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19 不能怂!冲入苏府去!

519 不能怂!冲入苏府去!

        “苏府只招募准老祖和老祖?”

        李希牙齿咬的咯咯响,连握着酒盏的手,都在发抖。

        这简直是狂的令人发指啊!

        之前,苏老祖吹嘘手下四名金丹妖将能晋升妖祖,就不说了。苏老祖吹牛没人敢拦,他也只当耳边风听过就算了。

        但现在你苏府招募一群低级手下而已,居然都要求在准老祖以上。

        堂堂准老祖和老祖,都可以自己开府立世家了,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何必投靠你苏府?你苏府哪来这么大的脸面,敢提出这样高不可攀的门槛。

        别说天阙城的伯爵府和世家了,哪怕是圣灵州的几位显赫的侯爵府、大世家上,一府内有好几位元婴老祖,但都是家族的嫡系成员。他们也聘请不起外来的老祖啊!

        天阙城一个小小的苏府,就想手下全是准祖级以上,苏家的脸面这么大?

        但苏府这样一搞,他精心安排的数十名各行各业顶尖水准的金丹修士,根本无法混入苏府,潜伏在苏府伺机而动,坑死苏府。

        李希感觉自己一手妙招打在空气上,白打了,简直郁闷的想死。

        薛铁挠了挠头,却是满脸的奇怪:“奇怪,李老弟,你说苏老祖这是想干什么?苏府要是只招募准老祖、老祖,那就完全招募不到任何手下。

        但是苏氏世家,上上下下诸多琐碎俗务,就不想要其他人手打理,苏老祖一手包办吗?这不可能啊!

        没必要,也做不到。哪位元婴老祖会蠢到自己费心去打理这些琐碎的俗务?老祖们缺的是元婴以上的机缘,而不是寻常的低阶灵宝财货。这些财货只有老祖的子嗣们、手下们才需要。

        老祖们向来只是给后辈子嗣们当靠山而已,可没沦落到自己去替子嗣挣这些俗气的钱财。”

        李希想想,也有些纳闷。

        那佝偻着身子的老者摇头,丧着脸道:“这倒不是说不招人了。苏府张贴的告示上又说,不是老祖的金丹修士,也可以入苏府。

        但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金丹以下修士必须跟苏府签下一份保证文书,保证自己在未来的几年之内,要晋升老祖。

        只要是签下这份保证文书,金丹修士就可以入苏府为苏老祖效力了,苏府内的大小差遣随便挑。

        苏府现在只有两名主子、四名金丹妖将。还缺少苏府总管、铺主、杂役等等诸多人手,苏府没有手下干杂活,什么人手都缺,什么人都招。所以说,只要签这保证书,想进苏府,还是挺容易的!”

        佝偻老者脸色发苦。

        只要签下这保证文书,哪怕是炼气期修士也能混进苏府去当一名小杂役,干各种杂活,苏府的待遇也是相当的丰厚。

        但问题是,没人敢签这文书啊!

        签了保证书,就要做到啊!

        做不到?

        呵呵!

        这可是自己亲手白纸黑字,自愿写在保证文书上,没人逼着你写。你做不到,就是公然欺骗老祖,这“欺骗老祖”之罪,铁证如山,那是自己找死啊!

        等时候一到,苏府要是把这份保证文书和人,往城主府押送。都不必审了,案情一清二楚,直接拖出去问斩,哭爹喊娘找谁来都没用。

        苏府外原本热情高涨想要报名的所有金丹修士们,看到如此苛刻的条件,瞬间全都怂了。

        要知道,整个天阙城近一二百年,包括薛伯爵府和五大世家,尚未诞生一位元婴老祖。想要踏上老祖,难度太高了!

        这第六世家的苏老祖还是从外地来的,在天阙城立世家,落地生根而已。

        他们众金丹修士可不觉得自己有这本事结婴,不想自己找死。

        那些筑基修士和炼气修士更是望而变色,大气不敢喘。他们都不敢吹牛说自己金丹有望,就更别说什么老祖了。

        他们不敢签。

        签了,就等于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小命送到苏老祖的手里,随意被拿捏。

        “阴险啊!”

        李希听完,顿时通体冰寒。

        他也是心机极高之辈,转瞬就明白了苏老祖的意图。

        苏老祖这分明就是在算计伯爵府和各个世家,在这里挖下一个又深又冰寒的坑,等着他们跳进来。

        苏尘是外来户,在本城毫无根基,也没有人脉。他怕是早就想到,伯爵府和五大世家会派出一些奸细趁机混进苏府去,暗中兴风作浪。

        这些奸细的手段高明,坑人的法子极多,数不胜数。

        比如说苏府开了间炼丹坊,聘请的炼丹宗师,平时表现还好,但关键的时候故意失手把一份极其昂贵的丹药给炼毁了,让苏家一下亏损掉数万、数十万灵石,你能说他犯了罪?不能吧。炼丹失败是常事,就算请城主大人来断案,也不能说他犯了什么罪!

        诸如此类种种手段,东亏一点西挖一点,日月积累,财力再雄厚的世家也撑不住亏损,家族产业经营不下去,会轰然倒塌。

        老祖纵有通天本事,也难以逐一排查出这些蛀虫来。

        但苏老祖只要把这些保证文书拿在手里,就等于随时掌握着府内所有手下的小命。甚至不需要再去找其它证据,只要他怀疑谁有问题,查都不必查,这份保证文书送去城主府,就能让此人送命。

        “这苏老祖太阴险了!”

        李希咬牙切齿。

        这一招,就把他派出的数十名金丹级细作,全给震慑住了。连苏府的大门都不敢踏进去,更别说潜伏在苏府兴风作浪了。

        薛铁呆了半响,也反应过来,苏老祖这是在坑他们。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竟然想不出对策。

        路只有两条,签和不签。

        不签,他们李府、薛府精心挑选出来的一批得力金丹修士们,就都进不了苏府,无法在苏府内部兴风作浪。

        签了,但这些奸细的小命,在这些保证书到期之后,就彻底被捏在苏府手上了。这些两府耗费数十年精心栽培出来的各行顶尖级金丹修士,全成炮灰了。

        李希面色犹豫,难以下决断。

        他突然想到了,不久前回到李府之后,李老祖对他的一顿严厉训斥。

        “李希!你身为李氏的第一继承人,必须拿出你浑身的解数,全力以赴挽回威望!苏氏世家建立在即,很快会开始在天阙城抢夺各个产业。所有世家都在看着,我李府如何应对!”

        李青峰老祖神情严厉。

        李老祖不打算亲自出手去对付苏府兴立的产业。

        这些产业行当,向来是由子嗣们去经营。老祖们不会亲自去管,最多也只是定一个大致的方向,让他们去执行。

        “我会暂时离开半年,这半年你操持李府,调集所有的人手和物资。要不惜代价,打击苏府的所有产业,让苏府无法拿下任何一个产业!”

        “老祖是要去...?”

        “哼,我去干什么?当然是出去帮你寻找元婴机缘。你这资质,就手头上的三株元婴机缘,顶多是个准老祖,还想踏上元婴?不多找几件回来,你就彻底废了。”

        “谢老祖!”

        李希感激涕零,惭愧无比。

        一想到李老祖不予余力的栽培,李希心头感动,又是倍感压力。

        他不能让李老祖再次失望,必须在李老祖半年回来之后,看到他展现的高超本事,彻底压苏府的所有产业。

        要是他这半年什么都不做,光看着苏府在天阙城扩大自己的地盘,挤占李府的行当,那他这李府的继承人就彻底到头了。

        “去签,怕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舍不得奸细搞不垮苏府。只有冲进苏府去,才能在苏府的内部打到苏氏世家。光是在门外观望,谁知道苏府私底下在干什么?”

        李希犹豫半响,一咬牙,下了狠心。

        现在他和苏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薛铁不想落在李希后面,再次热血沸腾起来。

        “对,不能怂!冲进苏府去,干了!”

        “你们统统去苏府,签下文书!放心,别怕死。苏府只有两主、四妖将,根本没有其他人干活办事。你们只要合力,把苏府新开的产业控制住,逼得苏府的产业经营不下去很快就倒了,你们就能再出来。”

        ...

        李希、薛铁拿定主意,立刻派遣手下的这批精心挑选冲出来的金丹修士,再次陆陆续续的回到苏府的大门外,混入众多修士人群之中。

        苏府门外,依然人潮拥挤,热闹非凡。

        数千上万的低价修士不敢去签,但是不妨碍他们看一场热闹。看看究竟有没有怕死的,敢进苏府的大门。

        “我~,我可以签吗!”

        一名佝偻老者犹豫着走到报名的桌前,吞吞吐吐道。

        “可以啊!”

        白卜淡漠的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名佝偻的老者。

        等了半天,总算来一个跳坑的。

        还以为没人敢来呢!

        “姓名?”

        “冯和,金丹境后期。曾经在卢氏世家府上,干过数十年的大总管。卢老祖去世之后,卢府把手下全给遣散了,我便无事可干,闲赋在家,干了一些年的杂活。”

        冯老者唯唯诺诺的说道,神情有些黯淡,心情复杂的望了一眼苏府大门上悬挂的匾牌。

        这卢氏世家,其实就是现在苏府之前住的那户人家。

        卢老祖仙逝之后,卢氏世家家业破败不堪,很快就撑不住,家主把手下全给遣散了。如今甚至连老宅都卖掉,摇身变成了现在的苏府。

        为什么卢氏败家败的这么快,当然跟他和李希有关系。卢老祖前脚才刚去世,李希便立刻私下找上他,威逼利诱他暗中投靠李府。

        树倒猕猴散,没有卢老祖撑腰,冯和也不敢和李府对抗,答应下来。他和李希内外夹击之下,掏空了卢氏,迅速把卢氏诸多产业搞垮,李氏和各个世家也大量吞并了卢氏的诸多产业。

        卢氏一族也知道众世家在虎视眈眈,靠自己根本守不住庞大的家业。干脆把所有佣人遣散了,变卖家产,做没人惦记的小本生意去了。

        李希也是看中冯和曾经的经验老道,这才又派他去苏府,再次干这奸细的活。

        冯和原本是心虚,不敢来苏府。

        卢氏已经没有老祖撑腰,李府又势力强大,他才敢这么做。

        可苏府是有一位年青气盛的老祖,苏老祖可没把李老祖放在眼里,搞不好他要掉脑袋。

        但李希威逼,把他过去这几年干的全捅出去,逼他来苏府再次当奸细。他要是不干,李府有的是手段来对付他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

        “这些不重要,你几年能成老祖?”

        白卜问道。

        “我,估摸着...十~,最迟十年,就能成准老祖!”

        冯和说着,脸都红了。

        他这辈子昧着良心干过的事情不少,但还没这么不要脸的吹嘘过,经验不足。

        顿时,苏府周围修士哄堂大笑。

        在笑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不说,心照不宣。如今任何修士想踏进苏府大门,只能拼命吹嘘自己很快能成老祖。

        否则,这苏府的大门进不去。

        “呵,十年?我敢说这话,你也敢乱吹?你问问周围的修士,谁不知道你是在吹吹牛啊。反正都是做不到,就签半年吧,十年和半年没什么区别。”

        白卜不由嘲笑。

        它提笔,在保证文书上写了一个半年,说道:“签吧!不签就滚。”

        “半年?”

        冯和心中不由惊悚。

        他看出来了。

        这个半年不是随便写的。

        因为苏老祖说他手下的两名金丹妖将,最迟半年就能踏上妖祖之境,刚好是半年之期。这番话是吹嘘,还是能做到,半年后自然就看到了。

        半年之后,郑城主将会亲审李希、薛铁“欺祖犯上”一案。两人有罪无罪,到时候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也罢,十年、半年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吹牛而已。”

        冯和闭上眼睛,心都在颤抖,把这文书给签了。李府和苏府相争,他不过是被派上阵的炮灰,身不由主。

        随后,他就像梦游一样,被虾忍带进了苏府,正式就任苏府大总管。

        很快,又陆陆续续有一些金丹修士,都是天阙城非常有名的金丹修士,在各行业那是顶尖水准,也签下半年踏上老祖的保证文书,跟着进来了。

        他们一个个神魂颠倒,失了魂一样,胆颤心惊。

        他们就是一群被李府、薛伯爵府派遣,冲锋在最前面的小兵,过了河的小卒,已经冲到敌人地盘上。后面有李府督阵,前面有苏府的夺命文书,根本没有退路。

        签了这份文书。半年之内,要么把苏府搞破产,无法立业,没有财力养活他们这群金丹修士,被迫遣散离去。否则,半年之后,他们的小命就不是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