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09 不好,赶紧走!不能再装了!

509 不好,赶紧走!不能再装了!

        郑灵蕴带着城主府上百名金丹侍卫,冲到天阙城中心最热闹街区,扬州酒楼。

        此时,扬州酒楼周围数里地带街区,阁楼,所有能够站人的地方,已经被城内数千上万名居民和灾民修士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他们早就发现扬州酒楼不对劲,整座酒楼都被李氏世家的五十多名金丹侍卫给围住。很快,伯爵府的薛铁公子又带着一伙金丹修士冲入扬州酒楼内。没过多久,又见守城将郑钧冲入酒楼内!

        李氏世家、伯爵府和城主府守将,都卷入进去了。

        这扬州酒楼内一定是出了一桩大事!

        有热闹可瞧!

        天阙城内的很多修士、灾民们为了躲避冰灾,无法出城,无事可干,极其无聊。见有大事件发生,顿时兴奋,立刻聚集在扬州酒楼周围看热闹,透过窗户,看看三楼大厅里面究竟发生什么。

        整个现场,此时鸦雀无声。

        围聚在周围的民众修士通过窗户,惊惧的望着酒楼内。

        扬州酒楼,三楼的地板上一片血腥!

        浓浓的血腥味流淌,流到了二楼和一楼,甚至连外面千丈远都闻得到。

        死人了,而且还死了不少!

        天阙城的修士居民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甚至自幼熏陶在各大世家、伯爵府和城主府的淫威之下,他们这辈子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离奇的事情。

        郑灵蕴带着一群修士,看到周围黑压压一片,死寂惊恐的围观修士人群,嗅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不由脸色一沉,暗道不妙。

        遭了!

        全是血!

        她来迟一步了!

        难道里面的那一伙灾民,已经被李希、薛铁和郑钧他们,给虐待死了!

        周围这些居民、灾民们,一个个惊恐的颤抖。惊恐到了极限,便会化为滔天的怒火,他们的怒火会阉掉李氏世家、伯爵府,甚至天阙城!

        要是无法平息众怒,很快一场大暴动将会掀掉整个天阙城。

        “李希、薛铁、郑钧,你们给我统统给我住手!”

        郑灵蕴心中悲悯,更是怒不可遏,率领城主府的上百名侍卫们,冲入扬州酒楼的三楼宴厅内。她今日就算得罪了李氏世家、伯爵府,也要拿他们三个混蛋祭旗!

        飕!

        郑灵蕴的矫健娇躯落在三楼,但是她滔天怒意尚未完全爆发,凌厉美眸扫过整个宴席大厅,满口叱责的话,却突然愕住,说不出来。

        是死了很多人!

        但是眼前的这情况,似乎跟她想象中,有一些区别。

        李侍卫长死了,死不瞑目!李氏世家的其他金丹侍卫,也死了十多个。李希倒是没事,但是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一副神魂离散的摸样。

        歃血会的十三太保死了,一个个惨不忍睹。只剩下会主鲁山,吓蒙,软趴在地上。

        伯爵府的薛铁大公子,肉山一样颤抖着,跪在地上哭着求饶命。伯爵府众金丹侍卫们早就吓得一个个面色如土,没有一个敢上前半步。

        此外。

        一名神秘陌生的青年男子,好整以暇的坐在桌席处,和一名美妾女子在旁若无人的喝茶。

        整个扬州酒楼内,只有他们两人的面色如常。

        一头金丹毕方妖将狰狞无比,抹着利爪上的血腥。它似乎故意杀的很慢,对这些金丹修士一个个的虐杀,折磨着李希、薛铁、郑钧等一群修士的神经。

        一头白龟妖将,在擦拭着血珊瑚战戟上碎肉。凡是想要逃离这座扬州酒楼的修士,都已经倒在了它这杆血戟之下。

        另外还有蟹、虾两妖将睁大了双目,在瞪着酒楼内所有众金丹修士的一举一动,以防他们逃脱。

        “这...”

        郑灵蕴脑子有点懵,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她居然猜错了?!

        李氏世家的李希公子、伯爵府的薛铁大公子,在天阙城一向飞扬跋扈,只有他们招惹和欺负别人的份,根本不会有人去惹他们。

        李希说今晚设宴,欣赏他新得的两头珍稀金丹妖将。

        应该就是这位神秘青年,手下的两头金丹妖将,白龟妖将和毕方妖将了!

        李希和薛铁两大公子哥,肯定是想和守城将郑钧,一起联手欺压这位神秘陌生的青年男子,夺了他手下的两头金丹妖将。结果却踢了铁板,结果完全相反,被这神秘青年男子给虐了?!

        但问题是,这位青年男子是谁?

        居然能够以两人、四妖将的微末人数,震慑住李氏世家、伯爵府多达近百位金丹修士,令他们不敢反抗。

        元婴老祖!

        她脑中急思,突然想到之前感应到城内爆发一刹那的元婴威压,刹那间明白过来。

        李希、薛铁、郑钧这三个蠢货,抢劫抢到一尊元婴老祖身上来了!

        她恨的咬牙。

        ...

        李希软趴在地上,转头望向郑灵蕴,俊美的脸上一抽,苦笑。

        郑大小姐来了?!

        他这丑,丢人丢到家了。他追求郑灵蕴多年,一直无果。想着夺到两头妖将,他自己一头为坐骑,另一头送给郑大小姐。没想到会是眼下这个结果。看来,是彻底没戏了。

        他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

        可惜,不是城主府郑司晨郑大人亲自前来,没有元婴老祖前来搭救,谁来都没用。郑大小姐也根本搭救不了他们。

        薛铁干嚎着,飞快的看了一眼郑大小姐,也一样无动于衷,跪在地上没敢起来。

        眼下谁来都没用!

        老祖,快点回来救命啊!

        郑钧在毕方的血腥威迫之下,早就神色惶恐吓得快疯了,见到郑灵蕴出现,却是像见到救星一样,连滚带爬,哭嚎着:“大小姐,救命!让郑大人救救我。”

        “混账东西!我城主府有守城保民之责,我父亲任你为南城门守城将,你就这样肆意妄为,助纣为虐!说,你收了李家、薛家多少好处,卷入这趟是非!”

        郑小姐薄脸冰寒,一巴掌甩在郑钧的脸上。

        “啊~!”

        郑钧痛叫,捂着脸,半边脸颊火辣辣的痛,瞬间红肿了起来。

        他是收了五口灵宝箱子的财货,才给李家办事。但这事情见不得光,绝不能承认。否则城主会打死他。

        好在,他出手都是按照明面的规矩来,只要李家那边不说,就很难被抓到把柄。

        郑钧哭嚎道:“小姐,我没有啊!李侍卫长找到我,举报有邪修入城,还说歃血会的鲁山、十三太保是证人,亲眼见此人在城外杀人。人证物证具在,我守城将,抓捕邪修也是职责所在,只能前来这里抓人。我没想到其它啊,更不知道他们是栽赃陷害。”

        “哼,歃血会的黑活勾当干得少吗?要不是没有他们干黑活的证据,父亲大人早派人把他们抓起来了。这么明显的栽赃,你查都不查,就敢来抓人?”

        郑小姐严厉道。

        “不敢了!...这事情是歃血会和李府栽赃。我也是冤枉,卷进来的,大小姐救我!”

        郑钧苦苦哀求,神色慌乱。

        “滚开,自己惹得祸,自己担着!城主府不会给你背这黑锅!”

        郑小姐沉声喝斥,一脚踢开郑钧。

        她随后正色,朝苏尘躬身一礼,道:“晚辈郑灵蕴,天阙城城主郑司晨之女,拜见老祖!都怪城主府驭下不严,以至于守城将肆意妄为,招惹老祖。此事,城主府一定会给老祖一个交代。

        晚辈想立刻将李希、薛铁下狱,严加审问二人的罪行。将二人的罪行拷问清楚,再进行斩首。望老祖恩准!”

        她其实想拖延时间,把两人带去监狱,然后拖到众位老祖回来。

        毕竟,要是杀的是李氏世家继承人、伯爵府的大公子,最好要等两家的老祖回来之后,再杀不迟。否则他们两家,会对城主府极其不满。

        至于郑钧,一个不长眼的蠢货而已,死不死无所谓了。

        “哪里!有人举报,郑大人也是秉公办事,何罪之有?”

        苏尘平淡道。

        他瞥了一眼李希,眸中意味深长之色。郑钧不过是小角色,主犯是这位。

        李希被这杀气腾腾的一眼,骇的心头一颤。

        老祖这是准备要杀他了吗?

        死道友不死贫道!

        郑钧,先拿你的小命垫一下热锅,尽力拖延一下时间!

        李希急中生智,立刻道,“灵蕴小姐,我出了五口灵宝箱子,让郑钧来抓人的。他满口答应下来,才有今日扬州酒楼围攻老祖一事。否则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城内公然动手,自然也不会有抢劫老祖一事!”

        “李希,你这混蛋,干你老母!”

        郑钧顿时哀嚎一声,绝望无比。

        明明是你花重金请我来的,只要你不说出来,谁也不会知道。现在却把我招出来,拿我当垫背!

        “李希招了,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敢欺老祖,死路一条!”

        毕方狞笑的走过去,一脚狠狠的踹在郑钧的心窝上,骨头塌了下去。郑钧惨叫一声,喷出大口血来,萎靡的倒在血泊之中。

        毕方这时朝苏尘看了一眼,询问接下来杀哪一个?!

        它一直没杀李希、薛铁,只是把李侍卫长、十三太保和一些金丹侍卫杀了,当然是有顾忌。

        李希和薛铁,他们两身后是天阙城两位真正的元婴老祖。

        它又不傻,苏尘目前还是一尊准元婴老祖,实力自然不如这两位。就算是真正成了元婴老祖,比起两位元婴老祖来说,也还是差了很多。

        其他人无所谓。

        这两位,还是不能随便杀的。

        万一两位老祖一怒之下联手追杀,他们两人四妖也只有在北溟大陆逃命的份。这场冰沙尘暴还没完全过去,冰天雪地的逃命,可是非常的不舒服。

        苏尘正要说话,却突然眉头一跳,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危机。

        他立刻以元婴境神识外放,查探天阙城周围地界。

        足足有八道威严肃穆的元婴气息,正从上千里外的北溟之海方向,疾速往天阙城飞来!以他们的速度,千里不过是小片刻功夫而已。

        苏尘心头吓了一跳。

        这些天阙城的老祖们这是干什么去了,一去全不见踪影,一回便是一群都回来?八位元婴老祖回城,扛不住!

        不好,赶紧走!

        不能再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