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04 李氏鸿门宴,花样作死!

504 李氏鸿门宴,花样作死!

        苏尘领着阿奴、白卜、毕方、蟹虾和歃血会的众金丹修士,离开巨峰洞窟,往不远处的天阙城而去,准备进城躲避冰灾。

        这冰沙尘暴不知还要持续多久,他们也不能一直窝在这山峰洞窟里。

        鲁山苦拉着脸,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和十三太保们,跟随在苏尘等人的后面,前往天阙城。

        那五名被白卜打断胳膊腿重伤的太保,已经涂上了疗伤膏药,重新接续上断肢。

        金丹修士的自愈力极强,哪怕是断肢,只要受伤后及时接上,养个数月便会完全复原。除非斩头,破金丹,否则很难死亡。

        如果是元婴修士就更难被杀死了,哪怕肉身死了,只要元婴不受损,元婴脱壳而出依然能轻松的活下来。

        鲁山之所以脸色发苦,当然是因为要跟着苏尘回去,被迫面对李氏世家。

        他是不敢跟李氏世家这样天阙城的强势豪门对着干的。但也不敢再对这神秘青年动手。只是不知这位神秘青年,有什么底气,敢对李氏世家不屑一顾。

        ...

        正午时分。

        天阙城的城门外,一如既往的拥堵着数以万计受灾的修士,无法入城。

        李侍卫长乘着一头妖豹兽骑,正在犹豫着出城去哪里才能找到鲁山,问个清楚,李家交代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这时,他看到了鲁山和十三太保,以及一名男子一名女子和四名妖将等,走在一起,往天阙城而来。

        李侍卫长看到鲁山那副死了娘一样的脸色和五名重伤的金丹太保,但那男子和妖将却并未被捆缚擒拿住,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李侍卫长倒也处变不惊,驱使妖豹兽骑走上前,朝鲁山问道:“鲁会主,任务...失败?”

        “呃...是,是啊!我歃血会尽全力了,但非力所能及,恕我无法完成此任务。任务撤销,李氏的订金,我派人原样退还给李府。”

        鲁山看到李侍卫长守在城门口等他,不由更是心头发苦,拱手,勉强道。

        李侍卫深深的看了苏尘一眼,也没多问其中的细节。

        在他看来,鲁山和十三太保亲自出手,数倍于敌,应该是手到擒来。

        既然鲁山一方失手了,那意味着敌人比想象中要更强大,不是歃血会能对付的了。那就只有李氏世家亲自出手,方有望得到这两头妖将。

        “公子英姿不凡,想来也是非同一般的贵客。我家李希公子颇为欣赏,故而已在天阙城内的‘扬州酒楼’备下一桌酒席,设下盛宴。不知阁下,可否赏光一聚!”

        李侍卫长朝苏尘客气道。

        “行!”

        苏尘道。

        “阁下先去酒楼,我家公子稍候便至!”

        李侍卫长稳住了这神秘青年男子,随即乘兽而去,赶回去将情况立刻禀报给李希公子。

        鲁山见苏尘答应下来,不由欲言又止,劝道:“苏公子饶了我歃血会上下一命,我等自当回报。但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哪怕公子二人四妖将,和歃血会十多名金丹修士联手,也绝对不是李氏世家的对手。不如速速离开此地为妙....”

        “李希敢在天阙城内动手?”

        “这倒不敢,这天阙城是郑城主在治理,治安一向良好。守城军也很强大,没人敢在城内公然大肆杀戮,李氏世家也不行。

        但李氏世家的手段很多,财力雄厚,不一定要动手杀人。李侍卫请你去赴宴,分明就是鸿门宴。入了天阙城城,便等于是瓮中捉鳖...跑不了的。”

        “老鲁啊,你想多了。阿奴,走,咱们入城!”

        苏尘轻笑。

        他和阿奴、白卜等已经在北溟之海飘了一年多了,在幼鲲口中憋了一年。到天阙城内洗洗风尘,歇一下,才是要紧事。

        李氏世家什么的,既然李家老祖不在天阙城内,其他金丹、筑基境的喽啰再多,有必要去顾虑他们的存在吗?!

        “嗯,去赴宴!”

        阿奴兴奋道。

        鸿门宴什么的,她好久没参加过了,好期待这鸿门宴会上什么菜啊!

        至于毕方、蟹虾两妖,对这些根本浑然无觉。

        人族就喜欢搞宴席,没事设个宴什么的,不都一样大吃大喝吗。

        ...

        众人入了城,城内温暖如曛。

        苏尘、阿奴等人顿时有一种从冰天雪地的塞外寒苦冰川,一瞬间回到暖风熏得游人醉的中土江南的感觉。

        天阙城内,以数丈巨大青岩石铺路,古老大气。

        街道两旁古色古香的楼阁仙台耸立,客栈、酒楼、铺阁、丹器坊,白玉墙、琉璃瓦,大红灯笼高挂。

        热闹繁华的街道,乘骑灵兽骑的高阶修士,乘坐灵马车的富家公子和小姐,随处可见。

        街道旁酒楼内歌姬传来的渺渺之音,歌舞笙箫,游人如醉。

        当然,随处可见众多很早就涌入城内的受灾修士,住不起仙城内的客栈,只能随地而坐。兜售一些简单的灵物,以换取急需的补给。

        阿奴很是惊喜,这天阙仙城内的建筑,居然颇有浓郁的中土江南风气,不由生出一股熟悉、亲切的感觉。

        他们在天阙城内,逛了一会儿,到了城中心最热闹之地。

        “这里就是李侍卫说的扬州酒楼!”

        鲁山带着苏尘等人,来到天阙城内的一栋豪华酒楼,忧色忡忡,满是无奈。

        别看这招牌土的掉渣,这家可是天阙城历史最悠久的万年老店。

        当年第一代的诸多元婴老祖漂洋过海闯过北溟大陆,抵达此地兴建了天阙城之后。某位出身中土扬州县城的元婴老祖,盖了这座怀念家乡的酒楼传承至今,成了天阙城第一奢豪酒楼。

        别的不说。

        就一个字,贵的真不是一般的离谱!

        这家酒楼是元婴老祖们怀旧的地方。

        元婴老祖们有不少是从中土大陆而来,对家乡甚是怀念,可是不方便回去,就习惯光顾这样的老店。

        当然,也是那些世家豪门公子哥,专门摆阔的地方。他们有的是钱财,出手阔绰大方,随手打赏就是上千块的灵石,自然也不以为意。

        鲁山堂堂金丹境修士,当然不至于吃不起。

        可是,每一块灵石都是刀口舔血挣来的,让他花费足够一个月的修炼开销的财货,去这酒楼吃上一顿佳肴,他也是绝对会肉痛。

        苏尘、阿奴这样的“外地人”,当然不知道这家名字土得掉渣的酒楼,是天阙城最贵最坑的酒楼。

        不过,请客买单的是李希公子,他们自然也无需考虑价钱。

        阿奴看了一下“扬州酒楼”招牌的豪华酒楼,不由兴奋拉着苏尘道:“公子,好久没有尝过江南口味了,正好可以尝尝!”

        别说这一年多她和苏尘在幼鲲的口中横渡北溟之海,几乎未尝过什么佳肴滋味。过去在东海那些年,也很少有几乎尝到江南家乡的菜肴。

        “走,上楼,去尝尝这扬州的菜肴!”

        苏尘欣然。

        众人上了楼,楼上颇为清静,显然客人很少。

        李氏世家已经提前在三楼大厅安排好了宴席。只是,李氏世家的李希公子,尚未出现。

        他们一行,苏尘、阿奴和四妖将,歃血会众太保,共二十余名金丹修士,在三楼大厅坐下。

        大掌柜和众侍从们端灵茶倒水,热情伺候招呼。今日李氏世家在酒楼设宴,自当好生招待。

        苏尘忍不住好奇道:“掌柜,你们这大厨是从扬州请来的吗?”

        “嘻嘻,客官,这您就不知了。本店乃是初代老祖所建,追求的是‘怀旧’,菜系当然是要一模一样。咱家的大厨,更是扬州最有名的大厨世家亲自掌勺,口味绝对正宗。”

        大掌柜笑道。

        苏尘不由感叹,元婴老祖们其实吃的哪里菜,分明是回忆。这生意做的,果然是精深此道之诀窍。

        “行!上菜,好生伺候!”

        苏尘笑了笑,也没再看菜单。

        “这是李希公子亲自安排好了一桌宴席,点好了佳肴,保准让诸位客官满意!”

        大掌柜笑道。

        片刻,四道丰盛大菜,大盘大盘的被侍从们端上了桌。

        灵虾!

        灵蟹!

        灵龟!

        土凤乌鸡!

        “这道菜叫‘白袍虾仁’,是扬州的绝品佳肴,正宗的洪泽湖的大青虾,在我们灵池里养了多年,硬是养成了灵虾,晶莹剔透无比。

        这些灵虾,以姜汁喂食后,剥皮去壳弄干净虾线,要的就是干净新鲜。精致,色香味俱全,口味最是鲜嫩香滑!”

        大掌柜详细的为苏尘介绍道。

        虾忍在座席上听着,吓得两股颤颤,脸都变了。人族...吃虾,一向这么细致体贴吗?

        剥好皮,抽取内线,之后才下锅?

        “还有这道‘菊花灵蟹’!乃取自阳澄湖大闸蟹,一样在此地养成灵蟹,再以葱、姜、灵菊等等佐料,蟹黄美味无比。”

        大掌柜继续道。

        蟹霸顿觉自己的菊花一紧,整个蟹脸都涨红了。它气的大怒,这是当着蟹爷的面羞辱,气煞它也!

        “这一盘,名为‘清蒸灵龟’!剁头,剁四肢,开壳,在盘中摆好...清香,原汁原味。”

        “还有这一盘,名为‘乌鸡白凤汤’!拔毛,刨肚...清甜可口,最是滋补。”

        大掌柜飞快的报完菜单,似乎感觉到大厅内气氛不对,像是要烧起来一样。他突然想到四名妖将也赴宴,连忙缩头,溜了。

        毕方盯着那盘白凤烧鸡,脸色有些难看,双拳握的死死的。

        这是暗示它是乌鸡,掉毛之后满身的乌黑吗?

        李希,这是花样作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