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05 鸿门宴的主人登场

505 鸿门宴的主人登场

        鲁山看到这四盘“菜”,脸色煞白,心中惶恐。

        扬州酒楼这“白袍虾仁、菊花灵蟹、清蒸灵龟、乌鸡白凤汤”四道中土菜肴很有名气,一向是招待贵客的顶级佳肴。

        只是,出现在今天这个宴会场合很不合适。

        这位神秘苏公子,刚好拥有这四大妖将,上这四道菜,那就是杀鸡儆猴的意思了。

        完了!

        李氏世家李希公子的态度,全摆在桌面上了,这分明是要将四名金丹妖将一锅全端啊!

        手下四名妖将都一锅全端了,主人又岂能幸免?

        李氏世家可不是歃血会这样的底层金丹小势力可比,且不说家族内有一位元婴境李老祖坐镇,那是金丹修士难以企及的存在。

        就算李老祖不动手,李氏世家在天阙城拥有庞大的势力,能够调动的金丹修士何止数百之众。他们固然不会在城内大开杀戒,但在城外是没多少顾忌。谁能一辈子不出天阙城?

        但这位远方来的苏公子也是心高气傲之辈,也不知是什么来头,明知道李氏世家根基深厚,却强龙硬是要压地头蛇。

        看来一场冲突是难免了。

        鲁山心头发苦,心头瘆得慌。

        他的歃血会是天阙城底层势力,根基太浅。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留在这里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唯一的期盼,就是双方忙着斗法,忽略掉他。

        歃血会的十三太保却不做如此想。

        老一、老五等人,他们被白卜打断胳膊打断腿,虽然迫于白卜的强大威慑,不得不低头求饶一命,但眸底下依然充满了恨意。

        他们一想到李希公子马上就要来了,心中顿生莫名的快意。

        等瞧着吧!

        这姓苏的家伙,也就只能在他们歃血会面前耀武扬威,一副老子天下金丹第一!

        等下,李氏世家的李希公子带着李氏世家修士们大举杀来,这家伙扛不住,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哭着求饶,下场肯定比他们还惨。

        ...

        “敢这样羞辱霸爷,霸爷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李希小儿,速来送死!霸爷两钳掐了你。”

        蟹霸怒不可遏。

        但是这场宴席的主人还没有到,它挥舞着一对巨硕的蟹钳手,不知该向谁示威,无处可发泄怒火。

        阿奴大开眼界,心中感叹。

        果然是高规格的鸿门宴,连菜都带着满满狰狞的恶意。

        更别说人了。

        苏尘看了桌上的四道菜,却是没有动怒,不由一笑,对那李希公子十分佩服,连嘴皮都不用动,不带半个脏字的指桑骂槐,蹬鼻子打脸,这气人的本事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到。

        ...

        李氏世家的一行座驾,徐徐朝扬州酒楼而来。

        “召集了多少人?”

        李希在座驾内,问道。

        “公子,这几日冰暴封城,族人大多无法外出,人手非常充裕。属下已经召集了城内的五十名金丹修士。

        不过,我担心不够,要不要再找一些来?再给属下半个时辰,可以召集上百名金丹修士。那家伙把鲁山和歃血会的十三太保给打伤了,估摸要五到十倍的人手,才有绝对碾压的优势。”

        李侍卫长有点担心道。

        只可惜这种小事情,不能惊动李老祖。否则李老祖出手,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不必,人手够了,又不在城里真打。让那小子知道我李氏世家有足够的实力,挥手取他性命就行了,世间谁人不惜命?识趣的自然会知难而退。”

        李希淡淡道。

        “时候已经不早了,这场鸿门宴结束之后,晚上还有一场的宴席要好好准备,莫要误了时辰。可别在城主府郑小姐、伯爵府薛公子、还有其他四大世家子弟面前,丢了我李氏的脸面。”

        “是,公子!今日此子已在瓮中,必定手到擒来!”

        ...

        “蹬、蹬!”

        一群修士上楼声传来。

        “来了!”

        “李公子,大救星来了!”

        “李公子定会为我等报复回来!”

        歃血会的几名太保们,顿时精神一振,目光大放,神情亢奋起来。

        蟹霸也怒目望去。

        苏尘转头一看,来的正是他在城门口曾经见过一面的那位俊美中带着些许阴骘之气的李氏世家大公子李希。

        在李侍卫长和四五十余名威武肃穆的金丹修士护卫下,李氏世家长房长孙大公子李希“步”入大厅。

        李氏的众金丹修士迅速团团把守住扬州酒楼,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蟹霸看到一大群杀气腾腾的金丹修士出现,顿时一个激灵,连忙坐下。敌人人多势众,它还是不出手了,表现的机会让给义兄和苏副盟主吧。

        李希手中摇着一柄白玉宝扇,腰间系着一块极品灵玉佩,顾盼自若,一派世家公子风度,风雅不凡。唯独双腿未动,显得不协调。

        苏尘这才看到,这李希公子腿脚不便,与其说是步入,不如说是飘着进来的。

        他心中微动,忽然明白过来,这李希怎么就盯上了白卜分身和毕方。

        通常世家子弟未必会对妖将特别感兴趣,但如果有这方面的需要的话,则很容易心生执念,非得不可。

        李希步入宴席大厅,立刻看到了苏尘。

        鲁山需要仔细探听一番苏尘的来历,知道苏尘没有靠山,才敢动手。但他不用,只需看一眼就行了。苏尘不论是从衣着、装饰,还是气质,没有华贵奢靡之气,显然不是北溟世家出身。

        也不知是哪个山沟里出来的金丹修士,有点实力,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对于这位远方来的,不知来路的青年修士,李希是不屑的。甚至懒得去问苏尘的姓氏和出身,因为没这个必要。

        谁见过去酒楼吃一盘妖兽肉,还问这头妖兽高姓大名?

        只要好吃,不就行了。

        “阁下对今日的四道菜品,感觉如何?”

        李希在主人席位坐下,嘴角带着一抹戏虐,朝苏尘问道。

        “还行。”

        苏尘道。

        李希轻哼一声。

        还在装冷静!

        李氏四五十名金丹修士,把这扬州酒楼一围,插翅难飞,他怕是心里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吧。

        李希也不客套,拍了拍手掌,直入主题。

        他身后的几名李家侍卫,立刻抬着十大口沉重的灵宝箱子上来。

        当着苏尘的面,直接打开,里面各色灵光宝气交相璀璨,难以计数的二三阶筑基和金丹级的灵宝和各色灵药材。

        这...这么多灵宝财货!?

        鲁山和十三太保们顿时瞪大了眼珠子,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少说够他们挥霍个十年了。

        李侍卫给鲁山的一笔订单的财货,也不过才其中一口灵宝箱子的财货而已。

        “李公子这是何意?”

        苏尘瞥了一眼,眉头一挑。

        “我李氏世代乃是天阙城的名门望族,做事一向公道!这些灵财货,足够你在任何一家驭兽阁买下十只金丹后期巅峰妖将!我只买你两只金丹妖将...不,四只!那蟹、虾两妖,也一起凑个数吧。你还赚大了。”

        李希带着傲色。

        底层有底层的路数,名门有名门的规矩。

        他可以暗中指使歃血会去抢金丹妖将,但他自己亲自出手的话,自然不能用如此毫无遮掩的粗暴的手段,沾上强取豪夺之类的坏名声。

        元婴世家,还是要脸面的。

        他甚至愿意给苏尘最后一次机会,出一笔重金买下苏尘手下的所有金丹妖将。

        苏尘迟早有一天是要出天阙城的,至于离开天阙城之后,有没有命带着这一大笔财货离开,会不会意外横死在冰川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北溟大陆四处流窜的邪修金丹匪寇是很多的,他李家可管不了那些邪修匪寇。

        “太少,不卖!”

        苏尘一口回绝。

        “哦,这还嫌少?你开个价!”

        李希动怒了。

        “价钱方面,你可以问问鲁会主。他有经验。”

        苏尘抿了一口灵茶,道。

        李希有些奇怪,望向鲁山。这事,跟鲁山有什么关系?

        鲁山顿时面色如土,吞吞吐吐半天,才为难的说道:“苏公子之前曾说,他这四名金丹妖将,是即将结婴的准元婴妖将。李家...买不起!”

        “什,什么?”

        李希闻言,震惊,错愕。

        他难以置信,望着苏尘,突然抱腹大笑,差点笑的眼泪都出来。

        “阁下真幽默!”

        他点了四道菜,讥讽苏尘和他手下四只金丹妖将,不过是他今日宴席上的小菜一碟而已,别做无谓的挣扎。

        没想到,苏尘胃口这么大,直接把四只妖将喊出天价。

        四名准元婴妖将的价钱可就离谱了,就是把整个李氏世家卖了,也凑不齐那么多的财货。

        “哪里,实话实说而已!”

        苏尘喝了一口茶,意味深长道:“李公子,你就不怕我背后有元婴老祖撑腰?你这一口咬崩了牙。”

        “鲁山办事一向慎之又慎,他肯定会先打听清楚了你的来路,再动手。他既然动了手,那就是说你背后并没有元婴老祖在撑腰。

        我观人的眼光也一向很准,你显然不是世家大族、豪门出身,应该是出身低微,但靠着自己拼命苦修才挣来今日的一切。只是,阁下实力太强,鲁山的歃血会居然也吃不住,失败而已。

        念在你能有今日的实力也不容易的份上,我刚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你发一笔小财。...”

        李希摇着玉扇,不以为然,带着几许惋惜。

        可惜,错过了。

        再也没有机会了!

        “用不着,你还是留着这点小钱,自己回家过年吧!”

        苏尘不以为意,直接指向虾忍,道:“你问问它,这十口灵宝箱子财货送给它,买得起它一条虾腿吗?”

        “这点财货,买不起我虾忍大爷的一条虾腿。”

        虾忍伸长脖子瞧了了一眼,迅速点头。

        它早就在妖皇宝库里长见识了,见过堆积如山的一堆堆三阶以上的灵宝,哪会稀罕这么点小财。

        况且,它手里的元婴机缘随便一件拿出,都胜过这十口灵宝箱子的财货。

        它虾忍迟早是要奔元婴妖祖的存在,虾老祖的大腿粗的很,岂会那么廉价?!

        “你瞧,连我这虾将的虾腿都买不了一条。更别说买毕方妖将的一根鸟毛了!你回去仔细捋捋,看能不能凑够那么多的财货。

        等过些时日,我可以让毕方拔些羽毛,给你做一副四阶毕方妖祖火羽扇,比你手里的玉扇更威风些。”

        苏尘两手一摊,道。

        “...”

        李希摇玉扇的手一僵,脸色有点青。

        他的十口灵宝箱子,还不值一条区区金丹虾将的妖腿?李家偌大的家产,就抵得上一副四阶毕方妖祖火羽扇?

        呃,不对,差点被带进坑里了。这毕方妖将根本成不了妖祖,谈何四阶火羽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