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07 谁告诉你们,我是金丹?

507 谁告诉你们,我是金丹?

        “都能结婴!”

        苏尘仔细想了想,很确认的点了点头。

        他这四大金丹妖将,洗劫收刮了偌大的妖皇宝库,手头有足够它们所需的元婴机缘,只要修炼到金丹后期巅峰,毫无疑问它们都能冲上元婴妖祖境界。

        “呃...”

        薛铁错愕,张了张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词穷了!

        他愣是没能想出任何话,来表达他此刻那种吃瘪的心情。

        想他伯爵府大公子薛铁,一向挥金如土,买宝物只求所好,不问价钱。哪怕翻个十倍,也不算稀奇。

        他还是平生头一回被生生堵回来,硬是没办法开价...他买不起元婴妖祖,伯爵府薛老祖或许买的起一头,但也吐血价才买得起。

        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啊!

        关键是,这位兄台为什么这么理所当然,觉得他自己手下四名金丹金丹后期妖将,都铁定能踏上元婴境。硬是把金丹妖将当元婴妖祖来卖呢??!

        弄的他连在李希这情敌面前,表现自己不差钱的机会都没有。

        “薛兄,今日这单生意,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出价高就买得起!还是先来后到,各凭手段吧。”

        李希一撇嘴冷嘲道,看到薛铁一副吃瘪的摸样,不知为何,心中莫名的开心。

        独吃瘪,不如众吃瘪。

        看来今日不只是他一个人吃瘪郁闷,伯爵府的薛大公子也一起陪着他吃瘪郁闷。

        薛铁出奇的没动怒气,反而对苏尘十分钦佩和好奇,虚心求教道:“以前我在天阙城里,最讨厌的是李希家伙,他太能装了,老是一副清高自傲特能装的欠揍摸样。要不是看在李老祖的份上,我早就忍不住揍他了。

        但是今日见了兄台,我才发现李希功力也就一般般,还不足兄台的一成。敢问这位兄台,你这一身本事从哪里学来的,师出何门?”

        苏尘正喝着灵茶,听了薛铁这话,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这伯爵府的大公子薛铁也是个妙人,看似一个大老粗,却心思奇特。

        苏尘仔细想了想,道:“我这一身本事,小部分是师承中土,其余多半是自学。”

        他从中土而来的身世,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毕竟自己对北溟的风土人情不熟,而且身上很多地方,跟北溟本地修士也不一样。

        “中土?”

        薛铁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那就对了,一定是跟着元婴师尊长辈远渡北溟之海,来到咱们这里的。难怪你手里有白龟和毕方这样稀罕的奇兽!此二兽,在北溟大陆那是极其罕见,我也只在书中见过记载,未曾亲眼见过!”

        也难怪这家伙敢不给李希面子,人家背后也有一位元婴老祖撑腰,自然不惧李氏世家的威胁。

        看来今天想要买下这两头金丹妖将也不容易了。

        不过,他本来的真正目的也不是为了买妖将,而是想搅黄了李希这单生意,让他无法得到两稀有的金丹妖将,在郑大小姐面前炫耀嘚瑟。

        苏尘摇头,平淡的说道:“这倒不是,薛兄误会了。我早先却是有两位师尊,但一位是金丹境,另一位元婴境师尊早在东海已经仙逝。我们六个是自己从东海那边过来的,在这北溟没什么元婴老祖后台。”

        呃...!

        薛铁再次瞪圆了一双大眼睛,看着苏尘极其平淡的语气,似乎在述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要是金丹修士也可以自行横渡北溟之海的话,就不会流传下“非元婴,不可渡北溟之海”这句话来了。

        苏尘脸不红吗?

        良久,薛铁败下阵来。

        还真的不红!

        “好吧,兄台功力不是一般的深厚!六名即将踏上元婴境的金丹修士从中土横渡北溟之海,抵达北溟大陆。我这辈子第一次听到如此传奇故事,受教了!”

        薛铁长叹。

        这不仅要有巨大的想象力,更要脸皮比城墙厚。

        薛铁朝李希道:“李老弟,你不如他十成之一,就是输在想象力不够惊奇,脸皮不够厚上。老哥错怪你了,一直以为你能装,现在才发现装的还不够。”

        “...”

        李希沉默。

        仔细想想,薛铁这番话说的很对。

        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更无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不出这样的大话来。

        嘴巴没边的胡吹,这只会让他受到周围众修士的鄙夷目光,冰刀子一样,令他喘不过气来,脸臊红的无地自容。

        论吹嘘和装,他估计自己这辈子拍马也赶不上了。

        看来,他以后,还是凭真实力混吧。争取在三百年之内筹齐足够数量的元婴机缘,踏上元婴境,这样就不敢有金丹修士在他面前吹嘘了。

        ...

        李氏世家也罢,伯爵府也罢,显然都无法拿出一笔足够买下苏尘手下这四名妖祖的财货来。

        哪怕薛铁有心想要插一杠子,横刀夺爱,也做不到。

        这买卖,自然无法交易。

        这小子既然没有元婴老祖撑腰,直接动手抢就行了。

        李希闭目养神,不再纠结于价钱这个小问题。反正他有足够的后招,利用守城将郑钧这把刀子,解决掉这个问题。

        薛铁则在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应付李希的后招。无论如何,绝不能让李希有机会夺走两头金丹妖将,在郑大小姐面前嘚瑟一把。

        就算是动手明抢,他也得分一半好处不是!凭什么让李希把好处给全占了。

        三楼大厅一时陷入死寂,李氏侍卫和伯爵府的侍卫们彼此瞪着,肃杀之气渐浓。

        扬州酒楼的大掌柜和侍从小二们,早就躲得远远的张望,生怕受到鱼池之祸。

        ...

        “嗒~嗒~!”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再次打破了扬州酒楼三楼大厅的寂静。

        李希神情微振,守城卫终于来了。

        在李侍卫长的亲自陪同下,守城将郑钧带着一支小队五名金丹修士,气势汹汹的冲入三楼宴席大厅。

        天阙城守城卫的人不多,郑钧出的主要是一个缉捕邪修的名分,好让李希名正言顺的动手。

        真正干活的,还是李氏世家的五十名金丹修士,才有足够的人手实力一举拿下苏尘和他手下四名金丹修士。

        郑钧冲入大厅,看到在大厅宴席座众修士,发现李氏世家的李希公子一伙人、歃血会等人之外,还有伯爵府的薛铁大公子也在,不由愕然一下。

        他有些看不懂了。

        这座小小的扬州酒楼内,聚集了李氏世家的李希公子的五十名金丹修士,伯爵府薛铁公子和数十名金丹侍卫也在这里。

        这简直是天阙城内横扫一大片的架势。

        寻常金丹修士看到这大阵仗,早就吓趴下了,屁滚尿流,跪地求饶,哪里还需要真动手啊!

        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们两大公子作对呢?

        不过,他无需理会这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便可。

        郑钧朝李希公子看去。

        李希也没说什么,只是手头比划了一个五,意思是五口灵宝箱子的财货。

        郑钧微微点头,心领神会。得了李希的亲自保证,五口灵宝箱子的财货,足够他冒着风险干一趟“白活”了。

        他面色严肃,威严的厉喝道:“本守城将郑钧,接到李府侍卫长举报,有小股邪修出现在扬州酒楼,是在座的何人?”

        李侍卫长立刻指向座席客座的苏尘,正色道:“郑少将军,就是此人。歃血会鲁山会长和十三太保,在昨夜冰暴来袭之夜,亲眼见到此人在城外劫杀一支小商队,并且抢了他人的四头金丹妖修。

        目睹人证、贼赃物证具在,铁证如山!请郑将军立刻将其缉捕入狱,严加审问,以示惩戒。”

        鲁山听了,顿时脸色煞白,吓得魂都飞出来。

        李侍卫长怎么又把他给扯上了?

        昨夜,也就是他们歃血会被人打了,其它什么也没发生啊。

        莫非是李希公子怪他昨夜办事不利,未能抢到两名金丹妖将,非要用这事将他也拖下水?!

        这事情越闹越大,他心里早已经怕了,不愿意掺和这事。

        但是十三太保中的老一太保却心怀恨意,站了出来,亢奋激动道:“不错,郑少将军,我们就是证人,昨夜亲眼看他劫掠其它修士,杀了数十人,抢了一个商队的金丹妖将!”

        昨夜冰沙尘暴来袭,冻死了很多低阶修士,随便找一些冻死的尸体出来扮成受害商队就行了,轻轻松松做出伪证来。

        他们丝毫不担心缺铁证。

        “人证、物证确凿!”

        郑钧点头,立刻拔出腰间一柄三阶中品玄灵光剑,沉声道:“本将执行缉捕邪修公务,凡是挡敢反抗阻挠者,当场格杀勿论!”

        薛铁突然横叉一竿子,朝苏尘劝道:“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降了吧。你一介金丹,扛不住的。只要你把手下的金丹妖将都交出来,我和李老弟一人一半。我做个和事佬,帮你劝劝李希老弟,给你一点小钱意思一下,这事情就算了。

        等这事了结,咱们一边喝热酒一边接着吹。刚才你光吹嘘手下四大金丹妖将如何如何,我还想再听听你怎么吹嘘自己呢!”

        “唉!诸位,何苦来着!”

        苏尘轻叹,放下手中的杯盏。

        看来今天这事,无法善了了。

        天阙城这些世家豪门子弟听不懂人话,他好说歹说半天,愣是看不出他句句属实,还是要动手。

        阿奴也是轻叹...这群人,好可怜!苏尘哥哥这么良苦用心,耐心细致的跟他们说了半天。每一句都是字斟句酌,生怕他们误会。真情实切,毫无半字虚言。他们却连半个字都听不进去。

        明明不断的跟他们说,这是一块铁板,这是一块带刺的厚铁板。他们非要往铁板上猛踹上一脚。

        白卜神情淡漠,没当一回事,专注的擦着一杆长长的血珊瑚战戟。昨夜刚饮血,今日又要饮一个饱了。

        毕方大妖冷笑,捏着一双锋利之爪拳。

        它早就心痒难耐,终于等到可以大干一场。听这群人各种吹捧装,耳朵茧子都快听出来了。何必呢,最后都成它腹中的肉。

        至于这一场打下来,是胜是败这种问题,它根本没去想。

        堂堂妖庭前首席大妖王白卜和灵岛同盟的苏副盟主,两大曾经统驭数十万妖兵妖将和人族大军,心机深沉的牛人都在这里,把妖皇蛟敖都给算计了,它还需要考虑吃败仗的问题?

        还是想想,等下是把李希沾酱吃,还是把薛铁沾辣吃,哪一种口味更香,比较实在。

        “来吧,蟹爷的大钳已经饥渴难耐了!虾忍老弟,一会跟着哥哥冲杀,大杀四方,横扫天阙城!”

        蟹霸兴奋的怒声吼吼,蟹沫横飞,挥舞一双威武蟹钳,彪悍战意十足。

        “霸哥...他们人太多,你扛得住围殴吗!”

        虾忍则老实多了,收敛起了虾钳,双足在桌底下慑慑发抖。它胆子小,见不得大场面,但这不能怪它是吧。

        ...

        “哼,小小金丹,也敢顽抗。弟兄们,上!”

        郑钧看苏尘一伙人这副不以为然的态度,摆明了是不肯器械投降。不由怒吼,一挥灵剑。

        他没上。

        守城卫小队五人也没上,只是跟着老大吼叫而已。

        他们是来凑数,根本不是主力,站好队伍,为李氏摇旗呐喊就行了。

        真正气势汹汹冲上去围攻的,还是李氏世家五十名金丹修士,他们才是这场围攻的绝对真正主力,拥有强大压倒性的力量。

        “上!协助郑少将军,拿下邪修和四大妖将!”

        李侍卫长怒吼,喝令。

        他一声令下,早就包围在扬州酒楼内外的五十名金丹修士,齐齐朝宴席中间的苏尘等人冲杀过去。

        当然,还有薛铁手下的数十名金丹修士,既然开打了,他们肯定也要出手抢好处。至少要抢到一头金丹妖将。

        薛铁高举起手中杯盏,便要摔下去,喝令手下修士动手。

        “哼!”

        苏尘面色转冷,淡淡道:“谁告诉你们,我是金丹来着?”

        他眸光一掠,神光大放。

        “轰!”

        一道恐怖的准元婴境气息释放,元婴威压以苏尘为中心爆发,顿时如滔天波浪一样形成巨大冲击波,朝四周冲击扩散开来,撞上冲过来的大群金丹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