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17 挖个坑,等你来跳!

517 挖个坑,等你来跳!

        葛老祖琢磨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愣了半响。

        好吧!

        他看走眼了,这位姜老友的二徒弟,“谦虚”的与众不同,几乎什么都不会,最不会的就是驭兽之道。

        年青人,果然还是年青气盛啊!

        不过,说什么四头金丹妖将都能晋升妖祖,这显然是吹嘘之言,故意挤兑李希、薛铁这两个纨绔子弟的话,让他们俩买不起。

        这反而让薛伯爵抓住了把柄,用来洗脱李希、薛铁的罪名。

        “薛兄,苏老弟这应该是和那些金丹晚辈说的玩笑之话,当不得真!”

        郑城主更是愕然,哭笑不得,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他之前显然想错了。

        苏尘携着刚刚晋升元婴老祖之势,锋芒毕露,尽显睥睨天下之姿,根本没有将天阙城这些老牌老祖放在眼里。

        但苏尘这番话打击面太广,同时冲着六位老祖去的,战线拉得太长了。

        他只是希望苏尘树一二个敌,只挑战一下薛伯爵府、李府这两家的势力。只要城主府暗中偏袒苏尘,苏尘应付这两家的压力,还是能够做到的。

        要是一下把他们六位老祖全招惹毛了,苏尘肯定招架不住,败的太快,这绝非他所乐见的。

        城主府最近也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次突如其来的大规模冰灾,天阙城内用来取暖用的灵木炭、火油等补给物资几乎都调拨一空。万一灾民修士暴动,就是一场大祸。

        但是伯爵府和五大世家一毛不拔,库内屯着大批货,等着发财,太过可恶。

        郑司晨最近一直在想法子,给李、薛两家施压,从他们身上拔一些毛下来应付这场冰灾,以免冻死的低级修士过多。正巧,苏尘出手是最好不过了。

        薛云山老祖当然知道苏尘这一句是在吹嘘,故意挤兑李希、薛铁等一群金丹修士,给他们难看。

        这完全不可能做到。

        金丹妖修想要踏上元婴妖祖之境,跟人族金丹修士的办法是一样的。很简单,那就是投入大量的元婴机缘!

        这也意味着,培养一名人族老祖和一名妖祖,成本几乎是一样的。

        且不说,手里有没有这么多元婴机缘!

        就算有吧!

        谁吃饱了撑着,会花如此巨大的代价,去培养四名妖祖?

        还不如自己娶几房妻妾,多生几个大胖小子,把他们全栽培成老祖,血亲骨肉打断骨头连着筋。一府五老祖,多显赫的世家啊!

        整个圣灵州,那也是独一份的傲视群雄。

        所以,苏尘这番话就是在吹嘘!

        但薛云山老祖可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苏尘这句吹嘘的“玩笑话”,要死死扣住这句话,来为他儿子薛铁洗脱“欺祖”的罪名。

        薛云山不怒反笑:“好!有气魄!在我圣灵州境内,众多仙城之中,目前只有圣灵州府的几位威名赫赫的侯爵府上,诞生过极少的元婴妖将。其他爵府也好,世家也罢,谁舍得在妖将身上砸大把的元婴机缘?!

        苏老弟你要是能一手培养出四名元婴妖祖,便是我圣灵州境内第一位得到‘驭兽圣尊’之称的驭兽师!

        你可敢当着我天阙城众位老祖的面,将那些话再说一遍?若敢,我薛某佩服!

        若是不敢,我儿薛铁以二十口灵宝箱子买一头金丹妖将,超过了寻常金丹妖将市价的十倍,这在任何地方,都是无可诽议之举。我儿因为想买金丹妖将,而得罪苏老弟一事,就休要再提了。”

        苏尘心头却是轻嘲。

        想甩掉罪名,哪有这么容易!

        他转头朝身后的的白卜、毕方两妖,问道:“你们还需几个月可突破妖祖之境?”

        “早则三月,最迟半年!”

        毕方傲然道。

        它堂堂毕方族大妖王,资质天赋本来就极高。手里又有大把的元婴机缘,结婴只需数月而已。

        “不知道,随时都有可能,肯定比毕方早。”

        白卜淡漠道。

        它是苏尘的一具灵龟分身,情况比较特殊,跟毕方不一样。

        蟹霸和虾忍相视一眼,没有毕方那么大的底气,但也道:“数年、十数年吧!”它们修为低些,估计要拼命吃大补的灵药,费些功夫步入金丹后期,才能冲击元婴境。

        苏尘点点头,没再说话,看向薛云山老祖。

        他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他的四名金丹妖将,已经把话放在这里,连结婴的详细日子都说出来了。他的四名妖将,都是即将踏上妖祖的妖将。

        二十口灵宝箱子就想买,做梦!

        把李府、薛府卖了,也不值这个钱。

        薛老祖想要三言两语,就把薛铁的“欺祖之罪”给赖过去,哪有这么容易。

        “爹,你看它们!”

        薛铁指着苏尘的四名金丹妖将,满脸的悲愤。

        苏老祖自己吹嘘也就算了,谁让他是老祖呢!哪怕他说自己的驭兽圣尊,旁人也拿他没辙。

        可你们这些金丹妖将,也一个个牛气冲天,嘴上没边,硬把自己吹成未来的妖祖了。

        如果只是金丹妖将,他完全可以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带二十口灵宝箱去找苏尘买妖将,这个价钱是合理的。

        但如果是一头即将结婴的准妖祖,他这点钱财根本买不了,就绝对是强取豪夺了。

        他和李希两名爵府和世家金丹子弟,试图强取豪夺一位老祖的准妖祖级妖将。抢到老祖的头上,这罪名可就大了,那是死罪。

        郑城主要是以此定了罪,直接把他薛铁和李希问斩,那也是正常之举。哪怕两家老祖不服,告到圣灵州府去,也翻不了案。

        “你们...!”

        薛云山老祖眉头直跳,忍着怒意。

        这几个金丹小妖,还真敢说!

        落在天阙城外,他一掌灭了它们四妖。但在这城主府,葛老和郑城主的面,却是拿它们无可奈何。

        偏偏,这事情无法当场证实。

        因为这是三月到半年之后的事情,才能证白龟、毕方这两妖,究竟能不能结婴。

        “罢了!薛某不跟这些信口雌黄之辈,争口舌之利。待半年之后,看你如何收场!”

        薛云山不由愤而转头,朝郑城主道:“郑城主,既然苏道友的毕方妖将说最迟半年结婴,那就等半年之后,再见分晓!我先带我儿回府,等半年后再说。若是他手下妖将能结婴,我薛府甘愿受罚!”

        苏尘一笑。他挖了半天的坑,就等这句话。

        “这...!”

        郑司晨城主感到棘手。

        苏尘手下的四名金丹妖将吹嘘的太厉害了,白龟和毕方妖将居然直接说半年可结婴。半年之后肯定无法兑现。那就根本奈何不了薛铁、李希,也无法借机打压薛、李一番。

        苏尘此举,有些失策啊!

        “葛老,诸位道友!薛某今日身体不适,先告辞了!”

        薛云山朝众世家老祖们告辞,愤然离席。

        薛铁跟在薛老祖身后,见老祖怒不可遏,生怕他气坏了身子,连忙劝慰道:“爹,没事,我已经服了一株元婴机缘!说不定半年之后,我就晋升元婴老祖。啥事都没有。”

        薛云山老祖身躯一颤。

        差点忍不住,一巴掌就朝薛铁甩过去。

        败家玩意!

        别的财货败了也无所谓,元婴机缘这是薛府的根基,也能这样挥霍吗?

        李青峰等众老祖们皆是暗笑,十分佩服。

        不愧是薛伯爵府之子,果然非一般的纨绔。这薛府还没被败完,实在是运气。

        薛铁嬉笑道:“爹。不只是我,李希也服了一株。我们俩半年后,说不定都成元婴老祖,就没事了。看看苏老祖还敢不敢在我们俩面前吹嘘!”

        李青峰老祖顿时脸色大变,目光冰寒的看向李希,豁然起身:“李某身体抱恙,暂且告辞。走,回府去。”

        他实在是没脸待下去了。

        李希身体冰寒,如坠冰窟,慑慑发抖,跟着老祖匆匆而去。

        ...

        薛云山、李青峰两位老祖,带着自家子嗣们走了。

        其他几位世家老祖们闲坐片刻,想到苏尘那番话,也待不住,纷纷起身告辞。虽然目前仅仅是苏尘和薛府、李府存在争执。

        但说不定,很快就波及到他们。

        这场城主宴,众老祖们不欢而散。

        只剩下葛老、郑城主和苏尘三位老祖,和一些金丹修士。

        郑城主也觉得有些尴尬,不便再提刚才之事情。

        他想问问葛老,道:“葛老,招待不周,多有怠慢!我原本还想,请教一下北溟大陆各地频频异兆和大量机缘一事,被刚才一事耽搁了。”

        “都是一些小事,没什么。最近几年的异兆太多,混沌不清,我天道盟难以分辨凶吉。只能见一件,辩一见。有机缘灵物就取,见灾祸就躲,尽量趋利避害吧!”

        葛老摇头。

        北溟大陆异兆,此事说来话长,三言两语也讲不完。

        郑城主点头,道:“葛老何时返回帝都?”

        “我明日便启程。”

        葛老淡淡说着,他朝苏尘道:“苏小友,我跟你师兄王紫阳在北溟之海失散,未找着他。你若是见他,让他来帝都的天道盟总部找我。你师兄沉稳持重,多向他学学,不可虚浮!”

        他能帮的,也就这些了。

        “是,葛老!”

        苏尘点头。

        郑城主心头却是一惊。

        苏尘和葛老,早就认识?听葛老的口气,苏尘的师兄也是一尊元婴老祖,而且要加入天道盟?!

        刚才怎么没见苏尘和葛老谈起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