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502 紧张什么,我又不杀你!

502 紧张什么,我又不杀你!

        鲁山面如死灰,跪了。

        歃血会十三太保们除了已经趴下的五人,剩下的八名太保们见会主跪了,都是怒目圆瞪、心如刀绞。

        歃血会出手不败的金身被破了,数十年积累下来的威名,也付之一炬。

        但他们也不得不认栽,齐齐跪下。

        求饶!

        否则便是死路一条。

        “鲁兄也不必太沮丧,能在白卜手下撑过一招的金丹修士,寥寥无几!”

        苏尘从毕方后面走了出来,来到鲁山的面前,伸手拍向跪在地上的鲁山的肩膀处,宽慰他。

        鲁山心凉如死,哪里听得进宽慰劝说。见苏尘手拍来,瞳孔微惊,肩膀一晃,本能往后移了一个肩位,试图闪避苏尘这一拍。

        但是,苏尘的手似乎有预感一样,轨迹未改,却依然恰好拍在鲁山后移的肩膀上。

        鲁山瞳孔不敢置信的大放,心头震骇,掀起滔天巨浪。

        苏尘先拍,他后动。按理苏尘这随手一拍应该落空,或者强行改变轨迹往前拍,才能拍中。但是,苏尘这一掌并未中途改变轨迹,却恰好落在他后移的肩头。

        这意味,苏尘在拍之前就预感到他会后移,直接往后拍了一个肩位。

        这...这怎么可能?

        鲁山骇然,顿时想到,他们一伙最初进入石室的时候,他和十三太保骤然暴起合力一击。苏尘也同样似乎是早有预感,提前一步飘出去,以至于他们出手落空。

        鲁山心头一颤,终于彻底死心了。

        一次是巧合,两次绝对是隐藏了真正的实力。

        这名神秘青年看似口无遮掩夸夸其谈,实力却深不可测。同是金丹境后期巅峰,却超出了他一大截。

        而且,手下的金丹白龟妖将如此稀奇和强悍,主人又岂是想象中那么弱小?!

        除非是李希公子率领众多李氏世家金丹修士亲自出手,否则天阙城内恐怕没有金丹修士,是此子的对手。

        “紧张什么,我又不杀你!”

        苏尘拍了拍鲁山的肩头,淡淡道。

        鲁山唯有苦笑。

        他拜倒在地上,原本凶神恶煞的脸庞,又变了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眼眶一红,粗糙的手掌抹着眼眶内无声流下的眼泪,哀恸无比,道:

        “大兄饶命,我之前是瞎了眼,才冒犯大兄,悔不当初。我上有老下有小,家中还有懒婆娘在嗷嗷待哺!

        我的这些兄弟们更是一个个拖家带口,上上下下少说几百号人,全系他们一身,不想死!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只求饶一命。”

        阿奴有些同情,道:“公子,看他好可怜的样子...要不,废了修为,饶了性命?”

        苏尘微微笑了笑。

        金丹修士废了修为,跟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苏尘想了一下,道:“谁派你们来的?”

        他知道是谁派鲁山一伙金丹修士来的,只是想看看鲁山老实不老实。

        “李家堡,李氏世家的李侍卫长!”

        鲁山立刻道。

        按照道上的规矩,是绝不能出卖雇主的。

        他也一向守规矩。

        但这次,不能怨他不仗义。

        雇主曾在城外和这神秘青年有过一次小冲突,早就暴露了身份。他后脚跟着动手,傻子也知道是谁请他来的,根本隐瞒不了。他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撒谎,丢性命。

        “这些世家好名声,不愿沾手脏活。”

        “李侍卫找到我,出了一大笔财货,说城外有一男子携美妾带了四名金丹妖将。他指明了要大兄手下的两名金丹妖将。”

        “我一时吃猪油懵了脑,贪图这大笔的钱财,便带了手下的十三名兄弟,想来抢大兄的这两头金丹妖将,带回去卖钱。”

        鲁山飞快解释道。

        苏尘皱眉,道:“李氏世家,在天阙城是什么地位?几名老祖?”

        “这李氏世家,属于世家派系,排第一位的世家。家族内有一位元婴老祖,元婴初期境界。”

        鲁山道。

        苏尘微微点头,倒是松了一口。

        才一位元婴初期境界的老祖。

        至少他不用被迫逃走,远离天阙城,去其它地方避冰灾了。

        他虽还不是元婴境,但是庄绿旖是啊!都是元婴初期老祖,谁怕谁啊!

        “天阙城,还有哪些很强的势力?”

        苏尘又道。

        “城主府、伯爵府、世家系,这三大势力掌控着天阙城。城主府的郑司晨城主,是圣灵州派遣下来一位元婴城主,治理仙城地方事务,任期三十年。

        这伯爵府是通天皇朝册封功臣的世袭爵位,世代镇守仙城,但不治理地方。而世家系,则是地方土生土长的势力,世家至少有一位元婴老祖,故称世家。天阙城有五大世家,李氏排在第一。

        其它还有一些小势力,但都是底层的金丹势力,上不得台面。像我的歃血会,在底层有些名气,但在高层眼中,也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

        鲁山估摸着苏尘来自遥远的异乡,对天阙城一无所知,故而说得非常详细。

        苏尘问,鲁山答。

        只花了小半个时辰,苏尘基本上把整个天阙仙城各方大势力的情况,都摸清楚。他也没什么想问的了。

        “能说的,我都说了。能不能...?!”

        鲁山哀求的目光,望着苏尘,又瞧瞧阿奴。

        “不能!”

        苏尘摇头。

        鲁山顿时愕然,神情一暗,面色如死。

        果然,还是难逃一死。想想也是,他们一伙是来杀这神秘青年男子,对方岂会让他活着回去!

        “你们的命先欠着。替我卖一次命,让你们恢复自由之身。”

        苏尘又道。

        “好!”

        鲁山猛然抬头,眸中惊喜。

        已经死了的心,再度死灰复燃,立刻拼命点头。

        不管是卖什么命,只要眼下能活,就答应下来再说。

        ...

        冰沙尘暴封山,长夜漫漫。

        鲁山如蒙大赦,和剩余的八名太保,抬着重伤的五名太保,仓惶离开石室逃回了洞窟。他们无法在冰暴之夜,离开巨峰洞窟,只是待在石室外面。

        歃血会十三太保金丹修士,和张老道士、老妪、青年、大汉们等散修,拥挤在石室外面的洞窟深处取暖,目目相对。

        尴尬!

        无言!

        歃血会的众金丹修士气势汹汹而来,要干一笔大生意。结果他们最终却只能和张老道士们这些散修们,一起憋屈的待在洞窟外面,等待天亮。

        ...

        石室内,清净了下来。

        阿奴又添了一些新的灵木炭,篝火熊熊燃起,驱散了石室内渐浓的冰寒之气。

        蟹霸和虾忍,再次站到了石室门外,气势霸道,瞪着外面的众修士们,站着守夜。

        而白卜、毕方则是在石室内侧左右守着,左右无事,干脆闭目睡觉。

        苏尘在石室最内侧,却从袖内,取出一个装着一滴月仙霖的小玉瓶。里面一滴金丝粘稠,晶莹剔透,闪烁着繁星一般的光芒,如梦如幻的液体。

        月仙霖,又名帝流浆。

        有仙典记载:“凡草木成妖,必须受月华精气,但非庚申夜月华不可。因庚申夜月华,其中有帝流浆,万道金丝,纍纍贯串,垂下人间。服之,一夜修炼,可抵吸取日月精华千年。此乃帝流浆!

        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狐狸鬼魅食之能显神通。月华之精华,天道所化,神妙非凡!但一次服用效果最佳,再服效果减半。”

        苏尘最初得到的那一滴月仙霖,被庄绿旖突破元婴境的时候吃掉了,早就没了。

        但他从妖皇宝库内得到了那枚珍贵的月石,将它放在识海灵山中,每隔六十甲子年便会滴下一滴月仙霖。

        识海灵山之中过得快,一日是一年。

        他乘幼鲲一年横渡北溟之海,算起来,手里已经存了五滴月仙霖了。足以让无数金丹修士为之疯狂的月仙霖,对他来说,数量已经有点多。

        别说他了,阿奴、桃夭夭、白卜、幼鲲,一人一滴也没问题。

        这月仙霖是蕴含了天道之力的极品好东西!

        对开婴胚的“天窍”,非常有用。

        苏尘打开小玉瓶的瓶盖。顿时有一股浓郁的异香飘散了出来。他仰头,服下小玉瓶内的这一滴月仙霖之后,开始“三田育婴”,开婴胚的第七窍“天窍”。

        通常元婴修士闭关结婴,大约是数月到半年,便能顺利的踏上元婴境界。

        算算时间,只要婴胚开了第七“天窍”,他便完成“育胚”这关键的一步了。

        今夜,他便全力开出这第七“天窍”。

        ...

        毕方鼻尖闻着一股诱人的异香,顿时惊醒过来。

        它吃惊的苏尘没有闭关,居然就服下一滴月仙霖,直接冲元婴境,不由羡慕的舔了舔嘴巴。

        苏副盟主,真牛!

        它还是第一次见过,不闭关就随口服下一件元婴机缘的。不怕被打断,更不怕浪费了这宝贵的机缘。

        毕方暗自佩服,想了想,也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株“鸿云灵草”元婴机缘,口中嚼碎了服下。

        它已经是金丹后期巅峰,怀里也有一大把的元婴机缘,早就可以冲击元婴妖境。苏尘敢这样做,它也一样敢。

        可不能光看着苏尘、白卜他们踏上元婴境,它也要早点冲上元婴妖祖才是!

        ...

        石室外,洞窟轻微的骚动。

        什么香味?

        极品灵药?!

        他们中不少人惊醒,也嗅到了从石室中飘出的那股奇异诱人的异香,似乎能直接渗入元神内一般。可是,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香味。似乎是一样极为珍贵的灵药宝物之类的东西,更不知是何用途。

        可惜,灵药再好,也不属于他们。

        只属于石室内,那位神秘的青年修士。

        他们长吁,暗叹。

        没多久,异香消失,洞窟内恢复了安静。

        洞窟外,寒风呼啸,亿万里冰封,冰沙尘暴咆哮着登陆北溟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