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97 歃血会,踏风雪倾巢而来!

497 歃血会,踏风雪倾巢而来!

        那些被堵在城外无法入城的受灾修士,见天色已暗,冰沙尘暴即将来袭,惊惧之下纷纷往山谷附近的巨峰而去,山脚寻一条洞窟,便钻了进去。

        这些洞窟有十多条,最初是一些矿洞,后来因为矿产稀少,这些矿洞便废弃了。受灾的修士们将这些洞窟作为暂时的容身之地。

        苏尘选了其中最大的一条洞窟,领着阿奴、白卜、毕方等一行进入其中,躲避冰暴来袭。

        “大家往里面挤一挤!”

        “今夜避过了这场冰暴寒潮,明日就好了!”

        洞窟里面,早就拥挤着上千计的男女修士,修为参差不齐,从炼气、筑基,乃至金丹修士皆有。

        众人席地而坐,吵吵嚷嚷着,取出各自随身携带的厚厚妖皮大灵袄子团团裹上,抵御寒气,尽量避免体内热气流逝。

        手头上富裕一点的筑基修士,则以高阶灵木炭和火油,生起小堆的篝火,三五成群围着取暖。火灵气对抵御冰寒气,效果非常明显。

        苏尘很快发现,这北溟大陆等阶森严,比之中土、东海修仙界,丝毫不弱。

        且不说天阙仙城,冰暴来袭之时,不是元婴老祖和其族人,根本不让进城。

        光是这条洞窟,虽小,却也是泾渭分明。

        洞窟的最外面,最寒冷,容易受到冰暴侵袭的地方,都是一些底层炼气修士,他们冻的缩手缩脚,缺衣少火,苦不堪言。

        而往洞窟里面走,则是众多的筑基修士。

        而洞窟最深处最暖和,那是金丹修士的位置,他们才有资格享受暖和而安全的地方。

        苏尘、阿奴一行,所过之处。

        众受灾底层修士们看到他们,皆露出敬畏之色,纷纷让开道,不敢丝毫阻拦。

        一伙六名金丹修士!

        而且其中三位,还是金丹后期巅峰境界。

        一名青年男子、一名美貌动人的女修士,和两名金丹巅峰妖将、两名金丹中期妖将,这伙人绝对不是寻常之辈。

        ...

        苏尘等人,很快来到这条洞窟最深处,却是一间改造过的石室。

        石室颇为宽敞,内部约百丈大小,地面干净整洁。

        不过,此时石室里面已经有七八名金丹修士。

        一名干瘦老道士和一名老妪,还有几名青年和壮汉,三三两两,散坐于各处,默默烤着篝火,偶尔闲谈几句,似在埋怨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冰沙尘暴和天阙城。

        他们并非一伙,而是金丹散修,在天阙城一带修炼,成名已久。

        谁修为高实力强,谁有资格在洞窟内最好的位置,众金丹修士都有默契,自然也没什么好争执的。

        蟹霸横步在前面开路,挥舞着一对蟹钳,傲气横秋朝石室内的众金丹修士,喝道:“都出去,这石室蟹爷包了!”

        它最近跟随白卜征战妖皇,仗着有义兄和金鳞天妖撑腰,在东海妖庭和皇朝颐指气使,横行霸道惯了。纵然到了人族地界,面对这些普通金丹修士,也丝毫不觉自己的霸道言行有什么不妥。

        “何方蟹畜,但敢...”

        那干瘦老道士闻言,目光露出凶狠寒芒,差点没当场发作。

        他的修为在石室七八位金丹修士之中最高,金丹中期境界,而且资格老,在受灾的众多修士之中备受敬重。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头金丹中期蟹修,也敢在此放肆!

        但是,老道士的目光越过蟹霸,落在它身后的毕方、白龟等金丹妖将,和最后面的一名年青淡漠的男子身上。

        毕方阴冷的瞥了老道士一眼,露出轻蔑之意。它刚才被天阙城李氏世家的李希公子给气着了,正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就盼着这老道士主动惹事,它好松松拳脚。

        老道士凶狠的目光为之一滞,身躯一个寒颤,不由惊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把未说出口痛骂的话憋了回去,差点一口气呛到。

        他低头不再言语,躬着身子往外走去。

        惹不起,躲!

        他这在天阙城一带混了数百年的老金丹散修,可没什么傲气,深懂什么时候该低头,否则也混不到今天。

        “这位道友且慢!这石室颇大,我等只需一半地方便可,另一半你们坐。”

        苏尘不想无故得罪这些本地修士,淡道。

        “不敢、不敢,老朽在外面即可!”

        老道士连连摇头,有些惶恐的挪到了外面。他不想挨得那几头妖将太近,他不惹事,就怕那妖修主动招他,又会惹出麻烦,还是离它们远点好。

        毕方妖将,那是高等妖族!

        白龟妖将,稀有无比的高等妖族!

        不是寻常之辈养得起的妖将。

        那青年男子是何人,拥有两头如此稀有高等的金丹级妖军。只怕天阙城最顶尖的世家子弟也没人能做到吧。

        此男子是谁?

        怕是外来的大世家子弟!光是一头金丹巅峰境的毕方妖修,恐怕就能让他们这些金丹初中期修士吃不消。

        石室内其余的六七名金丹修士打量了苏尘一伙,心头都是冒出一股寒意,头皮发麻。

        他们相视一眼,神识飞快交流了一番,自然也不愿惹事,跟着干瘦老道士出去,到石室外面待着去了。

        他们心底下多少有些不忿,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情干一仗。

        石室外洞窟的众多筑基修士们都是神情错愕,但都识趣的闭紧了嘴巴,不敢丝毫多嘴,乖乖的往外腾挪地方。

        ...

        蟹霸威风八面把那七八名金丹修士赶出去,然后满脸讨好的请白卜、苏尘、阿奴等进入石室,它和虾忍则守在石室门口,主动肩负起了护卫石室的职责。

        苏尘见蟹霸、虾忍天生一副妖兵妖将的摸样,哭笑不得,却也由得他们去了。别说,修仙者只所以喜欢随行带着一些妖兵妖将,就是干这种活。

        “这山洞真破烂,还没有东海好。早知道,就留在东海享清福了,不必挨这天寒地冻,还有大把的妖修伺候着。”

        毕方进入石室,大刺刺的坐下,取出一大块鱼妖兽肉一口吞下肚。

        不过,它这些话也就说说而已。

        它手里有好多元婴机缘灵物,足够突破元婴妖祖之境界,等突破元婴之后,它在东海也待不住,肯定雄心壮志要去寻化神机缘。迟早要四处晃荡,说不定就跑到北溟大陆来见见世面,还是得出来。

        “将就一下吧,能有个这么一个落脚避寒的地方就不错,过几日这场冰暴过去就能进城了!人族地界的好东西,多则呢。”

        白卜却是神情淡然,手持血戟,斜靠在石室外侧的壁处,不动声色的守住石室的入口。

        阿奴在石室的中央搭起篝火,石盆中升起一堆汹汹的旺盛篝火,用的都是高等灵木和油脂。猛燃的篝火,立刻驱散了所有的冰寒之气,整个石室暖和起来。

        苏尘随意挑了一个地方,捡了些灵木丢进篝火里,面色安详,似在寻思着元婴育胚一事。

        天色完全暗下来。

        洞窟外,寒风呼啸。

        一波铺天盖地的冰沙尘暴,从北溟之海而来,从海岸边登陆,以无可阻挡之势席卷向整个北溟大陆。

        离海岸近的天阙城,自然是首当其冲。

        好在,仙城四面环山,周围有绵延的山脉和巨峰阻挡,削弱了六七成以上的大部分冰暴的威力。否则直接暴露在冰暴之下,恐怕仙城强大的光罩阵法也抵挡不住。

        而巨峰脚下的那些深深的洞窟,没有光芒阵法保护,外界的冰灵寒气急剧入侵。哪怕用厚厚的妖皮,也无法完全挡住。

        冰寒气倒灌进来,洞口附近,那些低级修士们一个个冻的颤抖,牙齿咯咯作响,直到被冻僵,失去血色...。

        “飕!”

        十三四道金丹修士身影,在最严酷冰沙尘暴到来之前,冲入了洞窟内。

        “冻死了!还好及时赶回来,兄弟们到里面的石室去坐坐。”

        为首的黑脸汉子,庄稼汉摸样,拍去大袍上的冰雪,冻的搓手搓脚。

        “大哥,干完了这笔大买卖,咱们兄弟们也是该好好享受半年了。”

        “那是自然,这一单抵得上咱们兄弟们埋头干一整年的苦活。”

        “老大帮了这么一个大忙,说不定还能求得一件元婴机缘。”

        他身后的那些精壮大汉,面相反而更加凶狠,一个个笑嘻嘻。

        洞窟内的众底层炼气、筑基修士们见到这伙金丹修士出现,不由噤若寒蝉,露出惊惧之色,纷纷低头不敢多看。

        歃血会会主鲁山,和他手下十三太保,歃血为盟结义兄弟,清一色金丹境中后期修士,光是金丹巅峰就有三位,其余都是金丹中期。

        天阙城的底层中,实力最强悍,也是最凶狠和亡命的一伙金丹势力,令人见之变色。

        天阙城的修士都知道,这歃血会专干黑活,在城外杀人越货是稀松寻常。

        好在,他们不跟普通修士斗狠,只是接脏活。不给大笔财货,他们是不会白出手的。欺压底层修士之类的事情,他们也不屑去干。

        歃血会会主鲁山和十三太保一起出现在这里,可谓是倾巢而出,那肯定是接了一笔金额巨大的大单,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