的嫡系子弟们,李希、薛铁等一干家族子弟,一个个面色激动,紧握着双拳,热血沸腾。

        太好了!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盛况啊!

        天阙城伯爵府和五大世家一旦停止内斗,真心联手,这是何等摧枯拉朽的强大势力。区区苏老祖和苏府,又岂是他们六大家族的对手。

        天阙城六大家族,可是掌握了整个天阙城七八成以上包括修炼、吃穿住行等所有方方面面的产业,足以碾压本城的任何一个对手了。

        ....

        苏尘并不知道,薛云山、李青峰一伙六大老祖躲在薛府,秘密组建六府联盟,商议着排挤自己。

        就算知道,也不会太在意。

        通天皇朝对北溟大陆的统治力,还是很强大的,震慑力十足。

        元婴老祖之间暗杀的风险很高,除非逼到绝境,狗急跳墙了,否则很少会公然诉诸武力解决对手。

        再说,无声无息的暗杀一尊元婴老祖极难。

        元婴在关键的时候可以脱壳离体,速度极快,逃得性命。除非秒杀,才能毁尸灭迹。

        能用的办法,也只剩下斗智一途。

        苏尘也不在乎他们联手来智斗对付自己。

        有本事只管放马过来便是。

        苏尘带着新收的手下,歃血会主鲁山,前往天阙城万里之外,查勘了那座原先属于李家如今属于苏家的巨型矿山。

        这万里之遥,对于一日飞行四五十万里的元婴老祖来说,也就是片刻功夫而已。

        苏尘到了地头之后发现,发现这座矿山果然巨大。

        范围大约有千里绵延山脉,外面人烟稀薄,几乎看不到人的踪迹。只有少量矿洞,可见炊烟。

        但山里的矿洞并不多,只有十多条洞窟,雇佣了上千名炼气、筑基修士驻扎在此地常年挖矿。一年才挖出价值五百万的矿石,纯利仅仅百万。

        对于世家来说,这个收入不多。

        苏尘估摸着,李家应该是打算把这座矿山当做上千年的基业,慢慢挖矿,用来培养自己的炼器业,长期经营。

        但苏尘可没这个打算,也没打算去插足炼器业。

        他现在急需大笔巨额的灵石,用来养灵山里的化神级五阶七宝葫芦。

        “鲁山,你有什么法子,可以快速增加这矿山的收入?”

        苏尘问道。

        他已经把这矿山交给鲁山去经营。

        鲁山是本城土生修士,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方便和矿工打交道。而且鲁山彻底得罪了李、薛两家,只能投靠苏府尽心效力,不用担心忠诚问题。

        如何经营增加收入,那就要鲁山去想办法了。

        鲁山一愣,不是太明白苏尘的意图,小心的问道:“老祖,您这‘快速’的意思...是多快?一年,还是十年?”

        “能有多快就多快吧,本祖近期就需要一些灵石用。最好是一年半载之类,多弄些灵石。”

        苏尘淡淡道。

        鲁山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快速禀道:“这矿山采矿十分艰苦,所以愿意来这里的矿工一向很少,很难提高矿石的产量。

        想要一年半载内大幅暴增灵石收入,那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开放这座矿山,让天阙城金丹和筑基修士只要交一笔采挖的灵石费用,便可以让他们随意进矿洞采掘若一个月。

        这样,大量的修士就会来碰碰运气,看看能否采掘出高阶矿石。甚至能吸引金丹修士前来采矿,效率大增。只是这样我们会损失一部分的矿石。

        不过,这样能非常快速的收拢灵石,估摸一年能快速回笼上千万块的灵石收入。

        如果还想更快,那就只有直接卖掉这座矿山,换取灵石。但这矿石其实非常值钱,里面的矿可以挖数百年之久,卖掉太可惜了。

        恐怕天阙城里也没有哪一家买得起,别的地方的大世家也不会大老远来这里买矿山,很难经营。”

        “哦,开放矿石随便挖?”

        苏尘仔细想了想,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道:“这样会不会便宜了李家?据我所知,李家的主业是炼器业,矿石一多肯定便宜,李家肯定会大肆收购廉价的矿石,占便宜。”

        “不会!非但不会,还会大大损伤李家的利益。”

        鲁山对天阙城的情况十分熟悉,连忙解释道:“您有所不知。这座矿山是天阙城附近最大的矿脉,但李家故意削减产量,大部分都是供应自己家的炼器坊,从而打击其它小炼器作坊。

        以前,天阙城有很多炼器作坊。但自从李家崛起,完全控制了这座矿山之后,大幅削减了产量,操控矿石价钱飞涨,导致天阙城大量小炼器作坊倒闭。

        李家的炼器作坊、玄兵灵器阁有足够的矿石供应,却是越来越强势,几乎快要垄断天阙城的炼器业,成为仅次于薛伯爵府在丹药业的垄断地位。

        一旦放开矿山,让人随便挖,市面上出现大量的廉价矿石,对李家是一个大灾难。李家的炼器坊根本吃不完用不完,那很多小炼器作坊有了矿石就能趁机壮大起来,大量炼器,不需要看李家的脸色了。各种灵器、法器的价钱,也能便宜很多,对天阙城数十万修士是大利。”

        “行!”

        苏尘终于明白其中的妙处,原来是这么回事。

        难怪李青峰老祖和李家子弟丢了这座矿山,那脸色,难看的如丧考批一般。

        苏尘不由大笑,同意道:“那就开放这座矿山,只有交一笔钱就允许修士进去随便采矿。顺便给李家在炼器业的垄断一个打击。”

        一年收入一千万块灵石,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需求。

        能快速挣灵石,养成他的七宝葫芦。又能打击李家几乎垄断的炼器业,这笔买卖划算。

        至于损失一些矿石,他也不太在意。反正他的杀手锏在灵山之中,也没打算在炼器行业上去扎根经营。

        “是,老祖!小的一定经营好这座矿山,为老祖尽快多挣灵石。”

        鲁山连忙喜道。

        苏老祖不拘小节,放手让他干。他经营这座矿山,肯定能捞得大笔的好处,这可比他以前的歃血会冒着风险去抢劫,收益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